拼經濟也不該拼掉台灣的未來— 經濟發展下被忽視的勞動權益│易俊宏

2018.06.19
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我們常常聽到在經濟政策方面,只會高喊「拼經濟」;然而,為了帳面上的漂亮數字,我們拿了多少東西去「拼」?在台灣普遍的高工時狀況下,我們拿了親子相處時光去拼、拿了健康的身體去拼,甚至下一個世代的權益有要這樣被拚了。
 
近期內,我們更可以看到:民進黨政府上台至今兩年,縱然出身於黨外反對運動,但至今的作為卻讓全國勞工失望、辜負著全國勞工的期待:不但勞動權益進展牛步,更透過砍七天國定假日、修惡《勞基法》令勞權倒退。
 
我們能不能有不同的發展路線?台灣綠黨以「永續發展」為核心價值,藉由日前「五一勞動節」的遊行活動參與,重申「要加薪、禁過勞、反派遣」的主張,並呼籲地方政府應要主動保障第一線的勞工權益。本文旨在闡述綠黨在經濟發展時,需要注意的其他面向。
 
經濟議題,從來就不是只有「發展經濟」這個單一面向而已。工作賺錢,對許多人來說,應該為了尋求更好的生活品質,而賺錢的目的,在大部分人的心理層面,也是要建立一種「安全感」跟社會連結。所以,1999 年時,聯合國下的「國際勞工局」(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ILO)局長索瑪維雅(Juan Somavia)就提出「尊嚴勞動」(Decent Work)的概念,指出工作的基本要面有三:足夠收入、個人的權利保障,跟社會保障。以下就這三個方面分述之:
 
足夠收入:要加薪
 
在足夠收入方面,民進黨曾承諾解決低薪、青年貧窮問題,包含調整基本工資、制定《最低工資法》。
 
基本工資,則是希望整體的經濟狀況可以分享給每一位勞工,主要是藉由參考經濟成長率、勞動生產力、物價指數... 等經濟指標來訂定;而最低工資,指的是一個成年人的工資,可以維持自己、和兩位無工作能力的親人,此三人的必要生活開銷。
 
台灣目前的基本工資,是 22,000元/月。這些錢、夠用嗎?根據「台灣勞工陣線」的「基本工資月薪」估算,以主計處「每月最低生活費」乘以「就業扶養比」的結果,基本工資月薪應條為26,300元。但若是再考慮「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或是「經濟成長率」的影響,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指出,月基本工資應為27,974、基本時薪應為177元。
 
換言之,目前的基本工資,自己生活還綽綽有餘,可是如果是要養老或是扶幼,就還有一段差距;無怪乎年輕人不敢生小孩、老年人怕自己成為孩子負擔,而有工作能力賺錢的,只好一直不斷加班過勞。究其原因:國家沒有好好利用政策工具,導致的低薪惡果。
 
什麼樣的政策工具可以使用?台灣綠黨主張:訂定制訂專法、撥亂反正。
 
我們期待可以藉由《最低工資法》,規定薪資必須能滿足勞工家庭的最低生活水準、及反應經濟成長。這不是什麼過於前衛的主張,因為聯合國早在1970年就通過了「最低工資公約」(第131號)、目前舉世各國,也有171個國家實施最低工資制度。而蔡英文總統在競選時,也提出過訂定《最低工資法》的承諾,只是時至今日,卻連草案內容都付之闕如。然而,一位在發展經濟之時、無視勞工權益,我們看到的是國安層級的少子化的惡化狀況,也同時讓長照成為國家的重要挑戰。
 
個人權利:禁過勞、反派遣
 
台灣普遍的低薪狀況,讓台灣民眾為了可以養家活口、養老扶幼,不得不陷入集體的過勞。如何避免過勞?「充分休息」是顯而易見的基本原則。每日的輪班間隔規定、每周的休假規定、還有年度國定假日規定,都直接跟「充分休息」息息相關。
 
我們很能從日本政府上來加以借鏡:過去也飽受「過勞」批評的日本,法制上後來相對嚴格明確、也在加強落實中。以輪班間隔為例,日本勞動法明文規定輪班間隔為十二小時,而任何的勞資協議都無法改變這項規定,可是民進黨政府卻無視台灣工會組成率過低的現況,以勞資協議為由、將輪班間隔縮短為八小時;另外更以彈性為理由、將七休一的原則打破。以日本為例,他們是法制上嚴格規定每七天至少要有一天休假,所有行業一體適用、沒有任何例外。
 
如此無法保障到基本休息的權利,在縱容「慣老闆」的惡行之餘,一直「拼經濟」的後果,就是拼到台灣成為過勞之島。
 
就算勞動者的有短期職涯轉換的需求、或是企業也需要彈性人力,但是同工同酬、同等福利,讓既有的派遣勞工回歸直接雇用,是公平社會的基礎。目前所謂的「非典型勞動」成為降低人事成本,作為逃避提撥退休金、逃避加入勞健保等義務的漏洞。
 
因為讓許多派遣員工,長期暴露在極為不利的就業環境中,這些相對應的、未來需要支出的社會福利成本,是國家治理中無法忽視的部分。企業的確需要獲利才能生存,但不該將企業的成本轉嫁給全民;一直讓短利給企業,只是讓企業沒有動力去做長期的組織轉型跟升級而已。
 
關於過勞議題,民進黨執政前曾承諾工時要減少,但上台以來卻砍掉七天國定假日、修惡《勞基法》,實際上讓勞工工時增加。台灣綠黨因此強調:讓受薪階級的勞工,可以有家庭生活,應該撤回修惡的勞基法、把七天國定假日還給全民,並應進一步制定《派遣勞工專法》以保障派遣勞工權益,否則就應全面禁用目前的派遣制度。
 
社會保障:拼經濟也不該拼掉台灣的未來
 
前述兩節,已經可以看出,盤根錯節的經濟發展,跟勞工權益之間,需要取得平衡的地方。這也跟許多庶民經驗相呼應:不敢生小孩、物價一直漲就只有薪水不漲... 更有甚者,是破壞了台灣的社會福利制度:試想,當前還有工作能力的派遣勞工,一但失去工作能力,目前短收的勞健保或退休金,最終會成為國家財政的負擔。
 
而為了拼眼前短期的經濟,在長期的產業轉型尚因此怠惰,進而造成一整個世代的工作貧窮(Working poor)、讓擁有固定工作卻無法改善生活品質的社會階級逐漸擴大,最後不只是拼到過勞死、也拼掉台灣的下一個世代願景。
 
台灣綠黨主張的「永續發展」,在論及經濟發展跟勞供保障的時候,我們更強調的是「公平社會」:勞動者在適當的工時下擁有合理的薪資、有更安全的工作保障、不用擔心隨時會丟掉工作、退休後的老年安養也無須煩惱。我們主張,只有讓勞動者在公平分享的社會制度下尊嚴地勞動,我們才能夠創造共同的繁榮。
 
這個願景並不容易,但至少從地方政府部門就可以開始改善起:在還沒有專法以前,所有勞雇關係都應該一體適用《勞動基準法》,而公部門優先終結非典勞動。此外,逐步立法禁止勞動派遣、所有非典勞動與正職人員享均等待遇,也是著眼於台灣未來要持續發展的基礎:我們需要創造合宜的青年勞動環境、重新建構勞工的退休保障、增加勞工的集體協商與爭議能量,藉以來打造「尊嚴勞動」的公平社會。
 
雖然願景看似遠大美好,但是台灣綠黨也一步步在紮根實踐。目前,在地方議會中,王浩宇議員在桃園市議會裡,藉由職權行使,一步步在第實踐核心價值:要求桃園市政府成立勞檢處、建置違法雇主查詢系統、要求市府維持勞檢頻率、市府職災認定委員會應納入工會代表、針對桃園客運過勞進行專案勞檢、捍衛派遣工權益... 等。其中在多方共同努力下,桃園市得以成立勞檢處。
 
但是為了台灣美好的下一個世代,還有許多議題需要我們共同關注與推動;在今年(2018)的五一勞動政策方面,我們綠黨有以下主張,期待可以跟許多在乎台灣社會的朋友們互勵共勉,共同打造更好的社會工程願景!
 
  • 要加薪:基本工資應漲足至免於勞工家庭接受社會救助的水準,訂定《最低工資法》必須滿足勞工家庭的最低生活水準及反應經濟成長。
  • 禁過勞:應該把七天國定假日還給勞工、撤回勞基法修惡,並制定災防假。
  • 反派遣:反對派遣制度,要穩定工作,提高派遣工保障,朝禁用派遣方向努力。
  • 勞動權利從地方開始:地方政府應補足勞檢人力,符合發展中國家每一萬名勞工搭配一位勞檢員的標準,此外地方勞政決策與監督應納入工會代表。
 
 

易俊宏 / 綠黨發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