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黨國體制拘束的 民進黨完全執政│許龍俊、劉敬文

2017.08.06

蔡英文總統執政滿一週年,各界本期盼蔡總統會出面發表談話,回應與安撫支持者的不滿與批評,結果大家期待都落空了。坦白說,執政這一年看下來,撇開施政與人事的批評不談,蔡英文總統有一個明顯的問題,就是不夠親近基層人民,對「民心」的掌握不足。這也許是幕僚或學者性格所致,但不管怎樣,當了總統最好還是跟人民親近一些會比較好。把自己關在總統府裡,把自己和人民的距離拉的遠遠地,很難避免增加人民的不安與不信任感;人民一旦不安與不信任,任何政策要推行,都會轉成無形的消極阻力。

這幾個月發生幾件大事。首先是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方「擄走」失聯長達兩個多月;過程中,中國繞過台灣官方的海、陸事業單位,片面授權「民間」人士充當掮客,居間傳訊斡旋,這種只會在綁匪集團上看得到的景象,居然發生在中國,實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從小迄今,生活領域最直接相關的就是台、日、中以及美國所代表的西方世界;生活經驗的體會是中國人說謊作假,習以成性。近五年來,從釣魚台物語、韓國樂天事件,彷如21世紀的「義和團」再現,台、中兩岸的中國人屢被北京權力掌握者操弄,無知的盲民一再的讓中國人的形象暴跌。

近代的中國,從鴉片戰爭1840年後以降至1900年的義和團事件,期間僅60年中國就淪為列強共同勢力範圍之次殖民地,這對很多中國的知識份子來說情何以堪,也令人們對於中國的知識份子不免寄予同情。

比起日本人之道德素養,説謊成性的中國人實在令人難以忍受,此一性格應是歴史創傷症候群的後遺症吧!!

對比之下,被中國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綁架的李明哲與其妻子李淨瑜就顯得十足具有道德勇氣。在此,謹向李明哲伉儷致敬!

回看選前人們殷殷期盼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可以大刀闊斧改革多年沉痾,無論是司法、年金還是其它包括教育、媒體…等,現在看來,要給滿意評價實在有困難。以司改來說,李登輝民主協會理事長張燦鍙先生曾傳達希望面見蔡總統,當面提出於司改會議中出席作證檢察官濫訴的訴求,結果被前司改團體重要幹部、現任司改會議官員「打槍」,且理由是「檢察官那邊壓力很大」!?

蔡總統若是因公務繁忙抽不出時間接見是可以理解的,但理由不是忙,而是因為司改要改的那些檢察官們給了很大的壓力。其實司改會議從召開至今,外界一直充滿不解:天底下怎麼會有找要被改革的人來參與改革這種事呢?他們基於自身既得利益,必然奮力抵抗改革,此乃人之常情。問題不在他們會抗拒改革,問題在怎麼會找他們進場來參與改革?

司改國是會議採取大雜燴的方式進行,媒體業是很樂因為子議題很多,不缺新聞可以報導,但對司改這件事來說,至少目前看來,實在弊大於利。由於議題眾多,難免出現爭議大的議題,像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提議未來終審法官應由總統圈選後任命,便遭批總統擴權,引發許多負面討論。雖然蔡總統事後「震怒」並發新聞稿表示總統應會刪除最高法院法官圈選權等爭議的司改結論,但災難已經發生,司改會議的公信力、角色形象已經受損。

年金改革就更不用說了,反改革的退休軍公教在街頭上演的鬧劇大家都看在眼裡。倒是有一點蔡政府需要注意,就是反年改團體在基層散佈的文宣,有的甚至提到「軍方退休俸的改革會讓軍人覺得被蔡總統出賣,進而影響台灣軍隊對國家的忠誠度,而這同時也將危害到美國的利益」等可能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政府與司法檢調應進行瞭解,不宜輕視忽略。

本來司法和年金改革可以相對單純,挾高民意高正當性一鼓作氣進行,但就是想不透為何蔡總統要用如此迂迴、冗長、過程中可預見會產生無數變數、爭議的自我消耗式的方式來進行改革,讓改革的「一股氣」又是分流又是受阻,結果「落氣」(漏氣)收場。

改革如此,新政策也不見順暢。前瞻計畫出爐,短短一個月就火速在立院通過,惹來民進黨版的「半分鐘」譏諷。後來,小英再次「震怒」要求重來,才平息爭議。和改革的拖延遲宕相比,總預算逾兆的計畫反而以瞬步之姿搶通,太過與不及,令人不免搖頭,不知道蔡政府到底在幹什麼。

如果真要尋找解釋,可能還是與「黨國體制」的拘束脫不了關係。中華民國政府從上到下有太久的時間浸泡在黨國體制下,早已形成穩固的反動文化。綠營若總是只換個頭但身體不想辦法替換的話,不僅改革會受到各種消極的阻擋,新政策的推動也會事倍功半。所以,包含司法等各政府部門人事的新血換舊血的改革,刻不容緩,必須立刻開始進行才是。

 

郵政劃撥訂閱《民主視野》

帳號:50153732

戶名:社團法人李登輝民主協會

  • 贊助1年4期,1,000元
  • 贊助2年8期,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