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屏東六堆客家看國族建構與國家認同(上)│蘇穩中

2017.08.08

國族是在特定的政經條件、歷史條件下被知識份子尋找或創造而傳遞給一般民眾,設法把族群或歷史特徵明確化或符號化,國族概念便由上而下的論述傳播。

國族主義方法論建構

國家的認同理論上有一種叫建構論,凡一切國家民族的認同皆由「想像」(imaged)而來的,本文歸納國族建構過程中的共同模式,國族建構的過程,是從菁英到群眾的由上而下建構,國族意識並非是客觀、實存的客體,而是基於建構和動員所形成的主觀認同。國族透過論述支撐自身的合法性,亦即國族菁英或統治菁英建立自我正當化的過程。國族建構中必然存在著與「我群」相區分的「他群」,相對於「不同」的他群,「我群」的概念才能夠顯現出「同一性」。在「我群」當中,必須透過菁英形成國族論述,並進行國族建構,進而形塑出國族的內涵。菁英是國族建構的主要推手,但是菁英階層也可能對國族如何建構處於互相對抗之中,不同群體的菁英持有不同類別的高層文化與不同的國族想像,比如在二戰前台灣出現過羅馬字、漢字、日文等不同系統間的論戰以及台灣國族主義、漢種族主義與日本同化政策間的對抗。

國族是在特定的政經條件、歷史條件下被知識份子尋找甚或創造而傳遞給一般民眾,而國族論述不只有一種,國族菁英也不只一群,社會系統內是個相互競爭的場域,政治菁英會設法就可用的族群或歷史特徵將認同明確化或「符號化」,而政治權力透過挑選歷史支撐自身正當性,因此國族概念便由上而下的論述傳播。國族建構的過程,即是將差異多元的因素整合收編的過程,像是共同的族群、共同的歷史血緣等因素能夠做為同質性的根源,共通的歷史經驗亦提供給菁英連結國族想像的論述,因此國族是在上述條件支撐下,透過各種素材被拼湊出的組合物。另外,國族主義既是被建構的產物,因而也有著被解構的可能,像是權力交替、生活型態的改變等都有可能促成國族的解構與重構。

國族主義發展的過程,有諸多特質:首先,國族建構具有一定程度的工具性,用以維持國家機器的運作,在民主國家中特別是政黨取得權力的工具之一。再者,菁英階層各種不同的國族論述互相競爭,最後獲勝者的論述成為一種「統治符號」。

建構過程中的國族主義成份可化約為「橫向移植」與「縱向繼承」,某種歷史經驗或族群因素可成為某種國族建構過程的「橫向移植」,而國家統治者透過政策以資源分配的方式推動對國族的認同則是「縱向繼承(傳遞)」,筆者想以上述的方法論試圖分析屏東六堆客家族群的國家想像,透過橫向移植與縱向繼承的方式,屏東客家族群的「台灣」認同增加?檢測屏東地區客家族群的國族認同,本文透過相關文獻多面向地的討論屏東客家族群認同觀。

 

本文分析架構:

 

「中國」國族的解構

戰後台灣在國民黨政權威權統治下,進行了「去日本化」和推動「中國化」的社會工程(楊聰榮,1992),戰後台灣社會逐漸發展出一定程度的中國認同,在威權體制下,獨尊「國語」的高壓政策普遍推行,台灣社會不同族群在共通語言使用的轉換與單一國族想像下,形成了欠缺文化想像自主性的民間社會(楊長鎮,2006)。國民黨透過對政治權力的壟斷以及文化政策的操控來強化與鞏固中華國族意識,也就是說中華國族主義是國民黨統治階層刻意挑選的官方意識形態工具。

同時,戰後隨國民政府從中國客家地區移居台灣的知識階層,將中華民族主義興起為背景的羅香林中原客家論述引進台灣社會,戰後台灣客家的中原化,主要是大中國統治教化的結果,許多來自客家縣市的客家同鄉社團,在各種場合或相關文件中經常表達以客家文化作為中原文化而自豪的立場,而這樣的認同建構是將客家系屬於中原認同之下,弔詭的變成一種去族群化的自我否定現象。

 

隨著台灣本土與民主運動的發展,台灣意識在大中國國族主義的對立面展開,從80年代後台灣史觀發展的角度來看,70年代的鄉土文學爭論、挖掘日治時期台灣新文學,以及黨外的台灣歷史探索,源源不斷提供了台灣民族主義歷史敘事情節所需的素材,到了70年代,那些歷經十年光陰挖掘關於台灣的種種過去,成為台灣國族主義歷史敘事情節現成的材料,中國認同的逐漸揚棄,使台灣認同或「台灣人」概念成為新的敘事主體,從此台灣出現了中國認同與台灣認同兩種對立的論述競爭。蔣經國晚年解嚴與黨禁、報禁的開放,加上80年代中期反對黨的出現,除了使台灣進入政黨競爭的新階段外,國族論述的對抗也得以政治行動的方式被顯現,最明顯的即是民進黨台獨黨綱。

在客家族群方面,歷經鄉土文學論戰後,客家本土運動明確地以「台灣想像」作為本土經驗,也就是說台灣客家人的認同想像從中原客家人逐漸轉變成多重認同,即「既是客家人也是台灣人」的國族認同想像。1987年以來所展開的客家運動一方面強調對大中國族群文化政策的批判與反抗,另一方面客家運動更強調客家人應該積極參與各種公共事務,這種客家論述顯示出客家人以台灣為認同對象的族群認同,逐漸取代中原客家論述的中國認同。

自台灣出現競爭性的政黨政治以來,活躍在政治舞台上政治立場對立的政黨,可說都是建立在「統獨」、「族群」或「台灣結與中國結」的政治、社會與文化等分歧上。解嚴後,隨著政黨的競爭,國民黨的國家論述逐漸轉變,1993年李登輝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99年提出「兩國論」:「將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北京事實上從未統治台灣」。無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國家定位的論述,都是以現實為基礎而逐漸變更,不過來自不同菁英所創造的國族論述,造成了目前台灣各種國族認同的分歧。透過90年代的實證研究可粗略看出台灣認同者人數有明顯增高趨勢,而國族論述競爭呈現兩大族群競爭態勢,吳乃德研究指出,在台灣族群政治上只有本省籍與外省籍兩大類,他指出,現在台灣本省人與外省人之間的社會隔離與排斥已經逐漸降低,但在政治上,兩大族群之間的衝突仍然存在。

西元2000年後,學界開始擴大以全國性面訪資料來分析總統大選與國家認同關係,以徐火炎所作之兩千年總統大選統計資料發現,台灣選民在省籍、族群認同、國家認同、台灣前途決定權等變相有顯著的統計差異,徐氏認為「台灣結」與「中國結」是歷史變遷形成的兩種「集體潛意識」,前者指涉選民「對台灣本土或台灣為主體的一種認同情感」,而後者則「選民對中國具有休戚與共的認同情感」,吳玉山的研究則認為雖然認同台灣意識的民眾數量逐漸增加,但在兩岸關係上,主張「維持現狀」的比例仍占多數(吳玉山,2001),這或許是因為當前政治現實中,民眾不得不考慮「台灣如果獨立與戰爭可能性」,使得國族認同與統獨立場,似乎無法完全涵蓋台灣民眾內心感性認同與理性選擇的拉扯(鄭夙芬,2009)。

 

台灣國族認同提升與「南綠北藍」現象

台灣是第三波民主化國家的成功案例,在民主政治轉型過程中,卻牽動著「國家認同」分合對立的根本政治問題,這種「民主轉型與建國企圖」並行的發展趨勢,迫使台灣的選舉,不僅要在台海兩岸局勢緊繃的情境中進行,而且具有動員成效的選舉競選活動,勢必兼顧理性政策與情感宣洩的兩面訴求(徐火炎,2005)。自1996年總統直接民選後,政治權力主要集中於總統,亦緊密牽動政黨勢力發展,而對政黨體系產生影響。台灣在2000年總統選舉後造成「明顯而持續性的政黨選民重組」(sharp and durable electoral realignment between parties),主要呈現民進黨與泛綠選民的遽然增長和後續穩定。

透過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所調查的「台灣民眾台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佈」檢視台灣意識成長情形(附圖1),可以發現從1992年起,台灣人認同持續上升,並在2001年首次突破到達四成,此後呈現穩定成長,2009年到達五成,去年(2014年6月)來到最高點(60.4%)。中國人認同則相對明顯減少,2001年以後,逐漸呈現個位數衰退,今年(2015)來到歷史最低點(3.3%)。在「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認同中,從1992年到2010年,將近20年時間,始終維持在四成左右,但在2012年之後,開始下降,去年(2014)也降到歷史最低點(32.5%)。這種「雙重認同」者與「台灣人」認同者在近幾年數據中,有超過九成的比例,這應是與台灣民眾在國族認同逐漸接受自己是「台灣人」有關。

再以政大選研中心的「台灣民眾統獨立場趨勢分佈」(附圖2)觀察,雖然台灣人認同逐年增加,但在統獨立場「偏向獨立」選項中,仍然偏低,不到兩成,不過亦呈現小幅度成長。「維持現狀再決定」選項是各類選項中民眾較偏好的選項,高達34.6%,其次是「永遠維持現狀」,達到24.9%,從這些統計數值加總,偏好維持台灣當前現狀的民眾近六成左右,這可能是說明了台灣民眾中有存在著為數不少的現實主義者較為理性看待台灣與中國的複雜關係。

從上述分析之,「維持現狀」與「台灣人」認同兩者看似矛盾,但如果從「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或是「中華民國是台灣」等這類趨近現實的台灣現狀描述來觀察,明顯看出「既是台灣人」且偏好維持「現狀獨立」的比例,亦即「台灣意識」明顯逐年上升,在1996年到2008年的四次總統大選中,台灣意識的議題往往成為重要的選舉議題。

2000年總統大選中各組總統候選人皆強調維護台灣利益與主權獨立的決心,不過民進黨對台灣民主化的貢獻與愛台灣的本土意識,成功實現政黨輪替(Cheng and Huang,2005)。而反映選民政黨認同的是,民進黨認同者急速增加,在2004年民進黨也運用台灣認同的議題及公民投票的題目,得到民眾的支持,換句話說,總統大選有效地與逐年成長的台灣意識連結後,選民的政黨認同隨著選舉結果而變遷。民進黨代表台灣人利益的形象鮮明,佔據多數人腦海(林聰吉,2009),比如陳水扁政府上台後,推動各項和統獨、族群有關的政策,像是廢除「國統綱領」、教科書去中國化、入聯公投等,皆讓民眾認為民進黨代表著台灣人利益的印象,這也對台灣意識具有催化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在政黨認同方面,如以居住地區分,則呈現出「南綠北藍」或「南方政治」的現象,愈是處在台灣南部的縣市居民,愈傾向認同民進黨,如以

東縣為觀察指標,這種現象特別明顯,透過從2000年到2008年的總統大選投票數據來看,屏東縣境內投給泛綠政黨一直維持在五成以上,尤其是屏東客家鄉鎮投票給民進黨比例跟台灣北部其它客家鄉鎮比起來特別高,顯然屏東地區客家族群似乎不受到民進黨執政後期的貪腐印象所影響,民進黨與謝陣營在2008年爭取執政連任時,六堆客家鄉鎮居民應該受「台灣」認同有明顯的影響。

(下期待續)

 
附圖1.   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重要政治態度分佈趨勢圖

 
附圖2.   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重要政治態度分佈趨勢圖

 

 


(蘇穩中/嘉義市政府機要秘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客家 國族 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