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死中國國民黨的,首先是中國│楊偉中

2017.08.06

對北京來說,中國國民黨的生死存亡並非他們真正關心的,他們關心的是如何框限台灣獨立自主的空間,如何透過綿密的政商網絡,控制台灣政治社會經濟文化各個領域,動搖本土政權基礎、箝制在野政黨的政治路線。

5月20日晚上九點零五分,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的官方結果出爐,統派色彩鮮明的洪秀柱僅獲得5萬3063票、得票率19.20%,慘敗給獲得14萬4408票、得票率52.24%的吳敦義。

從2015年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前後開始,洪秀柱就一直標舉以一中同表、和平協議、中國認同、反對台獨為主要內容的統派路線,先後歷經提名、換柱、國民黨敗選和主席補選,在主掌中國國民黨一年多之後,竟以如此懸殊比例慘敗,顯示她的「大中國意識路線」連在中國國民黨內部都無法獲得廣泛認同,另一方面,在選戰期間,她的意識形態至上訴求也無法掩蓋其所作所為失去黨內人心的事實。從「大中國意識路線」慘敗的角度來看,洪秀柱的落選、以及被洪營不斷攻擊為「獨台/台獨」、「李登輝第二」、「藍皮綠骨」的吳敦義勝出,對台灣政治的發展、本土意識的凝聚與深化,應該是有正面的意義。「大中國意識」在台灣普遍不得人心,主張「大中國意識」、過度貼近北京政權的政治人物無法「主流化」,已經是無法撼動的事實。

當然,洪敗吳勝也不代表「中國國民黨」能就此脫胎換骨成為「台灣國民黨」,這有國民黨本土派領導層「意識」與「意志」的問題,更有各種主客觀因素的制約,其中不容忽視的是來自北京方面的壓力。

 

習近平賀電有「深意」

吳敦義勝選底定的那個夜晚,長期經營國共關係的中國國民黨幕僚們,所關心的已經不是得票數字和比率的問題,而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的賀電何時到來、內容又會如何書寫。這既突顯國共兩黨的特殊關係,更突顯中國國民黨新任主席始終必須「看北京臉色」的殘酷事實,這是在民進黨、時代力量都無法看到的獨特現象。

等到習近平賀電發來,眾多政治觀察者首先發現了「你」與「您」(習近平致洪秀柱賀電用語)這令人覺得意味深長的一字之差。北京方面似乎還深怕中國國民黨和吳敦義陣營未能「體察深意」,《中國評論》特別以分析稿討論了「習近平給洪和吳的賀電有何不同?」中評社的「分析」中比較有價值的是,習近平給吳敦義的賀電傳遞了如下一些訊息:

在談及兩岸關係時,習近平的措辭從「兩岸關係面臨新的形勢」,變成「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面臨挑戰」。 在表達對國民黨的期待時,習近平不再提「民族大義」,也不提「同心」,同時,原來的「繼續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變成了「堅持九二共識,堅定反對台獨」,也就是少了「繼續」,多了「堅定」。最後,習近平還對吳敦義傳達了「把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正確方向」的要求。5月21日,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記者會上也重述了相同的內容。

 

北京展開一中攻勢

中評社的分析稿說,「漢字博大精深,大陸對用辭遣字向來很講究,幾個字之差,箇中意味卻值得細細推究」。習近平的賀電高來高去,或許對台灣人來說需要加上批註才能深入解讀,大概是為了方便吳敦義陣營和藍營人士清楚體會北京上意,吳敦義當選後,中國評論佈置了一系列文章,核心要旨就是「提醒」吳敦義要在一個中國問題上表態。

初步整理,可以視為比較代表中評社官方立場的相關文章包括了:〈快評:吳敦義的兩岸路線 需要更清晰的表述〉(5月21日凌晨);〈社評:九二共識成本土藍分離路線護身符?〉、〈吳敦義當選 兩岸問題上不容再打“擦邊球”〉、〈快評:吳敦義兩岸路線方向不明 值得警惕〉(以上5月22日);〈社評:吳敦義兩岸路線的試金石是什麼?〉、〈中評分析:吳敦義勝選凸顯面包與愛情之問〉(以上5月23日)等。

這批文章撰寫的前提就是「吳敦義的兩岸路線(本來就)備受關注或質疑」,再加上吳敦義在回覆習近平賀電時,對於習近平的「期待」,「要麼打折扣,要麼迴避不談,甚至提出語意不明、可能預留伏筆表述」。對北京方面而言,吳敦義強調「各表」,而非「一中」,也不提「堅定反對台獨」,其「整個兩岸路線表述,只有技巧性的、打了折扣的『九二共識』和一個中國原則,對兩岸關係的發展沒有方向,或者不敢指明方向」。而吳敦義在選前接受媒體專訪時所說「你在中華民國的境內,你假如想被統,你今天就可以實現了,你就到福州去住,你就回上海去住,你就被統了,你何必拖累2300多萬同胞?」,當然也被北京方面認為是偏向「獨台」,「實質就是不統」,是個危險的訊號。

一方面,北京長期以來就是用放大鏡解讀台灣主要政治人物的統獨相關言論,一方面也是出於對吳敦義基本的不信任,吳敦義在5月20日晚發表的當選感言中提出重新執政的四大目標之一是,要「尊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確保兩岸穩定和平發展作為兩岸政策,推動文化、藝術交流,加強年輕一代的交流,讓兩岸零隔閡,永續和平發展關係」,其中「尊重」兩字也引起北京方面的警覺,中評社的快評就赤裸裸的指出:「如果吳敦義日後的相關表述中,把堅持『九二共識』,或深化『九二共識』,有意無意變為尊重『九二共識』,以及過度強調『各表』而忽略『一中』,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質疑和爭議,不利於國共互信的鞏固和深化」。

 

中國明確反對一中各表

透過對吳敦義的質問與「提醒」,北京方面傳遞出的訊息就是沒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他們所承認的是「九二共識的一中原則」、是以「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為核心意涵的「九二共識」。長期以來,在台灣內部的相關爭論當中,本土陣營始終質疑所謂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只有一中、沒有共表」,中國國民黨卻始終對此加以否認,在台灣內部的政治宣傳中不斷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而「一中」就是中華民國。2016年中國國民黨失去執政權後,洪秀柱開始以中國國民黨主席的身份不再強調「一中各表」,轉而強調「一中憲法」、「未來統一是我們的方向」、「我是中國人」,更呼應北京方面關於「和平協議」的主張,同一時間,北京方面也不再遮遮掩掩,更為公開的否定「九二共識」有所謂「一中各表」的意涵,同時在國際上加強「一中原則」的宣傳與施壓,在WHA的爭議中,中國更由外交部出面,以「中國中央政府」對比「台灣地區」的語言,更加強悍的試圖在國際上以「一中原則」封鎖台灣。

對中國國民黨新當選主席吳敦義的喊話與施壓,是中國全面展開的「一個中國」心理戰、輿論戰的一環,目的當然是意圖箝制、框限台灣最大在野黨的政治路線。然而,正是透過北京方面發動的心理戰、輿論戰,台灣人民可以更認清國共關係的實質和九二共識的真相。

舉例來說,《中國評論》在批評吳敦義的同時,特別將吳敦義回覆習近平的電文及其他相關言論與馬英九做了比較,中評社指出,2013年7月20日馬英九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時回覆習近平的電文中,關於九二共識問題的用語是兩岸「各自以口頭表達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也就是「各表一中」。這意味著,馬英九在面對台灣人民時,強調的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在面對北京當局時,卻悄悄改成了「各表一中、九二共識」。對北京方面來說,「一中各表」有可能是兩岸各自解釋一中意涵,有走向掏空一中原則的危險,「各表一中」卻是兩岸各自表達對一中原則的堅持。同是「一中」與「各表」,原來先後排列不同,對北京來意涵卻有如此重大差別。

2012年馬英九很大程度上是操作「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當選連任的,現在透過中評社的輿論戰,我們重新發現馬英九在連任的第二年就從「一中各表」滑向了「各表一中」,到了2015年的馬習會,更變成了「一個中國」,而卸任之後的馬英九,更多次表達了「統一選項說」。這是馬英九從「台獨選項說」走向「終極統一論」的路線圖,也是北京方面希望吳敦義亦步亦趨、步上馬英九後塵的路線圖。

 

吳習會成為北京籌碼

北京當局是標準的實力主義者,他們深知光靠輿論戰收效有限,更能在實質上牽制吳敦義的則是國共平台。從連戰開始,中國國民黨主席之「合法性」、「正當性」的基礎,除了黨員支持外,更來自於北京的認可,其具體表現就在於中國國民黨主席或是其欽定代理人是否能在當選後與中共最高領導人會面。

吳敦義在當選主席後,面對記者詢問時表達了對國共論壇機制的認可和對吳習會的某種期待,北京方面當然注意到了這樣的訊息。5月24日,中評社就刊出了題為〈習吳會言之尚早 須先有共識互信〉的快評。這篇快評寫得相當清楚:「此刻談習吳會,言之尚早」,原因在「路線問題」,文章指出,「吳敦義堅持的『一中各表』,大陸並不接受,尤其不接受到大陸談『各表』」,「只有當雙方溝通協商、建立共識與互信之後,才有可能舉行習吳會」。快評進一步質問吳敦義,洪秀柱見習近平時提了和平政綱,「反獨鏗鏘有力」,吳敦義在見習近平時又將提出什麼?國民黨能否持續推動兩岸簽訂和平協議?願不願意涉入兩岸關係深水區?快評明確的說,這些都是吳敦義需要回答的問題。

 

北京不容國民黨本土化

在太陽花學運之後,中國國民黨歷經了兩次大選的挫敗,人民的意志已經非常明確,中國國民黨不進一步實現本土化、台灣化,註定要被台灣人民淘汰。吳敦義被部份媒體稱為「國民黨本土派」,然而,面對人民的嚴格檢驗,中國國民黨的本土化絕對無法弄虛作假,必須在價值理念、政治路線、政策議題、黨員結構、人才甄補等各方面進行脫胎換骨的大工程,尤其在台灣-中國關係的課題上不能再搞對選民談「各表」、對北京講「一中」的把戲。

吳敦義究竟是否為貨真價實的「本土派」,本就令人存疑,需要長時期的檢驗,如今北京方面釋放的訊息,卻是步步進逼,要求吳敦義及早在一個中國問題上表態。中國政協主席俞正聲5月24日在中國全國台企聯的成立十周年慶祝大會上,不但強調任何企圖改變「九二共識」、反對台獨政治立場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更進一步強調,任何「變相台獨」,最終也會失敗。《聯合報》報導,對於俞正聲特別強調反對任何「變相台獨」,全國台企聯會長王屏生私下表示,中共涉台高層「從來沒講過,從來沒在這種場合提過」。相信這「變相台獨」一說,絕對有敲打吳敦義、震懾中國國民黨的用意在內。

其實,中國國民黨若進一步向「各表一中」傾斜,絕對對爭取台灣人心不利、爭取選票不利,只能徹底封死其重返執政之路。當然,對北京來說,中國國民黨的生死存亡並非他們所真正關心的,他們所關心的是如何框限台灣獨立自主的空間,是如何透過綿密的政商網絡和所謂的交流管道,滲透、控制台灣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各個領域,動搖本土政權的基礎、箝制在野政黨的政治路線。試問,站在吳敦義身旁身後的大大小小的中國國民黨黨公職們,又有多少人不在意他們自己在中國的政商關係與利益,他們之中許多人之所以爭搶黨代表、中央委員、中常委和其他名器,不正是為了在中國能建立更多關係,謀取更多有形無形的利益?有這樣的政黨體質,中國國民黨真能走向本土化嗎?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中國國民黨所面臨的抉擇是:要麼掙脫看似利益、實為枷鎖的國共平台、兩黨交流,走向脫胎換骨的重建重生之路,要麼就是選擇一步步在各種重大問題上讓步,最終淪為類似「民革」、「台盟」等「民主黨派」的下場,成為中共的另一個附庸。真正關心中國國民黨的人士,對於北京方面的意圖與手段,應該及早洞察、及早醒悟。而中國國民黨的例子,不正又一次說明了北京意志、中國因素的滲入,是台灣不得不面對的重大課題嗎!?

 


 


楊偉中/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前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前國民黨發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