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施政章法的蔡政府│許龍俊、劉敬文

2017.08.08

從旁觀察蔡英文政府半載以來的施政,總覺得卡卡的,彷彿被某個隱形的力量牽制,施展不開。從民調來看,新政府從一開始人們滿心期待的超高人氣,往下掉到現在成了毀譽參半的五五波評價,反映了人們對施政不如預期的事實,政府肯定需要反省同時瞭解人民到底要什麼。

台灣人民到底要什麼?這問題坦白說不會只有一個答案。經濟選民最在意的是經濟,而台灣顯然在經濟方面的表現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因此經濟選民不滿意是可以預期的;台派與獨派選民在意主權、國安、國防與外交以及轉型正義,但蔡政府上台以來一系列的作為,無論是外交人事的任用、WHA衛福部長「中華台北」的自我矮化,抑或是對中國打壓的反應不夠強硬、台灣不屬於中國的聲音喊的不夠大、聘用宋楚瑜代表出席APEC和擔任資政、金融幫交通幫XX幫繼續壟斷權力…等,一時之間讓人以為馬英九還在執政,獨派與台派自然不買單,網路輿論批評聲浪四起。

選民要的東西本來就不可能一致。天底下不存在讓所有人都當贏家的政策或制度,政治領導人更是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但,這些並不能作為對蔡政府施政不滿意度持續上升的藉口。人民要的始終多元異質,但有本事的領導人還是可以讓人民普遍滿意。

最近火紅的話題是同志婚姻,台灣社會為了同志能不能結婚、是修民法還是另立專法,正反雙方分別進行了大規模的萬人動員,形成少見的群眾對立。站在議題的立場,這樣的對立未必全是壞事,畢竟有對立才會有真正的對話的可能。

但,站在施政的角度來看,蔡政府拋出議題的方式給人一種少了章法的感覺。如果拿蔡政府和馬政府相比,馬政府其實施政有章法的多,一個步驟接一個步驟,有其政治的堆疊效應在。馬政府的問題不在沒有章法,而在他根本不是站在為台灣人民謀福利的出發點做整體施政的規劃,只是為了成就馬個人的統一大業與歷史定位。

看得出來蔡政府有想為人民謀福利,但一下這個一下那個,看不出一個有節奏的整體施政想像。正如本期簡錫堦先生〈以價值凝聚共識 以願景推動改革〉一文所示,看得出來蔡政府針對一些議題有在嘗試凝聚共識(雖然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但看不出來蔡政府的施政願景到底是什麼。

以同志婚姻的議題來說,它很重要但我們都知道它相對沒有那麼迫切,而且社會爭議極大。民法當然該修、同志當然可以結婚,問題在於什麼時間點拋出修改的議程。比較好的做法或許是在人民滿意度高點的時候再拋出,如此一來阻力小、成效大。在此時間點排入政治議程,多少給人一種莫名所以的感覺,同時也給了政敵凝聚反擊的機會。

李登輝先生近期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時表示,領導者最重要的就是「勇氣」和「決斷力」。觀察蔡政府半載施政,李前總統此言犀利,打到要害。以凝聚共識來說,做法有幾種,一種是提供平台被動地讓各方交換意見(或吵架),讓他們最後吵出一個共識結果來,再交由政府執行;一種是透過政策方案、願景計畫的主動提出,爭取大家的認同,並在過程中形成共識。蔡政府看起來比較多前者作為,少見後者作為。而之所以少見後者,一個原因恐怕就是勇氣和決斷力的缺乏。

政治領導人需要勇氣承擔主動出擊所可能帶來的風險與打擊,也需要在爭議發生時展現決斷力,作出指示,讓整部國家機器有一個具體的方向。現在我們看不到政府主動出擊,也看不到爭議發生時,領導人展現決斷力。

領導人勇氣與決斷力的缺乏,可以從台灣年輕世代對未來普遍感到焦慮得到充分的反映。其中,惡劣的職場文化環境是年輕人對未來難以抱持期待的主因。本刊再次邀請知名網紅周芷萱撰寫〈台灣的職場環境,造就沒有未來的台灣年輕人〉,從年輕人的角度發聲,凸顯了台灣世代觀念落差的嚴重性。

美國大選結束,富商川普跌破各界眼鏡勝出,擊敗從政資歷完整、無人能出其右的女性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為太平洋未來的和平與秩序投下不確定因素。相比於資深、成熟的柯林頓,川普的不按牌理出牌,難免讓人有些不安全感。站在台灣的立場,台灣安全有賴美國軍事上的保護,然而,川普上台是否可能改變此一關係?還是說,川普其實能夠成為台灣進一步改變的助力,讓台灣往下一階段的國家正常化前進?

為了讓讀者瞭解這次美國大選的意義,本刊特別邀請台大電機系畢業、目前就讀杜克大學博士班的王宏恩撰寫專文〈美國大選之後,台灣學到什麼?〉,提供小英政府與各界參考。

《民主視野》春季刊預計將於2017年3月發刊。本刊將邀請各領域專家學者、青年意見領袖提供讀者不同的多元觀點,作為新政府以及社會各界之參考。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