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習會」的風風雨雨│董立文

2017.08.09

今年召開第11屆國共「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俗稱「國共論壇」),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會談(「洪習會」)則在論壇前一日舉行。然而,這次的「國共論壇」是歷年來爭議最多的一次,這些爭議發生在台灣社會內部、藍綠政黨之間與國民黨內部。

事實上,從陳水扁到馬英九執政時期,「國共論壇」對台灣社會與政府所造成的爭議與問題一直沒有中斷過,值得慶幸的是,隨著客觀情勢的變化與台灣人民的覺醒,讓中共這種藉政黨分化台灣的效用逐漸遞減,北京應該體察台灣民意趨勢與尊重台灣民主體制,盡快讓兩岸關係交流回到制度化的正軌上。

今年4月4日國民黨前秘書長李四川在離職前,提出黨務革新彙整報告,其中一項是建議取消「國共論壇」,這是國民黨敗選後,李四川走訪廿一縣市開座談會所得的結論,據報載,會中砲火猛烈,直言民眾對政策無感,幾項重大政策推動與作為失當,引發廣大民怨;報告指出,新任黨主席當務之急,就是釐清黨的中心思想及路線論述;對於黨內兩岸政策長期被批「傾中」,建議應該取消「國共論壇」大拜拜形式,改以具體兩岸議題的交流為主,像是設立台商服務中心,實際解決台商遇到的困難,爭取認同。

現在看來,洪秀柱沒有採納黨務革新彙整報告的建議,更反其道而行,想要大談政治,並對「國共論壇」寄以厚望。然而,過去洪秀柱的兩岸關係主張,似乎讓國民黨內許多人擔憂。例如,王金平表示,如果有機會溝通,這是好事情。對於一中同表的議題,在國民黨內是沒有共識。我想,國內也沒有共識,台灣這方面是沒有共識。要談論同表議題,大陸方面也要有共識。所以,這個問題,當然路途還是很遙遠。究竟洪主席要採取什麼樣的立場,去進行洪習會?大家都很關切。

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表示,論壇還是要定位在經貿交流,聚焦在經貿方面;同時,他認為只要國民黨和代表團堅守台灣利益與立場,且用對等、善意的方式進行,就不怕別人的抹紅。「國共論壇」沒有告知國民黨立院黨團,引發藍委不滿,國民黨黨團希望洪秀柱在出發前能先跟黨團溝通。

 

在「洪習會」尚未正式登場前,國民黨內部就為明年的主席之爭以及路線的差異開戰。洪秀柱提出的和平政綱兩岸論述,特別有關九二共識「一中同表」的部分,立即遭到前總統馬英九在內的黨內大老強烈質疑。馬英九表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字不能漏,若放棄「一中各表」,將動搖國民黨。馬英九甚至要求洪秀柱在習近平面前要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卻回以:「九二共識不是還說兩岸要共同追求統一嗎?為何你只講各表,不講統一?」至此,洪秀柱的政治底線表達的非常清楚。

事實上,洪秀柱沒有說錯或是只說對了一半,洪秀柱的疑問正是民進黨多年來的疑慮,意即馬政府、國民黨與共產黨三者的「九二共識」版本並不一樣,而且,國民黨在中國大陸說一套,回台灣又說另外一套卻也是事實。洪秀柱所謂的說清楚,就是要追求國共之間說詞的一致性,善意的解讀其動機,應該是洪認為如此才能為中華民國爭取更大的空間(一中屋頂論的兩岸統一)。

這次「國共論壇」,事先就公布論壇的名稱由過去的「經貿文化論壇」改為「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名稱的改變,象徵議題重點與過去有所不同。過去是以經貿文化議題為主,希望減少政治味,以免成為攻擊的焦點,然而現在改為「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表明未來的「國共論壇」將優先談政治,其他經貿文化議題次之。論壇分為五個組,第一組即為政治組,這也是過去所未曾見的安排。由此安排可知,洪秀柱想要把兩岸和平協議、軍事互信機制與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一次談清楚。但中共的回應卻相對謹慎與保守。

 

結果,這次「國共論壇」與「洪習會」的結局,可能讓某些人覺得失望,因為嚴格看來,除了國共雙方的政治宣示之外,沒有任何成果。首先,所謂的和平協議,國共雙方都聲稱「探討其可能性」;眾所周知,自1998年美國政府建議兩岸雙方簽訂「中程協議」之後,這個議題已經探討快20年了;其次,兩岸軍事互信機制「自動消失」,因為2013年8月23日中共國防部長常萬全訪美時曾表示,若美國停止對台軍售,中國可以考慮調整軍事部署。這是中共拿來跟美國談判的議題;再次,所謂的台灣國際空間問題,中共沒吭聲,洪秀柱在記者會說雙方談了宋楚瑜參加APEC與台北世大運這兩件已經確定的事情;最後,中共沒有像過去「國共論壇」般的,藉機宣布對台利多或任何優惠措施,而洪秀柱提到「藍八縣市」的優惠時,還引起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不快。

扁政府時期對「國共論壇」採取非常敵視的態度,高調的反對中國政府任何對台灣「去國家化」、「去政府化」與「地方化」的作為。但是,這次蔡英文政府則淡然處之,民進黨的發言也溫和許多,不想造成藍綠對抗。例如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指出,蔡英文總統再次呼籲北京應該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正視臺灣人民對於民主政治的堅信。兩岸領導人及政府應該共同解決兩岸現存的分歧;陸委會則表示,臺灣是民主多元的社會,國、共片面設置的政治框架及原則,並未尊重臺灣人民;兩岸議題必須回歸制度化機制,由政府主導方向和節奏。

其實,「國共論壇」不會是「第二軌道」,全世界的「第二軌道」都需要「第一軌道」的授權,是為政府服務的。典型的例子即為1996年台海危機之後美、中兩國所建立的「第二軌道」。回到兩岸關係,在民進黨政府沒有任何授權下,所謂的「第二軌道」並不存在。全世界沒有所謂的「第二軌道」(民間政黨或智庫)與「第一軌道」(中共政府)建立溝通管道的先例,即便是中共,也是外交部對外國政府,外聯部對外國政黨。

 

至於洪秀柱在「洪習會」前,當著習近平面前說「目前官方溝通管道堵絕,本黨責無旁貸將協助民間,透過國共兩黨溝通機制,解決相關問題」,意即「國共論壇」是為民間服務的,顯然,國民黨方面真的需要對兩岸關係做出好的評估,以免被中共瞧不起。今天兩岸的客觀情勢跟2005年乃至2008年民進黨執政結束時相比已有重大變化,如果說,扁政府執政時期,國民黨確實可以成為「中共對台政策最大的代理人」,而有一段「成果豐碩」的歷史,那麼現在國民黨已經喪失這個「資格」,經過馬政府兩岸開放八年下來,中共已經對台灣社會各領域與各社會團體建立起五花八門的溝通管道與平台。例如這次「國共論壇」之前有「海峽論壇」(超過七千台灣人與會),之後有「海峽兩岸企業家紫金山峰會」(因此台灣大企業家不再需要國民黨當媒介),乃至於最近的「第二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首屆海峽兩岸電子資訊博覽會」(電電公會代表台灣三千多家會員企業出席)與「海峽兩岸中山論壇」(農業合作有十八個項目簽訂合約,金額達三百多億元人民幣;兩岸青年創業交流會,約五百名兩岸青年與會)。在這種情況下,不知道哪一個「民間」需要國民黨幫忙兩岸溝通?

更現實的是,國民黨不僅無法代表台灣民間,連做為一個政黨,在兩岸關係上的功能也已「破碎化」。第一屆「國共論壇」的「國共共識」就明確制定兩黨從黨主席、黨中央到地方黨部的定期交流措施,十年發展下來,從黨主席開始,包括國民黨中央各單位、立院黨團、各個專業黨團與地方黨部,乃至於國民黨籍縣市議長、議員、里長、村長等,中共都有分門別類,分區域與地方對口的專門交流平台。最近的「藍八縣市」與「退將赴中」只不過是兩個較明顯的案例,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國民黨,但國民黨中央能夠控制、整合或協調他們嗎?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洪習會」時,習近平的講話第一次三度提到「基層」,預示未來中共對台政策的重點,既不期望民進黨也不依靠國民黨,而是「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但更積極進取,由「三中一青」往「台灣基層」邁進。


 


(董立文/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