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謝淑薇和Uber看世界創新及台灣新創 │ 朱宜振

2016.09.21

這一陣子比較大的風波大概就是謝淑薇退出奧運的事件,另外一個就是還在持續發生中的UBER可能得撤資退出台灣的事件。

看似無關的兩個事件,如何跟世界的創新還有台灣的新創有怎樣的關聯呢?

世界正在以跟20世紀不同的速度往前快速飛奔中,無庸置疑這大家都會認同。在21世紀剛開始之時,才發生了一次網路經濟的泡沫,當下也重傷了許多公司許多產業許多投資人。

歷史有趣的就是,發生過了就會留下些什麼,而在21世紀之初或許所謂的新經濟泡沫了,卻種下了未來成長的種子。

隨著時間走到了2016,我們看到了世界的改變,AirBnB成了世界最大的訂房平台,140字的旋風(Twitter)起來但又開始進入調整,Facebook在十年間成了世界第二大國(如果用使用者人數定義來看待的話),Yahoo被Verizon買下,遑論Google成了每天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會使用到的服務。Amazon從早期不斷的不被看好到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電子商務平台。

而對岸的中國,可以看到在不到十年間,Alibaba及淘寶幾乎統治了中國的購物和拍賣,騰訊從早期學習ICQ的QQ到現在全世界使用人數第二高的Wechat通訊平台,進而在Wechat平台上各種嶄新的應用出現。滴滴出行和UBER中國的合併。你可以說中國有網路長城是個不自由的地方,但世界的現實不容你用這理由去忽視忽略他。刻意的忽略只是讓自己成為自大的夜郎。

而改變這一切的正是21世紀初泡沫過的”Internet”所帶來的諸多改變。泡沫過後,大家學習著網路的更正確使用方式,當我們當年都是從最早的文字介面的網路必須學習著WWW帶來的改變,我自己三歲的孩子卻已經可以用Google語音搜索,找著自己喜歡看的挖土機圖片或影片。可以想像在這樣的基礎之上,新的世代能夠帶來怎樣的創新和改變呢?

改變和創新往往也代表著會衝擊到某些人的利益和權益,不只台灣,全世界皆然。在我所知的國家都開始聰明的用開放的角度,各種聰明的方法來擁抱改變和創新帶來的衝擊,進而利用這股力量讓整個國家升級的速度更快衝的更高。

只是在台灣,似乎會看到許多不協調的狀況。

當我們的官員原來以為在台灣註冊公司只要兩三天就好,卻不知道其實整趟流程下來得三週甚至以上。

當我們還在使用著千年流傳下來的蓋章文化,一個公文往往下來有機會跑上個二三十個印章,但其實中間大部分的人是跟此公文無關。

當我們嘴巴說著擁抱Fintech,但大部分流程都得臨櫃處理。

當我們說要擁抱創新,結果管考文件和核銷流程可以繁瑣到因此得專人處理。

當我們說著創新…………

而更嚴重的可能是,當其他國家已經是不同的世代Work Together,而台灣卻其實還是處在世代的對立和彼此的不信任。這樣的創新,恐怕就只發生在我們的嘴砲上。

世代不信任超級嚴重的

什麼叫世代的落差或者不信任?很簡單,當你看到所有號稱創新或者新創的活動,在一開始都需要先讓所有的長官們拍個大合照。這是什麼意思呢?因為只有一開始長官們會在現場,若要等到結束時肯定你是沒經驗的,長官們在Openning後早就會因為各種理由或者趕行程而跑掉了。而拍大合照最重要的就是為了我們政府經費的核銷!

而當你年紀就算超過40,可能所提的各種想法依然會被60世代不屑一顧,可能得透過50世代,但其實真正提出該想法的其實是20世代,那就代表我們的世代落差依然是嚴重的。

 

越來越難做的政府

在過去,一個政府上台,必然會開始分封晉爵,把選前對團隊和對黨的政治承諾開始實現。

有沒有發現大概七八年前一個亞洲矽谷的提案或許一樣會被罵,罵歸罵在七八年前大概可以輕鬆過關,而現在這些不懂事的鄉民們竟然可以罵到政府必須做調整甚至暫停作為國家級的計畫僅讓桃園低調前行?

原因倒也簡單,我們的政府其實沒有意識到世界因為Internet的改變是全面性的,以為只是搞新創的人在講的議題而已,跟政治無關,卻不知道Internet所帶來的改變之巨大和深遠還有全面。尤其在台灣,在318學運過後可以說是個最明顯的分水嶺。

我必須說,現在的政府施政絕對是跟過去相比之下最困難的時刻。
因為不可能再有機會瞞天過海、強渡關山了,以前政府想要強力推行某些政策在資訊不對稱和不透明之下,幾乎可以說政策的推行容易很多。只是這樣的代議士政治誕生於千年之前,在過去因為沒有機會有直接民主的狀況下,才有了代議士政治的出現。

Again,21世紀後,透過網路讓大家發現,原來以前做不到的直接民主或者直接溝通都成本降低甚至近乎零成本,那麼網路最直接的去中間化不就是到最後就是能夠解決政府機器運作成本過高的最佳解方嗎?

沒看到一個謝淑薇的退出事件,厲害的鄉民們可以開始拆解出各種過去早就該被傳統媒體挖出來的光怪陸離事件,如各種運動被各類型協會綁架到政府官員的傲慢以為透過過去的方式罵一下運動員不相忍為國,國家給了”很多錢”,結果反倒自己過去的預算書被拿出來檢視會發現原來到運動員身上的數字是這麼的少。

UBER的可能退出也是另外一個例子,其破壞式的創新挑戰著世界各國的相關法規和體制,UBER拿著創新的大旗認為可以自行其事,卻不尊重著在線下世界中連帶需要的安全及其他稅制問題。
這些都是整個世界在一路創新中影響世界也影響台灣的狀況。

創新已經是不可能不走的路,過去台灣因為搭上了上一波ICT產業的興起而佔上了世界產業的重要角色。但也因為過去可能太過成功,加上20世紀初的泡沫卻讓我們錯失了一波網路產業興起的機會。

幸好!歷史有趣的就是會持續發生和持續演進。要能夠掌握下一個機會不在於詢問著產業大老,也不在於看著各種研究報告,答案都在我們自身的心態是否已經調整好願意持續的保持開放,擁抱創新,並且願意挑戰現在的墨守成規,不斷的質疑現在的作法是否是最好的,是否有更好的。

那麼!台灣必然在世界的舞台有重要的角色,因為我們開始願意把資源投資在人身上,願意世代對話,願意來繼往開來。這些說穿了!都是老祖宗早就講過的基本道理。
怎麼做?從開始跟你的下一代對話和從他們身上學習開始吧!

 

 


(朱宜振/人稱朱拉面,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第一代的互聯網人(成功大學夢之大地創辦人),卻走上嵌入式硬體產業,十五年以上軟硬體經驗。現從事新創孵化/加速事業,關注智能硬件、醫療器材及互聯網項目。自許為新創志工,期待為下一代帶來更多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