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打工出國看代工出口│黃彥儒

2017.08.08

沒有錢 所以出國打工

其實原因很單純,因為「沒有錢」。以美國為例,在美國念書的國際學生,每年平均花費約為美金$36,564(註一),這包含學費生活費,換算台幣要上百萬,能選擇出國進修的人通常必須有家中的經濟支持、獎助學金或者貸款,才有辦法支應。然而從七年級生開始,所面對的台灣是高工時、低薪資、高房價,不像長輩們口中所說的「只要肯努力處處是機會」的年代。雖然少子化與勞動力短缺是多數已開發國家都會面臨的問題,但我們台灣的廣設大學與22K政策更催化了這樣的化學反應。所以出國打工旅遊變成了年輕人「先賺錢再打算」的選擇之一。

那國外的錢真的比較好賺嗎?或許是,或許曾經是,每個人的際遇不同,答案也有所不同。在開放打工旅遊的早期或許比較容易,隨著前人經驗累積,想要去打工度假的年輕朋友越來越多,競爭也一年比一年激烈,尤其2008前後是一個世界經濟狀況大幅度變動的分水嶺。更不用說來自其他國家來的非法打工者,如馬來西亞。馬來西亞的打工度假名額在澳洲一年只有一百個,但在澳洲工作的馬來西亞人卻遠超過這個數字,只要是打黑工的一律都是沒有簽證就留在澳洲工作的,一待可能就是五年十年,沒被抓到就不打算回去,就算被抓到了,馬來西亞政府的身分管理非常鬆散,改一下身分證就又回到澳洲去了。

在台灣人出國做台勞去填補他國基層勞動力的過程中,薪資計算方式通常由白工(Tax Job)、黑工(Cash Job)、時薪(By hour)、計件(By Contract)四個下去做排列組合。白工黑工的差異在於合法與否,只有繳稅的工作才有被政府所保障,須符合最低薪資,發生意外雇主也必須負責。曾經有一個打工案例,年輕人被鋸樹的電鋸割傷了手指,但幸好因為是合法的白工,所以雇主被政府強制讓員工放「有薪假」直到手指完全復原。

為了討生活而做黑工的朋友就需要多燒香拜佛了,不能生病不能發生意外,否則休養期間的生活費與醫療費將會輕易的打亂原有的計畫與行程。白工一定要在時薪17塊澳幣(約台幣425元)以上,黑工則可能落在8~14塊澳幣(約200~350)之間。都市黑工之中尤其「中國人」開的餐廳99%是雇用黑工,其生活就像在台北信義區內租房子做著22K的工作一般。

 

在澳洲洗碗也勝過在園區上班?

聽人常說澳洲薪水高,花費也高,事實是,並沒有。在外一餐的花費約在0.5~2個小時的時薪,省一點自己煮,一周不用花超過100澳幣;房租也差不多100塊澳幣。100塊澳幣是什麼概念?以時薪17塊澳幣來算,一天工作八小時,一週工作五天來算,一週約可以賺到680塊澳幣,這是一般正常的旅館櫃檯、餐廳工讀、農夫、屠夫的基本收入水平(通常更操賺更多),這樣的房租、食物花費佔收入約各七分之一。讀者們可以自己換算一下,現在做的工作與房租及餐費支出相比,大約各佔幾分之幾?

一公升的牛奶只要一塊澳幣,還不用擔心濃純香是經過87道工法來的,超級市場促銷價都很敢殺,再省一點,一週伙食費控制在50塊澳幣內不是問題,而且青菜水果奶蛋魚豆肉都兼顧到也不是問題。這樣的生活讓我不禁反思,若是在台灣工作這樣的生活條件可能嗎?低薪、高物價、高工時,存不到錢也留不住健康。讓人產生一種在澳洲洗碗也勝過在園區輪班的感覺,實在是相當悲哀。

當然拿台灣跟澳洲直接比較是不公平的,先天上的資源不對等,加上後天的政制發展不良,產業結構也相差甚遠。但一樣是人,基於人權台灣人總該有權利讓自己的生活條件變好吧?不同於澳洲是農畜輸出大國,過去台灣因工資低廉,製造業蓬勃發展,代工是一條成家立業的安定道路;但面對全球性生產過剩的今日,代工反而成了台灣人看不見希望的幫兇。

 

當努力多寡與公司賺錢的比例脫鉤

要怎麼去改善這種狀況?把國外的福利制度或者權利主張等等照搬過來,豪氣地說國外行為什麼台灣不行?我想,這個絕對不是一個負責任的說法,取而代之的應該要有三個概念:加工、出口、分配。

加工這個概念,適用於農、工、服務,等行業。加工是一種增加附加價值的概念,農作物直接賣掉不值錢,加工成農產品就會值錢很多。像是可可樹的果實,裡面的可可豆並不值錢,但是經過發酵、曬乾、研磨可提煉成可可漿,用以製造可可粉,是製造巧克力的主要原料,這樣就值很多錢。工業本身就具備加工的特質,跟代工的差別主要在於幫別人做,還是幫自己做。台灣應該試著去做自己的品牌、創造自己的技術,這樣的加工才不會輕易被取代。
在服務領域中,更創新的銷售模式、更多元的服務項目、更精緻的產品、更豐富的內容,都是加工概念的一種展現。賣滷肉飯可能沒什麼,賣滷肉飯賣到有非常到位的桌邊服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或許鬍鬚張是一個值得參考的例子。

第二個要談的概念是出口。為什麼談出口?因為經濟就是交換行為,物流出去,金流才會進來,台灣人買衣服喜歡韓貨日貨,一張千元鈔票交到店家手上,輾轉透過大盤商、貿易商、製造商,最後金流的終點是在韓國。但是出口不僅限於將東西出口到國外去販售,讓外國人在台灣消費也是一種出口。為何我們到澳洲會買無尾熊週邊,在香港會買蛋捲、到奈良會想要餵鹿,到泰國會想買檸檬乾回來?由此可見,出口不是一種僅限於貿易商才辦的到的事情,而是在有形的產品無形的文化之中,各種輸出不斷地進行。

 

台灣人很喜歡去學習他國流行的東西,但我們從未對那些事物感到驕傲,直到有一天吳寶春拿了國際麵包比賽冠軍、周杰倫紅到全世界、李安拿下奧斯卡、台北暗殺星奪下世界冠軍、赤燭的遊戲「返校」站上Steam全球暢銷排行榜第三名。細究你便會發現,那些都不是透過邯鄲學步來的。

日本的動漫成功了,全世界都有人熱愛著動漫文化、消費著動漫產品,而台灣也必須形塑出屬於我們台灣自己的文化,讓全世界的人有機會去喜歡它、消費它。高雄捷運代言人高捷少女也紅到日本去了;巫師三熱銷全球讓我從另一個角度認識波蘭—波蘭遊戲開發市場占本國GDP在2015年大概只占0.5%,但另一方面,波蘭遊戲市場95%的收入來自海外(註二)—這不正是資源短缺但創意無限的台灣最好的榜樣嗎? 

第三個要談論的概念是分配。我盡量不用分配正義這四個字去談論分配這件事情,因為濫用正義為自己的利益主張是不道德的。不過,我們可以用很簡單的邏輯去思考分配,例如:頂新賣餿水油去賺錢肯定是不對的、開航空公司結果買超跑買到破產肯定是不對的、使用拼裝中古車,讓司機過勞到在國道上翻覆造成重大死傷肯定是不對的、買賣古董、藝術品的公司裡面的銷售員全是22K肯定是不對的。工作多到要帶回家無薪加班肯定是不對的。

像台灣早年科技新貴收入隨著股票分紅變動,連掃地阿姨都有機會致富,現在園區工程師薪水就是壓死一個價格的固定收入。當努力多寡與公司賺錢的比例脫鉤,人們是會更努力付出?還是按部就班的按表操課?留不住人才的結果可想而知。經濟問題的本質並不複雜,問題是現在的政府真的搞清楚了嗎?

註一:https://www.idp.com/taiwan/studyabroad/destinations/usa/budget

註二:https://read01.com/47R3RR.html


 


(黃彥儒/現職為貿易商與2018年新竹市香山區議員參選人,曾為2014年新竹市香山區議員參選人、邱顯智立委競選助理、澳洲背包客)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 產業 出口 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