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爭議針鋒相對成假議題,真正關鍵在於無人車發展│藍弋丰

2017.08.09

自從Uber引進台灣,就引發無休止的爭執,如今爭議演變為業者與政府針鋒相對,Uber提出《致台灣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交通部也提出新聞稿回應,正反方彼此劍拔弩張,耗費無數大眾的關注與時間,爭執是否對既有計程車司機造成不當競爭,Uber司機的勞動權,以及駕駛的認證與乘客安全保障等問題,卻其實只是假議題。

因為,Uber未來將發展的真正創新是無人車技術,而無人車也不只是Uber正在發展,而是全球IT巨擘與汽車大廠共同發展的目標,當汽車駕駛無人化,當前許多關於Uber的爭議之中,所有「人」的問題都將不再具有任何意義,而這才是包括政府與民間必須積極思考應對的真正未來趨勢。

 

國人或許已經常常搭乘Uber載客服務,大多卻對Uber這家公司本質並不了解,許多人認為只要來自矽谷的「獨角獸」公司就一定是高科技創新企業,對產業科技沒有研究的一般大眾,甚至有人誤認為Uber屬於物聯網技術。事實上,Uber目前的手機線上叫車平台服務並不屬於物聯網,除非日後發展無人車技術成功,無人車技術中才有許多技術真正屬於物聯網,Uber本質上來說也並非所謂高科技創新。

Uber最初提供的服務是車隊服務,在台灣,早就有機場接送等等各種車隊服務,Uber只是結合既有的技術來改善過去許多車隊服務為人詬病的缺點,最大的改善是結合智慧型手機App,以GPS來規劃路線,乘客可知道車子是否快到了,並可事後才線上付款,車上無現金交易,許多在台灣搭乘Uber的乘客,與過去計程車對比後,對這些優點十分讚許,卻不曉得其實就算是台灣的車隊服務也早就有這樣的功能,只是不一定有結合手機App。

Uber只是跟上智慧型手機時代,是對既有服務的持續性改善,並不是劃時代的創新。所謂「共享經濟」的主意,則是由另一家新創公司Sidecar所提出,原本經營車隊服務的Uber發現「共享經濟」的口號更能有效吸引投資大眾,更容易取得投資資金,於是全面跟進大舉進行,Sidecar在Uber規模壓迫下掙扎求生,終於在2015年12月31日黯然結束營運。

「共享經濟」一度喊得震天響,但其實在商業上也不是創新,共享經濟的基本想法是讓每個人把車子、房子與人共享並從中得到一點額外利潤,這並非創新想法,幾千年來,都有人出借馬車、租出客廳,或是借沙發給朋友睡,但是,幾千年來的經驗,也早就告訴我們這不是個好的生意主義。

 

開過各種租賃服務,或經營民宿的業者都知道,借沙發給朋友睡是一回事,把客廳拿來營業又是另一回事,為何最終旅館會演化為專營的大型旅館,因為要洗床單、消毒、對付臭蟲,若沒有規模化很難進行,民宿都常常開到業者累垮或是變得衛生堪虞,何況是更業餘的所謂「共享」,只能祈禱每個來住的陌生人都沒有傳染病、臭蟲,這種基於天真與好運的模式根本就不可能長期運作,結果共享平台上的業主分布逐漸往專業旅館演變,慢慢離開所謂「共享」。

這個前車之鑑,也可從過去線上平台的演變史看出,最先興起的線上平台也具有某種共享性質,即二手商品拍賣,不論是美國的eBay或是台灣的Yahoo奇摩拍賣,都曾先引領風騷,但最後線上平台發展的方向是直接購物,二手拍賣讓位,美國亞馬遜崛起,台灣Yahoo開起購物中心,拍賣淪為次要服務,基本原因很簡單,因為銷售一手商品比起經營共享二手商品平台,商業規模更大、相對的行政成本更低、毛利較高。

在交通領域也是,不只Sidecar黯然關門,其實Uber本身也沒有獲利,而是仰賴從資本市場取得的龐大資金大量補貼,每當Uber想要減少補貼,降低支付給駕駛的薪資,就會引發各種抗爭,如在台灣也引起罷工抗爭。現有的Uber,既非創新企業,也根本不是能賺錢的企業,更由於態度強硬,在全球都引發各種衝突,並不是只有台灣與Uber鬧翻。

Uber真正的創新與未來希望,是放在無人車之上,Uber於匹茲堡設立無人車團隊,並於2016年8月以6.8億美元收購自駕卡車新創公司Otto,Otto併入Uber後,一方面與Uber的匹茲堡自駕車團隊分享資料與技術,一方面仍然繼續原本的自動駕駛卡車開發計畫。除了技術上已經較接近完成的無人車,Uber更提出無人機物流、無人空中計程車的未來願景。

 

上圖為Google Self-Driving Car

 

無人車可說才是真正劃時代的創新,其可帶來的潛在利益之大,與對舊有產業破壞性之強,政府都必須正視。全球除了Uber以外,以Google為首的IT大廠,以及幾乎所有傳統汽車大廠,都正積極發展,而如新加坡等許多國家則意圖走在時代先鋒,與無人車開發機構合作先行測試。

以目前技術的成熟度,無人車可能幾年內就會有初步應用,如固定路線的大眾交通工具,或是路況複雜度低的高速公路行駛等等,而十年內人類可能會全面進入無人車時代,無人車將徹底解決許多交通問題,如再也不會有酒醉駕車導致的悲劇,疲勞駕駛也成為歷史。

計程車、車隊將進入全新時代,少了計程車駕駛,排除了司機本身造成的所有危安因素,例如司機與乘客衝突、司機犯罪或乘客攻擊司機的可能性,都因此消失,載客人數也可增加一人,使得計程車成為更有效率的交通工具,這將對都市交通有極大幫助,許多研究都顯示,無人計程車取代自用車輛,將可大為改善擁擠都市中的停車與塞車問題。

 

然而,這樣革命性的改變,也勢必對現有就業狀況造成衝擊,不僅全台8.7萬計程車司機將從此失業,還包括客運駕駛、卡車駕駛都將成為歷史名詞,將成為勞動部的一大噩夢;另一方面,交通部必須針對無人車時代設定全新的法規以及慣例,如交通事故時的賠償責任在誰身上,是無人計程車營運業者還是汽車製造商?這些都必須及早開始研究。

當前Uber爭議與司機相關的部分,當未來進入無人車時代,都將不復存在,因為已經沒有司機。無人車時代其實已經迫在眉睫,但社會面對Uber,爭執的卻多是未來將自然消失的問題,而非未雨綢繆,事先思考進入無人車時代將造成的大量結構性失業安置問題,以及相關法規上的調整。

所謂共享經濟,毋寧只是一種募資的口號,但無人車將會是真正的人類交通革命,台灣若能及早投入,產業可於其中找到無比商機,都市也能利用其解決無數問題、改善市民生活;相對的,也得承受改變帶來的代價。認清此一未來趨勢,對於現在陷入「悶經濟」,找不到未來產業方向的台灣,可說無比重要,我們不必把Uber當成創新任其為所欲為,但必定好好關注包括Uber在內的全球無人車發展趨勢。

 

 


(藍弋丰/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