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壇劇變 安倍岌岌可危│李明峻

2017.10.09

自2012年12月上台以來,由安倍晉三首相領導的自民黨政府可以說一帆風順,經歷一個民意支持穩步上揚的執政期。安倍內閣的支持率一直維持在較高的水準,一度在70%以上,但自2017年以來卻險象環生,安倍政權開始岌岌可危,日本政壇出現前所未有的劇變。

自2009年政權轉移給民主黨以後,自民黨首次失去國會優勢,但安倍負起中興的角色,於三年後即奪回政權。2012年12月舉行的第46屆衆議院議員總選舉,安倍率領的自民黨從119 席增加一倍半到294席,友黨公明黨則當選31席,兩黨再次組成執政聯盟,最大競爭對手民主黨從308席掉到57席,安倍大獲全勝。之後,在 2014年12月14日舉行的第47屆衆議院議員總選舉,改選日本眾議院全部475個議席時,安倍領導的自民黨政從295席微降為291席,但友黨公明黨則從31席微增為35席,聯合執政的兩黨總席次不變,拿下眾議院三分二議席。

由於自民黨2014年衆議院選舉的勝選,安倍隨即在2015年9月連任黨總裁,但如此安倍只能執政至2018年底,但為求能修改和平憲法,辦好2020東京奧運,甚至為戰後日本重新定位,於是自民民黨內在2016年秋天決議延長總裁任期,2017年3月5日提交黨大會通過正式修改黨章,將總裁任期由現行「連續二屆六年」延長為「連續三屆九年」。現任總裁安倍晉三2018年將可連續第三次參選,若連任成功並帶領自民黨繼續執政,首相任期將在2021年9月屆滿,成為日本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

 

迄今年初為止,第二次安倍內閣儘管後期支持率有所下降,但相對近年來大多數日本內閣的支持率,安倍內閣始終是較高的狀態。再加上最大競爭對手民主黨上屆眾議院大選潰敗下野後,在2013年參議院選舉再度慘敗,一直未能結成聯盟和自民黨政權對抗。次大競爭對手日本維新會則分裂為「次世代黨」和「維新黨」,始終未能恢復元氣。自民黨在日本政壇一支獨大,安倍內閣可說是穩如泰山。但這一次在今(2017)年初開始風雲變色,安倍內閣可說是遭逢突然的劇變。

首先,安倍本人先後涉及森友學園與加計學園風波,而自民黨在處理這兩件事上出現問題,一直推卸責任,拒絕查明真相。最後因文部科學省承認文件屬實,政府被迫修正發言,這種出爾反爾的態度,使得安倍個人聲望開始走下坡。

森友學園是一所由私有組織經營強調愛國主義教育的學校,基本是以日本傳統的神道教為基礎。該組織已經在大阪開辦一所「塚本幼稚園」,採用二次大戰前的方式教育幼童,遵循民族主義的教育理念。這在戰後的日本相當罕見,特別是校方還曾在發給幼童家長的教材中使用辱華、辱韓詞語而極具爭議,因此該幼稚園已因涉嫌散播仇恨而受到調查。這樣的森友學園凖備購入國有土地興建「安倍晉三紀念小學」,且在該校網站將安倍晉三的夫人安倍昭惠列為「榮譽校長」。

為新學校籌資、捐款、命名是一般政治人物最希望曝光的善舉,但由於2017年2月,森友學園以超低價格購得國有土地,引起媒體關注,最終爆出醜聞。據當地媒體報導,森友學園購進這塊國有土地的價格,竟然低於土地實際價值的六分之一,因此遭質疑說日本政府(包括安倍首相的親信)可能曾向有關官員施壓,迫使他們低價向森友學園出售國有土地。面對社會上的質疑,日本財務省說,因在該地發現地下垃圾,因此從地價中扣除一大筆垃圾清理費。安倍本人對此極力否認,表示他對該校民族主義課程的細節所知甚少,且在得知該校以他名字籌集資金時就曾提出異議,安倍昭惠則說校方事前未徵得同意就擅自給她榮譽職位。

安倍首相甚至承諾:如果證實自己與該案有關,就會辭去首相和國會議員職務。

「安倍晉三紀念小學」已經撤銷其建校申請,但對安倍晉三的政治聲望構成相當大的殺傷力,安倍支持率因此下降10%。

 

森友學園事件可以推說對方擅自進行,但緊接著發生的加計學園風波,安倍首相九很難脫離干係。加計學園是一所經營私立大學的組織,理事長加計孝太郎與安倍晉三是朋友關係,此案是「加計學園」疑似利用理事長和首相安倍晉三的交情關係,以「國家戰略特區」的名義,在四國愛媛縣今治市免費取得公共用地,讓旗下私立岡山理科大學開設獸醫學院,同時還獲得政府資助96億日圓(約新台幣26億)的建設費用,預定在2018年正式開學。2017年5月中,日本《朝日新聞》揭露文科省的內部文件,當中註明開設獸醫學院是「總理的意向」,涉嫌遭行政干預。其後,文部科學省前副大臣前川喜平亦現身證明文件屬實,表示審議過程中遭受政府壓力。於是,安倍假公濟私、免費轉讓土地給朋友開設學校一事,不僅衝擊安倍內閣的支持率,也可能迫使安倍要面對在野黨的不信任決議案。

再加上政府高官接二連三失言,引爆國民憤怒。如地方創生大臣山本幸三竟以應對遊客不足為由,斥責各地文化館設施的專業研究人員為「最大癌症」應全數掃光;內閤府政務官務台俊介因視察東北災區時讓人背著過積水而導致爭議,之後竟在公開場合調侃「水災災區讓做長筒靴生意的大賺」,引發眾怒後被迫辭職;復興大臣今村雅弘主管東日本大地震災後重建,卻多次發出輕視災民乃至「幸災樂禍」的言論,甚至稱地震「幸好」發生在日本東北,結果在強大的政治和社會輿論壓力下,被迫決定辭職。其後,安倍親信之一的自民黨女議員豐田真由子,遭媒體踢爆辱罵祕書的錄音,引起軒然大波。這些都讓7月2日舉行的東京都議會選舉陷入苦戰,令執政的自民黨焦頭爛額。

果不其然,7月2日舉行的東京都議會選舉,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領導的地區新黨「都民第一之會」加上其盟友取得的議席,超過都議會半數議席,自民黨遭逢歷史性慘敗,成為都議會選舉歷來成績最差的一次。於是,安倍在選舉結束隔日早上立即舉行記者會,表示會為此次選舉大敗深刻反省,隨後並立即重組內閣,為挽回國民的信任而努力。

小池百合子原是自民黨成員,在小泉政府時曾擔任防衛大臣,但去年在沒通知黨的情況下,突然自行宣佈參選東京都知事,且在當選知事後一直與自民黨交惡。她今年6月正式宣布脫離自民黨,自組新地區政黨「都民第一之會」,在這次都議會選舉派出50人參選,結果僅1人落選,連同選舉中推舉的無黨籍議員共取得55席,成功挑戰自民黨在都議會第一大黨的地位。若加上盟友公明黨及其他支持小池百合子的當選人,議席數目共達超過半數的79席,取得首都議會的控制權。此次選舉被視為市民對小池出任都知事的評價,以及下屆眾議院選舉的前哨戰。

反觀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自民黨只得23席,較上屆57席大為減少,自民黨東京都支部聯合會會長下村博文辭職為敗選承擔責任。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更是遭逢重大挫敗,東京都議會在全盛時期曾取得近半的54席,但這次東京都議會選舉竟然滑落到只剩5席,迫使黨魁蓮舫辭職。同時,由於公明黨、民進黨已向小池示好,意味自民黨在東京都勢力大挫。東京都議會選舉日本自民黨遭受歷史性慘敗,對安倍為首的執政自民黨政府帶來莫大衝擊。

這次東京都議會選舉將為未來日本政治發展帶來重大影響,這當然是由於先前一連串政治事件的結果。由於遭到東京都議會選舉結果的衝擊,被視為後安倍人選的石破茂、岸田文雄等人都在選舉後流露對安倍政府的不滿,有聲音認為這次是安倍的挫敗而不是自民黨的挫敗,安倍在黨內獨強的「安倍一強」現象產生動搖,此點關係到安倍是否能在2018年三連任執政自由民主黨黨魁。

尤其甚者,今年10月22日衆院愛媛3區與青森4區因國會議員病逝而將舉行補選,這個雙補選將成為安倍去留的關鍵探針。這兩區目前都是自民黨勝選的選區,如果在10月22日的雙補選中自民黨兩席全失,將顯示安倍政權已不獲日本國民信任,屆時安倍有可能被迫辭黨魁,甚至鋌而走險解散國會舉行大選,或者是在2018年自民黨總裁選舉中被拉下馬。由此看來,這次都議會選舉已對自民黨政府構成重大影響,安倍前景已經蒙上陰影,如何渡過端視安倍的政治智慧。

至於未來小池百合子可能重整反對勢力另建全國性政黨,或是在後安倍時期回到自民黨向上推進,但也可能步上橋下徹曇花一現的後塵,這些端視日本政壇的變動。但最大問題是安倍修憲大業是否受到影響?先前由於選情不利,原本打算在2020年實施新憲法,安倍趕在6月24日即公開表達希望在年內將修憲方案提交國會的明顯意願。但多位自民黨議員表示,以現在選後的政治環境,實在無法提出修憲討論,在今日反對聲浪高漲的情況下,貿然提修憲只會惹來更大不滿。在此種情況下,安倍原計劃在今年內提出的修憲草案或將延遲,甚至是否可能因安倍提前中箭落馬而讓日本的修憲草案胎死腹中呢?


 


李明峻/李登輝民主協會理事、台灣東北亞學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