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思潮啟示錄:多元並存,反支配與宰制│朱孟庠

2018.01.04
 
二十五歲時買了本外文畫冊,見超現實畫家馬格利特(Rene Magritte)作品<RED MODEL>,困惑,在畫中找不到紅色,更看不到模特兒人物,不敢相信書會印錯,再到圖書館翻閱其他畫冊,沒錯啊?原來,我帶著僵化的思考,看著標題在畫題裡尋找內容,衝擊,或許畫家就是要我們注意「習慣是危險的」!達達藝術家馬塞爾•杜象Marcel Duchamp於1917年,將男性便桶簽名,成為一件震撼藝術界的大作<噴泉>,從此改變了雕塑語彙,誕生連現成品也能成為藝術等多樣創造。當杜象在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經典巨作的複製品上,加賞兩丿鬍子時,(還在下方寫著L‧H‧O‧O‧Q法文意即是你有一個紅色的燒屁股。)他顛覆既有美學標準的「宰制」,達達主義的反藝術及反文化,看來雖「虛無」「不孕」「荒誕」,卻在嘲弄中將藝術解放了,並掀起全面的政治運動,達達論述甚至認為中產階級以科學理性來駕馭世界、控制他人,是造成人類價值觀逐漸僵化、功利和單一化,這是釀成一次世界大戰的原因。
 
 
 
 
解嚴已三十年,僵化思維仍見於台灣社會
 
多元並存已是當代思潮的核心價值,解構一元中心的宰制,成為文化主要內涵。當代電影、文學、藝術等創作,主題皆圍繞於性別、種族及生態,其邊緣論證的精神,即是邊緣弱勢對於強者的「支配與宰制」之反抗,就是去中心化。在此預言中國十九大後,習近平想仿效毛澤東的極權統治,建立習核心的政治意圖,顯然是不可能達成的,因為中國門戶已開,難自外於世界,而當代思想潮流,更是無法逆轉的。
 
雖西方思潮引領於前,然而一元中心的僵化思維,仍存於我們的社會。俄國流亡作家布羅茨基(Joseph Brodsky)說:「被釋放的人並非自由的人,解放僅僅是獲得自由的手段,而不是自由的同義詞。」蔡政府執政一年多,看看保守勢力的反撲,僵化的意識形態,仍存在於台灣社會各階層,本文分別以這一季發生的幾件時事為例作說明。
 
 
在同婚議題討論中,同理「他者」所承受之壓迫
 
所謂「安定力量」提出罷免黃國昌,第二階段已達連署人數。長期以來,同志婚姻議題一直是零共識,根據游盈隆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顯示:此議題呈橫向切割,不管哪一個族群、年齡、教育、政黨、性別、宗教,贊成與反對極其相近,完全沒有共識。非洲、亞洲以及世界更多的地區和國家,對同志依舊是高壓,我們只要稍微留意相關新聞,關於對同志群體的偏見、迫害和謀殺幾乎每天都在進行,如牙買加、伊朗以及俄羅斯等國,主流價值形成的威權系統,宰制與迫害了邊緣團體。歷史上同志先是被視為罪人,之後發展則被認為是病人,如二戰中納粹對於集中營中的同志群體實施腦葉切除手術。
 
文化研究有個特定名詞---「他者」,即「因為他們和我們不一樣」,例如「我之所以是異性戀,就是因為我不是同性戀」、「我之所以是白人,就是因為我不是黑人」,語意即帶有對黑人及同性戀的歧視,將弱勢者視為「他者」。而之所以被打壓,就表示「他者」已進入了主體的視域,並且已經成了另一個威脅的主體,所以它必須打壓你。當然也就暗示著被排斥的「他者」是具有存在獨立性的。
 
1960年代,這是一段社會領域發生巨變的時期,性革命和民權運動發展,在女權及少數族裔的公民權得到進展後,同性戀權利運動也展開同志人權的抗爭,進一步的到1980年初,於美國提出了酷兒理論Queer,認為性別認同和性取向不是「天然」的,而是通過社會和文化過程形成的。同志婚姻議題,本文並未給予答案,但如果連性別都可以選擇,那麼又有何好固著呢?除去一元中心的霸權,珍視差異、多元並存是當代之所當然爾!
 
 
美國拆銅像,我們呢?
 
美國繼維吉尼亞州沙洛茲維爾市(Charlottesville)決定拆除市區公園的李將軍(Robert E. Lee)雕像,而引發流血衝突後,全美各地掀起拆除內戰時期南方邦聯的雕像。他們所思考的是:這些銅像所代表的意涵是否違背了美國精神?衝突是短暫的,但衝突後的思考與反省,美國將再向族群平等跨越一步。社會在變動,新舊價值的對立,如暗流般一直在檯面下湧動著,不如讓混沌曖昧浮上水面如油汙般浮出並且清理之。東歐與前蘇聯各地的列寧、史達林、馬克思雕像早就拆光了;蔣介石一輩子極右派好友巴拉圭的史托斯納爾將軍、尼加拉瓜的蘇慕薩將軍,在他們的政權垮台之後,所有的雕像早也拆光了。當全世界掀起了一股拆除銅像風潮,21世紀的台灣,殖民符碼卻仍存在於我們每日的生活中,長期束縛著台灣人的心靈。而讓台灣無法走向世界的中華民國體制,其國歌、國旗、國號,至今仍一字不改,守舊勢力,其「僵化」成見,「宰制」著民主台灣,使這個不正常的獨立國家,無法徹底轉型,朝向國家正常化大步前進。
 
 
世大運的荒誕,難到自我殖民?
 
中國、非洲及中、南美,在西方殖民者離開後,上台的是強人統治,土生土長的獨裁者比西方殖民者更糟糕,人民承受比殖民時期更殘酷的壓迫和折磨,但僅僅因為“總統”是“自己人”,他的獨裁統治就理所當然可以被接受,這就是“自我殖民”的悲哀。台灣歷經艱難才走到今日,當珍視民主果實。然!台北世大運中身為主辦國的台灣,如處於「自我殖民」狀態,竟「自我審查」地將台灣旗棄於桶中,一個最好向世界展現主權,並凝聚台灣人民覺醒與認同的時機,但竟以符合強權的「支配」收場,台灣本體意識何在? 而他們所攔截的就是「台灣國家意象」,等同於民族的「自我閹割」。
 
忍心讓文言文支配青少年的青春?
 
幾經波折終於定論,高中文言文比例僅下修10%,連必修之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文言文仍占6成以上,高中生仍要花大量時間背誦如此多而無用的古文。中山女高退休教師譚家化說:「大量的文言文可厚植人文底蘊,訓練邏輯思考能力,若是揚棄中華文化,則社會消失仁愛、誠信、禮義等規範,趨向於現實功利。」此外,高中生還未滿18歲,「他們有什麼資格作委員?」將文言文視為唯一經典,而少讀文言文,就是殘害國家文化之根?但中華文化僅是台灣多元文化之一啊!至於18歲的小屁孩,能作評委?反映的更是僵硬的父權思維。長期以來牢不可動的中華意識宰制著草根民眾的生活,連教育也不放過。
 
還讓亞泥繼續宰制國家公園的生態環境?
 
亞泥在政商勾結下,炸山採礦,40年挖下來,除了破壞生態,也影響當地居民生活,帶來無限的恐懼。崛傷的大地,哀鳴的部落,破碎之家園,村民細數房屋大大小小的裂痕,有著無可奈何的淒楚。生態環境之於資本主義,一如漫長父權社會中的女性角色,處於「他者」的邊緣位置,是受宰制與支配的被剝削者。文化研究提出:當代應朝向女性特質的社會風氣,即是重視整全、關聯的人我關係,不再把弄著父權式那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零合遊戲。當代思潮企圖經由「邊緣論證」,顛覆一元中心的思維,並發現新關係,不管是兩性間的關係,或者是人與自然間的關係。
 
多元並存、珍視差異,找尋台灣真正的自由之路
 
曾看過電影<盧安達飯店>,描述1962年,盧安達宣布獨立後,胡圖族與圖西族兩部族之間矛盾重重,彼此之間還互罵「蟑螂」,最終爆發種族衝突,胡圖族人對圖西族人進行滅絕大屠殺,從1994年4月6日至7月中旬的100天裡,盧安達700多萬人口中約有50萬—100萬人被殺害。反觀今日的台灣,網頁上,藍蛆、綠蛆彼此叫罵,帶著仇怨的「成見」,讓意識形態蒙蔽了真理。令人憂心的是,當世界向前滾動時,統媒猶以陳腐、威權的反進步思想洗腦民眾,宰制著部份人民的思維及生活。一群群緬懷威權的反改革者,在統媒蠱惑下,其僵化的思維與平庸的盲從,造成台灣處於分裂中。
 
在任何一個既定的文化中,皆存在著一個可以稱之為主導的或優越的意識潮流,統治階級的「歷史集團」透過力量的結合,對從屬階級運作著社會威權及領導權,如異性戀霸權、過往中華體制的國家霸權、資本主義的剝削。今為文至盼台灣人民,理解當代價值,拋棄僵化思維,多元並存、珍視差異,找尋台灣真正的自由之路,這是二十一世紀台灣人的重要課題。當然更敬告想走回頭路的習核心極權中國,台灣人誓死反中國霸權的宰制。
 
 

朱孟庠/現為台灣美術基金會董事、曾任視覺藝術教師三十年、李登輝基金會前副祕書書長。以圖文創作關懷女性及生態及台灣國家正常化等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