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川普的不可預測性 政府戰略必須靈活│許龍俊、劉敬文

2017.08.14

無論喜歡還是討厭川普,不能否認,美國仍舊是當前世界的第一強權,而川普是美國的總統,同時也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所以川普的一舉一動,都可能牽動全世界的政治與經濟情勢—包括亞洲在內。

如總編許龍俊先生〈川普之玩死中國也不心軟〉一文所述,川普可能採取過去對付蘇聯的戰略,以「軍備競賽」和「經濟貿易」讓中國疲於奔命,若真如此,這是台灣必須緊緊把握住的機會,在台、美、日戰略同盟的架構下,確保台灣安全同時讓台灣正式走入國際。

與歐巴馬相比,政治分析家普遍認為川普的決策有很高的不可預測性。參考朱建陵〈重組中的美國「一個中國」政策〉一文,川普正在重組美國的一中政策,可能在主權問題之外的一些灰色地帶,例如美國對台軍售、軍事合作關係乃至於美、台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會有一些進展。

面對這樣的情勢,小英政府在處理對外(尤其是對中事務)時,必須保持靈活的操作。最忌諱的,就是奢想靠單薄的「維持現狀」便能應付各種變局。

在中國緊咬九二共識底線,尚看不見轉圜空間的此刻,台灣其實已經退無可退。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向是向中國以外的國家尋求政治與經濟上的結盟。中國學者劉仲敬在〈一帶一路與四不像的亞投行〉一文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與亞投行的設立做了細緻的剖析。簡言之,中國想成為美國這樣的超級霸權,還有很多困難得要克服。霸主除了武力與財力,更重要的是與其盟邦長期互動合作累積的信任。然而,長期以來中國與其許多周邊國家關係並不友好,中國光只是灑錢,只能作為一時的交易,買不到長期的信任。

反觀美、日與亞洲各國長期建立的穩定盟友關係,一旦真的要選邊,相信會選擇和中國站在一起的國家並不多。台日文化經濟協會會長黃天麟在〈川、習之役與美、日、台經濟同盟〉一文提到,2015年中國之GDP(國內總生產)為11兆美元,美國為18兆美元,美國略勝一籌,但在中國經濟成長率遠高於美國(註:2015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為6.9%,美國為2.4%)的趨勢下,不出十年中國GDP就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恐對美國極為不利。然而,如果把台灣與日本納入考量,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2015年GDP為4.1兆美元,台灣為第22大經濟體2015年之GDP為5,251億美元,美、日、台三國合計為(18+4.1+0.5)22.6兆美元,是中國GDP之兩倍多,將立於絕對的優勢。

想要維持台灣的長治久安,大方向基本上是清楚的,剩下的是執行的問題。如何靈活應變局勢,「人」是關鍵。可惜的是,蔡政府執政將屆週年,「用人」看起來是小英總統施政的最大的罩門。有鑑於此,本期《民主視野》邀請知名政論家藍弋丰撰寫〈執政將屆一週年 政府人事的期許與建言〉,分析與評論蔡政府的人事佈局。藍弋丰認為,目前政院大大小小政策,全都窒礙難行,明明是正確政策,或再小的政策,都會動輒引發輿論抨擊,其根源是行政院組織全面故障,各部門各自為政,橫向聯繫嚴重不足。負責橫向協調督促的政務委員,有的只是裝飾,有的則背了二十幾個任務,嚴重勞逸不均。在這樣的情況下,行政院為推動經濟成長所規劃的擴大政府支出4000億建設計畫,效果如何?不言可喻。

除了國際政治與經濟戰略,本期《民主視野》特別邀請兩位有志參政的年輕朋友,冼義哲與黃彥儒,分別就他們各自關心的議題撰寫專文。出身澎湖的冼義哲這幾年投身澎湖在地公共事務,對澎湖未來發展有深切的期盼與想像。編輯部在此推薦冼義哲的〈澎湖大發展:樹立島嶼永續治理的新典範(上)〉,懇請各界指教。

因受太陽花運動感招而參與2014新竹市議員選舉的黃彥儒,當時因保障名額高票落選,這幾年來勤跑基層,對人民面對的切身現實問題有深刻瞭解。黃彥儒以他曾在澳洲的豐富打工經驗為基礎撰寫專文〈從打工出國看代工出口〉,從比較台灣與澳洲的生活收支,點出台灣經濟的核心問題,值得一看,編輯部高度推薦。

《民主視野》夏季刊預計將於2017年6月發刊。本刊將邀請各領域專家學者、青年意見領袖提供讀者不同的多元觀點,作為新政府以及社會各界之參考。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