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大發展:樹立島嶼永續治理的新典範(上)│冼義哲

2017.08.08

2016年,我參選澎湖縣的立委,提出了「‎澎湖大發展‬」的願景。這是一張藍圖,是我心中「澎湖的主張」,是我在這座美麗島嶼上生活二十餘年的思索;如果你問我心中的澎湖,我會誠實地告訴你,母親島嶼她現在正像是一個硬幣:她的正面是「天堂」,背面是「徬徨」。時間靜止狀態下的美好,隱匿了島嶼上另一層不為人所見的悲哀,它正在吞噬母親島嶼的生命。

對於澎湖的未來,在治理上存在著無數挑戰等待被克服。台灣和澎湖一樣都是島嶼,但過去因為冷戰的遺緒,治理的觀點永遠從大陸地的視角出發,未曾正視海洋國家的本質,連帶產出的政策根本不合時宜;不合腳的鞋子不能穿、不合島嶼的政策不能再延用,許多澎湖的問題正是台灣困境的縮影,當澎湖能夠解決,台灣就有機會從澎湖經驗中找尋足以克服困境的答案。

澎湖大發展是一張很大的藍圖,我必須用上、下兩篇文來淺述,與讀者朋友們分享我的一些觀點與思路:

 

要實踐新澎湖的夢,就要先終結賭場的噩夢

2016年10月15日,澎湖「第二次」博弈公投落幕,反對方以八比二空前的差距再一次地否決了澎湖開設賭場,這不僅僅是澎湖所有投票歷史上最精艷的紀錄,實際上也等同宣告「博弈產業在台灣的發展已經到了盡頭」。

不可否認,站在基層就能看見澎湖觀光發展的瓶頸,2014年的空難更是最後一根稻草,過去二十載觀光產業由興到衰,走過民權路、中正路、菊島之星,如今繁華已不在。

我們常言:「當飯店越蓋越多、觀光卻越來越差,就應該思考是不是走上了錯路?」澎湖的觀光面對的是「結構性的問題」,其根源就是「企圖開賭場」,這條錯誤的不歸路帶給我們數十年的虛耗,錯失了立足市場的契機。放眼全球賭博業的近況,實際走訪雪梨、澳門、新加坡等賭場考察,華美說帖掩蓋下的全球賭業悲歌清楚可見:「電子機台」吞噬了就業機會、嚴格如新加坡也無法阻擋賭博產業所帶來的衝擊與壓力,開賭後物價、房價飛漲讓澳門居民苦不堪言,各地賭場以外的公共服務彷彿置身第三世界國家,大規模裁員、倒閉等賭業蕭條的問題接踵而來。

賭場正是澎湖發展最大的絆腳石,近年更因為去年空難、日幣貶值以及旅遊結構對自由行旅客不友善等問題引爆了壓力鍋,炒高了房地價更讓青年遠離了回家的路。更不用說馬祖公投過三年,才發現原來白日夢一場,等不到交通建設,反而先看到外商捲款落跑,何況中國講白了不開放「陸客來台賭」。

這也是為什麼,七年後舉辦第二次賭場公投,會有如此懸殊的差距,公民社會已經清楚看見,「唯有走會腳踏實地的路,才有機會大發展」。

也因此,「刪除博弈條款」勢在必行。透過修正《離島建設條例》,調整島嶼的發展方針,刪除博弈條款、增加青年返鄉就業條款,讓觀光產業轉型去爭取國際背包客,讓澎湖青年從台灣畢業之後,願意回到故鄉發展、創業,能夠開始勾勒出不同面貌的新澎湖。

 

島嶼治理的關鍵,在於制度與人。

一直以來,貪污、關說施壓、政商掛勾、暴力事件,對澎湖鄉親來說已是習以為常的問題;但正這些問題,讓大家對政治不再信任、對社會冷漠,於是我們再也無法團結彼此。澎湖需要樹立新的政治文化,一個問是非、不問立場的文化。

鄉親們渴望澎湖能如過去純樸踏實,沒有人想在暴力的陰影下過日子;但過去在澎湖的政治文化中,關說、施壓、貪污不但成為民主之恥,更深深的侵犯了員警執法的尊嚴,政客無法嚴守紀律、裙帶關係以權勢壓人,讓基層員警、公務員、教職員,成為黨派與政客的禁臠,被迫服務既得利益體系而非人民。

於是我們看到議會空轉、利益交換、民主內戰,政客們都說自己忠於理念,卻鮮少說明自己的理念是什麼;都說是為了人民,照顧的卻永遠是少數的既得利益者。這也是為什麼藍綠輪流執政過,澎湖人的日子卻從來沒好過;那些高喊改革的人,正是要改革的對象。

「政治是一種專業」,政治人物的心中要時時有人民;否則縱使有再好的制度,沒有人的執行與落實,依然是場空笑夢。所以不僅僅要透過制度修正廢除博弈條款,在政治上,澎湖更迫切需要新陳代謝。

 

談完兩個基礎原則後,我想先說一個故事:

2014年7月23日那一晚,何媽媽帶著在高雄看完醫生、準備回澎湖的10歲兒子,準備搭飛機。但當時天氣狀況非常惡劣,何小弟弟的母親打電話給擔任消防隊員的丈夫,說「這是她搭飛機以來,最害怕的一次」。

何先生安慰妻子,要她別害怕;兩個人因為覺得沒多久就會見面,所以只聊了2分多鐘。
後來,飛機起飛了。

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何先生所屬的消防隊被通知緊急要去西溪救災,聽說是飛機事故,我們不難想像何先生當時心裡的忐忑。墜毀的班機,正是何小弟弟與母親所搭乘的。

那一晚,數十個家庭的心都碎了。

何家,是我嬸嬸的同事的家人,也是澎湖這個大家庭的一家人。

我依然記得那一晚趕到澎湖醫院與海軍醫院的我,心中無比的傷痛。這一場空難,也撞出了澎湖許多長遠以來的問題,尤其是醫療與交通。

何小弟弟要去台灣看醫生,是因為我們澎湖的醫療系統還不夠完善,過去幾任立委都把心力放在爭取提升醫療硬體上,但是提升醫療的品質不能只靠硬體,「軟體」也很重要,澎湖需要更多的醫師、以及新的醫療資源規劃。

目前醫療人力資源其實相當匱乏,海軍與署澎這兩大醫院的科別不是每天都有醫師,而醫師又都面臨過勞的狀態,再加上待遇問題,使得醫師往往對於駐點在澎湖意願不高。這對澎湖來說,是很吃虧的地方,影響深遠(只剩下一位婦產科醫師可以接生,這樣的壓力難以想像)。

所以短期內,必須協調台灣本島的醫師來澎支援,分散壓力;中期要透過制度修正,改善醫療從業人員待遇;長期則要配合醫療資源分布計畫,來建制完善的醫療網絡。

「落實社區醫療、增設駐島醫師」,這點的需求在選舉中我切身感受,年底在西嶼逐戶拜票時,因為一時不慎被大狗咬傷、出血,沒想到一路找醫生得找回馬公來才能急診;所謂的意外,自然不是預期會發生的事,但政府有責任先替人民準備好因應每一個「萬一」,尤其澎湖社會持續的高齡化。

每一個社區都要小診所可以讓鄉親就近看診,每一個鄉都有小型醫院可以處理中度問題;如此才能分散掉壓力過度集中兩大醫院,改善「大病小病都往海軍、署澎跑」的現象,讓大醫院可以處理重大的疾病問題。同時,透過設置社區社工,協助主動關懷、追蹤,達到長遠照護與服務的效果。另一方面,要把「後送的規則」建立完整的制度,而不是讓急救後送淪為民意代表「選民服務」的工具。

澎湖,要建立起一套從慢性病到急救都能妥善照顧的醫療體系。

而交通的問題同樣複雜,從基本行的權力到觀光旅遊產業的發展都深受影響。

短期,需要立法保障澎湖居民航空優先權,規範航空公司於旺季時每班飛機必須設有澎湖居民優先候補的專用位,建議配位數4至12席,依班機載運量而調整。「連假超尖峰時段」適當加飛「全候補座位」的班機,以利所有民眾可以返鄉或返回工作崗位,節省候補時間。同時,透過解決落地費問題,推動票價降低,以利迎戰國際廉價航空的挑戰。

中期,有兩個重要方向:

一、    島內運輸

在島上要規劃綠色運輸網絡、爭取公車系統升級,在海上要平衡南北海之間的發展落差。整個白沙鄉有吉貝、鳥嶼、員貝、大倉四個離島,鄉親長期飽受乘風破浪之苦,縣政府車船管理處應比照南海,接手主導白沙離島交通船之營運。

二、    島際運輸

要開發海上運輸來分散壓力,一方面推動「空海分離」,引導旅客選擇海運來澎;一方面要協商增開對航,研究台中往返馬公大型客輪的可行性,致力疏散中北部的空運壓力。藍色公路的交通升級,不但有助於未來海空運的運量增加、壓力分散,更將會帶動澎湖觀光產業的提升。

澎湖的旅運碼頭港應由西面牽往東向,不但藉此帶動新旅遊帶的發展,也是一波全面的交通運輸革命。在這個海上運輸翻轉的過程中,新台華輪也成為重要的角色,「新台華輪」是馬英九第一次競選總統對澎湖提出的承諾,但到現在,新船還沒有一點影子,這一點正突顯了現行治理上的弊端。

長期,我們要減少通勤的必要程度,要從根本解決澎湖人外流到台灣的成因開始著手,也就是調整產業結構、增加就業機會的課題。

 

最重要的是,澎湖要把青年人找回來!

剛過完年,不少青年被長輩逼婚,但我們這一個世代結婚買房,要花人生最好的二、三十年來償還貸款;這個社會讓每一個青年都忙著生存,而沒有了夢想,沒有時間關心政治、沒有時間關心環境、沒有時間關心國家的命運,還哪有時間去為社會做些什麼?

當前許多跟我同年紀的青年在台灣念完大學都回不來,留在故鄉的也難以成家育兒,澎湖不能再流失青年,而且還要招來更多青年,讓青年「敢結婚、願意生、養得起」。如果青年無法在家鄉生根,澎湖就會失去希望。澎湖要設定一個重要的目標:未來「孩子會遇到的問題,澎湖都能解決」,讓澎湖青年願意返鄉生育、歸根茁壯。

政府應該解決人民的痛苦、守護人民的幸福,讓青年返鄉可以安心成家,公部門要成為最堅定的支持力量。透過提供青年安心出租住宅,並實踐「100%全面公共托育」,以緩解家長壓力,現有私立幼兒園可選擇公辦民營模式,珍惜幼教人才。同時,打造社區智慧醫療照護網絡、補正「醫保制度」增添各離島駐島醫師、爭取「八歲以下免健保」以減輕家庭負擔。

島嶼流失青年是結構性的問題,需要全面性的解方,家鄉要有青年人回來,發展才會有希望。青年人需要的是機會,但過去澎湖的政治人物並不重視青年,沒有提出真正對青年有幫助的政策。

這也是為什麼,「青年參政」在澎湖是最迫切需要的行動,我們身為希望的世代,就應該勇敢的去承擔,青年不但應該帶領澎湖度過現在的難關,更要有遠見地擘劃島嶼的未來,為下一個世代生活的所在,我們需要即刻採取行動。

(下期待續)


 


(冼義哲/樹黨共同黨主席、澎湖青年陣線召集人)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觀光 青年參政 澎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