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者最重要的就是「勇氣」和「決斷力」│李登輝

2017.08.08

本文為李前總統登輝先生在川普新政府上台之際,以「日本的存在被視為必要」為題接受日本《產經新聞》的專訪。

【田中靖人/台北採訪】台灣的李登輝前總統接受產經新聞的專訪時表示,關於在這場美國總統大選中,共和黨的唐納.川普獲得勝選,「雖然聽聞川普是孤立主義者,但是假如美國想採取孤立主義路線的話,反而日本的存在將被視為是有其必要的吧」,同時李前總統也指出,今後日本在亞太地區,更應該要有扮演重要角色的意識。

李前總統說,「在外交層面上期待美國還有日本,特別是日本更應該察覺其在亞洲所要扮演的角色」的話,是針對日本對於其對外政策的自我意識低下鳴鐘示警。另外,川普在就任總統大位之後,美國的對外方針變得非常不明確的情況下,「若是如此,反而台日合作就會變得愈來愈重要」,因此李前總統呼籲要強化台日關係。

在積極正向評價日本政府承認行使集體自衛權及其相關安全保障法制的整備上,「假如川普揭示了『美國優先主義』的話,那麼日本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應該要推動實現至今忌憚於美國的憲法修正」,支持日本國內的修憲動向。

另一方面,關於中台關係方面,我仍然堅定「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的論調。到本月20日已經就任總統半年的民主進步黨蔡英文政府揭示,將以「維持現狀」的方針推動改善中台關係,但這「和台灣多數人們的想法差距甚遠,所以支持率就會一直下滑」而出現窘境。

李前總統對蔡英文政府語重心長地說,「一定要一步步朝『國家正常化』的方向推進,且一定要有相當的覺悟,不管和中國之間發生甚麼事,應該要堅決果斷處理所發生的事」,並剴切呼籲蔡政府,領導者最重要的就是「勇氣」和「決斷力」。再者,「民進黨內仍有許多人認為釣漁台列嶼是『台灣的』」的想法,這在民進黨執政下的台日關係會愈來愈弱化一事,甚表憂心。

李登輝(り・とうき),日本統治時期大正12年(1923),出生於當時的台北州。及長赴京都帝國大學農學部求學,之後以陸軍學徒兵出征。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取得農業經濟學博士,加入中國國民黨,曾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無任所大使)、台北市長、台灣省主席,1984年在蔣經國政權擔任副總統、1988年就任總統,之後就任黨主席,總統任期直到2000年為止。在總統任職期間推動民主化政策,1996年當選第一任直接民選的總統。卸任總統職務之後被國民黨除名。

 

問答一:「如果揭示『美國優先主義』的話,日本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實現修憲」

A:共和黨的唐納.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到底要讓美國朝哪個方向前進呢?亞太地區的國際秩序會產生甚麼樣的變化呢?因為還模糊不清,所以變得很不透明。如果美國採行孤立主義路線,反而日本的存在被視為必要的吧。在外交層面上,期待日本還有美國在亞洲扮演重要的角色。日本更應該要認知到這一點才是。」

「歐巴馬執政時期,以『新的美國』希望找尋出與多元化的世界相互融合之路。而標榜恢復『偉大美國』的川普登場,美國要朝哪個方向前進變得很不明確。若是如此,反而台日合作就變得愈來愈重要。」

「(在日本)承認行使集體自衛權和整備安全保障法制等的規範已經通過。假如川普揭示『美國優先主義』的話,日本正好利用這次的機會,應該要推動實現至今忌憚於美國的憲法修正。」

A:對台灣的影響

「關於川普的對台政策,因為尚未言明,所以現時點還不清楚,但是台灣與日美合作共同對抗中國的方法是不會錯的。」

 

問答二:「台灣是台灣 中國是中國」

A:蔡政府在20日即已就任半年,其評價?

「她做的還可以不是嗎?雖然還是非常期待,但是看到最近的狀況,好像出了一點偏差。本來還有50%的支持率,已經下滑到只剩35%,恐怕還會再降不是嗎?」

A:蔡政府在對中政策上提出「維持現狀」

「維持現狀是甚麼?民進黨和中國共產黨所要維持的現狀意思為何?好像不太清楚吧。和台灣多數人們的想法差距甚遠,所以支持率就會一直下滑。這和台灣的改革完全不同,正是因為中國很恐怖的想法所致。」

「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這話我已在1999年德國之聲專訪時說過了。台灣和中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台灣不是『中國的領土』。」

「我在1996年總統直接民選勝出後,把台灣作為『已經獨立的國家』來考慮『國家正常化』。總統要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若要實行選舉,就務必要推動前進『國家正常化』的每一步。而每一步的目標是推動台灣獨立嗎?(也包含)。一定要有相當的覺悟,不管和中共(中國共產黨)之間發生甚麼事,應該要堅決果斷處理所發生的事。不管花多少時間,這在蔡英文本人的心中,並沒有很明確。」

 

問答三:「國民黨在台灣已經無法生存」

A:在對中關係上給蔡總統的建言

「國民黨將被打垮瓦解。(國民黨主席)洪秀柱這位女性黨主席訪見習近平(中國國家主席),場面好看,實際上是很可憐。背負著國民黨昔日威望的黨主席之名到中國去,甚麼也不能說,只能說『一個中國』而已。唉,以國民黨現今處境要重新奮起,是非常困難的吧。我的看法是,國民黨在台灣是無法生存了。」

A:蔡政府為了擺脫依賴中國而提出重視東南亞政策(新南向政策)

「雖然提到『新南向政策』,這讓我來說的話,要做甚麼事情呢?實在不清楚。我擔任總統當時所提出的『南進政策』,在各地培養台商組織,在台北設置營運本部,也做了很多的事情。蔡英文總統應該要真正的走訪菲律賓、印尼、新加坡、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目前還在忙於(台灣)內部的事情,不是那樣的作法。台灣可以給東南亞各國甚麼東西呢?如果給不了任何東西,就算說甚麼也枉然。所以持續的給予實質然後一起發展這是非常重要的。」

 

問答四:「和日本的關係是最重要的」

A:蔡政府提出對日重視

「福島(等5縣)的農產品(禁止進口)問題如果無法解決(是不行的)。和日本的關係是最重要的。雙方關係過於淡薄的話,台灣和日本就會變成互相分離的狀態。」

「蔡英文說釣魚台列嶼是『台灣的』。這裡就已經不對了,民進黨內有這種想法的人非常多,釣魚台列嶼是(台灣東部)宜蘭縣的一部分這種想法實在太過勉強。然而,我認為除了領導人之外(台日的),一般人民(的交流),是非常密切的不是嗎?」

A:在對日關係上若能夠給予建言的話

「請一定要和安倍見面。應該多考慮強化台灣和日本的關係,要如何改變台灣的產業。」

A:內政上的評價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司法改革也半途而廢,年金制度改革非常複雜也還沒提出具體方案。基層勞工的休假問題也還沒完全決定讓人民滿意。決斷力和勇氣似乎不太夠。」

A:蔡英文不足之處

「人手不足。沒有真正足堪大任的人來輔助?!能助蔡總統一臂之力、能勇於任事的人。民進黨是(派系)極為複雜的集合體,是否能遵從蔡總統的意志做事呢?」

 

 


(本文由許龍俊先生、徐浤馨先生共同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