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貿的未竟之路,投入產業訪調的苦行青年│吳濬彥

2017.08.07

2013年6月25日,立法院朝野黨團協商決議:「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本文應經立法院逐條審查,逐條表決;服務貿易協議特定承諾表應逐項審查、逐項表決,不得予以包裹表決,非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不得啟動生效條款。」

而後,立法院院會將服貿協議交付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等8個常設委員會聯席審查,內政委員會召集委員、國民黨籍立委江啟臣,原本只排定31日舉行2場公聽會並於8月1日實質審查,但在野黨立委在公聽會質疑政府洽簽服貿協議未與相關業者充分溝通,江啟臣於事取消8月1日審查會,另外加開2場公聽會。而後經過民間不斷施壓,朝野黨團同意服貿審查要開20場公聽會,並得邀各產業公會及工會代表參加後才可實質審查。

10月,張慶忠僅用三天時間趕進度開完8場公聽會,像第二類電信事業、電影或錄影帶、娛樂服務業及運動服務業這些不同性質的行業別,也被合辦在同一場次公聽會,流於形式,而且公聽會也有排擠學生參加的狀況,也遇到有廠商被臨時抓來背書如此荒腔走板的情況。

2014年1月初,所有公聽會都已經要開完了,政府才做出服貿我方市場開放承諾與「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業別項目及公司行號營業項目的對照表。民間要求公聽會必須重辦,但馬政府不理會執意過服貿。

3月17日,國民黨立委張慶忠用30秒宣布會議決議:「出席人數52人,已達法定人數,開會,進行討論事項,海峽兩岸服貿協議已逾三個月期限,依法視為已經審查,送院會存查,散會。」,至此,台灣陷入重大憲政危機,學生與公民團體以非暴力抗爭方式佔領立法院,衝撞行政院,表達捍衛民主及退回服貿訴求。就這樣,衝擊台灣幾百萬勞工生計,衝擊台灣社會的「海協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在一場改變台灣命運的318佔領立法院運動後暫時被擱置。

 

雖然現在中國與台灣官方的互動關係,在民進黨執政之下近乎冷凍。但新政府上台之後延用馬英九執政時期推動ECFA與服貿、貨貿的舊官僚,譬如林全院長提名的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又見行政院長林全多次表示:「新政府沒有說不要服貿、貨貿」,這些都揭示了新政府對於服貿、貨貿的立場。而在太陽花運動之前,政府開公聽會的狀況荒腔走板歷歷在目,政府想與中國洽簽服務貿易協議卻對我國總體經濟及產業的影響評估匱乏,明顯可以從中看出,台灣政府其實是與產業及人民「斷裂」的。而民進黨政府若想延續國民黨時期錯誤的對中經貿政策,這個產業與官方的溝通「斷裂」,我們就要問,是否有任何人與單位試圖去「銜接」?

於是,在反服貿運動三週年時,經濟民主連合與當時反服貿的青年團體,台左維新與民主鬥陣、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等團體,共同成立了「服貿、貨貿調查兵團」,舉辦訪調技巧培力營活動,帶青年走進地方社區,在台北市大同區及新北市新莊區調查有關服貿、貨貿對產業的真實衝擊,搜集第一線從業人員的觀點與看法。有調查、有分析,就有話語權,訪調報告將能更明確指出產業及人民對服、貨貿及自由貿易的立場與看法,也能將產業實際益損的情形;人民的心聲能更多元、完整的呈現出來。

若要試著再更簡單的說明我們在做的事情,就是「透過產業訪調發掘問題,找出活絡在地經濟具體作法,來對抗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或台灣地方產業於全球化的自由貿易中自救的社會運動。」

每一個地區都有一些特色產業,若以大同區來說,「大稻埕」是布疋、中藥、南北貨與文創的商業聚落,若要買五金、塑膠就會去太原路、華陰街找,若要買汽車材料會去承德路2段跟赤峰街。為了找出大同區受害產業,我們安排工作坊進行小組討論大同區中可能受害的幾個產業,讓成員一起討論客觀情勢、論述、分析工具與訪調具體作法,蒐集資料分析可能受害的產業聚落位在何處,然後進行電話與直接拜訪,向當地產業調查關於服貿的社會衝擊。而在決定大同區訪調產業的順序過程,我們在眾多行業中選擇先處理當時服貿爭議中評估衝擊影響甚大的美容美髮產業。

 

美髮及美容美體業全台有3萬4千多家,其中有超過一半是未滿100萬元資本額的商業單位,多為中小型的獨立企業,相關從業人員約6萬人,連帶影響家庭數10萬人。當時政府稱,若開放中資美髮和其他美容業者來台灣,可以有助擴大市場規模。但台灣其實早已面臨市場飽和,削價競爭的業界慘狀,若大型的美容美髮集團來台以低價策略搶佔市場,恐衝擊本土連鎖及中小型業者。我們編制訪調人員以三人為一組,先地毯式的以問卷方式訪過大同區上百家美容美髮單位,在挑出二十餘間願意接受深度訪談的店家,透過拍照紀錄、主談記下關鍵字、詳細筆記,也在訪調後,以座談及記者會的方式做報告揭露。

在訪調這些產業的過程當中,我們知道了許多產業店家,他們不見得是會在「服貿假設通過就會立即受害」的對象當中,比如南北貨、中藥與布業,但是他們也遇到了一些關於發展與轉型上的困境:市場萎縮、生產外移,或是產業轉型未跟上市場腳步、政府政策方向無法改善產業現況等等問題。而研究這些傳產與在地脈絡,本來就已經是訪調團青年為了搜集、研究在服貿中可能受害的產業店家資料在做的事情。所以若我們持續繼續追蹤產業議題,就能試著拼湊出產業需求的圖像,也許,在未來可以以建議修法或立法來試著提升產業環境,或者,也可以以輔導團的身份媒合新創團隊與傳統產業合作,媒合青年世代的創意與技能與傳統產業激盪出火花。

也就在訪調地方產業的這個互動過程裡,意外的拉出了一個新的方向:強化「在地經濟」的可能,推動傳統產業轉型的可能。於是,我們便與一些學者、律師,成立了一個《北北新巢協會》作為平台,打算嘗試看我們可以怎麼協助這些已經被政府「放生」的產業店家。縱然,短期內可能無法帶動產業轉型,也至少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去做到訪問調查這些曾經帶台灣走向輝煌年代的產業,將他們現在遇到的困難與需求給記錄並且揭露。

青年投入這個工程並不枯燥乏味,因為台灣只有經濟結構轉型越加獨立自主,才有機會擺脫中國統戰的夢魘。我們都是透過不斷的組織與行動推動時代的巨輪。檢閱歷史,台灣從地下革命一直到突破戒嚴,從黨外時期到組成本土政黨一直到執政,我們的社會民主化至今都是在凝聚一項共識:「打倒獨裁的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荒誕執政終告一段落,對社會運動工作者來說卻不能休息,因為在瞬息萬變的國際情勢中,民進黨政府同時要面對美國重返亞洲佈局,要面對中國於國際間不斷打壓台灣主權,透過各種惡劣手段意圖逼迫台灣低頭;在國內,許多產業未跟上轉型、政府體制又多年失能,還有尚未開始的轉型正義以及年金改革等許多重大議題亟需解決。

 

我們可以這麼說,現況的我們如履薄冰。而這樣的壓力也絕非一個政府能夠獨自面對處理,事實上,是需要更多的人關心並監督與他國經貿談判的過程與結果,也需要更多的人參與、監督政治,甚至成為優秀的社會運動或政治工作者 

後國民黨時期,一個獨裁政黨半生不死的現在,一個地方利益結構依然穩固的現在。台灣,並不會透過幾次民主投票就能夠島嶼天光。甚至是若我們因為政黨輪替而因此懈怠,任何一個執政政黨都有可能在國際政治的賽局中犧牲台灣產業及人民的權益,或甚至出賣讓渡主權。所以,太陽花世代的青年,唯有從一個關心台灣的社會運動參與者,提升成為擁有『調查、分析、思辨、論述、組織』能力的專業社會運動工作者,勉勵自己成為一個,能夠跟產業跟社會對話的優秀政治工作者,唯有如此才能填補社會與國家、產業與政府之間的斷裂,讓台灣擁有更好的未來。

 

投入產業訪調的苦行青年啊,這條反服貿的道路永無止盡。

為了打造一個讓我們安心居住、安心工作、安心收穫的「巢」。

 


 


吳濬彥/民主維新協會理事長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在地經濟 服貿 太陽花運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