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屏東六堆客家看國族建構與國家認同(下)│蘇穩中

2017.08.07

六堆客家族群之族群政治興起

屏東六堆客家族群主要分布在高樹、長治、麟洛、竹田、內埔、萬巒、新埤與佳冬這些鄉鎮,廣義而言,歷史上的六堆亦包含高雄的美濃,但本文論述重點僅限於屏東境內客家鄉鎮,本文探討這些鄉鎮何以長期以來都支持民進黨或泛綠陣營(至少政黨首次輪替後皆如此),進而討論屏東客家人的國族意識觀。

前文提及,在威權時代,台灣客家族群長期被政府視為是中原客家的分支,並繼承了中原客家文化,刻意忽視本土客家族群奠基於台灣百年來的歷史文化發展,國民政府來台後,厲行國語運動,在一元化的語言文化影響下,本土客語大量流失,國民黨在文化上壓制客家語言,在政治上則透過分化來製造閩客之間的緊張關係,文化與政治的雙重迫害,導致客家人為求自保而隱蔽了自己的身分認同,扭曲的價值觀讓本土客家文化迅速流失,80年代出現了台灣人國族認同並伴隨著客家族群運動,1988年客家風雲雜誌社與全台客家社團在台北舉辦「還我母語」運動,並組成客家權益促進會,此時大量出現客家族群尋求自我認同的聲音,這對往後客家族群身分認同產生相當大的作用。

 

民主化後,政黨政治的形成對客家族群的國族認同形成巨大的衝擊,民進黨的出現讓以台灣主體意識為主的台灣國族論述逐漸深植客家族群,民主化之前客家人長期偏向認同國民黨,民主化後,支持民進黨的客家人逐步攀升,呈穩定上升,而支持國民黨或泛藍則有下降趨勢(沈延諭,2005),在客家族群統獨意識與地區關係而言,居住在南部的客家人比居住在北部的客家人更傾向獨立,大體而言,民主化後,在政黨認同與統獨立場方面,客家族群逐漸往泛綠政黨移動,民進黨執政之前,南部六堆地區已經有過半客家族群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沈延諭,2005)。

為何南部客家族群會成為泛綠大票倉呢,筆者認為,民主化後,屏東地方派系迅速瓦解,地方派系是過去國民黨在單記非讓渡投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multi-member district system)下獲得可觀席次的貢獻者(Cox and Niou,1994)。地方派系是國民黨選舉提名和配票的重要參考依據之一,地方派系的瓦解將使國民黨喪失這個優勢,地方派系的瓦解也使得國民黨較禁不起其他政黨的挑戰(王金壽,2004)。從六堆鄉鎮派系演變上觀察,1993年以後,派系已經漸漸消失,到了2002年,屏東六堆派系已不復見(苗蕙敏、王金壽、戴士超)。

 

國民黨長期經營的地方派系在屏東能迅速瓦解,除了與民主化有關外,筆者認為,屏東客家族群受到80年代乃自90年代的國族意識思潮影響所及,以及黨外人士屏東前縣長邱連輝投身民主運動有關。在威權政體下,受到「同質化」政策導引,本土客家族群文化與歷史記憶的消失,亦即意味族群滅絕(王甫昌,2001),因此當民主化後,這類危機感得到深化,一般客家人或許在政壇上得不到實質的政治權力,卻仍支持參與黨外或民進黨所發起的族群政治運動,從學運出身並當過民進黨客家事務委員會主委的楊長鎮文章中,應可看出民進黨對客家族群的基本態度,他認為,國家應承認族群多樣性的存在,多元文化可以讓民主國家不再建立單一民族國家想像霸權上,族群運動界定了本身的族群性,接納自己做為一種族群身分,這種自我認同建立了族群連帶,並對族群做為一種社會實體負有責任,這其實就是群體上的族群認同(楊長鎮,2006)。1991年以後,民進黨建構「台灣四大族群」論述,強調將外省人及「新住民」納入新的台灣民族中,並尊重族群多元共存。族群運動早於民主化,也就是說,在民主化前,客家族群早已有尋找自我認同的脈絡,而民主化開始後,客家族群的自我認同便跟隨著社會變遷,逐漸從國民黨的中國認同轉變為台灣認同。

族群政治是指一個政治體系中的行動者,將族群因素納入政治行動的決策考量之程度(Wolfinger,1966),首次政黨輪替之前,民進黨菁英透過建構國族意識,以客家文化歷史經驗的「橫向移植」方式,解構國民黨的中原客家文化,這種模式建立了客家族群政治,而派系瓦解後,族群政治取代了派系政治,也就是說民進黨族群論述強調的本土經驗透過族群政治的開展逐漸使客家人認同,屏東六堆客家族群政治興起後,並透過選舉動員的方式來支持特定人選,有論者認為客家族群的族群意識不高,沒有團結一致的投票行為去支持任何政黨,客家族群沒有族群投票的現象(沈延諭,2005)。但如果以近三次總統大選屏東六堆地區選舉資料來看,以屏東客家族群來講,團結動員投票去支持政黨的現象,比起北部客家鄉鎮更為明顯。

 

邱連輝先生是民進黨創黨黨員之一,是出身屏東六堆的政治人物,也是屏東縣前縣長,但早在1977年,除了發生「中壢事件」外,邱連輝以黨外身分蟬聯屏東省議員,從此開啟邱連輝的屏東民主運動領導地位,之後邱連輝以一名客家人身分參與屏東縣長選舉,擊敗當時國民黨派系出身的候選人陳恆盛,創下屏東地方自治史第一位黨外身分當選縣長 ,這著實告訴我們,屏東客家人支持民主的歷史悠久,亦即不畏強權,選出黨外人士當縣長,在當時並震撼整個國民黨高層,早在省議員時期,當年在質詢當時的行政院長俞國華時,曾經對「台灣人」做了詮釋,邱連輝說「不管你是400年前來,是40年前來,或是昨天才來,只要你心甘情願要跟這塊土地共存亡,認同台灣,就是台灣人。」

在邱連輝的訪談記錄中也提到,客家青年應要有「本土意識」以及「台灣優先」的堅持(邱連輝,2006),這位諤諤之士的言論不僅反映出當時黨外人士的基本訴求,也多少透露出屏東客家人的心聲,見證了六堆客家人長久存在的台灣國族認同。到現在為止,民進黨在客家鄉鎮取得了執政上的優勢地位,邱連輝投身民主運動,影響了六堆客家人的政治觀及國族認同,使得之後民進黨縣長在六堆客家鄉鎮都得到壓倒性的勝利,邱連輝的影響可見一斑。另外國民黨在屏東縣勢力的快速式微,與屏東民眾厭惡國民黨黑金政治可能也有關聯,但非本文旨趣所在。

 

扁政府客家政策與六堆客家國家意識

民進黨從2000年開始執政後,投入客家本土文化的發揚與拉攏客家人士,例如扁政府上台後屏東客家大老邱連輝即成為總統府資政,吸引了客家人對民進黨的好感,扁政府對於客家政策的具體落實主要是成立行政院客家委員會、中央大學及交通大學的客家學院,最重要的是客家電視台的開播,透過媒體的資訊傳播,客家人更容易的方式處理政治資訊。

學者丘昌泰引述Kingdon(1984)多元流程觀點,他認為客家議題變成「問題流」(problem stream),客委會的成立則是「政策流」(policy stream),而選舉策略操作議題形成「政治流」(policy stream),當這三股流程連結在一起,就形成「政治櫥窗」(policy window),這櫥窗將客家議題帶入客家政策的感知程度,讓客家鄉親明顯感受到民進黨政府推動客家政策的政績,特別是藉由客家電視台的成立,增加客家政策的曝光率(曾棠君,2009)。

如分析屏東客家族群何以特別支持民進黨,筆者另外參考政策執行力模式,得知民進黨政府的客家政策,經由客委會對客家社團的補助以及客家電視台作為客家人的發聲管道,透過政府宣導落實客家政策的態度,而讓客家政策資源分配得以進行到民間社團與一般民眾的心中,而民眾對政策的好惡,藉由回饋系統「回饋」給民進黨政府,這個回饋就是以選票支持(曾棠君,2009),因此我們看到在總統大選時屏東縣這個「客家人聚集縣市」會特別支持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

 

分析從2000年到2008年的三次總統大選得票率,屏東縣民進黨的得票率從46.28%成長到58.11%,最後小幅降到50.25%,其中2004年得票成長率是全國「客家人聚集縣市」的第一名,以2000年總統投票結果得知,候選人宋楚瑜張昭雄在屏東客家鄉鎮得到25771張票,連戰蕭萬長得到34016張票,陳呂配得到61896張票,分別為21.18%、27.95%以及50.87%,陳呂配在屏東客家鄉鎮得到超過五成的選票,可說大獲全勝。四年後,國親兩黨組成「國親同盟」,而這次投票結果得知,連宋配在屏東客家鄉鎮得到43889張票,陳呂配得到79475張票,分別為35.58%以及64.42%。兩次選舉可得知屏東八個客家鄉是最支持陳呂配的地區,亦是全台最綠的客家地區(何來美,2007)。

2008年民進黨正副總統候選人,為謝長廷與蘇貞昌,國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為馬英九與蕭萬長,形成「長昌」對決「馬蕭」。這次長昌配在屏東客家族群得票數為66202張票,馬蕭配得票數50853張票,分別為56.56%與43.44%,民進黨比四年前衰退1萬多張選票,而國民黨增加約7千張選票,但總體而言屏東客家鄉鎮民進黨得票數仍遙遙領先國民黨,從2000年以後,民進黨在此區域得票比例未低於五成,六堆客家人的政黨認同已由藍轉到綠,且呈現穩定上升,由上述三次總統大選可得知屏東客家選民的投票取向高度受到國家認同與政黨認同的影響。

在地方層面,屏東縣一直是綠營長期執政的縣市之一,這種穩定的局面實與民進黨籍縣長長期耕耘地方有關,2008年,行政院文建會首度透過剛修正的文資法,在各界努力下,促使萬巒五溝水社區成為全國第一座立案保存的客家聚落,意義非凡。以蘇嘉全來說,在他任內成立六堆客家文化園區,具體保存並傳承了六堆客家文化,富有教育意涵,是他最重要的客家施政建設,曹啟鴻縣長也重視客家文化保存,任內推動客家聚落的社區總體營造,並在六堆客家文化園區舉辦多項民俗活動,吸引無數台灣各地旅客造訪。

民進黨執政時期,從中央到地方,具體實施各項客家政策,在中央層級比如成立客委會、客家電視台、大學的客家研究中心,地方層級比如屏東六堆客家文化園區、客家社區總體營造等,而選民則透過歷次的總統選舉及縣長選舉檢驗施政成績,進而驗證在選票上。

 

 


蘇穩中/嘉義市政府機要秘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客家 國族 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