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吸血鬼與中台經濟關係│藍弋丰

2017.09.18


自從2001年美籍華人作者章家敦發表《中國即將崩潰》之後,世人談論起中國經濟就陷入無窮的二分法迴圈,反對者認為中國到如今2017年都還沒有「崩潰」,因而完全否定章家敦的看法,迷信中國可永遠逆行於市場經濟原理之外;認同者則認為章家敦於書中所發表的一切現象,至今不但沒有消失,只是更為嚴重,「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終將有一天還是要「崩潰」。

到底何者為對?或許我們得先思考何謂「崩潰」的定義。一聽到「崩潰」,我們心中想像的,是有如大質量恆星的死亡過程造成超新星爆炸之後崩潰成黑洞,然而,不是每顆恆星都會走向超新星爆炸,以我們太陽系的太陽而言,當它步入晚年衰亡時,並不會走向超新星爆炸,而是體積膨脹得異常巨大,直到可以吞噬地球軌道,但表面有效溫度下降使得顏色由黃轉紅,稱之為紅巨星。

 

紅巨星的敘述很快就會讓任何觀察2001年來中國經濟變化的聯想到:中國就是那顆「紅太陽」。

雖然經濟學與天文學是完全相異的兩門學問,但若將經濟體以恆星來作比方,其實意外的貼切,經濟體極為複雜,市場動力加上諸多非市場因素干擾,以及中國數據的不可靠性,讓人捉摸不透;其實恆星內部也一樣,雖然簡單的說是核融合推動一切,但是內部的融合狀況隨時間改變,輻射與對流變幻莫測,一樣難以觀察、捉摸不透,有許多時候只能以理論推測。

任何經濟體最初都是「燃燒」初級資源,不論是天然資源,或是最基本的低技術勞動力,就如同恆星一開始充滿了氫氣,「燃燒」氫進行核融合反應產生氦。台灣過去也經歷過「經濟起飛」,當時正是依靠廉價的勞動力,發展勞力密集產業,成為鳳梨罐頭、雨傘、玩具、紡織成衣王國。

當氫融合成為氦,再進一步融合的門檻就增高了,就如同初級資源消耗完的國家,就會面臨轉型困境,大量消耗森林資源的國家終會把森林砍光,消耗礦產資源的國家中有挖完的一天,而依賴廉價勞動力的國家也一樣,人類勞動是為了改善生活品質,要是勞動的結果是白忙,那就沒人願意勞動了,可是,要提供勞工越來越高的生活品質,勞動成本必然快速上升,換個方式敘述,就是廉價勞動力的耗竭。

若能克服了進一步融合的門檻,轉型成功,就有如氦又進一步融合成碳等元素,但是,再進一步的門檻又更高,有如台灣從「傳統產業」轉型到電子業的過程中,需要培養大量電子業的作業員、工程師,以及企業領袖,然而成功的電子代工產業鏈,要再轉型到品牌,又面臨需要更多元、更高級的人才,門檻越來越高。

在這種情況下,終會遇上門檻高到難以跨越的時候,這時,無法再進一步融合的元素,不斷堆積在恆星的核心,原本是大動力爐的核心,變成融合停擺的地方,核融合反應不在核心,卻一直往周邊進行,其結果就是熱能亂竄,造成虛胖,在太陽這種中型恆星,就會變成紅巨星,紅巨星最終也不會超新星爆炸,只會逐漸「消風」成為白矮星,這就是太陽的「崩潰」方式。

 

台灣也曾經很熟悉這個場景,所謂「台灣錢淹腳目」的1980年代,其實工資已經上漲,加上台幣升值,原本賴以為起飛期經濟核心的加工出口產業失去競爭力,其實經濟的核心已經停擺,但是熱錢卻到處流竄,在民間炒起大家樂,六合彩,炒作房地產、炒作民生物資,更誕生以鴻源為首的老鼠會「投資公司」,看來紙醉金迷,其實台灣的經濟核心從那時就已經停擺,1980年代以1985年十信風暴、1988年「郭婉容事件」股市暴跌至5700多點,1990年鴻源倒閉畫上尾聲,若非電子業剛好接棒,台灣從當時就準備面臨極大困境。

2008年以來中國的變化,台灣人應該再熟悉不過,因為活脫脫就是「台灣錢淹腳目」的翻版,近年來更是越演越烈,中國資金大量投注到極度投機性,或有如鴻源一樣的龐式騙局性質經濟活動中,例如中國新創圈出現極大量毫無基本商業模式,擺明為了「圈錢」而存在的創業計畫,也能取得大量投資,如所謂共享腳踏車大量遭到棄置的亂象即是如此造成,而前一波熱炒的所謂O2O(線上到線下)早已面臨大量倒閉潮,其中有無數離譜吹噓,如毫無數據分析成分的案子也能吹噓是大數據等等。

甚至,連投機性都沒有,只為洗錢的交易也層出不窮。萬達瘋狂舉債2012年以26億美元收購北美電影院線美聯映(AMC),2016年以35億美元收購傳奇影業,並藉此再投入多部電影製作,都被懷疑是藉由「文化產業發展」大義,掩護五鬼搬運資金至美國,並終被中國中央銀行盯上,全面管制封殺萬達資金流動,並警告不歡迎企業「對外擴張虛擬資產」、「企業對外資產轉移」,直指萬達。

 

習近平的喜好也引來一波大洗錢潮,習近平經常透露年輕時熱愛足球,也多次表達希望發展中國足球,「聖意」一出,立即又成為洗錢標的,無數球隊、企業,打著發展中國足球的大義名號,大肆以遠超出市場行情的價格簽來過氣歐洲足壇明星,以8倍的價格購買外國足球隊股權,藉由習近平對足球的情感弱點大洗特洗,如今也被中國中央發現,連忙對超額購買外國球星的亂象祭出嚴格限制。

台灣一樣躬逢其盛,前幾年,房地產業無數預售屋一開賣就售罄,交屋後卻都是「鬼屋」,原來是中國洗錢資金藉由人頭購買,之後再以房地產抵押為洗錢工具,而資金搬來台灣時則打著統戰的大義名義,這股洗錢熱潮火上加油,把台灣房地產炒作到沒有正常上班族買得起的境地,如今這個管道也很快遭中國中央發現而予以封堵,於是台灣房地產市場出現明顯回檔。

這些熱錢亂竄,台灣人沒有辨認出是「台灣錢淹腳目」的瘋狂,沒有意識到紅巨星就是中等恆星崩潰的形式,反而誤以為紅巨星本來就是顆巨星,再這樣的誤會下,有人猜測巨星幾時會超新星爆炸,有人猜測巨星還可以燒很久。其實,中國不是即將崩潰,也不是不會崩潰,而是正在崩潰,紅巨星化,就是其崩潰的方式。

當兩顆恆星距離很近時,這個紅巨星化的過程會變得更加複雜,當其中一顆恆星先開始紅巨星化,膨脹的外層,會被另一顆恆星的重力吸走,於是另一顆恆星會得到多餘的燃料而燒得更旺,但是第一顆恆星則快速失血,暴露出核心而更快變成白矮星,這樣的關係,天文學者有時戲稱為「宇宙吸血鬼」。

這個過程台灣人也非常熟悉,當「台灣錢淹腳目」,1978年起「改革開放」的中國,就成了那個宇宙吸血鬼,當時勞動力不再廉價的台灣,資源快速流往中國,一波波的台商西進潮,大幅加速中國產業發展,但台灣就面臨產業空洞化的結果。

然而,宇宙吸血鬼還會演變為宇宙王子復仇記故事,吸收多餘燃料的宇宙吸血鬼,因為發展更快,很快也輪到它紅巨星化,這時,膨脹的紅巨星外層又會被白矮星吸走,在白矮星周遭聚集,讓白矮星越來越熱,結果是本來單獨存在時只會慢慢冷卻的白矮星,被額外的質量與熱能點燃,而發生超新星爆炸,把吸血鬼炸飛,自己則炸成一大片宇宙殘骸,有如哈姆雷特般為了復仇而喪命。

 

台灣近年來從中國賺取大量「讓利」,一部分是統戰政策的結果,但也有很大部分是中國紅巨星化崩潰而吸收到的熱錢,這些熱錢無法融入或重啟台灣的正常經濟運作,對台灣經濟根基毫無幫助,只是造成過熱,產生無數問題,最後甚至可能炸毀台灣經濟體。宇宙吸血鬼雙星的模型,很輕易解釋了台灣與中國從改革開放前後的經濟關係演變,若是任由繼續發展,那麼結局也只會相同。

所幸跟宇宙中的雙星不同,天文學上雙星的命運從一開始的距離就已經決定了,但是對經濟體來說,經濟上的距離,不必然等於地理上的距離。該如何避免宇宙王子復仇記的悲劇下場,唯一的辦法就是:拉遠距離。台灣必須從各方面逐漸解除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拉開兩經濟體,不能再妄想靠著吸收中國熱錢重新點燃台灣經濟,那只會炸得屍骨無存。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自立自強,是當前無可轉圜的的生存之道。


 


藍弋丰/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台灣 中國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