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民進黨執政困境的四個現象│游盈隆

2017.09.18

再過半個月,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將召開第十八屆全國黨代表大會。民進黨這次全代會的主要目的看來就只是處理「2018九合一地方選舉黨內提名相關事宜」;除此之外,黨中央並沒有規劃其他的黨務興革要務。反而是眾多全國黨代表連署提案「特赦陳水扁前總統」的後續發展,引起廣泛社會關注。

這是民進黨重返執政後的第二次全國黨代表大會,相較去年剛上台時的意氣風發,氣勢如虹,此刻台灣整體政治氣候已發生巨大轉變,明顯對民進黨不利。民進黨全國黨代表大會理應正視二次執政所帶來的執政困境,並給台灣人民和社會一個明確的交代。我願在此勾勒出當前民進黨執政困境的具體狀況,並期盼民進黨人有智慧、勇氣和決心來突破此一困境,才不辜負台灣人對民進黨長期的支持與厚愛。具體地講,有四個方面:第一,民進黨政黨認同感的巨幅倒退;第二,蔡英文總統聲望的持續下滑;第三,長期低迷的林全內閣施政滿意度;第四,台灣認同首次出現逆轉現象。這四個現象環環相扣,證明沒有一個現象是偶然的,也證明「總統聲望的低迷終將成為社會災難」的命題為真。現分述如下。

 

一、民進黨認同感的巨幅倒退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的調查研究發現,台灣人民對民進黨的政黨認同感已倒退到2012年在野時期的水平。請參見圖1。

的確,以此時此刻台灣政黨認同之狀態,民進黨認同者比例已經倒退回到2014與2016兩次超級民意海嘯之前的水平。這張圖清晰的呈現了過去十五個月,也就是民進黨重返執政以後,兩大黨勢力的消長,以及中性選民的遽增。

簡單地說,民進黨的政黨認同者數目在重返執政的第一和第二個月達到顛峰狀態,最高時曾達到51.6%,但隨著整體施政表現不佳,2016年7月開始遽降6.7個百分點(這相當程度上和蔡英文當時處理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風波有關),之後逐月以1到5個百分點的速度下滑,到2016年12月下滑到33.8%,這主要和「一例一休」立法通過,以及「同性婚姻合法化」爭議白熱化有關;接下來2017年1、2兩月靜止不動,但到3月再下滑2.4個百分點,只剩31.4%;到了5月執政一週年時,向上拉抬3個百分點,但不久之後就掉到三成以下,目前正是重返執政以來的最低時刻。總計,在過去這十五個月執政期間,民進黨認同者比例最多與最低差距達23.8個百分點,如果換算成人口數,等於流失了約430萬認同者。這是民進黨認同的雪崩式下滑,一個巨大的轉變。何以致此?

 

圖1:台灣政黨認同長期趨勢圖 [2016/5--2017/8]
 

確實,台灣社會對民進黨重返執政一年多的表現非常失望和不滿。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另一項調查發現顯示,台灣社會對民進黨完全執政一年,雖有三成四民眾滿意,但有六成二民眾不滿意,不滿意的人比滿意的多28個百分點。進一步分析顯示,這種對民進黨完全執政的不滿是系統性的,貫穿每一種重要的社會類別團體,包括性別、年齡、省籍、教育、職業和地理區域。以職業背景為例,在所有的職業種類中,包括最挺民進黨的農民在內,都對民進黨執政出現一面倒的不滿現象。在地理區域方面,就連民進黨大本營,雲嘉南和高屏澎,對民進黨執政的不滿都超過半數或遠超過半數。即便是民進黨政黨認同者中,也有三成三的人不滿,更別提中性選民的七成不滿,國民黨認同者的九成二不滿。這種來自各方對民進黨完全執政一年多的不滿,其理由和動機容或有不同,但結果是一樣的,這無異是民進黨二次執政的重大挫敗。

 

二、蔡英文總統聲望持續下滑

執政黨認同比例巨幅下降,最具關聯性的因素當然是執政表現不佳。而執政表現不佳必然呈現在總統聲望和內閣評價上。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十五個月來密切的觀察,蔡英文總統聲望此刻正是最低的時刻,請參見圖2。

 

圖2:蔡英文總統聲望趨勢圖 [2016/5--2017/8]
 

根據圖2,蔡英文總統2017年8月的聲望再次下滑,只剩29.8%,創下上任以來最低記錄。從長期趨勢看,2017年8月蔡英文總統聲望和去年5月剛上任時相比,減少40個百分點,或者說失去了原有支持的57%,是空前最糟的狀態。事實上,蔡英文總統執政困境早在去年11月就已形成,如果我們給予「執政困境」一個操作性的定義,那就是,不贊同她處理國家大事方式的人多於贊同的人。這樣的「執政困境」不但早已出現,並且持續了九個月,目前看來有進一步惡化的徵兆,因為總統聲望首次出現2字頭。

總統聲望短短一年多出現雪崩式下滑40個百分點,嚴重腐蝕淘空蔡英文總統領導威信;這不只是個人政治生命的危機,也是國家領導的危機。這種現象的出現,其來有自,脈絡清晰,坐視不理或力圖振作無效,總統聲望繼續跌向無盡的深淵是完全可理解的。

理論上講,總統聲望高低乃總統實際作為或不作為的結果。蔡英文總統聲望去年5月曾高達七成,如日中天;十五個月以後的現在,不到三成,變化之大,令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但數字會說話,其中必有道理。

 

三、林全內閣施政表現長期不受肯定

在另一方面,林全內閣施政滿意度長期低迷,不滿意度則節節高升,勢必影響人民對執政黨的觀感。請參見圖3。

林全內閣從去年5月上台迄今已超過15個月,整體施政表現長期不受社會肯定,反彈聲浪越來越大。圖中呈現了從去年12月以來連續八次的全國性調查研究結果,林全內閣一路走來都不受台灣社會多數人的肯定,肯定的人最多也只是三分之一強,尤其最近幾個月不滿的比例更節節升高,在相當程度上拖累蔡英文總統聲望,讓蔡英文總統聲望終於掉到2字頭。這種共變關係,甚至是因果關係,是極為顯著的。

 


圖3:台灣人民對林全內閣施政的反應 (2016/12—2017/8)

 

進一步分析再次證實,台灣社會對林全內閣施政表現的不滿,是全面性的,不限定在某些社會群體。研究發現顯示,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南北東西,甚至不分教育程度和省籍族群,都出現從五成到七成不等的人對林全內閣的表現失望或不滿。若以職業背景為例,在所有的職業種類中,包括青年學子和失業者在內,都對林全內閣有過半數以上失望或不滿的現象。其中,軍公教不滿比例更高達七成,連最挺民進黨政府的農民也有五成一的人表示不滿。在政黨認同方面,民進黨認同者對林全內閣的滿意度首次低於半數,只剩四成六,不滿意者也升高到四成六。

 

四、台灣人認同首次出現逆轉現象

『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認同之爭,是當前台灣政治上最根本的問題。它未來如何演變,將重大地決定台灣的命運。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認同之爭,一方面是理念之爭,另一方面則是一場超級的政治角力。結果究竟何種認同將脫穎而出,壓倒另一種認同?』這是我二十一年前的論斷。

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自我認同定位,牽涉到的是一種民族的想像。台灣人認同是一種民族的想像,而中國人認同也是一種民族的想像。做為一種民族的想像,最簡單的思考是,台灣人指的是生活在台澎金馬及其附屬島嶼的兩千三百萬居民,不分本省外省,不分漢人原住民、不分先來後到,都是台灣人。而中國人作為一種民族的想像,則是指除了在台灣的兩千三百萬人之外,還包括中國大陸的十三億五千萬人。台灣人和中國人不一樣,但各有各的主權。

 

圖4:台灣整體民族認同的發展趨勢(1991-2017)
 

圖4呈現了台灣過去四分之一世紀整體民族認同的發展趨勢。可分三點加以說明:第一,從整體趨勢看,台灣人認同後來居上成為台灣主流的政治勢力,中國人認同與雙重認同者皆瞠乎其後;第二,最新民意顯示,在台灣有七成二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約一成一自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一成二自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5.3%沒意見、不知道和拒答。換言之,在台灣,台灣人認同已經相當普遍,而中國人認同和雙重認同者顯得相對稀少。第三,時至今日,台灣人認同雖仍佔絕大多數,但首次出現逆轉的現象;就整體比例而言,台灣人認同已退回到馬英九主政時期的比例,而雙重認同者和中國認同者皆略顯回升。

為何民進黨重返執政一年多後出現這種台灣認同倒退的現象?原來,台灣認同是可逆轉的,這當然是一個不容迴避的嚴肅課題。

 

五、結語

民進黨重返執政,原本背負著台灣人民極高的期待,要解人民于倒懸。蔡英文總統也公開承諾「蔡政府將會是一個有能力解決問題的政府」,但執政迄今,大多數人民卻給出相反的認定,這當然事出有因。蔡英文總統醉心於一般公共政策的制訂與執行,但多數成效不彰,反彈四起,如一例一休;同時,忽視國家認同、憲政體制與民主深化層次的相關問題,施政相當侷限,累積越來越多來自四面八方的不滿、疏離與冷漠。例如:鳥籠公投法與兩岸監督條例束諸高閣,民間殷切期盼的陳水扁前總統特赦案不受關心,民意支持度極高的「台灣加入聯合國」案不見推動,憲政改革也沒有動靜,台灣國際地位不見提升卻迭遭打壓等等等等,民怨堆積如山。民進黨全代會應具體回應這些問題,如果視而不見,不斷然採取有力行動,馬政府殷鑑不遠,下場是什麼,還需要多說嗎?

 

 


游盈隆/專欄作家、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政治學博士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民進黨 2018九合一選舉 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