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和日本是生命共同體│李登輝

2017.08.08

本文為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於2015年7月進行日本訪問之旅,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新聞主播鐮倉千秋女士專訪文稿,由徐浤馨先生(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助理教授)翻譯。

 


問答1

【鐮倉千秋】

首先,我想要提問的是關於李總統您對日本的想法,卸任之後已經是第七次訪問日本了,離上一次不到一年的時間再度訪問,總統您對日本的想法的源頭是甚麼呢﹖

【李登輝】

所謂的源頭,在我22歲之前,是一位充分受到良好教育的日本人,且進到京都帝國大學求學,之後以學徒兵的身分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這要我來說的話,不管如何說到台灣,就不能不帶到與日本所共有的所謂自由與民主這樣的一個想法。

今天實在是有很多可以和您談的話題,但我主要談的是,「脫古改新」這件事。脫古就是要擺脫甩開舊傳統,也就是要改變。老實說,我真是非常喜歡明治維新,那可說一個非常標準的脫古改新吧!中國雖然擁有五千年的歷史,而所謂「託古」的託,是信託的託,「託古改制」根本就不是真的要改正,就因為是假託古時傳統,所以不會有任何變化啊!在台灣社會常常把這個弄混,那台灣到底為是甚麼呢?其實這就是我今天和您見面想說的話題,在台灣社會常常忘了台灣就是移民國家,而不是一個民族國家。而我的基本想法是,正因為台灣是移民國家,所以在這裡聚集了很多的人或是族群,這也創造了新的世界價值,而這個世界價值就是自由和民主。

 

明治維新可說一個非常標準的脫古改新吧!中國的「託古改制」根本就不是真的要改正,就是假託古時傳統;上圖為明治維新志士合影。

 

我從年輕的時候,就接受了日本教育,比方說如何處理自我的問題?如何讓自己沉靜堅定為國家奮鬥,打坐冥想是我想到的一個好方法。去年來日本訪問東京和大阪的時候,其實我還有很多的話要說,所以這次就馬不停蹄的又來日本訪問。今後的世界和日本,共同歷經了戰後七十年,在世界上日本將何去何從,我總感覺日本這個國家好像茫然不知所措。

今後的世界,如同我今天所言,將會是一個戰國時代的局面。在一個沒有強而有力的權威領導的世界,日本一定要借力使力奮力維持國際秩序。在這個狀態下,去年在東京時,我老早想說一定要維持人類的和平,但是人類發生了甚麼問題,目前是分裂還是融合的狀態呢?人類為了追求和平,卻出現了那種樣態,恐怕還是俄國小說家托爾斯泰所寫的「戰爭與和平」最為貼切了。為什麼在日本也會發生這種問題呢?若從戰爭與和平的本身來考慮,自有人類以來,戰爭從不間斷。因為要保護國家而不得不為的事情。所以,當我再次來到日本東京,我要說今後日本無論如何一定要做的事就是修改憲法,因為那部憲法是美國人強押給日本的憲法,絕對不是日本這個國家自己產生的憲法,所以不修改是不行的。那麼,應該怎麼做比較好呢?憲法第9條本身就是一個有問題的法條,還有緊急事項的處理等這些問題都不被規範到憲法裡。

這種形式訪問日本實在有點貪心,已經去過大阪京都,還去了北海道。現今台灣社會能如此發展,當時北海道札幌農學校的畢業生,對台灣的貢獻非常大,所以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走訪一趟札幌,我想看看北海道。所以在去年9月,我走訪了大阪東京還有北海道。這一次,在國會發表能讓日本面對世界的新的方法,真的非常開心,也和很多國會議員談論各種話題。

 


問答2

【鐮倉千秋】

我想請教您一個問題,剛才您好像有提到零國集團(G-Zero)的時代變化?總統您長期觀察中國問題,您認為今後日本應該如何面對中國,同時今後日本應該如何面對美國呢?

【李登輝】

問題在於日本無論如何一定要維持亞洲的和平。目前,中國解放軍關注南海、釣漁台列嶼、東海以及石油天然氣等領土擴張或是資源獲得的問題上。對於這種態勢,我深感亞洲正處在危險境地當中。值此之際,日本應當清楚,現今的美國已無法有所作為,結果還得日本出力協助美國,所以一定要了解只依賴美國已經不行了。再者,安倍首相的集體自衛權的行使及其本身,一定要開始讓美國知道,「對於美國,原來日本是採取這樣的態度啊!」,而且安倍首相訪問美國時,若能在國會發表演說,讓美國看到日本始終一致的態度,那麼恐怕美國也會稍微改變對亞洲的態度吧。

 

我認為,中國本身從以前就是執行皇帝的意志採取維持皇帝制度的國家,所以「託古改制」的想法不改變是不行的。老實說,中國人真的很可憐。我在就讀台北高校一年級的時候,就已經詳讀中國史了。所以,對於中國人我應該要做些什麼事呢?去滿州或到中國去進行農業改革吧,因此決定從事農業經濟。其實我本來比較喜歡西洋史,甚至想過未來當西洋史的老師,但是若只有西洋史無論如何也解決不了當時中國的狀態,所以才決定從事農業經濟。正因為有這樣想法上的關係,日本面對亞洲應該如何調整對應呢?我對於以前的日本,在亞洲或對中國的種種做法並非完全不同意,我發表在《周刊朝日》上一篇題為(對昭和的遺言〉的內容也寫出這個想法。而我自己則是在遠赴京都求學時,就曾以學徒兵的身分參加過戰爭。在那求學的三年間,從當時的狀態來看,不管你是甚麼樣的心情也都是無可奈何的事。所以,當美國已無法有所作為的時候,日本就應該要率先援助美國解決各種難題,這是非常重要的事。今後的世界,也將改變為這樣的社會,亦即美國已經無法單獨領導了,該是日本出手相助的時候了。而所謂集體自衛權的行使,還有最近安保法規的問題等等,恐怕會有很多日本人反對吧,但這是日本責無旁貸的義務。

 


問答3

【鐮倉千秋】

另一件是關於亞投行(AIIB)的問題,日本和美國都沒有參加亞投行,即使如此英國和歐洲有很多國家都加入亞投行,那麼在這個被創建的中國式新秩序當中,您認為日本的判斷正確的嗎?日本又應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呢?

【李登輝】

我認為日本的選擇是正確的。亞投行(AIIB)的目的到底為何?不弄清楚不行。因為這會出現到底這是回復以前絲路的一種想法,還是針對所謂一帶一路所出現戰略性的想法,或者是為了連結讓中國解放軍獲得領土形成亞洲一體,亦或是為了歐洲呢?等問題。關於這一點,對於日本要如何利用亞洲開發銀行(ADB),並且日本人應該要採取甚麼樣的援助呢?等等的想法,我認為應該朝這個方向來思考才是正確的不是嗎?

 

問答4

【鐮倉千秋】

與其採取和中國對抗態勢,不如保持與中國之間的友好關係,也應該有儘可能地將中國式的部分導入西洋方式這樣的想法,總統您如何看這樣的想法?

【李登輝】

終究還是維持亞洲和平為目的,為了各國的利益,促進對各國基礎建設的投資,如果這只是為了各該國基礎建設,從中獲得利權的想法的話,我認為這是行不通的。在歐洲有很多的國家參加亞投行(AIIB),我想現在正好碰上歐洲不太景氣的狀態,不是如此嗎?從經濟性的角度來看,歐洲正面臨經濟不景氣的困境,然而歐洲有很多憂心之士為克服那樣的困境,想方設法希望回復往日的榮景,但是在我看來這沒那麼簡單。歐洲本身的問題是要如何處理歐盟(EU)問題,這就是一個難題。像這樣的特權,亞洲各國要如何透過絲路獲得的援助,我想日本和美國所採取的立場是對的。

 


問答5

【鐮倉千秋】

如同剛剛總統您所言,世界的霸權結構已然大幅改變,美國再也無法獨強。在東亞雖說地緣政治愈形重要,剛剛總統您也有提到,日本已經在討論安全保障和修憲等各項議題,若是以權力平衡的觀點來看,可以看到日本已經朝修正的方向前進,相信日本應該也有追求其他權力平衡之精神上的支柱嗎?有沒有甚麼建議的呢?

【李登輝】

對於這個問題,重要的還是目前的中國政策到底為何。不管是中國的領土問題或是侵略,特別是關於南海諸島等的各式問題,其實這都是在搶奪資源啊!我認為若只想掠奪資源的話是不行的。至少應該先確認掌握各國的狀況,然後採取可以給予多少援助的形式,我想這才是真正維持亞洲和平的方法不是嗎?日本以前就是太過依賴美國的想法,我認為現在的日本應該採取給予美國能力所不及之處的援助才是正確的做法。終究我們已經面臨零國集團(G-Zero)的世界了,正如戰國時代的日本一樣,世界已變成非一人所能領導的局勢,各種可能的狀況都會出現,那麼怎樣才可以讓世界安定的方法就變得非常重要。

 

 


問答6

【鎌倉千秋】

為了擁有安定世界的方法,那麼台灣和日本應該建構甚麼樣的關係?

【李登輝】

台灣是一個小國家,所以台灣本身和菲律賓、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互相連動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台灣和日本之間的關係,無論如何是一種所謂的生命共同體,當然要如何維持互相之間的運作與調整就變得非常重要。

【鎌倉千秋】

是生命共同體嗎?

【李登輝】

正是生命共同體,一定要好好的守護台灣,如今中國的做法是,在西太平洋地區採取各種政策。面臨中國各種政策構想的威脅,從沖繩經台灣到菲律賓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區域,所以一定要好好守住西太平洋地區,而且有必要清楚地傳達給中國解放軍知道不可輕舉妄動的戰略訊息。

【鎌倉千秋】

雖然總統您提到生命共同體,其實就是台日之間的關係,那麼就日本而言對此有甚麼樣的期待?

【李登輝】

說到日本,安倍經濟學已經讓日本長久以來的不景氣的狀況稍微好轉,目前日本的狀況算是相當不錯,現今有一個基本的問題,是第三支箭的力道有所不足,日本的經濟成長率好像一直上不來。說到這裡我要說一下,我曾經一度和日本的濱田教授在台灣見面,濱田教授的想法是只要修正一些規定即可,但我認為只做那樣的修正調整是不夠的,因為不管是創新或是產業革新還是技術革新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時至今日,我的想法是,台灣利用半導體將產品與產品之間的結構關係,可以直接與日本連接,形成一種產業鏈的關係或方向進展的話,對台灣而言,發展前景非常看好的,不是嗎?話說回來,日本的經濟成長率不提升是不行的,然而現時點看起來好像還不太有起色,我感覺到日本在這方面一定要提出一些可行的辦法才行。

 


問答7

【鎌倉千秋】

我想要再請教總統關於台灣的一般公民和日本國民的觀感,台灣的人們常被說到比較親日,特別是東日本大地震的時候,台灣各界捐贈賑災款項總數達200億日圓,壓倒各國的賑災捐款數額。當時台灣社會各地這麼踴躍捐款的想法到底從何而來呢﹖

【李登輝】

這個事情以前我有說過,歷經戰前和戰後的生活體驗,對於台灣人而言有很強烈的感覺,不管是日本還是國民政府都是外來政權,結果外來政權都壓制台灣社會且把台灣人視為二等國民。在這個狀態中,我所看到的是文明的衝突。然而不管是經濟方面或是政治方面,穩定世界普世價值就是自由。給予自由是一個基本性的問題,但是這在中國社會似乎大家都不這麼想。國民政府仍然以所謂的「託古改制」的想法繼續做著具有專制皇權思想的帝制夢,某種程度而言也算是一種「亞洲價值」吧!以一家之姓完全統治的想法已經是行不通了,應該要稍微放鬆對人民的統治,給予人民自由,這就是所謂的世界普世價值。在台灣也有很多地方必須改變這個價值,就日本而言,戰後也是以實行自由和民主做為世界普世價值的政治,所以台灣對於日本和對於中國的想法多少會有不同,至少在生活上的確是如此。

 


問答8

【鎌倉千秋】

因為有這樣的歷史背景,台灣社會有很多親近日本的台灣人,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若要說的話,大概是戰前的日本語世代的人們,但是年輕世代的人今後也同樣會親近日本嗎?

【李登輝】

目前台灣社會大概分成三個不同階層,分別是70歲以上、70歲到40歲這個階層可說是完全接受國民政府國民黨教育的人、還有40歲以下的年輕世代正好是李登輝當總統之後接受新式教育的人。比方說,可以問問看參加這次太陽花學運的年輕朋友,兩天的時間就動員五十萬人向馬政府提出抗議。那些太陽花學運世代的年輕人到底在想甚麼呢?其實他們是從我是台灣人這個基本的想法做為出發點。

 

現今的年輕世代,他們非常清楚台灣的歷史,同時也在思考今後台灣的未來。因此,我常說的「脫古改新」,就是為了支持年輕世代,為他們創造屬於他們的世界。這件事非常重要非做不可。台灣和日本的關係,「託古」以前台灣是日本的殖民地,台灣人和日本人還是有差別待遇。但是,因為那時台灣社會本身已有明確的社會意識,所以其實哪的時候的台灣人是非常親近日本。然而您也知道,戰後台灣曾經發生二二八事件這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當時台灣有將近2至3萬優秀的台灣人被殺害,也因為如此慢慢開始產生我是台灣人的想法,我也認為不強化台灣主體性是不行的,無論如何台灣一定要在自由與民主的普世價值當中來改變台灣,這是我當了十二年總統期間努力的方向。

 


問答9

【鎌倉千秋】

我想再進一步談談剛剛總統您所提到的有關台灣民主化的話題,明年有總統大選,而且再一次政黨輪替的可能性很高,總統您觀察今後台灣民主化的進展為何﹖

【李登輝】

台灣的民主化是第一次民主改革,特別是修憲之後,政局常常陷入到嚴重困境,比方說,經由人民選舉結果產生的總統,結果四年就任期間,沒有任何建樹,也不知人民疾苦,像那樣的問題層出不窮,所以總統的權力已經到了非加以重新檢討不可的現狀。然而,若只是屆滿任期、放棄權力是行不通的,要如何真正融入人民的聲音,這個基本問題並沒有加入到憲法條文,所以憲法條文不加以修正是不行的。另外有關代議制度或民意代表方面,似乎黨意高於民意,總是聽不到人民的聲音。這樣的制度,就會出現中央政府採取較為獨裁的做法,但和地方政府的關係就會相對較為薄弱。凡此種種,如今在我看來已經到了非修憲不可的境地。所以我想目前應該要積極推動第二次民主改革。

 

 


問答10

【鎌倉千秋】

是否可以請總統簡單說明第二次民主改革的構想,其目標為何?

【李登輝】

就是修憲,修憲的內容要同時關注到政治制度、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關係、也要讓民意代表真正能夠代表民意為民喉舌。總統本人也要隨時注意民情,處理事情時的權力分配等等,都一定要具體通盤檢討才行。

 


問答11

【鎌倉千秋】

(雖然已經請教總統許多問題,那些問題如何呢?台灣的李登輝先生的著作也已經多所提及)就是在您書中寫到,現在台灣有將近8成的人們,發出希望能夠和中國的關係維持現狀的聲音,但是在中國崛起展現強勁的經濟力道的現狀當中,要如何能夠維持現狀呢?

【李登輝】

台灣在2000年之後,就和中國之間有非常頻繁的經濟交流,這也讓台灣經濟開始惡化,而發生了兩個嚴重問題,一為經濟沒有發展,另一為所得分配不均更加嚴峻。在我擔任總統期間,擁有高所得的人占全體人口大約是20%,這和最低所得的人們相比也大概只有5~6倍的差距而已,但是現今貧富差距已經大幅攀升到將近99倍。可想而知,目前台灣社會的所得分配正處在一種非常不正常的狀態當中。

現在中國就業人口的所得收入愈來愈提升,反觀台灣的就業人口的所得收入卻愈來愈降低,而且工作也愈來愈不好找,簡單的說,台灣已經面臨景氣非常不好的狀態。我擔任總統當時,失業率大概維持3%左右,現在已經攀升到了10%左右,這實在是令人非常憂心啊!甚至,現在正規雇用的人數比起以前正在減少當中,這個狀態下,人民的生活將會愈來愈困苦,所以一定要改變現狀。台灣的經濟現今處在甚麼樣的狀態?還有剛剛我已經說了關於政治改革以及所得分配等等,凡此種種,都是台灣民眾要進行改革的重要大事。

 


問答12

【鎌倉千秋】

另外,想請教總統關於日本社會的看法。您剛才提到太陽花學生運動的事情,日本選舉的投票率愈來愈降低,特別是年輕世代對於政治愈來愈無感,這真是非常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會如此呢?為什麼日本的年輕人非常不關心政治。總統您可以給日本的年輕人一些建議嗎?

【李登輝】

其實據我所知,日本的年輕世代有很多人參加政治活動,但卻無法實際參與,現在日本是代議士制度,被選為國會議員的人們是經由一區兩制的選舉方法,這些人在各該地區都是一些有錢有勢的地方有力人士,長年手握政權,而成為民意代表。即使那些年輕世代非常有意願投身政治,也幾乎不會有機會提供他們政治舞台,這在日本實在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所以,在台灣發生太陽花學運的當時,實在很可惜,居然對那些參加學運的一百多個學生們利用法律的手段提出告訴,以壓制學生們對於改革的想法。日本是選舉制度出了問題,在台灣卻實行如同日本的選舉制度,制度的缺陷大大影響選情,所以我認為不改變不行。然而,在日本是讓年輕人抱持希望,這個年輕世代的人們也有良好的思想、自由的生活方式,但是在台灣就變得非常的辛苦,年輕世代愈來愈找不到好的工作,正式雇用的工作機會愈來愈少,就變得不太敢想結婚的事,即便結婚也不太敢孕育下一代,這個狀態持續發生實在有夠糟糕。老實說,未來是他們年輕人的世界,為年輕新世代的將來著想,一定要有重新改變這個社會的想法。所以我認為日本的選舉制度有許多缺陷,有必要改變不可。

 

 


問答13

【鎌倉千秋】

總統先生您能送給日本年輕人幾句話嗎?

【李登輝】

對於現今年輕世代的人們我想說的是,最近這個月8月號的文藝春秋這本雜誌也有寫到,不要費盡心思在物質享受上的問題,至少也要在精神層面上稍微思考一下形而上的哲學問題,然因教育制度上的關係卻忘了精神層面的教育也是重要的。在日本,這個精神層面的教育雖然有很高的評價,戰後卻漸漸消失了。從這方面來看,對於日本的教育方式的建議,我認為稍微有必要給年輕世代施以精神層面的修練或教育的課程。
 


問答14

【鎌倉千秋】

能否更具體的闡述精神上的修練到底為何?

【李登輝】

我認為日本比起其他國家來說,所謂日本精神是非常獨特的想法,這可說是從以前就流傳的武士道精神,若把日本精神說成武士道精神的話,或許是非常老舊古板的思想,在這想法當中,若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應該如何保有自我呢?或應該如何做自我呢?舉凡自我的問題、精神的問題,還是地區問題、或者是地理上的考慮等等,應該要如何調和才好呢?我們一定要把那些想法好好的教育年輕新世代才行。我已經是一個退休的人了,為此我還創設李登輝學校,也有很多是從日本來的年輕朋友加入李登輝學校的學生。一年盡可能地持續上課12~3次,至今我還持續利用寒暑假的時間給大學生的學生團上課,指導他們要怎樣提升領導者的修煉。我想其實日本也有類似的機構在做培養年輕人的工作,比方說某某財團或是組織機構等等,政府應該更強調的是教育方面。

 


問答15

【鎌倉千秋】

關於台日關係。為了建構今後台日兩國的友好關係,您認為雙方應該如何互相努力呢?

【李登輝】

其實在日本已經有所謂的李登輝之友會,這個總會非常努力的發展,日本方面更是在推動如同美國版的台灣關係法,事實上就是日本版的台灣關係法,台日雙方並沒有外交關係,日本只承認中國卻沒有承認台灣,那要如何堅固和台灣的關係呢?首先有必要從民間途徑推動這部日本版的台灣關係法,以強固雙邊關係。現在我舉個台灣人來日本的例子,我這次來到日本是不用簽證的。這是一個基本問題,從台灣來日本的觀光客有很多吧,來日本學習的人也有很多吧,日本對台灣也稍為思考一下,不管是現今的內閣或是領導人都不太強調那樣的現狀。我也是很辛苦,大老遠從台灣來日本就為了治療心臟方面的疾病,卻連簽證也不發給我,在免簽之前就曾經存在過那樣的時代。所以在那樣的狀態中,我就在想應該更積極推動台灣和日本之間的關係。

 


問答16

【鎌倉千秋】

您認為,通常公民意識應該要怎樣努力維持互相之間的關係呢?

【李登輝】

現代公民意識的關係,是這個問題嗎?看看您的日本人父親和台灣人母親就知道了,就如同自由的想法,如何互相幫助的想法一樣,比方說,像這次東日本大地震,台灣所有的人都非常強烈關心這件不幸的災害。台灣在921大地震的時候最先來台救助的就是日本救助隊,而且不是政府捐款,反而是日本東京財團對台灣捐贈大筆的賑災金,雖說如此,在進行民間層級的交流,政府方面的暗助或默許的態度是很重要的。這的確是。

 


問答17

【鎌倉千秋】

我想再請教總統一個問題。現今國際情勢已經產生很大的變化了,為了表示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存在感,您認為甚麼事情一定要處理的呢

【李登輝】

現在的台灣有必要提高自主性,與此同時台灣這個國家一定要正常化,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如何好好處理與中國的關係。我在擔任總統期間,廢除「動員戡亂時期」,然後朝著台灣和中國之間應該如何維持自由與和平的關係的想法邁進,反攻中國的想法是國民政府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但是我就加以調整改變成國與國的關係,這是我在1999年對德國之聲廣播電台所說的話。這話的意思是說,賦予台灣和中國一種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位置上。如此,就以清楚明確的分立狀態來處理兩岸關係,這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構想。中國是中國,台灣是台灣,在這個狀態當中,也應該要維持和平不是嗎?不管中國方面表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或是表達「台灣屬於中國」的說法,我不會說那是對的,因為我不贊成。台灣之所以為台灣,就是在世界上標榜展現自由民主,我認為更應該說出這就是台灣的價值。若要像香港一樣,以一國兩制的形態來處理台灣問題,我是非常不贊成的。

 

【鎌倉千秋】

再來看看現在的馬英九政府,從日本的立場來看,他提出相當多所謂的親中政策呢!

【李登輝】

對,他就是親中。

 


問答18

【鎌倉千秋】

是啊。關於馬英九親中這件事總統您怎麼看?還有對於明年總統大選,台灣的公民有表示甚麼樣的反應嗎?

【李登輝】

到目前有許多的預測,當然蔡英文得到非常高的支持率,現在的總統他的支持度已經降到只剩9%,這個狀態實在很難看。這樣恐怕會影響到國民黨政府和國民黨本身的選情。在我來看,台灣明年的選舉很有可能會進入一個嶄新的社會,就是產生女總統這件事。蔡英文女士的支持率相當高,她是在我當總統期間擔任國家安全會議的諮詢委員,幾乎所有台灣外交的問題都委託她來處理,特別是針對台中、台美、台日關係等問題她都修正了許多的做法,相較馬英九親中的做法是得不到人民支持的。

 


問答19

【鎌倉千秋】

假設如總統您所想的那樣,蔡英文女士當選總統再一次政黨輪替的話,那麼現在台灣正被包圍在中國經濟發展力道當中,這是一個新的問題,我是說假設果真如此的話。那麼,這個新政政府和中國交流的方式將會變得更為困難不是嗎﹖

【李登輝】

台灣依賴中國的想法本身就很不應該。台灣的勞動力工資還算便宜,也就只有這個還算可以而已,如果從產業的觀點來說,只為降低成本而把產業外移到中國比較好,而且好像就會增加產值的想法,這樣台灣只會愈來愈糟糕,台灣的經濟一定要連結國際經濟產生互動才行,也就是物聯網俗稱IOT的工作,來日本的美國人正在做這項工作,而這個新的IC半導體產業就是在台灣開發出來的,而這個俗稱IOT的物聯網有必要引進到日本來。說到這裡我們知道日本的產業別是很廣的,要是日本的產業也能夠創新,那麼台灣也能夠分享利益相得益彰,如果不以這種型態來維持國際性的經貿活動,即使到了中國,結果也只是獲得工資便宜降低成本而已,產業幾乎沒有創新能力。我認為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就是產業的創新能力,所以首先我就支持日本的第三支箭,現在在飯店一樓舉行會議,正在討論引進俗稱IOT的新半導體的技術到日本來。

 

【鎌倉千秋】

總統先生我想再請教您目前的想法,台灣不要依賴中國的經濟,就依IOT或創新,和日本一起找尋不要依賴中國的經濟發展的方法,您說的意思是這樣嗎?

【李登輝】

如您所言,的確是。

【鎌倉千秋】

我大致理解您的想法。按目前的現狀,比方說東南亞各國,我已經感受到有許多國家都臣服於中國的經濟發展力道而紛紛投向中國,即使如此總統您認為台灣不用依賴中國而能自存嗎?

【李登輝】

的確如此。現在對於亞投行(AIIB),我個人實在非常擔心亞洲各國的人們,今後能得到的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樣。目前現狀是經濟上雖然獲得成長,但這也是在爭奪資源,就算是亞投行(AIIB)也免不了,到底最後誰得利呢?也就只有中國獲得利益而已。最近對於中國的做法,亞洲各國實在是敬謝不敏。比方說,湄公河的水資源問題、從亞投行(AIIB)到一帶一路問題,對於這些問題,我認為中國也只是考慮中國自身的利益問題而已,結果東亞各國如越南、柬埔寨、菲律賓、印尼等都陷入嚴重的狀態。面對這種狀態,我反而希望安倍首相利用亞洲開發銀行(ADB) 投資亞洲各國公共基礎建設,我是這麼衷心期待。

 

 


問答20

【鎌倉千秋】
我想再請教總統最後一個問題。大家都知道總統熟讀日本歷史,同時也熟知台灣歷史。那麼,您認為今後為了亞洲的和平,台灣和日本應該扮演甚麼樣的角色呢?

【李登輝】

台灣是一個小國家,完全要靠自己實在太困難,台灣和日本是生命共同體,已經很清楚台灣不依賴日本不行,將來到底會呈現甚麼樣態,這要等新政府上台之後,才會知道後續的展開。就我而言,台日之間的經濟關係,比方說剛剛有提到物聯網 (IOT)的創新,應該要從台灣把這個基礎引進到日本來幫助日本,台灣也才能依日本的經濟發展而獲得利益,所以我認為創新或是技術革新都比處理便宜工資的方式更為重要,不是嗎?

【鎌倉千秋】

非常感謝總統接受我們的訪問。

【李登輝】

非常感謝您的訪問,您辛苦了。

怎麼說好呢?今天的採訪內容非常的棒,技術在變化,典範也在變化,這正是確立台灣主體性的正確之方向。這個話我也曾經在外國特派員記者會場上有說過,這個想法其實是有理論基礎的。這不應該是人民的喜惡這麼簡單,而是要了解各種狀況來進行改革。政治改革還是所有改革當中最重要的吧!台灣社會大家就是這麼努力,我還要再多活五年。(笑)

【鎌倉千秋】

是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