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主權咱決定,人民公投拚未來│陳惠敏

2018.01.04
 
公民投票法自2003年完全立法,我國僅在2004年總統大選、2008年立委選舉及2008年總統大選三次選舉時,舉行過六項之公投案投票,且均由政黨發動,無一由人民發起。衡諸其原因無他,公民投票法的立法過程即是在各方妥協之下而誕生,所設下的提案、連署、投票三高門檻,導致人民完全無法實現憲法所保障之創制複決等基本權利,故被稱為鳥籠公投法。人民的基本權利如同被困在鳥籠中般的不自由,打折的民主則將政治的基本權利完全由代議政治壟斷,任何一位對公民社會和民主政治有期許且努力不懈的台灣國民們,完全不可能接受。
 
時代力量於2016年2月正式進入國會,即於3月21日提出《公民投票法條文修正草案》,並於3月25日一讀通過,交付內政委員會審查。時代力量在進入國會第一批法案中,我們提出的包括有總統、副總統交接的法制化、選罷法修正、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財產處理條例草案、促進轉型正義法案、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首波國會改革相關修正草案、三二四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調查小組等等,均是公民社會長期以來所倡議奮鬥,也是時代力量成員在進入政治工作前所參與的各項制度擘劃與社會運動。
 
以我自己在三一八退場後所參與的島國前進為例,正是匯集結合在三一八之後的公民力量,將近兩年,在每個週末和全國上百位志工夥伴們,第一線在街頭號召公投法補正連署行動。時值中國國民黨主政時期,公投法修正草案光是在立法院的程序委員會裡,就被退了一百餘次。到了第九屆新國會,政黨輪替、席次結構改變,才終於露出一線曙光。只是,這樣的希望之光卻未能一鼓作氣,徹底讓陽光普照。
 
內政委員會在去年的4月27日、5月9日、5月11日三次審查後即暫時擱置,一直到12月15日才重啟審查,並於當日審查完竣送出委員會,需經黨團協商。然而,一拖就是經過十一個月,其間歷經過兩次長期推動補正公投法的人民作主前輩們兩次的禁食靜坐,執政黨總是以要處理的案子很多、議程規劃為理由,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後延宕審查時程,甚而只是要求先完成一次由內政委員會的召集協商以完備程序,亦不可得。卡在程序的狀態下無法動彈,時代力量黨團曾多次直接要求將公投法排入二讀討論事項,也一再遭到執政黨否決。
 
終於,到了11月28日收到了期盼了將近一年的協商通知,雖然國、親兩黨並未出席,然而已完備程序,隨時均可排入二讀。立法院長蘇嘉全並於12月1日(惟該次討論促轉條例,公投法並未進入實質討論)、12月8日召開協商。12月8日當天,人民作主的前輩們正在總統府前展開三天的繞行、靜站和靜坐,12月8日當天,時代力量黨團將公民投票法列為第一項討論事項,我們認為,對於公民投票法幾條關鍵條文,幾個黨團之間的歧見甚大,與其等待永遠不可能出現的共識,何不將人民的權力交還給人民,讓公民社會來示範什麼是民主的價值與精神?於是,我們主張,應於當天處理完二三讀程序,針對爭議條文各政黨於二讀說明時據理力爭,各黨並應開放黨籍立委自由投票,黨意絕對不能凌駕於民意之上的,代議士最終要面對的是整個台灣社會和人民。並提出延會動議當天開會時間直到公民投票法處理完畢為止。很可惜地,再度遭到否決。院會在下午4點18分宣布下周二再處理,並於下午5時宣布散會。與此同時,人民作主的前輩正在繞行總統府,用最堅定的方式向擁有最高權力的總統,發出無聲而最堅定的人民之聲。
 
時代力量黨團針對公民投票法的修法主張,共可分成幾個部分,分別是:一、增列原住民知情同意權、二、增列領土變更案、三、廢除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四、公民投票年齡調降為十八歲、五、刪除公民投票法程序規範之扞格與矛盾之處、六、公民投票門檻改採簡單多數決、七、不在籍投票、八、架設公民投票專區、九、建置電子連署系統、十、擴增地方性公民投票得因地制宜擬定之內容、十一、刪除特別刑法之適用,回歸一般刑法之規範。
 
其中,「增列領土變更案」是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規定,憲法修正案、領土變更案應由公民複決,即體現主權在民之精神,並明訂應以公民投票方式為之。然現行條文僅針對前者做明文規範,為求法律之明確性,保障直接民權行使之完整,將領土變更案增列至公民投票適用事項。此項在民進黨籍委員葉宜津、高志鵬、林淑芬等版本裡均有納入。
 
在本文寫作兩天後的立法院院會,公民投票法將進行二三讀。我們要嚴正地呼籲民進黨團,信守承諾,完成補正公投法的歷史時刻。
 
屆時,時代力量黨團將提出「再修正動議」,於第二條全國性公民投票適用事項如下,再加入「新憲法之制定」一款,明訂將制憲公投選項納入。
 
另針對地方性公投回歸地方自治權限的修法方向,提出附帶決議:「尚未制定『公民投票自治條例』之直轄市、縣(市)政府,應於本法公布施行後一年內,完成自治條例之立法;然於立法完成前所為之地方性公民投票,應準用《公民投票法》之相關規定。」藉以補足目前全國仍有新竹市、新竹縣、雲林縣、台東縣四縣市尚未制定地方公投自治條例前,當地人民欲行使創制權、複決權而無法源依據之缺憾。
 
在過去兩年討論公投法的過程中,大家都高度關注的一項修訂是「兩岸政治協商需經全國公投」的第十七條之一新增條文。此條文在委員會審查過程中曾被列入又再刪除。時代力量黨團要提醒執政黨,在2015年蔡其昌委員以民進黨團幹事長的身分,代表民進黨黨團簽下「四一○還權於民訴求承諾書」,允諾推動補正公投法:「擴大全國性公民投票之適用範圍,包括對外締結的條約及協議」、「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之設置」、「公民投票提案門檻降至萬分之一」、「公民投票連署門檻降至百分之一‧五」、「建立電子提案及連署系統」、「廢除百分之五十投票門檻,改採簡單多數決」。補正公投法是莊嚴的承諾,切莫任意毀棄。
 
幾個目前仍有似是而非的爭論主題,在此也一一說明。首先,有關降低提案和連署門檻,會否讓公投太簡單而「浪費社會資源」?簡單多數決是不是讓保守價值的組織動員容易得逞?我必須嚴正地指出,公民投票的核心價值,就是在對於人民作主的信任,並且對於民主的價值理當起身捍衛和給予信心。倘若害怕與自我價值相反的意見將會奪得上風,或是透過傳統組織用欺騙謊言即可占有優勢,因而就懼怕而提高所有門檻,那麼這樣的公投法依然是一個欺騙的公投法。再從學理經驗上來看,高門檻只是讓公投法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只能為特定的政治團體所用,在台灣前六次的公投議案投票,難道還不夠清楚嗎?而且綜觀國外實際施行公投的例子,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若是設有任何投票門檻,就是反動員,只要有任何一個人的未到場就成了反對票,這樣的制度設計就是有問題的。同樣的提問和答案,也適用在部分人士所提公投法降低門檻會讓「兩岸和平協議」這類具有傾中的訴求容易達成的恐懼。
 
 
人民的意志絕對是高於恐懼的治理。恐懼的總和不該是國家的治理手段。這也就是為什麼補正公投法會如此重要。我從兩方面來談。首先,公投法本身就是憲法所賦予的創制複決權,當政客背棄人民時,唯有行使直接民權方能確保民主社會的運行。再者,台灣人民早已對投票選舉代議士習以為常,這也是台灣人在東亞社會中引以為傲的民主成就,然而解嚴三十年以來,台灣民主彷彿只剩下選舉權,每回選舉「用選票教訓或者給溫暖」的說法已熟爛,這不僅對民主深化毫無助益,更可能導致民主的停滯不前或權力失衡。
 
時代力量所主張的國家正常化,首先就必須要能夠透過公投法、選罷法等直接民權的行使,還給台灣國民基本的權利,促成國民意識的建立。也透過一次又一次公投的權利行使,逐漸走向國民決定主權,練習社會對話、共同決定,讓人民做國家最強而有力的後盾。讓人民能有驕傲感,讓國家保持謙卑,這就是台灣民主深化的關鍵時刻。讓公投的啟動不是看得到吃不到的政治語言,更是台灣再一次民主的機會。兩天後,希望公投法在立院二三讀通過後,台灣人民將開始習慣表達、說服、辨識事實、追求真相,迎接一個溫暖有理、共榮共感的新台灣真正到來。
 
本文寫作於公投法補正前夕,並祝願台灣幸福光明。
 
 

陳惠敏/時代力量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