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理輕文的歷史與迷思│林欣曄

2017.08.08

報載台大社會學碩士待業八個月投出50封履歷沒下文,找不到工作,因此在PTT引起「文組無用論」的熱烈爭辯,從這一連串文理組戰文就看得出來,台灣無法進步的原因在哪。

哪個國家像台灣這麼愛戰文理組?

最愛戰文理組的始祖就是戰前中國的國民政府,文理組的分類是引進近代西式教育體制才有的,但清末在帝制中國長久的科舉取仕傳統中,意圖以西式教育的學歷取代八股科舉的途徑,這就造成了強烈的教育為國家統治階層服務的取向。

經過北洋政府到國民政府時期,此種取向仍然大致不變,再加上對於全盤西化會動搖統治權威的疑慮,又喊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口號,那麼,什麼是體,什麼是用呢?

當時在教育政策論辯上,理工被認為是「實用之學」,並且興學成本較高,導致比較有供不應求的情況;反之,對於會直接衝擊統治權威、辦學成本又較低的法政學科,以及愛找麻煩的文人,官方的態度就是將之鄙斥為「干祿之學」,設法控制並壓抑其發展。

到了國民政府接收台灣,當然也把這樣的觀念帶過來,並且和日治時期養成的社會菁英發生嚴重衝突,二二八事件後期,殺掉最多的就是這些在日治台灣漸被重視的法政人才。

 

上圖為當時台大哲學所停招公告

 

後來白色恐怖時期又搞出了「台大哲學系事件」和各種文字獄,連學文史哲的都不放過,這當然在台灣人心中,投射了強烈的「珍惜生命,遠離文組」的印象。

為了掩蓋上述事實,國民黨謊稱日本人殖民時不准台灣人習讀法政,其實日治時期台灣人固然偏好學醫,根據既有的研究資料顯示,台灣人赴日留學專科以上者,以習醫者為最,約佔2/5,但學習法科者也有1/5,人數逾萬人,排在第二。

根據學者研究,『1928年,台北帝大在台灣成立。由於該校定位為研究型大學,招收的學生數量相當少,且其以滿足在台日人高等教育需求為主。台大帝大文政學部,自1931年3月至1945年9月,15年來共有16屆計50位台灣人畢業生,如不含選科生,至少有40位畢業自「政學科」。

 

上圖為台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

 

而台灣人赴日本內地學習法政的情形,由於當時台灣係屬日本殖民地,台灣人除非申請變更國籍,否則概屬日籍。在日本內地各效統計中,多被視為「日本本國人」,與中國籍﹝清國或中華民國籍﹞學生不同,不列入「外國籍學生」。』﹝見劉恆妏,2004.01,〈日治與國治政權交替前後台籍法律人之研究—以取得終戰前之日本法曹資格者為中心〉,《戰鬥的法律人—林山田教授退休祝賀論文集》,台北:元照出版社。﹞

所以嚴格來說,台灣人「赴日」求學與中國人「留日」意義不同,台灣人到日本唸書,仍然是在「本國」受教育,固然教育資源分配有限,但『台灣人赴日本內地求學時,個人的能力與學歷取代了種族因素,成為考核錄取之依據。』﹝出處同上﹞因此所謂日人不准台人修讀法政實屬無稽。

這樣的時空背景造成了幾個影響,首先,文組的人才不是被殺被關,就是被驅逐恫嚇,形成人才斷層,這個斷層就由有黨證的人填補,這也就不奇怪為什麼馮滬祥這個理則學考零分的可以當哲學系教授,勝文他爸可以從陸官轉台大政治系還當上系主任…等等。
這也就容易被倒果為因的認為,文組素質會好才有鬼。

其次是透過國立殯儀館的一綱一本,把教材弄得超爛。大家都聽過我們教科書的「地理是歷史,歷史是神話」吧,那國文就根本是政戰手冊了,請問全世界民主國家中有哪個高中文組是像我們這樣念的?

 

以歷史為例,大家不會以為歷史課本寫的那些就叫做歷史吧?就像我們不會以為會背牛頓三大定律就叫做懂力學,起碼還要會解題,更不用說上大學以後還要學怎麼做研究;那麼,歷史也要解題,而且不是背熟年代人名複製貼上即可,我翻譯一題東京大學入學考世界史考題給大家參考:

「受歐洲列強殖民地化的亞非諸地域,於進入20世紀後民族主義﹝國民主義﹞的運動高漲,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其多數達成獨立。然而此後也由於與舊宗主國﹝舊殖民地本國﹞經濟上的從屬,同化政策所帶來的與舊宗主國的文化聯繫,以及因來自舊殖民地的移民增加而造成舊宗主國內的社會問題等,殖民地主義之遺緒,至今仍投下長長的陰影。殖民地獨立的過程和此後的開展,又加上歐洲諸國各自的殖民地政策差異之外,一邊也受到社會主義和宗教運動等影響,而隨地域呈現不同的樣貌。

請留意以上重點,並考量各地域之差異,討論亞非殖民地獨立的過程及此後的動向。請在解答欄中寫下18行以內之解答,務必﹝至少﹞使用一次以下語句,該語句附錄如下。

喀什米爾衝突 奠邊府﹝戰役﹞ 蘇伊士運河國有化 阿爾及利亞戰爭 華夫特黨﹝埃及之民族主義政黨﹞ Doi Moi﹝越南革新﹞ 非暴力・不服從 宗教的標章法﹝註﹞

﹝註﹞2004年3月法國所制定之法律。亦稱為『宗教標章禁止法』。於公立學校禁止穆斯林婦女戴頭巾,而成為國際議論之對象。」

這就是為什麼《東大特訓班》會說如果你只有一年要速成的話,要選報東大理I,考東大文組是不可能的。

 

文組要考得難可以很難,要學的東西也不廢,是台灣的教育故意把它搞廢;教材廢,考法爛,是台灣文組被看不起的主要原因,也容易被倒果為因的認為,只能吸引數理不好=頭腦不好的人去投考,事實上,這就是基於廢掉文組武功的政策目的所想要得到的效果。

前天早上才和政治系畢業在當薦任公務員的朋友聊到,很多人酸政經社相關科系畢業的人只能考公職,這不是非常奇怪嗎?

治理國家所需要的,能夠分析政策利弊、了解行政機制、研究社會情況的,不就是這些科系訓練出的人才?如果把國家行政作為產業經營看待,不是有人常說政府也需要CEO嗎?那麼就像醫學系畢業考醫師、法律系畢業考律師,政治系畢業考公職,不也是他們學以致用的出路?

文組和理組沒有誰比較優秀的問題,一個社會要進步,從工業革命起,科技的實用性就從來沒有被忽略過,但是只有理組強是不夠的,一個國家的人力資源愈能平均發展,這個國家就愈強,但自然科學的成果可以複製、移植,社會科學是不可能這麼做的,所以頂尖人才的投入就更加重要。

看台灣的情形就知道,為什麼我們有那麼多理工人才卻只能賣肝、代工,而文組的工作卻那麼難找?課長島耕作﹝現在是會長了﹞就是文組的啊,這樣的人台灣公司不需要嗎?還是慣老闆為了節省成本自以為不需要?慣老闆說的話能聽嗎?難怪不要說蘋果了,三星也打不贏啊!

不只是產業,整個社會制度的改革更需要文組的人才。什麼時候我們能擺脫重理輕文的黨國思維,真正重視人文素養的培育和文史哲科系的發展,台灣的社會體質才有可能健全。

 

 


(林欣曄/詩人、音樂工作者、專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