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年改運動對台灣的影響│張國城

2017.09.18
 
年金改革推動以來,反年改團體的抗爭就如影隨形,甚至在2017年世大運開幕典禮的抗爭,還導致各國選手一時間不能入場,創國際間大型運動賽事之先例(除了中國代表隊刻意迴避參加開幕典禮未受影響之外),這點對台灣的國際形象和當局的能力,不可諱言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反年改團體的目的已經超過反年改
 
這次事件首先顯露的是反年改團體的目標已經不再是反對當局目前的年金改革。首先,年改法案已經通過,要有改變已不太可能,就算想謀求翻案,也是在立院開議的時候,跑到世大運現場其實沒有甚麼用。因此目的顯然就不是要訴求反年改。而且要訴求反年改,干預賽事進行不會得到更多的支持者。
 
利用重要活動發起陳情抗議以要求當局讓步在世界各國是司空見慣的事。通常會先表達抗爭目標,於現場抗爭是要求當局讓步的手段。然而這次反年改團體並沒有藉此談判以爭取更佳年改版本的打算,顯然干擾世大運賽事是他們唯一的目的。
 
那為何要干擾世大運賽事?合理的推斷,讓當局在國際間沒面子是第一目的。前面已經說過陳抗事件在民主國家是常態,因此台灣出現抗議團體並不會影響台灣的形象。真的會影響台灣形象的是當局的處理能力。因為這是其他國家評估是否要在情報、安全和其他重要議題上和你合作的重要指標。其次是可能危害他們選手的安全。如果選手會遭干擾以致不能入場,顯示維安作業必然有疏失,同理選手村安全也值得擔憂。而且世大運是早已預定好的活動,現場警力眾多,對於一百多名形式上徒手的抗議者尚且無法處理,這對於恐怖活動將是極危險的鼓勵。因為恐怖活動經常是突如其來的奇襲,不可能如此大方的正面出現。根據新聞報導,現場還出現煙幕彈,能帶進煙幕彈就能帶入炸彈。
 
當然有人會提出,陳抗群眾是警察的「學長」,因此警方自然不會下重手,對台灣人,這當然是輕易可以理解的現實,但國際媒體和外國政府未必能有這樣的理解。如果他們理解這種內情,那對當局不會是更好的消息。因為這代表警方聽「學長」而非聽「長官」的,在利益有衝突時他們會選擇服從前者,這無疑象徵執政者對國家機器的掌控有嚴重問題。號令不行的領導人,外國不會幫你譴責不服從你命令的屬下,而是直接放棄你。
因此,當天的行為肯定會讓當局在國際間頗為失分。雖然媒體的報導時間不會持續很久,但和其他事務累加起來就會有加成效果。
 
其次,干擾世大運是一件本小利大的事。世大運開幕受干擾對蔡政府的傷害已如前述。另一方面,集會遊行原本就是人民自由,只要沒有傷及人員,法律責任相當輕微。集會遊行法所規定的集會遊行禁制區域並沒有包括「重大國際賽事場地」,也不會因為影響國際觀瞻而加重其刑。唯一受損的就是整個活動和主使者的聲望。但法案已經通過,也不再訴諸民意,這些人聲望雖差無妨。換言之,他們的聲望是完全可以犧牲的成本。以他們的聲望被罵臭換取當局在這件事情上的沒面子,無疑下駟對上駟,是絕對划算的買賣。同時反年改人士因此抗議活動的形象淪喪,其實無傷他們既有的支持度。因為潛在反對年改的人在社會上還有相對的支持度,這些鐵桿支持者年改直接損及他們利益,對當局的態度以及未來投票的意向不會因為世大運的不能順利開幕而改變,畢竟這也只是一場十幾天的賽事。
 
世大運干擾事件同時也給了有心人士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觀察柯文哲和蔡英文的應變能力,以及柯文哲對反年改這件事情的根本看法。柯文哲對於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反年改人士在內,都可能是潛在的資產,因為他在這方面的政治態度向來模糊,但在未來他又是反民進黨陣營一項非常有用的資產。很明顯的,他對於反年改團體的抗爭並無意強力干預。蔡則直接面臨考驗,但根據媒體的報導,顯然總統親自下場處理危機,這也側面凸顯了國安團隊恐怕不是那麼有戰力。
 
第三是世大運干擾事件後,警方無疑會採取比較強勢的態度應對世大運,連帶許多主張或攜帶台灣圖案旗或「台灣不是中華台北」的觀眾也不能入場。這可能是中國所需要的結果。因為中國運動員也在多場賽事中出賽,自然不願看到這類東西出現,但每場比賽要抗議或罷賽又顯得小氣,而且這畢竟是在台灣比賽,引起觀眾眾怒反中情緒是必然的。利用這場陳抗無疑是釜底抽薪,因此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反年改團體對中方是立下了一大功。在比賽過程中(本文完稿於8月23日)從轉播裡可以看到只有零星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出現,沒有看見台灣圖案旗幟或較為明顯的政治標語出現,顯然是已經收效。
 
 
未來將如何發展?
 
首先,當局不能再把反年改運動看成是單純的陳情抗議。當然這裡不是說他們或任何人沒有抗議年金改革或任何政策的自由。但有幾點教訓是當局所必須吸取的:
 
第一, 所謂年金改革,就題目上就已經輸了一半,應該一開始就稱之為「軍公教優惠退撫制度改革」,讓民眾一望即知改革的目的,也讓不明究裡的人數量降低,更有增加支持者的作用。過去軍人、公務人員和公立學校教師退撫制度之優渥、所得替代率之高是彰明較著的事實,不僅財務負擔沉重,更不符合公平正義,製造階級差異,本來就該改革。而他們所領取的退休待遇也多數屬於恩給制下政府撥出的財政經費,和他們繳納的錢根本脫鉤,稱之為年金根本不對。所以稱之為年金改革是錯誤的。名不正則言不順,如此重大的政策,在宣示上就錯誤,前途多艱自在意料中。
 
第二, 改革過程中沒有創造出因改革而受惠的群體。這項改革所節省下來的經費,理應撥補到其他需款孔急的領域,如幼兒托育、長照…不僅解決社會迫切問題,讓民眾受益,也就是創造出一群支持改革、因改革而受益的群體,如此改革才能推動下去。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反對改革,就等於是把自己放到了這一群體的對立面,連帶的就是改革的阻力會被約制。如果改革無人受益,當然就必須全憑政府的執行才能推動,如此自然費力且難成。事實上,在許多方面台灣還是百廢待舉,利用縮減退休軍公教人員的待遇來挹注這些再不做就來不及做的領域,是當局責無旁貸的事,無論就台灣長遠發展、社會公平正義,甚至鞏固執政根基,都是毫無懸念的事。
 
第三, 反年改團體之所以有恃無恐,「死豬不怕滾水燙」,在於法案已經通過,不虞因為民意反彈而遭到更糟的年改,因此自然可以放手大幹。而執政黨在國會優勢之下,過於屈從反對黨,是年改版本為德不卒的主要原因。當局應當瞭解目前國會的優勢席次時間有限,無原則的協商只有浪擲這種優勢和寶貴的執政時間。如果不能因為反年改團體的行為而檢討下一階段的年金改革,就絕對無法影響他們的行為,甚麼維安做為都是治標的枝微末節。
 
第四, 警方的中立問題已經充分暴露出來。先進國家中警方處理群眾運動是保障陳情抗議群眾的合法權益不受意見相反團體的侵害,而非以「行政中立」之名對特定團體放水縱容,這點是台灣民主的最大隱憂。至於反年改團體「據說」已經掌握維安的計畫細節,對此筆者寧可相信只是媒體的渲染推測;但執政者面對一切可能變局,務必要夙夜匪懈,深入了解國安事務,不能認為台灣已民主化就高枕無憂。因為內外部敵人瓦解現政權以至於台灣民主的意志始終不變,手段則日趨靈活多樣,如果沒有高強的危機處理意志和能力,變生肘腋是必然的。
 
小結
 
世大運干擾事件雖然很快就過去,但是影響決不限於當時,也絕不能因為之後選手能順利進場就不檢討過程吸取教訓。若干教訓雖非全新,但絕非次要。特別是目前還看不出當局對於應付各種危機有令人信服和足以嚇阻敵人的能力。台灣處境特殊,許多問題不能像他國一樣,選舉時政黨輪替就能解決,也無須擔憂生活方式和政治形態遭根本改變,更無敵人無孔不入的滲透破壞,以及反民主勢力的伺機反撲。當局任重道遠,只有時時警覺、步步為營。
 
 
 

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年改 國安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