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一例一休」讓蔡英文陷入困境│周偉航

2017.08.08

「一例一休」等相關勞動法規修正過程,成為蔡英文上任以來的最大痛腳,本案也造成民進黨的核心派系與第三勢力的全面衝突與決裂。

多數批評者認為本案代表蔡英文選擇往資本家靠攏,少數則強調其反對的部分是立法過程中的程序不正義。

民進黨當然認為自身在程序面上站得住腳,也認定當前版本傾向勞工,朝野之間的衝突是政治性的,甚有綠營人士直指第三勢力等反對者是被國民黨利用。但從旁觀之,蔡英文與民進黨之所以在本案陷入困境,還有更深刻的理由。

「一例一休」案的背景脈絡相當複雜,但原則上屬於一個橫跨三朝兩黨,長達十五餘年的修法脈絡,是只有少數人清楚其經歷的陳年老戲。整體修法的過程,各界已有許多介紹,於此不再重述,本文將只就操作技術面來檢討。

民進黨在整個修法過程中,不斷強調其版本遠較過去進步,但相對來說,因為修法涉及漫長的協商過程,這種「進步」成份也不免也有受賜於前朝,也就是國民黨的成分,相對於民眾理想中的進步仍有不小的落差。這種感受面的問題,是第一個要注意的客觀要素。

還有,本次修法之所以產生衝突,是因為在相關各法條修正的交替磨合空窗期,意外出現「舊國假新放」的狀況。民進黨在上半年未能有效掌握立院會期進程,造成修法延宕,也讓七天舊假重新出現,這也是為何在下半年會如此之趕,甚至以爭議手法將法條送出委員會。

民進黨雖然知道本法案的急迫性,但並沒有把這種認知轉變成為真正的統整性策略,這也讓本案的衝突歹戲拖棚,從小規模的民間團體抗爭,轉變成為大格局的立法遭遇戰,讓時間與談判成本的損耗暴增。這是第二個要注意的客觀要素。

 

此外,即便本法案已經在立院引發衝突,民進黨高層卻始終沒有意識到本法案在政治面上的嚴重性,甚而在記者會上出現「那就別支持民進黨」等情緒性發言。此類想法雖然是人之常情,但會大意到隨口說出,只代表相關人等對此仍掉以輕心,未認真以對。

會有過度的自信,是因為民進黨堅持自身版本比現有勞動法規版本要好,但對於這個版本好在哪裡,雖然有諸多「完整」的說明,卻沒有一個「漂亮」的解釋。甚至連黨公職也不太清楚自身版本要如何簡明說清,因此在各方面都陷入被動的困境。

這讓國民黨與第三勢力在相對少數的狀況下,仍有出牌的空間。對國民黨來說,不需提出任何版本,只要一直鬧場,回歸藍綠對抗的舊格局,造成議事混戰,拖延立法,就能創造最大利益,反正該黨形象已差無可差。

而第三勢力則以高道德標準檢視整個立法流程,如果民進黨辯稱法案進步,第三勢力則主打程序正義,如果民進黨改打程序合理,第三勢力則強調民進黨的相關配套許諾(勞動檢查)無法有效實現,整個修法是寄託在夢想之上。

說理的戰線不斷增開,民進黨疲於應付,終陷入難看的境地。這泥淖戰的責任,能推在立院黨團之上嗎?當然不行,因為本案屬總統競選政見,而立院只是負責執行的最末段。總統應出面統整本案的推動流程,但目前看來,就算有這樣做,也是失敗的。

就政策發心而言,本案對於勞方的友善程度,仍大於配合資方的現實意味,但基本上綠營的錯失並非在於動機面,而是在於手段面,特別是宣傳活動之上。

 

於過往在野時期,特別是太陽花以降,民進黨與新興的公民運動者結盟,透過快捷、靈活,且高效率的新式宣傳,成功在網路與現實環境中壓制國民黨的宣傳與論述,並最終在選舉中有效打垮國民黨。

此技術發展到2015年至2016年初的中央大選,這種協同作戰的高度,往往直達黨中央或總統競選團隊核心的等級,展現前未見的效率與快速反應機制。但在完全執政後,這種宣傳模式消失了,初期尚未產生太大問題,但不到半年,在擁有更多資源的狀況下,民進黨的宣傳表現反而更差,而所有的反作用力,也就施加在大權集於一身的蔡英文之上。細究其理,大致有以下原因:

第一,原本協助綠營操作宣傳工具者,仍選擇保持在野角色,甚至傾向於第三勢力,對特定政策有一定堅持,未依循民進黨立場。而民進黨擁有類似能力者,又被安排去從事其他業務,公忙之餘,無法支持宣傳戰線。

如何面對昔日盟友轉變成為今天的敵人?是把他們都打成國民黨?(綠營在立院就是以此理路要脅時代力量不可與國民黨同步。)還是換個角度,把他們設定成新型態的政治敵手?還是基於舊日關係,不肯撕破臉?民進黨在這些問題上,仍拿不定主意。

第二,是由蔡英文主控的黨政核心已不認為宣傳是重要的任務,在大多數狀況下採取放任態度,這可能是基於民進黨完全執政後,擁有政治權力上的優勢;但實質上多數媒體仍朝藍營偏斜,在第三勢力決議開戰的狀況下,民進黨很可能只剩下少數的支持者以個人角度發聲力挺中央政策。

 

第三,蔡英文等高層誤判此為小事,而被對手輕易放大操作,因此為民生具體相關事件,民眾可能相對有感。蔡英文與民進黨上台之後,發動的改革多屬高格局操作,如不當黨產等,民眾雖然看了爽快,但爽過就沒了,而放假是切身有感之事,真的放到,當然是「現爽」,但如果要和民眾說明計算工時之數學公式,多數人都沒太大興趣。

對於這些問題,可行的解決方案,大致有以下的幾個方向。首先,綠營應重整政策宣傳團隊,恢復高效率、高彈性的體系,不只為本案,也為將來一系列政策,甚至是爭議最大的同性婚姻案。如果政府體制無法容納,應以府外單位的方式為之。

其次,在發動改革之先,即應先讓全黨上下理解政策內涵,並且「發下子彈」,讓各級黨公職與支持者清楚各問題應如何回應,而不是拖到現在,仍有許多綠營政治人物不清楚其修法內涵,更惶論出手捍衛。

再者,應重新檢討當前版本是否為正確的修法方向。本法案的最大困境,就是在於一般人根本不理解實質的修法方向和內容。而任何修法,都應以對弱勢有利為主要考量,而此不止於實質修法內容,尚包括對於法案精神的理解,而後者正是精英政治人經常忽略的。

 

本次爭議點之一,就是在於公式太過複雜,所謂「看一篇就懂」的懶人包、說明文,也多達上千字,平凡百姓根本沒興趣,他們只想知道自己之後是多放假還是少放假,錢會多還是會少。的確,這種認知上的懶惰傾向,會讓勞方在新法的概念下陷入困境,就算加班費被公司刻扣了,自己也沒意識到權益已受損。

階級落差之所以擴大,多數是因為資訊不對稱,而資訊優勢又往往和權力位階成正比。因此現有的修法方向明顯太過精英:精英算過沒有問題,甚至對於受迫者更有利,但要讓這套新法順暢運作,需要受迫者理解自身權益,並主動申訴,以勞檢等手段爭取自身權益。有在第一線接觸實際受迫者的人,就知道這種精英想法有多危險,這也就是許多人擔心新法反被資方惡用的原因。

最後,推動改革須要提早進行時程安排,對於可能因立法程序所浪費的各種機會成本,提早進行掌握。民進黨首次完全執政,對於行政立法系統上的協調,仍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但政治上的衝突不等人,許多急迫的國政事項會一一快速翻上檯面,如何有效應對,還需要更精準與審慎的態度,而非動不動就以「不爽就別支持」的態度來面對在野勢力的挑戰。

民進黨近年之大勝,並非因為民進黨好,而是因為國民黨爛;此外,並非將來只要國民黨繼續爛,或是國民黨比民進黨爛,就可以永保權位。新興的政治權力正在快速擴張,而且擁有民進黨之所以能擊潰國民黨的技術力,如何小心面對,取其中庸,才是執政者應深思的方向。

 

 


(周偉航/輔仁大學哲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