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如何面對急遽變化的東北亞情勢?│李明峻

2018.06.19


東北亞環繞著世界主要大國,有國際超強的美國、領土最廣的俄羅斯、有世界人口最多的中國和經濟大國日本,這些大國以朝鮮半島為中心展開各種合縱連橫。朝鮮半島位於亞洲大陸伸向太平洋的交界位置,自古以來即為各方角力場所,由於海陸勢力的競爭平衡,迄今仍存在著南韓和北韓兩個國家。東北亞局勢對台灣的影響也非常深遠。甲午戰爭與韓戰兩度影響台灣的歷史發展,二次大戰後南北韓關係一直牽涉亞太區域情勢,乃至世界強權的策略佈局與全球安全。

最近,東北亞卻展開前所未有的變局,二次大戰以來的冷戰格局隨之一轉。過去北韓加速發展核武並試射飛彈,金正恩甚至親上火線發表措詞嚴峻的聲明,威脅要美國準備面臨「無比嚴厲的痛擊」,使得國際間對於制裁北韓形成更高共識,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史上最嚴厲的制裁決議案,但基本上美中日俄都不希望平壤政權垮台,以免改變整個東北亞的均勢平衡,這是金正恩有恃無恐的最後護身符。

但突然之間,金正恩以平昌冬奧與南韓接近,進而跨越三十八度線,南北韓大和解。接著,金正恩兩度前往中國與習近平見面,再安排與美國總統川普在新加坡會面。原本劍拔弩張的緊張情勢變得趨緩和解。此次金正恩高明地展現「理性計算的不理性遊戲(rational game of irrationality)」這種國際政治手段,而且在如何收尾上面也呈現其政治智慧,不但讓南韓軍事壓力頓減,也解除美軍「斬首」的危機,更以輸誠讓中國老大哥做為靠山奧援,這當然對於未來和文在寅、川普的會面,必然增加許多談判籌碼,可以要求不少對其有利的條件。東北亞局勢緩解趨勢將會持續,過去的緊張情勢將不致於再現(因再現已無意義),美中經貿大戰將成為未來世界矚目的焦點,東北亞的重點將從安全保障再轉回經濟發展。

 

金正恩的如意算盤

朝鮮半島本身面臨世界強國美日中俄的包圍,這四強的戰略折衝,影響著朝鮮半島局勢的變動。如果北韓的核子問題解決之後,朝鮮半島就真的沒事了嗎?北韓的問題不只是核子問題,與其政權存續直接有關係的是經濟。

雖然有學者指出北韓經濟可能崩潰,但事實上在國際社會不斷施壓之下,北韓經濟成長率仍然創17年來新高,GDP成長達3.9%超越韓國的2.8%成長率。美國等多年來對北韓進行經濟制裁,並致力於將其從全球金融體系排除,但似乎反而培養北韓繞過制裁的能力。

同時,這個全世界最封閉的經濟體之一,靠出口數以千計的勞工至中國、俄羅斯、中東等地,在礦業、林業、建築等勞力密集產業勞動。北韓政府將70%的工資做為「忠誠支付」,使得勞力出口不僅為北韓帶來收入,而且是賺進美金外匯。此外,北韓發展旅遊業, 2020年的目標是觀光人數要達到200萬人。最後,面對嚴苛的國際制裁,北韓國內經濟卻沒有受打擊,反而因積極發展工業本土化政策而持續增長,從而減緩聯合國經濟制裁的衝擊。

但即令如此,國內新產品生產和貿易量的增加,但其經濟發展仍有瓶頸。因此,北韓轉變方針以獲取更大的經濟利益。北韓表示2013年3月通過的核武與經濟建設並舉路線,這項歷史偉業已得到貫徹,現階段集中精力進行經濟建設是新的戰略路線,因此於4月21日發布不再需要核武測試、中程洲際導彈試射。在本次朝韓會談中,去核武化將成為話題的中心,雙方並將對正式簽訂終止韓戰條約一事展開協商。這些都與北韓希望集中精力進行經濟建設有關。

 

習近平的戰略底線

中國的立場當然是希望維持北韓政權的存在,但是他也不可能願意為北韓問題跟美國發生正面衝突,所以像過去韓戰那樣為北韓事勢出兵是不可能再發生。另一部份,北韓的威脅如果加大的話,當然會增加日本防衛能力的大幅提升,甚至是加強TMD的部署範圍,提出將台灣納入系統的說法。北韓的存在是中國的一個基本前提,但是北韓問題的衝突點不能過度升高,否則會對中國造成另一方面的問題。

過去一向自認是北韓老大哥的中國,近幾年在北韓核武危機中,卻數度表示自己對於北韓的影響力很小。事實上,儘管中國對北韓每年仍有約兩億美元的援助,佔中國對外援助的半數以上,但中國對北韓的影響力卻日益欠缺。由於對社會主義路線的堅持,北韓自1991年起即不斷批判北京為「修正主義」,使雙方關係因而疏遠;再加上韓戰世代凋零,中國與北韓間的革命情感不在,昔日親密關係日益消逝。

另一方面,中國在2002年成為南韓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事實上目前韓國公司正將中國作為「第二類產業前線基地」。中國與南韓自建交來,雙方的經濟往來亦愈密切,這些因素導致中朝兩國關係逐漸低落。但很明顯地,如果中國沒有能力處理北韓問題,將會損及美中關係和其對區域安全的影響力,並會傷到中國的大國形象,特別是對朝鮮半島的發言權。但如果中國想在此次事件中有所發揮,則北京就必須對平壤做出一些讓步。在此情況下,北韓等於是正為中國製造麻煩,並強化其對中國討價還價的能力。

 

安倍晉三見招拆招

日本與北韓曾在2002年9月與2004年5月兩度舉行領袖會談,但因為日本人質問題沒有共識,使雙邊關係再度降溫,儘管2014年雙方締結斯德哥爾摩協議重啟調查,但北韓2016年再次宣告全面中止調查。此次日本政府與北韓政府之間透過北京使館等各種機會和方式交流,現在金正恩要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高峰會,時間就緊接在金正恩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之後,地點甚至傳出將在北韓首都平壤。上次日朝領袖會面是2004年,時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與北韓總書記金正日在平壤會談迄今已14年。

從戰略安全的角度來看,日本政府高度肯定川普對同盟國、世界和平及安全的關注,安倍並認為自己與川普都有很強意志,認為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繁榮的基礎就是強固的美日同盟。北韓進行導彈試驗,被認為是危險及嚴重的挑釁行為,從而促成美國、日本及韓國同盟進一步發展,但這個情況如今已發生轉變,其未來發展值得關注。

北韓認為攸關北韓安全保障問題的關鍵在美國,但能夠給與大規模經濟支援的可能是日本與南韓。此次日本政府已重新確認方針,將力促日朝重啟對話,希望透過日朝領袖會談,解決遭北韓綁架的人質問題,並進一步實現日朝邦交正常化。

 

中日關係進入新階段

中日關係融冰非常明顯。李克強訪問日本,這是2011年後首位到訪日本的中國總理,而日前習近平與安倍晉三首次舉行電話會議,兩人討論朝鮮問題,甚至傳出安倍可能秋季訪中,習亦有望下年在出席二十國集團峰會之時,順道以國賓身份國事訪問日本。這次李克強訪日獲天皇接見、與安倍會談、以及在安倍陪同下造訪北海道,顯示對李克強的重視。見天皇在日本人的角度是一種榮耀,而且日本首相甚少陪同外國領袖到東京以外的地方,這可被視為一種突破。

兩國謀求合作的部分包括貨幣互換協議,並宣佈給予日方合格境外投資者(RQFII)額度。李克強此行亦與日本敲定海空聯絡機制,雖然機制沒有明確規定適用的範圍,但同意一旦雙方軍艦、飛機接近時,可採用無線電頻率直接用英文聯繫,並希望兩國防務部門有定期會議,和設立軍方專用聯絡熱線,避免誤判和衝突情況。雖然雙方對領土領海問題立場沒有改變,但中日設立海空聯絡機制具象徵意義。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奉行傾向保護主義的貿易政策,亦間接促成兩國靠近的契機。中日關係改善的主因出於經濟考慮,與獲取經貿方面更多的共同利益。美國宣佈退出TPP, 令日本在經濟上不能夠依賴盟友,而中國亦有龐大的市場誘因,與中國關係友好有助改善日本經濟,特別是日本的高端製造業。另一方面,中國和美國有貿易摩擦,因此希望與日本加強經貿合作,特別是如果能拉攏日本更熱心參與「一帶一路」,亦有助中國在區域內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台灣由於中國因素而無法參與區域安全事務與政策,美國與日本也不願增加北韓問題的複雜度,所以台灣參與各國朝鮮半島政策的可能性極低,甚至連參與北韓問題後續的多邊機制也很困難,但台灣未來仍能透過加強與北韓之間的經貿與觀光關係,凸顯台灣的自主性對外政策以及對於東北亞情勢的影響。


 


李明峻 / 李登輝民主協會理事、台灣東北亞學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