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盪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安倍修憲工程的下一步?│徐浤馨

2018.03.21
前言:安倍修憲的宣示
 
2017年5月9日日本安倍首相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質詢答辯時表明,將在2020年實現修改憲法第9條。安倍的這項修憲表明,正好是戰後日本國新憲法實行的第七十周年。有關修憲的討論,在日本社會各界,特別是學界、輿論界、政界等,對於修憲與否的觀點與意識上的差異,形成修憲派和護憲派兩大陣營。修憲議題在戰後以來一直深受國內及美國和東亞諸國關注的焦點,現在似乎進入到一個嶄新的局面。
 
事實上安倍首相在2017年5月初的日本憲法紀念日(1946,11,3公布,1947,5,3實行)當天向記者表示,在明定放棄戰爭條文的憲法第9條,希望再增加自衛隊條項入憲的修正案,並且強調此修正案將在2020年亦即東京奧運舉辨的同一年實行。對於安倍此項修憲議題和時間表的言行舉措,可說是戰後歷代首相的首創。
 
修改憲法第九條的論爭和輿論界的態度
 
但是關於憲法第9條的討論,從戰後新憲法實施以來,就一直是學界、政界、輿論界高度關注的焦點,且每每日本周邊「有事」之際,便成為討論的話題,2017年北韓飛彈試射與核試爆危機即為顯例。然而,若要修憲,不只在聯合執政的執政黨內部要取得諒解,朝野之間也要取得最大共識,以降低修憲的阻礙與難度。根據日本國憲法的第96條的規定,關於修憲程序不僅要達到參眾兩院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數決,而且必須在公民投票當中獲得過半數以上的贊成始能通過。
 
即使安倍修憲在政治途徑上,困難重重,然而輿論界的主張與觀點,也會深深影響日本社會的看法,日本輿論界對於安倍所提修憲的議題贊成與否或支持傾向到底為何﹖以下本文摘錄自2017年5月安倍正式提出修憲議題之後,包含《讀賣新聞》、《朝日新聞》、《每日新聞》、《產經新聞》、《日本經濟新聞》等五大報端媒體的〈社論〉主要觀點,試圖進行觀察日本輿論界對於安倍修憲的看法:
 
《讀賣新聞》:安倍首相對於自衛隊條文入憲一事,確實非常不一樣的想法。雖然安倍申明自衛隊不是軍隊所以並不違反憲法的政府解釋實在很難令人理解,但是將自衛隊附予明確的憲法位階確實有必要且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反對)
 
《朝日新聞》:沒必要修改憲法第9條…而且修憲一事曠日廢時實在很浪費國家資源到底有甚麼意義呢﹖即使要增加自衛隊入憲條文,也很難令人信服,同時主張參與聯合國維和活動,只要在第9條的架構內進行即可。(反對)
 
《每日新聞》:全面否定憲法或是將其神聖化,這都是極端的言論,因此希望社會各界冷靜處理,並且主張朝野政黨之間應該形成共識,深化國際協調主議。(對於首相提案仍有懸念)
 
《產經新聞》:支持首相針對第9條提出自衛隊入憲的修正立場,且提出對於自衛隊的性質載入憲法是不夠的論調。(贊成)
 
《日本經濟新聞》:主張自衛隊條項入憲案,務必重視,且對於首相提出修正案給予肯定性的評價。但是,自衛隊入憲案茲事體大,已出現許多正反意見的討論,要求希望能在國會更深入的討論,以取得朝野各界的共識。(對於首相提案仍有懸念)
 
綜合上述五大報端的社論主張,清楚浮現各大報輿論的立場與態度,《讀賣新聞》持不反對的立場,《產經新聞》則是贊成,《朝日新聞》持反對的態度,《每日新聞》和《日本經濟新聞》雖不否定,但是對於首相的修憲提案仍有懸念因此持觀望的態度。
 
由於是憲法第9條的修憲問題,此項議題在日本國內社會出現修憲派和護憲派的論爭,輿論界的立場除《產經新聞》與《朝日新聞》支持與否徑渭分明之外,多持觀望或曖昧的態度。安倍修憲的議題仍會持續擴大,也勢必引發東亞周邊各國對於安倍修憲舉措的觀望與警戒。非惟如此,為了消弭解決日本社會的論爭,遂行安倍的修憲理念,解散眾議院,重新改選國會議員,取得「新民意」的支持,顯然勢在必行。
 
日本眾議院改選自民黨大勝與安倍的躊躇滿志
 
10月22日,第48屆日本眾議院改選結果揭曉,雖然這次投票率大約是53.68%,也是戰後第二低,然而由安倍晉三所領導的自民黨獲得284席,這已經單獨高過絕對安定多數的261席,再加上公明黨29席,聯合執政的自公政權總共囊括313席,甚至超越修憲所需三分之二的311席,在總席次減少10席的情形下,可說是獲得一次壓倒性的勝利。這不僅意謂著安倍取得絕對安定多數的執政基礎,更在修憲議題上再度獲得發動修憲的權力。在「新民意」的支持下,未來修憲議題可說正式進入第四次安倍內閣的執政日程上。
 
選前,自民黨提出包含「自衛隊入憲」、「緊急事態條項」等新政見,若涉及修憲者,則需在國會超過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席數,並且須經公民投票過半數的贊成,始得通過。若從選舉結果來看,除了自公聯盟之外,包含選前表達在修憲與安保議題上接近安倍的希望之黨和日本維新會,在眾議院傾向修憲的勢力幾乎高達八成左右,換言之「新民意」已經提供安倍針對修憲議題的政治基礎。
 
然而,對於安倍修憲,是希望修改憲法第9條的條文內容?還是在不修改字句的原則下,以增加「自衛隊入憲」的方式使之明文化?我們可從2017年10月份各家日本媒體在選前所做的民調顯示,《時事新聞》(13日)、《NHK》(16日)和《產經新聞》(17日)贊成修憲的比例高於《讀賣新聞》(12日)觀望和《朝日新聞》(19日)反對的比例,贊成修憲似乎稍占上風,其中也顯示了更多的日本國民很務實的看待了這部歷經戰後七十年的日本國憲法,若不給予適度修正,已經不足以應付「周邊有事」所帶給日本在國防安全上的威脅,但又不希望直接修改憲法第9條之2有關不擁有戰力的條文規範,反而支持安倍所提以追加自衛隊入憲的方式使之明文化,以期賦予符合憲法位階的效力。
 
即使日本社會經過這次眾議院改選所展現出的新民意,支持安倍修憲的呼聲愈來愈高,但是自衛隊入憲與不擁有戰力所產生「是否違憲」的認知衝突,已難在憲法解釋的層次上獲得解決,修憲派與護憲派的爭持,更演變成難解的政治課題。因此,安倍若要順利推動修改憲法第9條的政治理念,除了聯合希望之黨和日本維新會等在野黨的支持,以擴大安倍修憲的政治基盤,勢必拉緊同屬聯合執政的公明黨的支持不可。
 
日本新國會的開議與安倍的訴求
 
日本國會新一屆的會期已在2018年1月22日開議,由於專守防衛與不擁有戰力的討論,直接關係到憲法第9條第2項的定義,這也是此屆會期朝野關於修憲議題的攻防重點。
安倍早在去年(2017)12月中指出,為因應北韓導彈試射與核試爆等威脅日本安全保障,將在2018年初啟動全面討論《防衛計畫大綱》希望能在年底完成修訂,並且強調修改後的大綱仍然以專守防衛為主要前提。
 
2018年1月7日,安倍首相在NHK節目的黨首討論座談會中表示:「在專守防衛的防衛戰略中,為堅守國民的生命,必須擁有高質量的防衛力量。這次所導入的巡弋飛彈是在敵人攻擊的射程範圍之外可以發射的導彈…我想也能夠得到國民的理解」。安倍的這項談話,除了說明添購新的防衛裝備的意義之外,言外之意將遭受在野陣營的強力反對,因此公開訴求希望獲得日本國民的理解。
 
第二次安倍政權從2012年12月正式組閣以來,提出相關的安全保障政策大都一一實現,特別是新安保法不僅給予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出兵海外的法源規範,更進一步的強化日美同盟關係。與此同時,安倍也始終面臨在野陣營的批判,甚至在野陣營採取朝野對決的態勢,希望能拉下安倍政權。然而經過去年10月眾議院改選,執政的自公聯盟總席次(313席)已超過三分之二修憲所需的311席。事實上安倍已取得第48屆眾議院修憲的門檻。
 
 
結語
 
即使安倍獲得修憲門檻的入場券,聯合執政的公明黨的支持動向,才是真正影響修憲議題的重要關鍵。雖然同為執政聯盟,公明黨反對透過修憲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政治立場與安倍積極修憲的態度大相逕庭。公明黨的山口那津男代表也在7日的NHK節目的黨首討論座談會中表示:「對於修憲持慎重審議的立場」,出現牽制安倍的態度。然而,安倍為因應東亞國際環境的變化,擴展專守防衛的「戰力」已然箭在弦上,但要如何消弭憲法第九條的制約所出現的「相剋」問題,獲得同為執政聯盟公明黨的政治支持就變得必要不可或缺的決定性因素。隨著2018年日本眾議院的開議,一場攸關安倍修憲成功與否的大戲,已經拉開序幕,結果如何,拭目以待。
 
本文部分內容,修改自本人已發表在淡江國際評論的數篇短評。
 
 

徐浤馨/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