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職場環境,造就沒有未來的台灣年輕人│周芷萱

2017.08.08

這幾年在台灣,流行海外打工度假,這個風氣的源頭是什麼?因為台灣的職場讓年輕人看不見希望和更多可能,年輕人不甘心於此。於是趁著年輕,想去外面走走,多點嘗試的機會。

那麼,台灣的勞動環境,到底怎麼了?筆者作為一個剛入社會的年輕人,觀察到幾個現象,這些現象,對年輕人而言,營造了一個沒有未來的台灣。

 

低薪高工時,錢和資源都不在年輕人身上。

22k雖然不是人人拿,但整體而言,年輕人的起薪已經倒退多年,毫無起色。拿筆者身邊的例子來說,筆者今年快五十歲的阿姨,當年高職畢業的第一份薪水,就是22k。媒體指出,台灣的薪資水平倒退十六年。隨著時間過去,物價飛漲、社會變遷快速,職場所需要的各項能力門檻提高,大學生滿街跑,學歷不停貶值,薪水卻沒有漲。除了薪水沒漲以外,如今的企業老闆,要新鮮人會word、Excel、PPT這些所謂的基本電腦能力不打緊(但老闆自己常常不會),有時候還要會寫程式會外語會電腦繪圖會排版會這會那(老闆常常也不會)。要進入職場,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需要先行投入的成本比以前高出許多。要上英文補習班、上電腦補習班,學會各式各樣如今已經被認為是基本的技能,人力銀行或是電視廣告,這個社會處處都在告訴你要投資自己、掌握未來,卻沒想過,需要投資的能力項目越多、花下去的錢越多,表示我們的社會越來越沒有辦法跟意願提供機會,給那些沒辦法花錢學英文學電腦上大學的年輕人。

而在無薪假被說成「該得諾貝爾獎的發明」之後,社會也彷彿習慣了在「大環境不好的時候,要共體時艱」,把這樣的問題視為理所當然,勞工替資方體諒難處成為了習慣。即使出資的老闆在道理上,可以在賺錢的時候分配到比較多錢是因為他要承擔風險,風險應該是經營一個企業應該要考慮的問題之一。現在則是用雙方共體時艱,一筆帶過身為比較有資源的一方的責任。好啦,共體時艱也算了,不過,那環境好的時候呢?共患難之後,勞資雙方有共享福嗎?

台灣的GDP其實逐年有在成長,但薪資明顯沒有成長,反而還倒退,除了經濟不景氣、世代變化快速、設備折舊、毛利率下降等大環境因素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分配的不公平。許多老闆一邊要員工和自己共體時艱,卻少有人主動願意跟員工共體時艱。勞基法的工時工資等相關規定,原本應該是最低標準,卻在台灣社會常成為做不到和努力規避的高標。雙周84小時(現即將改為單週40)的工時規定,很多企業用「打卡下班之後繼續回來做」這樣的方式,規避勞動法規。經濟看似不景氣,但是高單價的房地產、奢侈品還是賣得很好。台北近年來,來自國外的高檔餐廳一間一間的開,豪宅一棟棟蓋,通通生意興隆,生意變差的只有中低價位的房子和餐館。台灣人沒錢嗎?不,是台灣沒錢人沒錢,有錢人還是繼續過他們的安生日子。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經濟不景氣只會瘦到勞工的荷包,明顯瘦不到老闆的。

老闆們常常說,「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看許多商業刊物都可以看到這樣的觀點。把所有的社會問題都化成個人努力的產物,好像只要努力念書、努力工作、努力補足自己的能力、努力生活,有朝一日,就可以成為那些樣板的成功人士。商界大老還會在這些刊物上,跟大家分享他的養生秘訣:「每天十點以前上床」,這養生秘訣在如今的勞動市場堪稱奢侈,完全就是他手下的勞工沒有辦法擁有的生活(筆者雖然不在該企業上班,但十點可以完全下班就不錯了)。所以,老闆跟員工之間的差異,真的是幾點上床或是努不努力、思考方式如何嗎?賺錢的時候老闆也許願意多給員工一點分紅,但賺得少的時候砍福利,第一個砍員工的,老闆還是安穩的過他十點上床的日子,不會受到景氣影響。

 

退休時間延後導致升遷困難

台灣的整體經濟環境確實比過去來的不好,「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已然遠離,不只是年輕人,走過那個年代的人們,也開始擔心自己的未來。所以人們的退休年齡越來越晚,人人都想,還能在工作崗位上做幾年就多做幾年。同時因為勞保公保體系的問題,政府也開始鼓勵公務人員們晚點退休,給社會保險體系更多的緩衝期。多幾個人在工作崗位上不退休,就多幾個人繳保費而不是領取退休金。但是晚退休的風氣,也造成了年輕人的機會更少,升遷更加困難。

華人社會是一個很重視倫理與年齡次序的社會,台灣也是(即使我們可能很不想承認是華人社會,但目前風氣跟文化看起來就是),一個年輕人即使再優秀,在一般的職場中,很難有機會爬到年資更長的前輩頭上。公司的職位大多有限,只要前輩不退休,在這樣的長幼有序職場倫理底下,年輕人的升遷機會更少。薪水通常是跟著升遷一起調整的,也同樣沒有機會。進入職場的新人,在同一個位置上待的時間比過去更長,拿同樣的一份薪水的時間也更長,透過升遷和加薪改善低薪處境的可能性,也因為整個社會全面的退休年齡延後而降低了。

 

階級難以流動

如前面兩點所說的,要找到好工作,入門的門檻就需要錢來補習、學習各種能力、上大學,除了錢之外也需要時間的餘裕,才有辦法學習各種技能。好不容易進了職場,又普遍低薪,很難升遷、少有加薪機會。如此一來,青貧(青年貧窮)的現象就產生了。這個問題不只發生在台灣,日本也出了不少相關的研究書籍,在討論《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低薪資、低成就、無欲無求、不敢奢求,這樣的現象在日本和台灣都正在發生著。

可以不落入青貧的困境,有資源跟機會嘗試更多不同的可能性,學習跟挑戰更多事物的,通常,都是家庭經濟狀況較好的年輕人。或是至少,沒有家要養。一個需要養家的年輕人,以目前的年輕人普遍薪資來說,往往需要做不只一份工作來滿足家庭的經濟需求,若是又遇上高工時的工作,恐怕最後就連充分擁有睡覺的時間都是奢求。時代的差異造就了完全不同的心理狀態,對未來的想像或是對現在的理解,不同世代之間完全不同。以前是努力會有成果的時代,黑手變頭家的奮發向上故事時有所聞,而且發生在街頭巷尾,並非遙不可及。所以上一代常常會用過去的經驗,告訴年輕人說努力就會有成果、努力會有希望。在這樣的觀念教育下長大的年輕人,在現實生活中看到的和經歷的,卻是努力沒有成果、少有希望,黑手變頭家如今成了幾乎不可能的神話故事。

所以你說,台灣年輕人不會憤怒嗎?為什麼社會看起來越來越亂?因為這些社會壓力需要一個出口,很多社會事件就成了一個壓抑的情緒出口。

 

社會壓力的出口

上面提到的三個問題,整體而言,就是將年輕人困在一個低薪高工時的現況裡面,難以透過升遷和進入職場之後的努力來改變。人要活下去,繼續往人生的路上走,有沒有抱著對未來的希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像毒品問題不只是因為有人貪求快感,更是因為他們看不到未來,未來跟希望對他們沒有意義,那麼「毒品毀你一生」這類的警語,就無法阻止任何事情。現代社會壓力大、變動快,又沒有嘗試機會跟希望,社會壓力在個人身上逐漸累積,最後到了一定的程度,會需要有一個出口爆發出來。

人們在社會壓力鍋裡尋找情緒出口,出口在哪裡?近年來,台灣社會的暴力社會事件頻仍發生,從隨機殺人到虐待動物。暴力社會事件本身就是一個社會壓力下的產物,人們在壓力鍋中受壓,有幾個人頂不住,用了社會無法接受的方式來解決他的壓力。而不只是這些「壞掉的人」用暴力當作出口,自詡正義的人們,其實常常也把這些暴力事件當成情緒出口。所以有人排隊去打隨機殺人的「壞人」,做那個正義之聲;有人去攻擊虐待動物的「人渣」,換來一陣喝采。為什麼人們需要看到壞人受到處罰,才會認為正義得以伸張?除了基本的正義感之外,另外一個,就是因為這社會太多不公平、太多壓抑和動彈不得之處。如果諸如殺人殺貓犯這些人承受不住壓力的時候,用這樣的方式爆炸,可以不受到嚴厲的處罰和社會譴責,那其他人每天承受的壓力和折磨又是為什麼呢。所以,去用打殺人犯、虐貓犯來伸張正義的,可以看到基本上不會是什麼日子過得很舒服的人,因為對日子過得舒服的人來說,他們的正義不需要用這個方式來伸張,他們的情緒有其他的出口,甚至這個社會處處體貼他們的情緒,要大家「共體時艱」,體諒資本家們的難處。

所以勞動問題不只是幾個人過的好不好,不只是誰夠不夠努力、拿的薪水多不多,更是整體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社會沒有流動的可能,人們的付出得不到相應的回饋,壓力沒有出口,暴力事件或是針對暴力事件加害者的暴力事件,就會不停發生。

 

萬般問題的起源

勞動狀況不好,事實上,是台灣各種問題的起源。生育、社會冷漠、公民參與低、暴力事件頻仍、社會停滯,都可以看到和勞動問題相連的地方。低生育率的最大主因,就是青貧族的低薪高工時。現在在台灣,養小孩很貴,從奶粉尿布到教育無一不貴,以一般雙薪的年輕人薪水,很難有好的條件教養小孩,更何況高工時底下,每天回家累得半死,可能也沒什麼心情「繁衍子嗣」。公民社會要發展,更是需要好的勞動環境。試問,如果一個上班族,每天下班都筋疲力竭,只剩下洗澡睡覺的時間,他怎麼可能有心力去研究跟了解,他身旁的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他下次應該投給誰?這些候選人平常做了什麼?公民社會的冷漠,除了台灣獨特的威權脈絡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工時太長,公民們沒有時間餘裕去思考和參與。

這絕對不是勞工單方面的「共體時艱」或是努力可以改變的問題,老闆們也要認知到,自己是社會中的一份子,整個社會的風氣也和他們的經營方式有關。就算不談道德問題,把員工榨乾,在商業經營來說,也並非長久之計,疲勞的工人可能製造更多的錯誤,反而提高成本。

有好的勞動環境,給員工生活、陪伴家人、參與公眾事務的時間,才會有健康的社會,勞動產出的品質也會更好。

 

 


(周芷萱/自由台灣黨不分區立委落選人,選舉完畢轉職當性別檢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