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將屆一週年 政府人事的期許與建言│藍弋丰

2017.03.30

蔡英文總統年終談話揭示2017年政府施政首務,是全力提振台灣經濟,將從「加速推動經濟結構轉型」及「全面擴大基礎建設投資」兩大面向切入,打破「悶經濟」,同時啟動稅制合理改革。農曆新年後,配合進行內閣小規模改組,勞動部、農委會、科技部、衛福部四部會首長變動,宣示改變的決心。值此新年新政,或許正是回顧檢討2016年施政諸多窒礙,避免重蹈覆轍的時機。

當前經濟的確是首要要務,尤其是一例一休實施後,雖然產業界理解民進黨政府已經盡可能折衝,但實際上對產業衝擊相當顯著,佔就業比例最高的中小企業,因加班費超過生產力,有急單不接,放棄假日客人,檢視裁撤無獲利業務,勞工立即實質周休二日,卻毫無喜色,因為收入不夠,在家中坐困愁城,無數案例中勞工想跟老闆商量違法加班,甚至願意簽下切結書,資方在吹哨條款考量下拒絕,勞資均抱怨不已。

最初原本是統一休假、解除國家假日「一國兩制」的良善政策,卻因為當初勞動部自作聰明又本位主義,事先未與選將如雲的執政黨團商量,就自行發明莫名其妙的「一例一休」名詞,別說民間一頭霧水,連執政黨立委都要花很多時間才搞懂何謂一例一休,人對未知事物的第一反應就是反對,於是引發政治爭議,讓有心人見縫插針者有之,藉機沽名釣譽者有之,事態擴大後,府院為了爭取共識不斷加碼,導致最後反而成為企業經營與勞工賺取加班費的阻礙。

另一個有所變動的部會,農委會,也有相同情況,如二年前國民黨政府時代因應禽流感防疫需求,修法規定運送禽蛋需要改用一次性包裝材料,並設定二年的輔導期,政策本身立意也是良善,只是,二年的輔導期既沒有向社會充分宣傳,只跟蛋農蛋商溝通,大眾根本不曉得有這件事,當政黨輪替,竟也沒有跟新政務官、新科立委報告,時間到了,依著官僚系統慣性就要依法行政,突然間,正被諸多議題困擾的英全政府,又被「蛋蛋」議題奇襲。

前農委會主委曹啟鴻明明有過縣長執政經驗,卻表現得有如第一次當官的蛋頭學者,只覺得政策是對的,沒意識到推動過程準備不足,不僅跟社會沒溝通,甚至本身對一次性包材的定義也不完全,政院內部除了業務承辦人以外,各部會也都莫宰羊,立委毫不知情,突然間受到選區無數陳情轟戰,曹啟鴻卻不但沒有改善,還自己也成為溝通與公關障礙。使得小小的「蛋蛋」問題,竟然也能鬧成政治風波。

同樣人事變動的衛福部,先前也發生過類似情況,如日本食品進口本非當務之急,竟然因為官僚系統盲目運作,無故釀成危機,此事本來應是衛福部食藥署負責,衛福部長跟食藥署長竟然躲到不見人影,反倒是農委會來擋子彈,衛福部長下台換人,也只能說咎由自取。

這三個部會只是一葉知秋,儘管蔡英文總統為了加強政院與立法之間的溝通費盡心思,當前的政院卻是內部都溝通斷絕,類似狀況不勝枚舉,經常國發會提出的主張,其他相關部會看報紙才知道,某部某局處的業務,同一個部內其他局處卻一問三不知,各部會如此聲息不通,結果就是各自為政,更忙著爭功諉過,是政務屢屢發生嚴重困難的原因,

跨部會的業務,是行政院長指揮力的體現,行政院長分身乏術、力有未逮時,則是由政務委員積極協調督促,然而政務委員嚴重勞逸不均,有些政務委員幾乎是裝飾作用,深受重用者則背了二十幾個任務,即使天縱英明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其結果是每個任務都缺乏足夠的注意力導致成效不彰,同時因為任務太多「債多不愁」,導致沒有專注手上任務,反而不斷在網路上提出個人主張,連累新政府遭輿論抨擊。

當部會之間橫向聯繫中斷,部會內部每個局處都自行其是,人人不知他人進行的業務如何,魔鬼就會潛入人心,許多公務員心存觀望,想做事者灰心喪志,有異志者則從中興風作浪,不斷製造新政府危機,這樣的行政力,不論進行任何政策,都必然危機四伏,其後果體現在2016年政府一路跌跌撞撞、屢受批評的困境上。

目前政院大大小小政策,全都窒礙難行,明明是正確政策,或再小的政策,都會動輒引發輿論抨擊,其根源是行政院組織全面故障,如今內閣小幅改組,由更動的部會以及更換的人選,可看出府院開始意識到問題,並試圖解決,然而,政院生態需要全盤轉變,僅是換上幾個溝通能力較佳的官員,對系統性問題於事無補。

行政院為推動經濟成長,規劃擴大政府支出的4000億計畫建設計畫,但若以目前各自為政的政府機關來執行,效果如何?不言可喻。全面擴大基礎建設投資若要生效,最重要的是政府執行力,要能快速執行將資金注入經濟體,同時要避免貪污舞弊抽走資金流失海外,必先整頓政府機器,不僅人事需要大幅改組,林全院長的領導風格也必須積極調整,不能以為公務體系只要交辦就會動作,而是必須雷厲風行的從根本重建政府機關的內部溝通聯繫。

總統規劃經濟結構轉型與擴大基礎建設投資,的確符合經濟理論,然而,這兩者挹注速度較慢,經濟結構轉型非五到十年不為功,擴大基建從規劃開始,至預算投入,到資金實際注入經濟體產生效果,最快恐怕也要一兩年時間,若要快速拉起經濟,稅改方面需要非常手段。

川普提振經濟的方案中,最重要的就是大幅減稅,美國有大量資金囤積海外,減稅可讓資金回流、帶回企業投資,同時可提升經濟體產業結構。台灣狀況亦同,推測有高達200兆新台幣資金貯積海外,光是帳面上明著看得見的對外淨資產就高達34兆,資金嚴重外流,不僅稅基流失,也顯示台灣浪費了強大投資動能,如今國發會提出千億資金要提振投資,擴大內需提出了4000億,但我國有數以兆計的資金囤積海外,國內超額儲蓄十幾年來也淨增加高達12兆,只要能活化這些資金,規模、效果遠勝政府預算投入,是快速拉升經濟的訣竅。

資金閒置不投資的原因很多,如產業結構未能升級、教育與產業脫節導致人才缺乏等等,這類問題需要十幾年以上的時間才能解決,在基本條件尚無法快速改善的狀況下,短期最快的辦法就是大幅減稅,包括個人所得稅與企業稅。

國內已經人才短缺,少數菁英人才卻還大量流失,有許多原因,但許多基本結構因素無法一兩年內很快改善,因此稅負將是短期內重要手段,國內企業付不起與國外企業同等級的薪資,還要課以45%所得稅最高級距,稅負等同甚至高於國外,發展前景又遠不如國外,良禽擇木而棲,菁英當然全數流失,目前我國一年流失2萬高階人才,6成高階人才流失,有嚴重的「高出低進」現象,國內青年沒有機會與頂級人才學習,無法提升生產力,淪為血汗窮忙一族,產業生產力更不足,競爭力更低下,稅基更流失根本課不到稅。

因此,所得稅最高級距需大幅調降,若要有震撼效果,需調降至20%,以快速緩解人才流失問題。同理,企業稅也應急速調降,以吸引貯積海外資金回國投資,降稅引資擴大稅基,不僅不會傷害財政,還可反而增加財政稅收。若是考慮稅制公平正義問題,之後當經濟體順利轉型,投資環境改善,即不再需要低稅引資,屆時可逐步調升回到原稅率。

企業回流也可加速經濟結構轉型,過去台商前往中國從事勞力密集、高汙染、低附加價值產業,但在全球市場拚搏十數年後,已經演化為具備全球布局戰略,生產方面也朝向高自動化升級演進,這類國際級廠商回流,能快速改善產業結構生態,也能快速挹注經濟體,否則要靠國內自然演變,起碼要五到十年。

當經濟結構轉變,勞動問題也自然迎刃而解。當前「血汗」勞動問題的根本,其實是經濟體生產力低下,連累經濟體內的勞工生產力不足,導致正常工時收入不敷生活所需,只好以延長工時彌補,若誤把症狀當成病因,經濟尚未能轉型,先把這救命點滴拔除,只會造成嚴重社會動盪,反過來說,當經濟轉型成功,過勞血汗問題也將自然改善。

展望新年新政,不論政策方向如何,都要有能確實執行的機關,重整政府執行力,是一切的根本,相信未來政院還將進一步改組,最起碼,財經部門是重中之重,也是人民最期待與關心的事務,必須慎思適任人選,適任人才一定存在,只是如何去發掘、說服、重用。既然已把提振經濟列為今年施政首要,那就需全力投入時間資源與意志力,務實進行,排除唱高調的雜音。國務艱難,百廢待舉,期望新年新氣象,能一掃2016年的陰霾。

 

 


(藍弋丰/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