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鬼抓藥單」的逆流?─「中華民國存在」的深層意義│高天生

2017.08.08

面對中國當局一再以「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威逼、恐嚇和挑釁,蔡英文總統在10月10日「國慶文告」中,除了意在言外強調,「維持現狀」更積極的意義,是在深化民主機制的基礎上,以更前瞻積極的作為,推動兩岸建設性的交流與對話,進而建構可長可久的兩岸和平穩定關係。

蔡總統除了以「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會在壓力下屈服,更不會走回對抗的老路」的「四不」宣示基本態度外,她還提出「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說法,來對咄咄逼人的中國當局喊話,此種說法讓一些獨派學者感到憂心忡忡,他們擔心這種說法會如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的「憲法一中」說法般,或恐衍生連鎖效應蛻轉為「第二波民主改革」的新一波逆流?

11月1日「洪習會」後,面對國共兩黨在「一中原則」、「反台獨」等議題的唱和,總統府也再次呼籲「北京當局應正視中華民國存在」云云,這種一招半式闖江湖的操作模式,確實讓許多綠營支持者啼笑皆非!

前總統李登輝2016年8月28日在「人民直選總統暨台灣民主發展二十週年研討會」閉幕致詞指出,台灣已經走出威權時代。對台灣來說,要做一個正常化的民主國家,應先徹底解決的問題,是國家認同的分歧。中國一直企圖併吞台灣。在這種內外的相互作用之下,台灣的國家認同遂變得複雜紛亂,說清楚一點,就是台灣國家面臨存亡危機。

李登輝特別提出「脫古改新」的新思維,作為改革的方向。他強調,「脫古改新」目的是在切斷「託古改制」餘毒的亞洲價值,擺脫「一個中國」、「中國法統」約束。現在超過八成的國人希望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維持現狀」。何謂台灣的現狀?就是台灣不隸屬於中國、獨立的狀態,台灣的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個別的「存在」。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唯一重點。

 

李登輝將自1987年起宣布解除戒嚴、開放集會結社、開放黨禁報禁,迄90年代台灣歷經一連串民主化改革過程,如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威權體制瓦解,台灣成為亞洲民主轉型最成功的典範,經濟社會也日趨自由化、多元化等,定位為台灣的第一波民主改革的成果。

只是歷經兩次的政黨輪替,現行的民主體制本身存在的缺陷、窒礙,也一一浮現,為了解決體制性的嚴重問題,李登輝在新發表的論述、著作中,對所謂第二波的民主改革有很殷切的期待,這也正是當年他和陳水扁總統關係衍生緊張和質變的關鍵所在。陳水扁甚或在2006年公開嗆聲表示,改國號、制新憲他確實做不到,即使李登輝在他的位置上,也無法做到云云!

第二波民主改革的迫切課題為何?李登輝曾提出「經濟均衡發展」、「資源公平分配」、「權力還給人民」三大改革方向,但後續的論述中,李登輝又以邁向正常國家為標竿,他強調台灣要成為正常國家,當然要將「中華民國」國號改成符合台灣需要的國名,同時,「中華民國憲法」也要重新制訂符合現狀的「憲法」,這和1964年彭明敏師生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中新國家、新憲法的訴求,並無歧異,也和獨派各社團一再訴求的「正名」、「制憲」殊途同歸。

根據獨派學者研究、探索,「中華民國憲法」孕育、制訂的過程,根本就與台灣八竿子打不著,即使是「即將形成的最後一刻」,當時主宰台灣的陳儀「遴選」、「推舉」了制憲國大代表匆匆趕赴南京參加會議,但實際制憲過程根本沒有機會參與。1936年的「五五憲草」,也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同時,1952年4月28日簽署「台北和約」前,日本政府仍視台灣人民保有日本國籍,中華民國政府也俟「台北和約」在8月5日換文生效後,才認定台灣人擁有中華民國籍。一九四六年台灣區域的制憲代表12人(郭耀廷、顏欽賢、黃國書、林連宗、李萬居、林壁輝、張七郎、鄭品聰、高恭、連震東、謝娥、南志信);職業團體代表6人(洪火煉、劉明朝、吳國信、簡文發、陳啟清、紀秋水),兩者合共18人,他們皆是日本國籍,而未有中華民國國籍殆無疑義。

對於「憲法一中」備受爭議、攻評,前行政院長謝長廷並不認為他個人見解、說法,有何重大謬誤,不願具名的獨派學者指出,「中華民國憲法」被蔣介石拿到台灣當威權統治的「神主牌」,本來就是世界的笑話,其合法性、合理性都受到質疑,謝長廷以個人在台灣民主政治發展史上的高度,竟然變相為其背書,他的說法會被有識之士視為「逆流」,當然非無的放矢。

再如國民黨內部對「一中各表」、「一中同表」衍生路線爭議,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正面槓上前主席馬英九時,竟然也高舉「憲法一中」大旗當攻盾之矛,由此可見圍繞在謝長廷身上的「暗潮」,如今更被端上檯面。

有關「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說法,在蔡英文「國慶文告」正式發表前,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和其親近人士,早已在媒體一再放話強調,這是宋楚瑜和蔡英文總統多次會面談話時提出的「獻策」,宋楚瑜認為現階段高舉「正視中華民國存在」大旗,有助化解兩岸劍拔弩張的僵局。總統府和蔡英文的親信對此並未有正面評論,只是「國慶文告」發表後,獨派內部對此頗有爭議。

 

獨派學者指出,宋楚瑜個人政治性格有強烈「反骨」存在,早已是政壇公開的秘密,他多次選舉都打出「民主改革工程師」的旗號,但他對台灣民主改革的貢獻,正面肯定的人卻不多。宋楚瑜與李登輝、連戰等人的分分合合,更是台灣政壇的傳奇,「翻臉如翻書」是許多人為宋貼上的標籤,有豐富政治歷練的人,莫不對宋避之唯恐不及,台北市長柯文哲、蔡英文總統對宋的重視、禮遇,許多人都感到疑雲重重,蔡英文任命宋楚瑜為出席APEC代表,除了宋楚瑜和其親信「自我感覺良好」外,綠營、藍營人士普遍都不看好。

「宋楚瑜牌」是萬靈丹嗎?過去的「連宋合」,被泛藍陣營視為是一定贏的「好牌」,但2004年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卻是陳水扁驚險連任成功,連戰、宋楚瑜漸走漸遠。政治素人從政、壓倒性擊敗連勝文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在傳出私下請益宋,獲傳授不少「治理市政」秘訣後,民調卻是開高走低,高人氣光環不見了。而蔡英文總統打「宋楚瑜牌」,能化解兩岸僵局嗎?似乎中國當局最近以來也沒給宋楚瑜好臉色看,對岸的傳聲筒猛轟狂炸蔡英文的砲火,迄今也沒有停火的跡象!如果「宋楚瑜牌」真的是一張絕妙好牌,那外界的反應,是否太不知好歹了?

獨派學者強調,聯合國憲章中的「中華民國」,1971年後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台灣」不論從「佔領說」或「流亡說」解讀,都是極端奇怪的存在,「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說法,對解決台灣當前的問題或兩岸關係僵局,都沒有正面加分作用,反而混淆了視聽,讓居心叵測媒體有貼標籤的口實,畢竟台灣邁向正常國家的進程,改國名是必經的道路,既要拿掉「中華民國」,又要「正視中華民國存在」,豈不是「髮夾彎」?

「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彭明敏師生在1964年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開宗明義宣告,五十二年後的今天,不論是台灣內部或國際社會的情勢,都比當年好太多了,獨派人士建議蔡英文總統,應從台灣邁向正常國家的大戰略打拚布局,穩健往前開步走,千萬不可倒退或停滯在「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虛構神話中。

再以歷史為鑑,當1971年世界強權擋不住驚天駭浪,在聯合國對「中國代表權」進行攤牌操作時,美、英等還一度有意往「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方向,尋求各方妥協、退讓的折中模式,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強力反對,本身沒有實力、一貫扮演美國人棋子的蔣介石,更高舉「漢賊不兩立」的大旗,悍然拒絕美國人的「好意」,其實蔣介石當時真正關心、在意的是他政權獨裁統治的合法性、正當性是否會崩頹,而正是蔣介石的「一念之私」,讓台灣的外交空間愈走愈狹窄。面對當前內外面臨的困頓、波折,蔡英文總統再怎樣也不能向「魯蛇」(Loser)取經,如此或可望擺脫「請鬼抓藥單」負面效應!


 


(高天生/資深政治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