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習之役與美、日、台經濟同盟│黃天麟

2017.08.08

一、世紀的變革

若要問什麼是2016年最大的黑天鵝,即非「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莫屬。川普之當選不但跌破數千萬人的眼鏡,它極可能帶來世局之大變,以「世紀的變革」來稱呼將不為過。它將是全球新冷戰之開始,而此次即將上演的冷戰,必將比第二次戰後的冷戰更為變幻莫測,更為慘烈,鹿死誰手還得看中、美兩國的智慧策略而定。

二次大戰後蘇俄接收德國納粹及東歐資源迅速崛起,與美國進入長期冷戰關係。美蘇冷戰一直僵持到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1991)為止。美國獲得最後的勝利。美國之所以能在冷戰中全勝,關鍵因素有二:一、在經濟力上占優勢,人口亦比蘇聯多,土地資源不比蘇聯差。二、蘇聯奉行共產制度,經濟效率差。也可說美國是以經濟力及制度之優越瓦解蘇聯。

 

二、反全球化與老白藍……世紀變革之遠因

冷戰完勝後的美國對資本主義信心大增,進而高唱國際分工的全球資本主義(global capitalism),力主資本的自由化,追求資本的最高利潤,將工廠製造遷移到勞力低廉、勞工勤勞的國家,犧牲了母國的勞工藍領權益。美國眾多的工業城鎮為此破敗,貧富不均惡化,受害最深者是中下層白人藍領選民,這些都是全球化下的魯蛇(Loser)(失敗的一群),失業率增高,薪資被壓低在貧窮水準之邊緣,2008年黑白混血的總統當選,更象徵了白人霸權之消失,穆斯林教徒在美國國內之恐怖活動,更激化了他們的危機感,這些都使他們把希望投射到純白人思維濃厚、標榜「要美國再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川普身上。當選後的川普也不辜負他們之所望,組成的內閣以具原始美國文化價值觀者為主幹,而被戲稱為「老白男」。

 

三、習近平自作孽,東亞變局……世紀變革之近因

全球化對美國老白藍之衝擊非始自今日,早在世紀交替的2000年前後就已顯見。那為何2008年還選出黑白混血總統,2012還能連任,延續長期的當權派菁英階級的政治,而偏偏2016就不行,且掀起一股強大的反菁英政治運動,把不被看好的川普送進白宮?妙的是,其答案在東亞,在中國習近平身上。

2013年3月14日中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習近平為國家主席,開啟了中國的習近平時代。心懷大志的習近平同年就提出了世界霸權的宏大構圖…「一帶一路」。為了實現這一偉大的「中國夢」,他提議成立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直接挑戰美日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美國對亞投行之設立持反對立場,並積極運作盟國抵制。但亞投行一役,因英國之決定參加,及台灣馬英九之「夜奔敵營」(註:台灣於申請最後一天2014年3月31日正式提出申請加入),美國兵敗如山倒,慘敗收場,大大刺傷了美國之尊嚴及人民之心,相對地提高了習近平的自信心。從此中國之霸氣橫掃亞洲。韓國總統朴槿惠不僅違背美國意旨參加亞投行,也千里迢迢跑到北京出席中國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大閱兵(2015年9月3日),美國長期盟友的菲律賓隨之見風轉舵,總統杜特蒂不但對歐巴馬口出惡言,10月不甩美國為黃岩島替菲律賓出錢出力的恩惠,在北京與中國簽下了價值135億美元的13項中菲合作案,習近平在南海問題上的頻頻得分,及美國的節節敗退,暴露出美國菁英政治的軟弱無能。中國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最大受益者,習近平的霸氣在選舉過程中就結合了全球化輸者圈的怒氣,成為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反菁英主流建制浪潮。換言之,川普之浮出與習近平的中國夢有密切的關連。

 

四、台灣點火,與中國崛起

諷刺的是,中國之崛起,追根究柢,其火苗卻出諸台灣。1989年中國正困於天安門事件,受各國之經濟制裁,中國經濟奄奄一息,(註:1990年中國的GDP為3,569億美元,同年台灣為1,648億美元,台灣的GDP幾達全中國GDP之一半)就在此刻台商大舉投資中國,在中國沿海地區紛紛設廠,開啟了中國經濟現代化之大門,替中國賺取上兆美元的外匯,2002年扁政府之積極開放更進一步讓中國躍登IT產業龍頭,奠定了當今中國科技產業之基礎。若沒有台灣,今日中國必遠落後於當今的印度,今天習近平以遼寧號在南海耀武揚威,對菲國一砸就135億美元目不貶眼的經濟、軍事實力,飲水思源應多感謝台灣政府對中國之挹注。
但錢可以成全一個人的同時亦會毀滅一個人,權力亦復如斯。暴富的中國並非習近平自稱的「和平」的獅子,而是追求霸權的猛虎,在東海在南海四處暢所欲為,試圖推翻過去西方民主國家主要是美國所建構的世界秩序。川普在當選後第一次記者會中對中國的各項指責,可以說是中國做出來的,咎由自取,其來有自。

 

五、中美經濟戰即將開打

如上述,中國得台商之奧援後出口貿易突飛猛進,2007年出口額超越了美國,2013年躍登世界貿易的第一大國,中國的GDP亦在2011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但中國的經濟發展帶給全球的是極端的貿易不平衡。2015年一年的中國貿易順差達5,930億美元,換言之,中國就是在資本全球化、貿易自由化的庇蔭下,以低於尋常的匯率與廉價勞工奪取貿易對方國的勞工工作機會,製造商品賺取對方國之外匯。如果其金額是一二百億美元,各國尚可忍受,但年年近六千億美元之貿易順差,絕對是世界貿易的不平衡因素,是全球經濟的亂源。1997年的東南亞金融危機及2008年的金融海嘯,與此不正常的「中國崛起模式」脫不了關係。2015年美國對中國之貿易逆差達3,657億美元,對此龐大的赤字能不發火的總統很難稱得上是盡責的總統。

 

六、中國非蘇聯,中國握有三大寶劍

顯然,如何在短期內逼使中國採取行動縮小對美的龐大順差是川普上任後要達成〝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立即而必要的課題。縮小對美的貿易順差(從美國言是對中國貿易赤字)的有效方法有二:(一)人民幣升值(如升45%)。(二)課高關稅或稱邊境稅。但中國非省油的燈,極有可能採同樣報復手段。與美蘇冷戰時的蘇聯不同的是,中國當今的經濟力遠比蘇聯強。且中國握有三大寶劍:

第一個寶劍是中國的經濟政治制度。中國當今的政經制度與二次大戰時的德國納粹相同,是一黨專制的計畫型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它的效率遠比共產計畫經濟高,也比歐美的民主自由型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好很多。它能以嚴格的規律來迎戰經濟戰爭。

第二個寶劍是人口與市場。中國有近14億人口,遠比蘇聯的1.4億多十倍,亦比美國之約3億多很多,表示中國具有市場優勢。美國的大企業如谷歌、微軟、臉書、亞馬遜都為了市場無不拜倒在北京的專制裙下,毫無反擊的能力。

第三個寶劍是操縱匯率。中國的匯率大劍是納粹專制衍生出來的神器,北京一向主張匯率是主權範圍之事,不容外國干預。是以在90年代把人民幣以政治力由1.5人民幣兌一美元貶至8.75兌一美元之超低水準,以鄰為壑,剝奪日、台、美等多國的經濟成長能量。

面對握有以上三大寶劍的中國,川普如何出手,方能擊中要害,攸關美中經濟戰的勝負。

 

七、匯率戰將決定勝負

1月13日川普接受華爾街日報長達1小時的專訪時表示:他不會堅守一個中國政策,除非他看到北京在貨幣市場與貿易的操縱做法上有所改善。顯然川普是想藉台灣牌來屈服北京。台灣牌有效嗎?應該有,中國官方已屢次告訴美方「一中原則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是不可談判的」,若一個中國政策不能讓步,即除非要硬碰硬,甚至以干戈相見,不然就得從匯率或出口管制的方向調整,來迎合川普之要求。台灣牌有效並不表示台灣有被出賣的危機,反而可以從此突顯出其重要性。若因「台灣牌」迫中國放棄三大神器中之一劍…低估匯率,即中國的經濟成長必立刻停頓,甚或導致硬著陸,而崩壞之可能。若中國經濟成長鈍化甚或崩壞,中國之武力侵台亦必成泡影。不管如何,即將開展的美、中冷戰,其勝負攸關台灣之命運,而美、日、台之經濟(若能加軍事更好)聯盟是美方得勝的關鍵要素。

 

八、美日台三國經濟聯盟將會是勝負關鍵

經濟優勢一向都是列強爭霸中致勝的決定性因素。美蘇冷戰如此,將來即將展開的美中冷戰,經濟仍然會決定一切。2015年中國之GDP(國內總生產)為11兆美元,美國為18兆美元,美國略勝一籌,但因中國享有如上述三大神器其經濟成長率遠高於美國(註:2015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為6.9%,美國為2.4%)若此趨勢不變,不出十年中國GDP就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對美國極為不利,此時美、日、台之經濟同盟就成為美、中冷戰勝負的關鍵因素。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2015年GDP4.1兆美元,台灣為第22大經濟體2015年之GDP也有5,251億美元,美、日、台三國合計為(18+4.1+0.5)22.6兆美元,是中國GDP之兩倍多,立於絕對的優勢。請不要小看台灣,台灣半導體產業整體產能全球市佔率逾20%,稱霸全球。也不要看輕日本,日本由於歷史因素東南亞各國如菲、印尼、越、緬對日本之信任度及好感度均高,當美國退出TPP(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之後,日本在東南亞經濟之角色越形重要,美國應透過日、美FTA(自由貿易協議)及台美、台日FTA與東亞連結,形成沒有TPP的美、日、台為核心的環太平洋經濟圈,進而引進澳、紐、印尼、菲、越等國,保持對中國的經濟優勢,爭取最後之勝利。

 

九、前哨戰已開打,川普技高一籌,第一回合美國攻下一城

1月20日川普上任,經過三周的穿梭、挑敲、喊話之後,2月9日傍晚川普與習近平終於通了電話,在「習近平的要求下」,川普同意信守「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美中代表將開始就雙方感興趣的各項議題展開接觸及協商。表面上川普屈服於習近平對「一個中國」之堅持,實質上川普可以說已善用了台灣牌與日本牌,在就職後的三周內對一個中國、尖閣列島及南海問題裝上了川普的鐵鍊。對一個中國他讓國務卿提勒森在對國會的書面證詞上提「三公報、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做為對中國以及台灣政策的基石。對尖閣爭議,就由國防部長馬提斯明確表示,在美日安保條約的協防範圍。對南海問題亦由提勒森做強硬的聲明。四面地基打完了後,2月8日川普才致函給習近平,9日通電話,同意信守「一中政策」,但卻加上「我們的(美國的)」,習近平還得對川普之「信守我們的一中政策」表示感謝(Appreciate),顯然川普技高一籌。美中的川、習冷戰就將轉移到第二回合──即匯率及公平貿易的問題之上。鹿死誰手,川、習之役,美國能否取得最後勝利,端看美、日、台三國經濟同盟的經濟實力能否壓制中國模式的14億(人口)納粹經濟而定。

 

 


(黃天麟/台日文化經濟協會會長、總統府國策顧問、前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川普 經濟 台日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