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國矛釋台灣盾-對岸怎麼看蔡政府的中國政策 │ 朱易

2016.09.21

在蔡英文總統發表的五二○就職講話中,中國政策的部分,含標點一共只634字,幾個月下來,中國官方、學界、媒體對此發表的評論文字已經成篇累牘。中方對講話多持批評角度,為釐清蔡英文就職講話的真義,或許從中方的反對意見中,反而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

關於各界關注的「九二共識」,蔡英文的說法是:「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尊重這個歷史事實。」此一立場在五二○之前蔡就已經說過,她不可能接受「九二共識」,中方心知肚明。

此前,中方暗示多種解套方案,認為如果蔡因為面子掛不住而不能接受「九二共識」,可以用另一套「共識」來包裝「一個中國」,但不能脫離中方的「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底線。這種異想天開的方案,完全錯估了蔡英文反對「九二共識」的底醞,其實就在反對「一個中國」。

但如果蔡英文反對「一個中國」,又該如何解釋她在就職演說中提到的:「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目前的中華民國憲法是「一個中國」立場,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為兩岸做出的定位是「中國地區」與「台灣地區」,兩者加總起來不就是馬英九前總統主張的「一國兩區」了嗎?

並不是。中國學者對此的批評,一種是著眼於「其他相關法律」一句,懷疑蔡英文「留一手」,未來隨時可能改弦更張。他們說: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後增加「其他相關法律」這一尾巴,無疑擴大了解釋空間,稀釋、淡化了前面表述中的某些正面苗頭。

據指出:目前的台灣民意機構中,民進黨擁有絕大多數席位,在制定對兩岸關係產生負面衝擊的規定方面具有相當的主動權。此前推動修正公投法,醞釀將「領土變更案之複決」等重大事項納入公投範圍,就被中方視為危險信號。

另一種批評則直指「要害」,認為蔡英文「這些表述僅用於處理兩岸人民的事務,而不是指兩岸關係的定位」、「是在需要處理無法迴避的事務性議題時不得不拿出來用,而不是用來界定兩岸關係的基本性質和定位」。

的確,四年前,蔡英文發表過一封公開信,批評馬英九主政下的「一國兩區」說法。她說:「一國兩區」違背憲法要旨,憲法結構的「一國兩區」是為處理台灣人民和中國人民的權利義務關係,並不等同於定位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也並未賦予總統任何權力,擅自和中國政府談兩岸定位的問題。就此,中國學者的批評並不是無的放矢,蔡英文確實如此主張。

在主權立場並未動搖的情況下,蔡英文此前已經表示,她的中國政策立場將秉持「溝通、不挑釁、不會有意外」三個原則。蔡英文原反對國民黨與對岸的「黨對黨」溝通模式,希望在民進黨主政之後,開拓出政府對政府的兩岸對話新模式,但她在就職演說中改變立場,表現出溝通善意,認為「兩岸的兩個執政黨應該要放下歷史包袱,展開良性對話,造福兩岸人民」。

雖說是善意,中國學者對此也有話說,認為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就是一個明顯的「歷史包袱」。對於「放下」,要怎麼解釋?是不去碰觸它,把它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還是要去正視它、廢除或者改變它?中國學者認為:民進黨應該認識到,台獨黨綱是民、共兩黨無法正常交往的障礙,即使不能馬上廢除它,至少也應該先「凍結」它。

但蔡英文現階段對中方的善意仍不會以挑戰黨內核心支持者為代價,不只沒打算凍結台獨黨綱,連以新代舊的新設維持現狀黨綱建議,也都被束之高閣。

由於蔡英文在1999年李登輝前總統「特殊國與國關係」(「兩國論」)的研究中扮演重要角色,許多中國媒體評論選擇用放大鏡來檢視蔡英文的國家認同立場,根據他們的研究,蔡在就職演說中提到13次「這個國家」,41次「台灣」,只有5次提到「中華民國」,真實地反映了蔡對國家認同的看法。他們認定,在兩岸關係方面,蔡英文堅守「兩國論」立場的底牌沒有任何改變。

即使如此,一些持平的中國學者在總評蔡英文就職演說時,認為她的兩岸態度已經略有調整,不再明確說「九二共識」不存在,有些向中國立場靠攏,而在南海問題上也表示「有責任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與領土」,避免了兩岸的直接攤牌,有利於她「穩定兩岸」的目標。但在這樣的調整背後,中國方面認為蔡在核心的「一個中國」問題上仍採取模糊敷衍的作法,未來她在「一個中國」問題上繼續往前的可能性也很小。

如果依據中國方面「聽其言、觀其行」的標準,中國未來觀察蔡英文政府的幾個重要項目,將包含:一、在國際和區域問題上的立場,尤其在東海、南海問題上,是否更偏向於美國、日本,而與中國相抗;二、台灣內政上的作為,尤其教育部、文化部的作為,是否進一步向「文化台獨」邁進;三、「台獨」、「藏獨」、「疆獨」、「港獨」是不是有合流的跡象。這裡面,甚至立法委員拆下國父遺像的問題,中國方面都像計點數一樣地斤斤計較著。

看過中方對蔡英文中國政策立場的檢視,可以回頭做一番李登輝以來歷任總統主權立場的縱向比較。

歷任總統主權立場

  現狀 定位 未來
李登輝 中華民國 特殊國家對國家 統一
陳水扁 中華民國 國家對國家 獨立
馬英九 中華民國 一國兩區 統一
蔡英文 中華民國


李前總統設置國家統一委員會,制訂國統綱領,並開創國統會、陸委會、海基會,由上至下的統籌、規劃、執行三層分工結構,或有論者認為,李前總統此舉只是為了欺騙中方,他的實際目標在追求獨立,但觀諸李前統歷來言行,確實如他自己所說: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

李前總統提過的「以一個中國為指向的階段性兩個中國」主張,或是「特殊國與國關係」,除了確認未來歸向統一之外,念茲在茲者,都是現狀及定位中,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存在的事實,必須得到對岸及國際的認可。

陳水扁前總統主政時期,是一個相對立場紊亂階段,由尋求對岸和解的「四不一沒有」,翻臉轉至「一邊一國」主張,不但缺乏一致性,也缺乏可行性,更缺乏說服力,只能視為民進黨第一次主政時期的路線摸索階段。

馬英九前總統反是,其政策具有一致性,從頭到尾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國兩區」,其中,既然是「一個中國」,「終統」是其必然目標。馬之失,在於「一中各表」遭到中方兩層剝削,第一層是內外有別,「各表」只能在兩岸間,不能在國際;第二層是時間、場合等諸多限制,以至「各表」幾乎不存在,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地位蕩然無存。

依據中方放大鏡檢視的蔡英文總統立場,將「一國兩區」設定為兩岸交往關係中的立場,區隔於台灣的國際交往定位,這是創舉,也是學自中方的「內外有別」,至於實際的兩岸關係定位是否為「特殊國與國關係」,以及兩岸未來是否走向統一,蔡英文仍保持她的模糊性。中方批評蔡英文總統至今未放棄「兩國論」,也不能算完全錯誤。對當代多數台灣人來說,有多少人不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呢?

未來兩岸關係的前景,中國學者認為,更大的可能是中國繼續堅持「和平發展」,對民進黨執政以鬥爭為主,兩岸民間交流繼續加強,同時也不放棄爭取民進黨轉變中國政策的機會。但同時也要做好另外一種思想準備,當民進黨台獨動作不斷,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和「一中」原則的立場趨於明朗,台灣內部民意結構和美國的介入都朝著對中國不利的方向惡化的時候,也不能排除最終和平發展難以為繼。

但依據蔡英文的中國政策原則「溝通、不挑釁、不會有意外」看,溝通機會仍在持續創造,不挑釁已經歷經幾次考驗,證實過關,「不會有意外」則是唯一可能變數,因為兩岸關係瞬息萬變,「意外」隨時可能發生,蔡英文的模糊立場可能被迫進一步清晰化,但估計不會造成「大意外」,偶或發生的「小意外」,將不致造成「和平發展難以為繼」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