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會在近期武力犯台嗎?│張國城

2017.08.09

習近平接掌中國領導權之後,外界普遍以鷹派形容,許多報導並指出習近平對「解決台灣問題」似乎存有急迫感。究竟中國是否會在習近平任內「解決台灣問題」?中國內部政經軍情勢是否會讓習近平做出武力犯台的決策?

中國政治鬥爭不是影響是否犯台的因素

外界或以為習近平和過去領導人如江澤民、胡錦濤之間的鬥爭,可能會使他必須以發動對台軍事鬥爭來「立威」,緩解壓力;又有許多說法言必稱「十四億大陸民意不允許台獨」,因此若習「縱容」台獨,必然不為中國民意所容云云。

中國高層之間存在矛盾是很正常的事,事實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存有矛盾,但是是否會直接動搖習近平的領導地位,是可能性很低的事。因為習可以給予任何人任何權力和利益(除了最高領導人專屬的權力和利益以外)。這或許不足以收服對手,但足以瓦解對手的陣營和手下。畢竟能當最高領導人的人極其有限,政治鬥爭也必然要有羽翼和手下為其奔走;這些人都是習可以威脅利誘的對象。畢竟他們的主子成功之後所能給的位置,習現在就可以給。

林彪當年位居黨內二號人物,戰功彪炳、又有龐大的軍中勢力,還有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餓死三千萬農民天怒人怒、文革鬥爭大批老幹部讓政軍高層離心離德,等四大對毛的不利因素,仍然無法威脅毛的領導地位,原因就在於解放軍和特務系統「還是跟著我走」(毛澤東語)。因為這些位居要津的人的權力地位來自於毛澤東,林彪上台除了少數死忠親信可能可以破格拔擢以外,其他人的權力地位不會有太大變化,因此當然沒有冒著叛毛的風險加入林彪陣營。地位較低的人沒有左右大局的實力,即使為林誓死效忠也沒有太大作用。目前習還沒有像毛那麼嚴重的四大過失,現在中共政權的開放情形也遠非1960年代可比,要威脅他的地位是相當不可能的事。

至於民意,當然反對台獨的中國民意始終存在,但畢竟台灣獨立和一般人的生活遠比物價高漲、官吏貪腐、貧富差距、三農問題…遙遠,如果人民會為了這樣非切身的事情上街又能迫使中國共產黨改變政策,此例一開,對黨的專政體制衝擊和威脅遠大於所謂的台灣獨立。對共產黨來說,任何政策無論對內對外是和是戰,主動性和詮釋權一定要完全掌握。即使有支持政府採取強硬手段的民意,也只能作為宣傳工具,絕對不能由上而下產生影響。

 

台灣軍事上的隱憂

縱然如此,目前以台灣現有軍事實力及國際形勢觀察,和戰主動權完全掌握於中國之手。台灣如果認為光憑本身對中善意就能形成軍事和平,是昧於形勢的看法。事實上,中國迄今仍未放棄對台動武準備,近年來在軍事上的積極發展反衛星武器、匿蹤(無人)戰機、航母、導彈、潛艦、大型海空投射載具等威懾及遠程打擊戰力,並置重點於建立「反介入」與「區域拒止」等戰力,已超出其自我防衛所需,亦影響亞太地區之軍事平衡,為兩岸和平發展以至於區域和平的最大變數。

中國軍事發展態勢對區域和平的影響除了硬體裝備的增進外,也在於戰略觀的改變。就總體軍事思想而言,一般認為自1991年海灣戰爭之後,中國軍事思想已經自過去「人民戰爭」思想轉為「局部戰爭」。1993年1月,中國召開軍委擴大會議,明確提出「軍事鬥爭準備的基點放在打贏現代技術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上來」,顯然中國已經具體地從過去大規模人民戰爭的思維轉向局部性的區域戰爭。事實上,人民解放軍自從1949年取得國共內戰的勝利之後,就沒有再遂行過大規模的全面性戰爭,八二三砲戰、中印戰爭、中越戰爭都只是區域戰爭及低強度衝突。軍事目標明確,作戰時間短促是共同特色。

換言之,過去共軍雖然高喊「全面的人民戰爭」,實際上其海空軍建設及發展,完全是也僅朝著從事局部戰爭著眼。相反地,雖然目前講打局部戰爭,其實中國的軍事準備比起講人民戰爭的過去更有能力打全面戰爭,特別是對台灣。

舉例來說,解放軍過去只能以砲兵威脅金馬外島,但今天已有能力以精準度不斷提升的導彈威脅台灣全島的所有目標。過去以炮艇、魚雷艇及獵潛艇為主力的解放軍海軍,根本難以支援任何對台灣本島正規或非正規的大規模登陸作戰,但在配備新式驅逐艦、護衛艦及超音速反艦飛彈之後,台灣水面戰力已漸趨劣勢。而「不對稱戰爭」及「超限戰」更是以打擊國家整體戰力所研發的戰法,誠然無法在現在研判這種戰法的可能效果,但其可能造成局部地區的全面影響或在局部時間內對全部地區形成影響,應該是有可能的。這都使未來中國所強調的「局部戰爭」戰略極可能較過去「人民戰爭」戰略更容易成為全面戰爭。
對照此趨勢發展,台灣的國防安全卻有幾點難以解決的隱憂:

首先是台灣的外在安全保障不夠確實。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冷戰體系確立,區域安全普遍出現了大國介入的情況,和平的維持和區域外大國的聯繫有重要關係。

美日安保條約是東亞最重要的安全合作架構之一,無論如何,中國對日本的軍事威脅遠不如對台灣來的嚴重,中日雙方儘管存在領土糾紛,仍有友好條約規定雙方衝突以和平方式解決的原則,且有一定程度的信心建立措施(CBMs),美日雙方還認為雙方的安全合作關係需要時刻經營強化;相形之下台灣面對更為嚴重的安全挑戰,卻沒有相似於美日的安全合作關係,這對台灣的和平形成巨大的威脅。

其次,台灣軍事防衛自身的決心不夠堅定,軍事因素在兩岸政策中也沒有得到清晰認知。台海軍事和平是任何政府執政的努力方向,但對於何種政策足以危及台海軍事和平,需要作清晰的認知。如果台灣不具備足夠的防禦能力,就是對台海和平與兩岸關係發展最直接而明顯的破壞。但是在台灣,國軍與中國是正規軍事交流不存在,退役人員私下的交心輸誠卻無法計算,讓國人對國軍高階將領必要時捍衛台灣主權獨立的決心和表現有相當的疑慮,在關鍵時刻甚至可能對他國支援台灣的意願與信心形成破壞性的影響。

 

川普對台灣的可能影響

唐納.川普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以黑馬之姿獲勝,引起全世界注目,各國都密切關注這位美國新總統將有怎樣的對外政策。對於台灣,川普新政府究竟會有多少影響?也值得台灣人密切關注。
截至本文撰稿時(2016年11月底),川普陣營的國安團隊尚未完全揭曉,但從川普的政見和他個人特質看來,最可能被川普對外政策影響的國家可能如下;

(一)    己願他力,期待美國保護、協防的國家

川普當選總統之後,雖然不至於立刻取消一切美國對外的條約和安全承諾,但不會無條件承擔國際義務,應該是毋庸置疑。在國際社會中,存在著少數完全期待美國協防或保護的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和地區可能是川普新政府首先要檢討的地區。

因為,川普是商人出身,雖然擔任總統之後仍會受官僚系統的制約,但是過往的經驗和習慣仍然會對他的思維起重大作用。從他的表現可以看出,若直接對他的權威進行挑戰,他必然會馬上做出反應。這在商場上絕對有其必要性,因為如此才可能確保領導威信並給股東和員工信心。但是他必然也會計算保護和協防一個地區是否符合美國的利益。

因此,若中國或其他強權具體挑戰美國利益,譬如發動類似台海飛彈危機和擊沉天安艦之類明顯的武力挑釁,川普政府的反應可能會非常直接和明快,但他對美國政治人物的外交傳統價值和道德承諾可能並不熟稔,也和外國政治人物較少個人交情。如此都讓那些沒有正式外交關係、條約或國際組織保衛的國家和地區必須重新發展與川普的關係,或是讓川普更加認識他們。

(二)    貿易和對外投資過度集中單一對象和市場的國家

川普宣稱將減稅,鼓勵美國在海外的投資回流,增加美國國內就業機會,對於不公平貿易的國家採取貿易保護措施,這些措施如果落實,對中國將有相當程度的衝擊,那些經貿依存度對中國過高的地區將首當其衝,甚至會成為美國殺雞儆猴的對象。因為它們的報復能力不如中國,承受能力也低於中國。

(三)    缺乏和美國合作籌碼的國家

川普的商人本性可能會讓他非常在意和他國合作關係中美國所能得到的回報。如果對美國無法提供合作的好處,很可能在川普的眼中合作的順序就會降低。如果已經存在既有的同盟關係(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美國的合作關係可能還不會立刻有所動搖;但是那些僅存在非正式合作關係的國家或地區,在美國實力和資源出現缺口時,就有可能優先遭到犧牲。

 

結語

中國武力犯台取決於多項因素,傳統錯覺是認為台灣統獨走向和中國內部政治讓中國決定是否犯台,事實上在一定想定下雙方實力對比和「和平統一」可能性影響更大。目前狀況看來,中方立刻動用武力的可能性在「川普上台」,「台灣仍逐步滑向統一」兩大現實環境下暫無急迫性。但是台灣若不能把握時間,有效強化國防管理,鞏固心防和軍防,則危機終難避免。

 

 


(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