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俄、中列強爭霸的朝鮮半島│張旭成

2017.08.07

朝鮮歷史上曾是唐、明、清的屬國。十九世紀以來朝鮮半島一直是列強角逐的場域,他們的角力曾多次影響台灣的命運。

清朝末葉,日本和俄國都企圖擴大奪取對朝鮮的控制,在1894-95年日本並與清朝發生「甲午戰爭」,清朝被打敗後,簽訂「馬關條約」,把台灣割讓給日本。1904-05年日本和俄國也為爭奪在朝鮮的勢力範圍而發生日俄戰爭;日軍大敗俄國的陸軍和海軍,把俄國勢力逐出朝鮮半島。1910年日本全面控制朝鮮,將其併吞為日本殖民地。

 

金日成救台有功

二次大戰結束,雖然日本撤出朝鮮,美俄以38度為界分割和控制南北韓,並在1947-48各建立政府。1950年6月25日,受莫斯科扶植的北韓領導人金日成率軍南下企圖統一朝鮮半島。美國政府6月27日不但出動海空軍協助南韓李承晚政府抵抗北韓入侵,也同時命令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把海峽中立化,防止中國解放軍渡海攻台。

國共內戰的最後階段,共軍席捲大陸,並準備渡海攻台,杜魯門1949年底認為逃亡台灣的蔣介石政權大勢已去,訓令駐外單位淡化台灣戰略重要性。雖然多位美國國會議員和將領要求美國出兵救援,杜魯門在1950年初卻聲言,美國無意在台取得軍事基地或再度介入中國內戰。金日成的軍事行動迫得美國政策一夜轉向,台灣轉危為安,也改變了台灣與亞洲政局。

毛澤東未能解放台灣,大罵美帝侵佔「我國領土」和干涉中國內政,在1950年10月底派出三十幾萬所謂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對抗聯軍,並曾一度打敗美軍和佔領南韓首都漢城。由於美中交惡,台灣卻成為美國圍堵中蘇共產集團的盟友。1953年1月艾森豪總統就職後,放話不惜使用戰術性核武攻擊中國境內目標和支持國軍反攻大陸,毛澤東雖痛罵美國帝國主義是「紙老虎」,還是害怕紙老虎口中核牙齒,被迫在7月底簽訂韓戰停戰協定。

韓戰結束後,南北韓分治對抗,美、中、俄和日本(1965年後)繼續在朝鮮半島競逐。中俄雖支持北韓,但各懷鬼胎;北韓以小事大,卻在兩大之間玩其平衡術,左右逢源,謀取漁翁之利。可是從1980年代後,北韓即面臨重大挑戰:其一是南韓經濟起飛,國力的大幅提昇,超越北韓。其二是,南韓以其經貿力量推動「北進政策」,拉攏社會主義國家。俄國和中國都派出眾多選手參加1988年在首爾的奧運會,逐步與南韓建立商務與外交關係,並支持南北韓同時加入聯合國,北韓倍感孤立。

金日成認為這些兄弟國家都不可靠,北韓被出賣了,產生重大危機感。他認為核武最可靠,北韓必須自力更生和擁有核武才能保護其生存和鞏固國家安全。於是北韓從1990年代初期,北韓領導人金日成、金政日和金正恩一脈相傳,投入可觀資源進行核武及載具(彈道飛彈)的研發。

 

華府外包北韓核武

2017年4月6-7日川普與習近平在佛州渡假村舉行美中峰會。當務之急是要處理「朝核」問題。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告訴媒體,對朝鮮問題習近平主席並未向川普表達任何承諾,與川普私下交談時習也謹小慎微。4月11日川普總統推文說「我已向中國國家主席解釋過,如果他能夠解決朝鮮問題,他們與美國的貿易談判上會得到更好的結果。」他接著發表一個不耐煩的帖子:「朝鮮正在找麻煩,如果中國決定幫忙,那很好。如果不幫忙,我們自己解決問題,不靠他們!美利堅」。

川普的幾位前任都誤信北京有能力和意願約束平壤領導人,總是把平壤的無核化問題「外包」給北京。

小布希總統在他的回憶錄<Decision Points>記載他爭取中國協助的經驗。2002年10月,布希邀請江澤民主席訪問德州的克勞福德牧場,並建議美-中合作,制止朝鮮的核計劃。布希說,「江澤民很客套,但他告訴我,朝鮮是我的問題,而不是他的。」江澤民還說,「對朝鮮行使影響是非常複雜的」。布希在2003年2月向江攤牌說:「如果我們不能在外交上解決問題,那我就不得不考慮對朝鮮發動軍事攻擊」。布希是虛張聲勢?

畢竟,美軍一個月後就進攻伊拉克。國際媒體有各種推測,朝鮮,如伊拉克也是布希口中的「邪惡軸心」可能成為美軍攻擊的下一個目標。當時韓國盧武鉉政府甚至派其外交部長到華府說項,反對美在朝鮮半島動武。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北京決定強力干預。其主要考慮是預防美國對朝鮮動武,導致不可控制的不良後果-如推翻朝鮮金正日政權,出現親西方政府,和數十萬的難民越界流亡中國。

因此,北京將計就計提出召開和主持一個和平解決朝核國際會議計劃。最初平壤表示反對,但北京展示決心,切斷對朝鮮的石油供應一周,迫使平壤就範參加會議。因此,在中國的主導下,由朝鮮,韓國,美國,日本,俄羅斯和中國參加的第一次「六方會談」即於2003年8月在北京舉行,並於2005年9月達成協議,和發表了聯合聲明。朝鮮同意分階段祛除「一切核武和現有的核計劃」,美國,南韓和日本則同意與朝鮮進行關係正常化,提供安全保證和經濟援助。

中國和北韓是最大的贏家,因為他們避免了可能的美國軍事襲擊,中國也被譽為國際社會的和平締造者。小布希為了討好北京,在台-中爭議的一些議題都偏袒北京,陳水扁政府因而吃了暗虧。不過,事後看來,六方會談是平壤的一項欺敵策略,可能是與北京合謀的緩兵計,為北韓核試驗和導彈計劃的研發爭取了更多的時間。
當北韓科學家準備好了,2006年7月平壤即撕破協議,發射了大浦洞2號洲際彈道飛彈,並在3個月後舉行第一次核武試爆。有些美國官員後來可能醒悟到他們被欺騙了,但是太難堪了,不願公開承認。他們應該學到教訓,與平壤的無休止的談判徒勞無功,所得到的只是擁有核武的朝鮮。

 

美中背道而馳

習近平可能助美解決朝核問題,以換取更有利的貿易協議嗎?

聰明的商人如川普關心的是利潤,但像習近平或江澤民這些共產黨領導人認為國家安全是國家的首要任務,商業利益是可以被犧牲的。

為了預防美國對北韓動武,習近平的招數是呼籲各國和平談判解決爭端,再次扮演「和事佬」的角色,展現與美國平起平坐的新型大國態勢。中國外長王毅即提出所謂「雙暫停」方案,建議美韓停止軍事演習以換取北韓停止核武試射,受到美韓拒絕。4月28日聯合國安理會召開「朝核問題」部長會議討論因應北韓導彈和核武措施。美國務卿主張必要時採取先制行動,王毅部長則堅持對話談判,美中各說各話,立場南轅北轍,因而安理會未能通過新決議。

為了對美國和國際社會有所交待,北京當局嚴正警告平壤,進行第六次核試或發射洲際飛彈等挑釁行為將授與美國片面動武之口實。早在2月中旬北京即宣佈禁止從北韓進口煤炭(最重要的賺取外匯物資)。這是北京虛晃一招嗎?根據美韓情報,北韓6艘運煤船在4月下旬仍在唐山港卸載朝煤。

4月北京環球時報嚴詞告誡北韓中國可能切斷石油供應,但並未真正祭出殺手鐧嗎。

北京一方面防範美國對北韓動武,另一方面也擔心,太多壓力和制裁,切斷北韓命脈可能顛覆北韓政權和經濟。

值得鄭重指出的是,北京對北韓政策不是習大大說了算。中共領導層的鷹派,包括軍方,認為北韓是重要戰略屏障,如果北韓政權崩潰,幾十萬北韓難民湧入中國東北,北韓恐落入南韓和美國的控制,「唇亡齒寒」。儘管金正恩不聽話,處死與北京密切合作的姑丈張成澤,也讓中國領導階層震驚和失望,但決策者認為對中國北韓仍是利多於弊,是反制美韓日的重要籌碼,不完全是包袱。尤其美國回歸亞太策略,圍堵中國,及聯日制中的作為,中國更不該放棄北韓。另外太子黨與軍方勢力所主導的國營企業和銀行也因既得利益,反對與北韓斷絕往來;中國數百家企業和銀行仍與朝鮮暗中來往,包括供應戰略物資,如石油。

美國一味要把北韓去核難題「外包」給中國是錯誤的作法,因為北京有不同的戰略思考和國家利益。台灣也應警覺川普是否為了爭取北京約束北韓,而以犧牲台灣利益為代價。

 

文在寅因素與朝鮮半島政局

2017年5月10日韓國共同民主黨的文在寅就任總統,自由派勢力再度主導南韓外交,可能衝擊朝鮮半島政局。但他面臨三個束手的外交問題,將挑戰他的領導和應變能力。

其一是如何結束朝核危機。文呼籲與平壤對話,並表示如果情況適當,他願與金正恩見面,因為美國制裁和動武的高壓政策並未奏效。可是擁核是北韓的既定國策,如何說服金正恩去核?5月14日北韓又發射一枚中程彈道飛彈,顯示其邁向洲際飛彈的能力又向前邁進。

其二是如何解決「薩德」(THAAD)的問題。已被罷免的朴槿惠總統同意美國的建議部署此一反飛彈系統以因應不斷增加的北韓飛彈威脅,但卻受到北京強烈抗議和廣泛抵制,所謂「禁韓令」嚴重打擊韓國企業商品、演藝和旅遊事業。

文在寅競選期間曾表示反對部署「薩德」,因選民反應不佳,他改口說此一重大政策應由新政府決定。他就職翌日,習近平曾致電祝賀,並邀請文擇期訪問北京。文對習表示,「當北韓不再做出更多挑釁行為時解決薩德問題將更容易」--言外之意是,如過中國在遏制朝核及飛彈計畫方面發揮更積極作用,在韓國的「薩德系統」問題更易解決。為了改善韓中關係,文派遣特使在5月18-20日訪問北京,商討薩德爭端和朝核威脅。

其三是韓美間諸多矛盾。許多支持文在寅的自由派人都反對部署「薩德」,他們指責華府把該武器系統強加於韓國,川普總統要求韓國支付10億美元,徒然引起韓國人民的反感。如果文在寅要求美方撤回這個已在5月上旬運作的反飛彈系統,固然受到北韓與中方歡迎,他可能破壞韓美聯盟,得不償失。

 

文在寅曾擔任盧武鉉總統府秘書長,2007年安排盧訪問北韓與金正日舉行峰會,並竭力推動南北韓在開城工業區經濟合作,鼓勵南韓企業界到開成投資。在朝鮮半島目前政局,文是否能夠再次推動陽光政策?但金正恩會放棄核武,停止核試和長程飛彈的發射?

文在寅的同樣的重大挑戰是說服川普放棄對北韓動武,重開「六方會談」或類似國際會議,用和談與對話處理朝鮮半島「去核」問題。

如果北韓、中、俄會支持文在寅政府這種主張,美國將陷入孤立和被動,因為川普已明言放棄他前任「戰略耐心」,不再接受平壤和北京欺敵和緩兵計。文在寅上台,美韓關係可能漸行漸遠。


 


張旭成/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台灣政經戰略基金會執行長;曾任總統府國安會副秘書長、二~五屆立法委員、民進黨駐美代表、駐巴林王國代表、玉山周報總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