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要發展 必須提升勞工職能與生活的保障│高仁山

2018.03.21
柏林圍牆倒下後,世界主流除了走向民主、共榮、自由,更乘上科技發展這股東風,一個資金、技術與人才無界線流動的整體世界起航,帶來前所未見的繁榮財富,但也帶來更多的貧窮、剝削與基本人權喪失。其中,台灣近年勞基法修法爭議中的勞工權益,其實就是全球化浪潮下最具代表性的議題與所有國家共同面對的困難的縮影。
 
全球化下的勞工權益喪失,可用「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進行解釋。其主要闡釋國際貿易中隨著生產要素及商品跨國移動,導致生產要素價格差異逐步縮小,尤其在現今扁平的世界中與國際經貿往來密切的狀況下,此現象更是明顯。因此,當勞工、原料與資本等生產要素流動國際愈趨容易,未開發及開發中國家龐大的廉價勞工人口將把已開發國家勞工薪資拉低;簡單來說,當資本家永遠可以在落後國家找到更便宜的勞工或原料時,最直接受影響的將是本國勞工的勞動條件。
 
台灣在90年代的經濟起飛後開始面對中國、東南亞、南美與非洲等陸續加入全球市場並提供源源不絕的廉價勞動人口,使台灣加工出口成本大增,加上產業西進與轉型失敗,導致現在的產業失落、薪資倒退與勞動環境惡化。然而,不只是台灣,在與開發中國家勞工競爭的全球化浪潮下,勞工權益喪失的趨勢早已是全世界都在面對的問題。從先進國家中勞工加入工會比例持續降低可一窺勞工權益被剝奪的趨勢,如:美國工會人口目前已低於7%、日本則從1985年的30%跌至現在17.5%、歐洲工會運動最為強大的德國也從1990年的34.8%衰退至今已低於18.1%。開發中與低度開發國家更因為政商關係緊密、產業結構不完整、政治意識形態、政府高壓統治、吸引外資投資、教育佈局不足等原因使勞工權益問題更顯嚴峻。
 
台灣經歷多次產業轉型,在產業全球化與科技化中承受的壓力更大,然而,台灣在經歷失落的十五年後,將有機會迎來經濟起飛後最好的一次機會。台灣目前為世界最大的科技晶圓製造重鎮,根據統計2017年全球超過65%的晶圓代工生產都是在台灣完成,再加上下一世代的五奈米晶圓廠落腳台南,台灣未來不僅將持續扮演世界中最重要的科技生產重鎮,還有機會成為下一世代科技的中心,如:人工智慧(AI)、物聯網(IoT)、高效能運算與手機產業等。相關領域巨頭如:Intel、NVIDIA、Microsoft與Amazon等皆已在台灣成立AI研發中心或攜手政府與大學培育相關人才,目的正是希望從生產源頭搶先鞏固次世代的科技技術。台灣如能搭上此一潮流成功轉型發展以知識驅動的經濟,將能擺脫過去半世紀皆以代工為主的產業型態,產業成功升級也真正掌握未來產業重心。在未來,台灣將持續受到開發中國家挑戰、科技化發展也將持續壓迫傳統產業、轉型成為世界次世代科技中心的可能也將帶來新的工作人才與工作型態,而面對如此趨勢,台灣應當如何應對以配合未來產業轉型同時兼顧勞工權益?
 
台灣經濟發展過去多以產業為考量,缺少了以「人」為本的思維,而在當前與未來將以知識經濟為主流的世界裡,如何吸引並留住優質的勞工、培養並精進勞工的能力,將是台灣需要翻轉思維更加重視的地方。這個面臨嚴峻挑戰與快速變遷的小島需要邁進的方向與先進國家相同,然而,因為不同的發展背景,台灣在下列兩個方向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一、 維持勞工基本的生活品質與尊嚴
 
以資本主義見稱的美國,將勞工以收入分為「非豁免勞工(non-exempt labour)」與「豁免勞工(exempt labour)」;多為勞動階級的前者受法規保障其最低工資、加班費與工時等,而多為公司管理階層的後者則採責任制,不受法規保障而是以較佳的專業學識與雇主協調。英國則以國家生活工資(National Living Wage, NLW)為主,對夜間工時與加班費都無規定;作法為不論工時多長,只要符合休息規定且「薪水除以工作時間高於NLW」則不算過勞;在此規範下,低薪者因時薪有限,在無加班費下加班很快就會將時薪降至低於NLW進而過勞。而法國是透過各方面規定保障勞工權益,尤其在工時與雇用條約上特別著墨;德國與日本則是以保障工會以促進勞資協調。
 
先進國家透過法規保障勞工身最基本的生活尊嚴與健康,並留下空間給予勞資協調以配合不同產業,或給予勞工團結與選擇權力,使其可與資方對等談判尋求雙方皆可接受的勞動條件。此外,隨著這些保障慢慢增加,將對傳統或落後產業施加壓力,迫使創新獲益去支付勞工法定基本薪資,此舉可直接刺激產業持續發展。更重要的是,保障勞工基本生活尊嚴,即是斬斷「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中低度開發國家對先進國家的拉扯力量。基本生活品質的提升,將可以創造內需消費、留住人才、吸引外國白領等,這些將有助於發展高附加價值服務業與知識經濟,創造更多無法複製的知識與技術。
 
台灣政府需為勞工做出更多的保障。目前勞資雙方所站的平台並不對等,工會制度不全、罷工法規過時、勞工所擁有的選擇權也相對資方不足等因素使多數勞工只能被動接受資方條件;勞工的健康與尊嚴也應堅持,正確的工時、休息與休假應予以保障。相對地,也應為資方保留相對彈性,讓其可以與勞工進行協商以配合產業需求創造雙贏,而非一套法規全體適用。隨著勞工基本生存尊嚴的標準提高,台灣將可留下更多知識人才、吸引更多開發中國家頂尖白領,政府也多了更多工具可以調整產業方向,產業界也將獲得彈性可配合生產需求適度調整、更從消費與內需增加中受惠、同時也更有動力長保進步能量,如此將形成正向循環持續刺激台灣產業創新成長。
 
二、 完善技職教育與就業輔導體系
 
然而,隨著科技發展與全球持續扁平,第一項作法已受到自動化、人工智慧、勞力外包、引進外勞等做法的嚴重挑戰。未來二十年科技業GDP在的全球比重將會雙倍成長,低薪、傳產衰落、資源往科技業集中以及貧富差距擴大的現象將越發嚴重。已開發國家的龐大中階技術勞工獲益因為科技化與全球化持續減少已是進行式,例如:在矽谷將基礎工作外包給來自印度或者中國的資訊科技支援公司已是常態,而這些資訊科技支援公司的平均年薪僅約四萬美元,遠低於美國科技業平均的九萬美元;英國與日本也面臨派遣工盛行,導致許多勞工不受到法規保障且收入更低於貧窮線下。而教育體系的失能,也是造成勞工無法面對世界趨勢的原因之一,世界經濟論壇指出北美與中東受高等教育者比例將於2030年達到50%,但青年失業者將達到31%、大學畢業者占失業者比例也將達到30%;法國目前也面臨國內雖有超過300萬民的失業者以及良好的勞工保障法規,但卻有許多大企業找不到適合員工的窘境。
 
維持基本生活尊嚴的作法已經不足以完整回應世界趨勢,因此先進國家無不強調完善技職教育與就業輔導體系。目前台灣的技職體特色,如:政府為主要推手、偏向社會福利保障、以基層勞工為主青年為輔、只著重技術養成而非知能傳遞等,造成其與產業發展脫節並無法提供台灣產業發展所需人力。再者,社會文化重學術而輕技職的結果也造成大量人力無法與職場銜接。考量台灣的未來,隨著科技持續發展以及台灣成為次世代科技中心,許多作法如:調整課綱符合未來趨勢、培養適合未來產業發展的師資、更早更完整的職場職涯接觸、完善的技職訓練、終生學習與開發改革的態度等,都將是台灣技職體系需要即刻反省並落實的方向,而其中重新思考台灣教育與技職體系的結構以及如何培養勞工具有數位科技的相關能力更將是翻轉台灣產業的關鍵。在這個快速變遷發展的世界中,如何增加勞工適應環境與尋找就業的能力將是除了法規保障以外維護勞工權益最重要的一環。
 
結語
 
帶著各種新科技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已席捲至人類眼前,將全方位與全系統性的改變人類的生活與工作型態。全球化與科技化的影響並非如同過往由新產業的新工作取代被淘汰的職缺,中低技術層級勞工都將面臨失業與低薪的危機。而處於這股科技浪潮源頭的台灣,雖然面對著比全世界更艱難的挑戰,但也將有機會乘風破浪一舉達成產業升級轉型。台灣不只要透過保障勞工基本生活尊嚴打造一個適合全球頂尖人才願意前往、留下的工作環境,更要透過技職體系的提升變革賦予台灣勞工面對這個時代的能力,因為未來經濟發展的關鍵,將落在那些過往至今默默支持全台灣產業的「勞工」身上。
 
 

高仁山/台灣經濟研究院台台灣專案辦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