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蔡政府勞動政策的四個建言│苗博雅

2018.03.21
蔡政府執政一年半以來,竟在勞動政策引起多次社會爭議。看在愛護本土政權同時重視勞動權益的民眾眼中,實在痛心。
 
蔡總統選前所發表《2016年蔡英文的勞動政策六大主張》,提出「縮短年總工時、扭轉低薪趨勢、支持青年與中高齡就業、立法保護非典型勞動、保障過勞與職災勞工、公平的集體勞資關係」等政見,與主流民意期待的方向相符。若真能按部就班落實,勞動政策應該是執政黨能夠得分的領域。
 
不料,從林全內閣端出「刪除七天國定假日」及「一例一休」後,立刻引發勞工團體質疑違背蔡總統政見,同時工商團體也大呼不滿。執政黨陷入兩邊作戰的困境。
 
而一例一休上路後,爭議並沒有隨著塵埃落定而減緩。反而是在媒體的強烈運作抨擊下,許多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件都被寫成是一例一休惹的禍。大眾的壓力逐漸成形。加上企業主不分藍綠反彈,也讓許多當初把一例一休捧上天的綠委轉個髮夾彎,開始數落一例一休的不是。
 
局勢走到這裡,原本英全政府拍胸脯保證雙贏的一例一休,也在林下賴上後,被執政黨親手終結。但賴揆提出的修法版本,比起一例一休所引起的反應更加兩極化。支持者宣稱這是挽救中小企業的藥方,但反對者則是對執政黨完全失去信任。即使在2017年初運用政黨動員力完成二度修法,未來若出現任何因過勞導致的勞資爭議或公共安全意外,勢必將再度引爆信任危機。
 
從政治面看,二次勞基法修法,都未與利害關係人妥善溝通,也未讓社會充分討論,就貿然強推,實為失敗政策的負面範例。逝者已矣,來者可追。為了讓人民重拾對蔡總統落實其勞動政見的信心,以下提出四點建言,作為勞基新法實施後的展望。
 
一、提高勞檢質量,延續「勞基法元年」效應
 
一例一休之所以被執政黨親手終結,究其原因,不在一例一休的內容本身,而在於修法過程引發的「勞基法元年」效應,讓勞資雙方第一次意識到勞基法的存在。
 
勞基法1984年立法以來,為了降低對中小企業的衝擊,政府一直沒有強力執法。勞檢人力永遠不足,違法抓不到,抓到也輕罰。雖然立法超過三十年,卻沒有在民間落實,堪稱「實質緩衝三十年」。時至今日「天龍國以外沒有勞基法」已經成為網路新生代的俗諺。除大企業的人資部門外,絕大部分的雇主和勞工,都從未真正認識勞基法。
 
但2016年執政黨為了推廣砍七天假及一例一休,反而給了《勞基法》立法三十年來最大的宣傳聲量。鄉民在網路上戰得天翻地覆,不論是贊成方或反對方,都對勞基法有深入的論述。很多人驚覺原來台灣還有《勞基法》,政府還有「勞動檢查」的執法權力。
 
因了解而產生期待,因期待而開始行動,人民強烈要求政府落實「加強勞檢」的承諾。而這一「檢」,檢出很多企業習以為常的慣行其實都是違法,企業主開始感到不滿,開始怪罪「都是一例一休的錯」。
 
事實上,一例一休的爭議僅是表象。勞動意識的覺醒,以及勞動檢查的加強,才是真正讓企業主大喊吃不消的主因。只要加強勞檢、落實勞基法的方向不變,即使賴揆再修法,也很難解決企業主因為勞動法規落實而感受到的不便。抱怨聲浪勢必再起。
 
然而,蔡總統「縮短年總工時、落實週休二日」的政見豈能跳票?唯有勞資雙方對勞基法都有正確認知,才能讓勞資在法治的基礎上建立互信。「勞基法元年」的效應必須要延續,讓勞基法的各項基礎知識深入民間。新法給了企業經營者要求的彈性,相對的,也應該更加注重勞檢以求勞基法真正落實。否則,勞工將會有極度不平衡的感受。
 
目前的勞檢人力相當不足,不論法再怎麼修,基層勞工都感受不到法律的保障。相較於「企業主呼籲、政府就修法」的待遇,基層勞工長期處在資方違法的狀態,卻感受不到政府執法的魄力,自然會產生相對剝奪感與不信任感。除了必須確實將勞檢人力增補到位外,未來更可思考成立中央層級的勞檢單位,以彌補部分地方機關怠惰失職,或不敢得罪在地廠商的缺失。
 
二、賦予勞工更多武器
 
勞基法之所以長期難以落實,除了政府主動出擊取締違法的能量不足之外,也在於勞資雙方財力、人力等各種資源的不對等,讓勞工難以主動為自己爭取權益。雇主違法時,勞工挺身而出的成本太高。除了可能面對被打壓、解僱的風險,現實上為了調解、仲裁、訴訟所耗費的勞力、時間、費用,已是普通勞工不可承受之重。大企業有充分財力可以聘請法律顧問處理相關事務,與勞工耗時間,甚至動輒聲請假扣押勞工財產。勞工相較於企業,顯然處於不利地位。
 
因此,除了提高勞檢質量外,更需要在法制面給予勞工更多勞資爭議程序的武器與保障,才能讓勞資雙方在程序中實質平等。除了現行勞資爭議處理法所設的各項勞資爭議調解、仲裁程序之外,在訴訟程序上,也有必要設定較有利勞工的機制,以緩解勞資資源不對等的狀態。同時,必須增加勞工在勞資爭議處理程序中各項經濟資源扶助(例如訴訟費、律師費扶助)以及工作權保障,讓勞工更有意願爭取權益,以提高雇主違法的成本,讓雇主在經濟理性的驅動下選擇守法。
 
 
三、增強工會力量
 
威權時期,閹雞工會是中國國民黨控制社會的組織之一。解嚴後,工會的組織仍然受制於工會法等相關法令,及工運頭人之間的恩怨情仇,遲遲無法發揮左翼傳統所推崇的「團結力量」。台灣的工會覆蓋率極低,至今不到10%,以致於無法學習其他先進國家,藉由工會的力量為勞工爭取到優於法令的勞動條件。雖然台灣的勞基法內容與其他國家相比並未特別落後,但其他國家的勞動法令是地板,勞動條件在工會爭取後節節上升;台灣的勞基法卻因工會無力,反倒成為勞動條件的天花板,數十年來累積造就工時名列前茅、工資節節下滑的怪象。
 
蔡總統的競選政見提到,必須「逐漸提高工會的涵蓋率,修改工會法減少不合時宜的限制,促進工會組織真正的自由化」都是正確的方向。但執政團隊上任後不顧社會反彈,已經二度修改勞基法,卻遲遲未見對於工會法提出任何落實政見的修法宣示。難免讓人民質疑蔡政府落實其勞動政見的決心。
 
是以,執政團隊應速提出符合蔡總統競選政見的工會法修法草案,以搶救勞工對執政團隊的信心,彌合與公民社會的裂痕。
 
四、輔導企業提升遵法能力
 
現代化的企業經營,不只講求獲利能力。為了永續經營,遵守法令規範的能力也相當重要。但台灣企業的現代化,往往只注重機械設備與技術提升,並未強調體質的改造。雖然技術不落人後,但經營和管理的觀念仍然相當老舊。除了無法提高附加價值,做出的產品物美卻價廉,同時也經常導致前進外國市場時高度不適應。
 
台灣企業因違反外國法令,遭當地政府裁罰,或官司敗訴賠償鉅款等事件,已經屢見不鮮。即使是聲譽卓著的大企業,甚至國營事業、公股行庫,都有類似事件發生。這就是長期不重視培養遵法能力、遵法意識的後果。「不知法所以不守法」若在國內,還可以得過且過,或靠關係解決。但到了國外,就沒這麼好過。以勞動法規為例,台灣廠商長期不重視勞基法,政府也未積極宣導或執法,許多企業將獲利能力建築在員工的低薪過勞之上。這樣的企業,到了勞動條件較好的市場,或者經歷痛苦的轉型適應期,或者競爭力直接降低失敗收場,都是原本可以避免的挫折。
 
兩次勞基法修法的過程,可以看出中小企業缺乏調適法規變遷的能力。很多企業主抱怨的事項,其實都跟一例一休的內容無關,而是已經存在勞基法數十年的規定。政府在檢查、開罰之餘,也應投入更多人力,實質輔導未能聘請專業法務人員的中小企業理解勞動法令。這不只是為了避免企業主在一知半解之下盲目要求鬆綁法規,也是為了培養台灣本土企業的遵法意識與能力,提升中小企業的國際競爭力。
 
 

苗博雅/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台北市議員參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