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價值:「奧運正名」重啟台灣國家名稱│楊忠和

2018.03.21
1949年以來,國際社會理性並務實地認為「台灣的中華民國」治權未及於中國,且國際奧會亦始終不接受「中華民國」名稱,更於1959年將中華民國奧會除籍。然先總統蔣介石早於半世紀前,採用「福爾摩沙」名稱參加1956墨爾本奧運會;台灣在遭國際奧會除籍後,隔年1960年重新申請入會,蔣介石總統同意遵照國際奧會決議以地理存在價值之「台灣」名稱入會。故1960羅馬奧運、1964東京奧運以及1968墨西哥奧運會,皆是以「台灣」為國家名稱參賽。
 
反觀所謂的「1981中華台北奧會模式」,係以國旗歌代替了國歌,然1983年國旗歌之歌詞卻被迫修改,不再「山川壯麗...」。有國家意識的台灣人,您還能容忍此一極盡羞辱的「中華台北奧會模式」嗎?這個原罪不在這一代,但是我們除了憤怒之餘,實更負有洗刷污名之重責大任! 
 
歷經1960羅馬奧運後,跨越兩個世紀,相隔一甲子之2020東京奧運,台灣能否在這波正名的浪潮下掙回民族尊嚴?台灣運動員究竟將以什麼名稱參賽?全世界正拭目以待!
 
 
2018年開春伊始,「以台灣(Taiwan)為全名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和2020東京奧運」的公投連署運動熱烈展開,這是一群有志於台灣正名運動的愛國人士,拋磚引玉,讓世界看見台灣,號召台灣人正視國家名稱的熱血活動,也開啟一場再也不能迴避之國家名稱論述運動。
 
「名稱」原是一種辨識的工具,至關重要!倘名不符實硬是突兀,即便是一般人都重視名稱,更遑論是一個國家;尤以國家運動代表隊參與國際運動賽會上,等同國家主權的象徵與國界、國格的延伸,故國名所代表的意義不僅是主權地理區域價值,更是一個國家民族的尊嚴。
 
從考古的角度探索,台灣早在3萬年前即有人類活動;而在世界歷史中,台灣從16世紀起,因葡萄牙人在大航海時代遠洋渡海到亞洲而發現這個美麗小島的存在,故1582年Formosa(台灣)便進入歐洲歷史紀錄中。換句話說,雖然在現代歷史認定「中華民國在台灣」,然而,對所有生長在台灣的人而言,掙脫現代歷史枷鎖,回歸地理的根源,重建地理的「台灣價值」,已視為刻不容緩之事。
 
事實上,台灣人強烈渴望國家正名已久,如今,歷史進程中難得的機遇到來,2020年7月24日,第32屆奧運會將在日本東京舉行,日本對於此屆奧運至關重視,長期友台與關心台灣事務的日本民間人士,順勢為台灣揭起國家正名大旗,更在台灣內部的公投連署之前,日本民間已熱烈連署支持我國以「台灣」(Taiwan)名稱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來自東瀛的熱情行動,一年來已在台灣國內蘊釀出極其熱烈的回應。
 
 
研究國際運動史發展的先知們皆知,古歐洲先人為苦思解決人類爭端之道,曾於西元前776年至西元500多年間,推出體能性奧運競技活動以取代殘酷的戰爭廝殺,古代奧運深受人們喜歡且盛極一時;然至西元第6世紀始漸次頹敗,前後經歷1200年左右。間隔13世紀後之19世紀末,法國男爵古伯丁發想、復興古代奧運,以追求人類平等、和諧、友誼、自由、進步、道德、人性尊嚴與社會責任等普世價值之文化,1894年6月23日進而與理念相同且富有理想目標之13位好友在巴黎創立組織性的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復立下「更快、更高、更強」之箴言,以激勵人類創意、體能、意志及心智潛能的極致發展,1896年4月6日至15日於希臘雅典舉行第一屆奧林匹克運動會迄今。
 
相較於奧運歷史的更迭,回顧近代中國因國、共間近百年來之恩怨情仇,並未因國民黨於1949年敗退台灣而有所歇息,兩者間反倒將「漢賊不兩立」的國家主權意識紛爭,持續歹戲拖棚地遷移、困擾、糾纏著國際奧會。1922-1959年間,台灣奧會持續延用大陸時期「中華全國奧林匹克委員會」名稱, 1954年中國另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奧林匹克委員會」名稱進入國際奧會,1958年中國主動退出國際奧會;易言之,1954-1958年間,係台海兩岸國、共奧會破天荒首度並存於國際奧會。
 
眾所周知,「中華民國(R.O.C.)」於1971年被逐出聯合國前,台灣不僅是聯合國會員國,更是安理會五個常務理事國之一,國際奧會理應讓台灣以「中華民國」國家名稱參賽;然長久以來,國際奧會始終認為台灣治權不及於中國,建議台灣政府採用地理存在名稱「台灣」,惟決策高層逆勢而為堅持「中華民國」名稱,故1956年墨爾本奧運是台灣奧會史上首次參賽,結果「半點也不由人」,最終以「福爾摩沙」名稱參賽。
 
 
1959年時編織大中國夢的台灣奧會被國際奧會除去會籍,1960年台灣奧會重新申請入會,伊時總統蔣介石,同意接受國際奧會入會規範:「一、所有運動員及職員必須穿著台灣名稱的制服。二、大會的秩序冊及一切有關正式的通告及出版物,也必須用台灣的名稱。三、開幕典禮儀式之單位引導牌亦必須稱為台灣。」故1960年羅馬奧運、1964年東京奧運、1968年墨西哥奧運等,我國採用的國家名稱均為「台灣」。
 
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台灣退出聯合國之隔年,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是台灣奧運史上唯一完整使用「中華民國的國名、國旗、國歌」。然好景不常,1976年蒙特婁奧運會承辦國家之加拿大政府悍拒台灣隊再使用中華民國的國名、國旗與國歌參賽。針對此事,美國奧會主席克隆姆(Klum)主動至我國代表徐亨下榻飯店商談,當場以電話稟報美國福特總統因應之道,福特總統表示:「支持台灣代表團使用原有國旗、國歌,但隊名需要斟酌修改為TAIWAN,如果國際奧會仍不同意,美國將會予以杯葛,退出奧運賽會。」 
 
克隆姆(Klum)向國際奧會提出解決台灣奧運代表團參賽之議案,國際奧會亦立即召開全體委員會議,此案在全體委員會中以58:2票通過,會後並通知我國代表團,國際奧會同意我國在「台灣」的名稱下使用原國旗、國歌參加揭幕儀式。
 
豈知時任行政院院長的蔣經國先生做出「國旗、國歌、國號,三者不可缺一」之令人惋惜的決策。由於台灣未接受國際奧會的決議以及福特總統提議之善意,致台灣代表團未能取得蒙特婁奧運會入境簽證,眼睜睜地從加拿大邊境之底特律機場班師回朝,殊為可惜!
 
前台灣國際奧會榮譽委員徐亨先生之生前口述歷史曾感慨地表示,1960年蔣總統都能採取台灣名稱重新申請加入國際奧會,並參加當年的羅馬奧運,1976年蒙特婁奧運怎麼會不同意以台灣名稱參賽?!他認為係前奧會主席沈家銘先生沒有將國際奧會以及福特總統支持我國以「台灣」名稱參賽的信息妥適、完整的傳遞給政府高層所致。假設當年台灣奧會能提供正確之利弊得失的方案供政府高層掌握研議因應對策,也不會導致前述美國總統福特熱臉貼台灣行政院長蔣經國的冷屁股之政治風險事件。又倘若1976年蒙特婁奧運會時,台灣奧會如能宏觀思考大局而知所進退,有智慧地採納美國福特總統之提議參賽,則整個台灣奧運發展史亦必然會全面改寫。
 
 
時序回到1981年3月23日,台灣奧會主席沈家銘不知是「自行同意」或「被同意」於政府高層之授意,而與國際奧會主席於國際奧會總部瑞士洛桑簽署新的奧會「名、歌、旗」等協議。直言之,此後我國參與國際奧會等相關賽會,都必須以「Chinese Taipei取代中華民國國名,國旗歌代替國歌、國民黨黨徽加奧運五環梅花旗更替國旗」,這就是國人所知的「奧會模式」,致台灣運動界承受前所未有的屈辱至今。
 
尤有甚者,1983年5月,國際奧會致電我國奧會必須將「國旗歌」重新送審。當時的台灣奧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張彼德保留了國旗歌原有樂譜之旋律曲調,竟將國旗歌歌詞:「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冑,東亞稱雄。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創業維艱,勉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直接改為:「奧林匹克,奧林匹克,無分宗教,不分種族,為促進友誼,為世界和平,五洲青年,聚會奧運。公平競賽,創造新紀錄,得勝勿驕,失敗亦勿餒,努力向前,更快更遠,奧林匹克永光輝。努力向前,更快更強,奧林匹克永光輝。」並經奧會主席鄭為元核定後,由徐亨委員與張彼德等專程前往瑞士洛桑面交國際奧會主席薩瑪蘭奇,由於薩瑪蘭奇不諳中文,乃由張彼德再將中文歌詞翻譯成英文。
 
1983年6月1日,在瑞士洛桑舉行之國際奧會執委會與各單項運動總會聯席會議通過台灣國旗歌改歌詞之案件核定。此一「出賣台灣、羞辱人民、作賤自己」之國旗歌改歌詞的黑箱作業史實,竟始終隱匿而不為國人所知。
 
概觀「正名」,是國際奧會賦予各會員的權利,除了台灣既有與曾有名稱的議題外,1992年荷蘭(Holland)也曾正名為尼德蘭(Netherlands),這即是所有國際奧會會員的權益,只要經由申請和國際奧會執委會核准之程序即可。
 
固然,一個國家主張自身權利是一項權益,只要符合程序,旁人無權置喙!惟中華民國被退出聯合國前,台灣代表隊參加過四次奧運會都是以「地理存在價值」的名稱「台灣」或「福爾摩沙」(Formosa)與會,洞見國際奧會始終不接受台灣之「中華民國」名稱。當國人理解此一史實,再回憶、對照國內政客操弄「一中各表」而取得大位者之虛假空話時,豈能不憤怒!
 
 
時代巨輪不斷前進,台灣人民對於運動選手參與國際運動組織和賽事的「中華台北奧會模式」名稱,已表達出愈來愈不能接受的反感態度,惟政府部門與台灣奧會卻不知是「有心無力」或「無心也無力」解決此一尷尬局面。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違背公義的錯誤歷史尤須予以導正,回首兩岸的奧運爭奪戰歷經長達半個世紀,當年國民黨政府明知「中華民國」不可能為國際奧會所接受,卻故步自封,拒絕接受國際奧會建議採用地理存在價值的台灣之名參加奧運,錯失台灣奧會正名之利基,如今反而桎梏於矛盾弔詭、光怪陸離及無比難堪的「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之非國家名稱,直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隨著2020年東京奧運即將到來,民心首次團結,呼籲政府帶領國人推倒這面橫亙歷史的圍牆,藉由民主的公民投票引領政府找回台灣「地理存在價值」的正名運動,冀望台灣選手未來能堂堂正正地以正當之「台灣」名義取代非國名,且不倫不類之「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國際賽會。主其政的台灣奧會固然可以「很困難」或因「難度高」而迴避問題,若令國家運動代表隊繼續頂著羞辱台灣人之「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名稱出賽,豈能澆熄台灣人民的熊熊怒火?!!
 
 

楊忠和/前行政院體育委員會主委、前台北市政府體育局局長、前台北市立體育學院校長、彰化師範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