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大發展:樹立島嶼永續治理的新典範(下)│冼義哲

2017.08.07

永續發展的第一個治理課題:海洋

2016年初,聯合報一篇「台灣快成無魚島」的報導,專家預言台灣快成無魚之島,這也是近來越來越被看見的問題:當海裡沒有魚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

過度捕撈、汙染、棲地破壞或氣候變遷等都是海洋資源枯竭的成因,也都是公部門未來優先要解決問題。海洋問題就是政治問題,要渡過無魚危機需要總體換血的海洋政策;身為大黨,國、民兩黨理應人才濟濟,沒想到雙方在漁業的發展上都只是在比「誰發的津貼多、誰給的補助多」,更根本的問題卻始終不去碰觸,說穿了都是選舉考量。

要解決問題,就不能「只有立場、沒有是非」。

過去漁民為了討生活,出船就要滿載而歸,政府未能及時顧及全局變化,提供因應的政策與相關的教育;當前澎湖漁業需要的是一套新的討生活方法,平衡海洋生態,而非因循苟且、得過且過,否則再這樣捕撈下去,海洋瀕危將帶來環境毀滅。

一直以來,改善漁法在地方總被認為是「得罪選民」的政策主張,放寬管制、增加補助成了討好選民的手段;但事實上,改善漁法並不會與人民產生衝突,關鍵在於政策的討論與共識的建立,政府與漁民都可以有智慧地共謀出路,否則漁民只能被迫提心吊膽地面對中國籍漁船:

第一步「輔導漁法升級,打造產銷平台」,目標在於爭取經費,並透過跨部門整合打造澎湖漁業產銷平台,提高海產利潤、拉高售價,並提供業者專業升級輔導、協助改良觀光漁業,讓漁業走向「高值化」!

第二步「整治復育海洋,力保年年有魚」,目標在於透過修法制定海洋復育期、保育區,復育潮間帶的珊瑚礁,使大海豐富的食物鏈得到回復,妥善保育海洋資源,同時積極淘汰傷害海洋漁法、規定「隨船配尺」,嚴格查緝毒電炸、垃圾落海,爭取設置檢舉獎金並爭取經費建造汙水處理系統、雨水收集系統,減緩環境衝擊,讓世世代代有魚吃,終結「殺雞取卵」的錯誤現況。

同時,要開始調查澎湖的海床破壞程度,針對被廢棄漁網覆蓋的地區進行淨海作業,讓廢棄漁網不再沉在海底讓生態無法復育。在澎湖南方四島的禁漁區域中,配合嚴格執法,海域已重新恢復生機。

第三箭「強化海巡武裝,捍衛漁民安全」,目標在於透過強化海巡武裝,協調海軍協防,遏止中國漁船越境捕撈、捍衛漁民生命財產安全,並且積極捍衛國家主權。過去在西南海一帶中國鐵殼船「大舉入侵、侵門踏戶」的現象應該終結。

 

永續發展的第二個治理課題:水資源系統

先天的地理條件,讓澎湖集水困難;根據許多試驗研究單位針對澎湖內海所累積測得的有害物質數據,發現澎湖內海有很高濃度農藥、重金屬等有害物質。這是因為我們缺乏「完善汙水處理系統」,各式的化工廢水、清潔劑、民生廢水等,均在未處理的情況下排入海中…

過去缺乏汙染防治的觀念,讓澎湖內海已經瀕臨死亡;所以建置永續的水資源系統,目標便是要搶救母親海洋。未來,我們要從三個方向著手:

第一,建立汙水處理與水循環回收系統。

第二,落實取締與控管,並從源頭管制,控制海上平台之數量與面積,並且遏止未處理之排放。同時,暫時遷移養殖業三年,以孵育珊瑚,並用生物技術解決優養化、清除汙泥。

第三,成立研究單位和學校從事相關基礎研究,並將技術輸出,成為全世界水利環境工程輸出大國。在單位建置前,爭取經費培訓水資源人員出國進修。

 

永續發展的第三個治理課題:廢棄物處理

噪音嚴重的機場、大型風機、垃圾集中轉運站、新的資源回收處理中心、汙水處理場,湖西幾乎集全澎湖所有大型鄰避設施於一身,不久前更傳出要興建垃圾焚化爐;可以說湖西鄉長期犧牲自己成就澎湖,也在整體上發展受到限制。

一直以來澎湖在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上,表現差強人意。處理「垃圾」的問題,不能只想到我們這一世代;而人類製造的問題,也不應由環境來承擔。我們應該從「源頭控管」開始,澎湖的市場買賣,塑膠袋使用浮濫、常有過度包裝的問題,又因為每個塑膠袋都「沾腥」,於是只好全丟到垃圾桶,這是很嚴重的錯誤觀念。台北市成功垃圾減量的政策,從「垃圾費隨水費徵收」改為「隨袋徵收」,讓市場機制自行運作,減量的初步成績很快可以展現。

日本有個美麗的小村莊叫上勝町,只用五年垃圾回收率就已經達到85-90%的水準;全球也有好幾個城市早在2003年就已達到60%、甚至80%以上的垃圾回收率。各地居民都透過自己的方式,達到這樣令人驚豔的環保成就,只要公部門扮演推手就可以事半功倍。

環保署有責任扮演領頭羊與社區合作,進行環境教育,讓鄉親清楚掌握最有效率的資源回收方式,讓鄉親能掌握省下垃圾袋費的關鍵。同時要求觀光業管部門對觀光客提供環境教育,透過集體行動來實踐垃圾減量、縮小轉運成本,這才是真正解決廢棄物處理問題的方法。

 

永續發展的第四個治理課題:建置防災、抗暖化系統

「氣候變遷」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大的敵人,而澎湖會是全球暖化危機最嚴重的受害者。當氣候變遷加劇,造成的災難衝擊強烈,我們必須積極面對全球暖化危機,成立防災總署並串聯跨國行動,推動災害潛勢圖、防災地圖,參考荷蘭面對氣候變遷的治理經驗,他們把危機當成轉機,甚至變成商機。

氣候變遷的危機已經逼近,澎湖需要定出因應和調適變遷計畫,從科學研究、產業轉型、組織改造、法令制定到國土規劃等各個不同面向切入;強調產官學攜手合作,建立夥伴關係。

在下一波災難來臨前必須作好準備,面對氣候變遷,我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永續發展的第五個治理課題:產業重新布局

全球化帶來全新的挑戰,過去既有的架構已無法因應,各項產業必須重新布局,公部門也應該帶頭創造包含農業、觀光以及能源等領域的「綠領就業機會」,讓青年在家鄉有頭路。

農業部份,要開拓「高產值循環型農業」,以廚餘堆肥改良土壤、以經濟作物塑造地景,降低糧食過度依賴進口風險,豐富內需市場,並減緩海洋過度捕撈壓力,打造產業新支柱。

觀光部份,要改善澎湖旅遊品質日益低落的問題,揮別過去大團客思維,要爭取興起中的背包客、自由行旅人市場,發展「深度、生態旅遊」。透過生態復育、文化資產保存,以及完整的遊程規劃配套,讓澎湖成為各國旅客的首選。

國會應修改《離島建設條例》,鼓勵公平貿易與社會企業,以「多元、體驗、公益、交流」為新方向,振興觀光產業升級;當我們的觀光產業增強誘因,市場機制的運作也就能改善飛航相關問題,關鍵在於我們有沒有讓觀光旅遊品質升級的決心!

能源部份,更要搶佔先機布局,非核家園已是國際追求的目標,未來綠能產業將是發展的重要方向。將「台灣新能源研發中心」設立於澎湖,能搶佔倍速成長的新能源市場,著手布局潮汐等潛力能源,以綠能發展來厚植人民與地方政府財源、創造青年返鄉綠領就業機會。

善用澎湖「太陽強、風又大」的優勢,輔導家戶裝置小型風力發電機與太陽能板,並推動天然氣發電、潮流發電作為基載電量的選項;同時,透過建立智慧電表電網的基礎工程,減少損耗,以不增加總發電量的前提下,提高再生能源比例並讓電網效率大提升。中央也需要推行「課能源稅、降所得稅」的制度,讓污染財團替人民繳稅,讓過環保生活的人得到實質鼓勵。

澎湖要以「用電需求負成長」為戰略目標,編列預算來建設零碳島基礎工程,打造全球示範區;推行聯合國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讓澎湖能走向多贏的道路!

 

永續發展的第六個治理課題:終結青年貧窮

青年貧窮是全球性的危機,澎湖必須要改善就業勞動環境、生活環境,讓青年尊嚴地服務家鄉。台灣民主化至今,一面倒朝財團與都會傾斜,於是離島青年成為失去希望的一群人。

過去在亂開福利支票的揮霍下,國庫已虛,如何思考開源節流、把錢花在刀口上,並達到公平正義、不犧牲下一代,這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工作必須是有尊嚴的,公部門要做示範,未來除了推動「公部門禁用派遣」,也應在「不濫發福利」的前提下,務實保障勞動尊嚴。

要把青年找回來,不但必須創造健康、長遠的「就業機會」,更要提升勞動條件,用專案補貼加給突破限制,從世界挖角教育與醫療人才,讓島嶼競爭力翻倍,生活更有尊嚴;加上提供青年安心住宅,實踐「100%公共托育」,向中央爭取「八歲以下免健保」,讓我們這一世代年輕人「敢結婚、願意生、養得起」!

大破才有大立,要剪斷官商勾結,向大財團加稅、為小市民加薪;只有這樣,青年才會回來,澎湖才有希望!

 

永續發展的第七個治理課題:教育革命

每到春天,許多高三生都即將參與學測考試,接下來又要面臨一番折騰準備備審資料、籌措機票與住宿經費準備前往台灣面試大學;這樣的奔波對一個家庭來說是多大的壓力與負擔,每一年都要在澎湖的每個家庭中上演。

當我們有「離島外加名額」制度來平衡教育資源的不足時,一個貼心的政府更要減少家庭的負擔,透過「大學面試改由教授來澎湖,協調以國立大學優先」,是翻轉的第一步,邁向「教育公共化」這個必須達成的目標。

同時,我們要善用自身優勢佈局國際:透過興辦「海洋教育」孩子交給大海養大,豐富多樣的小班小校,讓孩子能適應社會變遷,以國際級最優質教育吸引中高階人才移入,建設澎湖為「東亞的南北交流跳板」,重振南征北討的歷史自信;另一方面,所有的新移民媽媽都孕育了澎湖前進東南亞的人才,未來東南亞將是區域競爭的重要板塊,台灣「新南向政策」的基地就應該在澎湖。 

這一場教育革命中,我們要保障教師的勞動尊嚴,也要落實小班小校來妥善栽培孩子。過去被停掉的「城鄉交流經費」應該重啟,減少澎湖與台灣之間的教育資源及機會落差。目前列為廢校的幾所學校,要輔導轉型成特色學校,完善澎湖全方位的教育,疼惜每一個獨一無二的孩子,甚至要吸引台灣的高階國內移民。

 

永續發展的第八個治理課題:實踐草根民主

要建立新典範,最關鍵的在於改變政策產出的方式,讓所有人都能一起擘劃島嶼的未來。四年前,我與許多澎湖青年一起舉辦了「澎湖公民咖啡館圓桌會議」,這一辦就是三屆,從「低碳島、青年就業、大倉文化園區、觀光產業、能源公司、郵輪碼頭、內海危機到古蹟修復」,地方上各領域的公共議題都涵蓋進來。

我們希望以「對話」取代「對抗」,打破過去由專家、權威主導的模式;而過去這三年產出的決議文,不少主張都已經成為目前政府施政的方向。我們必須要放下傳統的思維,用開放參與的模式,一起面對未知的巨大變局;也只有公民參與、全民對話,爭議才能弭平、共識才能建立,政策才能具體落實,這才是真正的民主。

實踐草根民主,將是政治文化改革最關鍵的一塊拼圖,讓所有島嶼上的人不再只是家父長封建社會中的「老百姓」,找回「公民」島嶼主人的身分;讓所有人一同有計畫、有節奏,全方位面對問題並且逐步落實,為澎湖大發展找出路。

未來,我們累積的澎湖經驗,才能為台灣樹立島嶼永續治理的新典範!


 


冼義哲/樹黨前黨主席、澎湖青年陣線召集人、澎湖縣議員參選人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永續發展 青年貧窮化 澎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