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自由幸福公義的台灣夢 │ 張燦鍙

2016.09.21

 

“I must study politics and war that my sons may have liberty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philosophy. My sons ought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philosophy, geography, natural history, naval architecture, navigation, commerce and agriculture in order to give their children a right to study painting, poetry, music, architecture, statuary, tapestry, and porcelain”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

 

雖然定義不同,但是「政治經濟學」確實成為現在台灣社會的顯學。

燦鍙自卸下公職以來,時常走訪台灣南北各地,傾聽各界對台灣前途的看法及意見。燦鍙的本意固然是在政治面向,然而各階層的台灣人民,不論是小攤販或是大企業;不論是白領階級或勞動生產者;不論是軍公教或是販夫走卒,各個階層的人民都不約而同地透露出一個共同關心的主題:錢難賺、生意難做、生活難過。

台灣的經濟,到底出了什麼樣的問題?

談到經濟,讓我想起當年選擇大學科系的事。我高中就讀台南一中,即將畢業時,得到學校推薦保送台灣大學的機會。當時年少,對各科系的未來發展,坦白說懵懵懂懂,只覺得對數字頗有興趣,所以打算選擇數學系就讀。家父認為數學系畢業後,頂多只能擔任學校教師,因此要求我選擇可以賺大錢的科系。所以我改選同樣與數字有關的經濟系,結果家父卻說,「讀經濟,讀討債(台語浪費之意)」。最後選擇就讀化工系,心想也許畢業後,可以開化工廠賺大錢。台大畢業後,出國留學取得博士學位,也當了20多年的化工教授,錢沒賺到,卻一頭栽入「了錢」(意即賠錢)的台灣人運動。

不過長久以來,我倒是一直對經濟保持高度的關心與興趣。1983年時任台灣獨立聯盟主席時,在美國發表《建設東方瑞士:台灣建國藍圖的探討》一書,重點放在檢討當時的台灣經濟問題,提出追求效率財富(Efficiency)的「經濟人」價值觀,如何與追求社會公平(Equality)「社會人」的價值觀求得平衡的看法。在2002年也寫了一篇〈西進、南進、不如自己上進----一個外行人看台灣的經濟困境〉,對當時在阿扁政府執政下的台灣經濟困境,提出個人看法。2012年,也在李登輝民主協會的決議下,由燦鍙針對台灣的產業問題,與各界會面商談,同時發表〈築巢引鳳或築牆趕鳳----台商回流的新契機〉、〈產業回流、創造就業機會、振興台灣經濟〉等文章,希望以無涉政治議題、藍綠皆能接受、短期可見成效、民眾最為有感的經濟政策----台商回流,來振興台灣經濟,讓台灣各界共同關注國內民生經濟議題。

1992年,柯林頓首次競選美國總統,有感於當時陷入谷底的美國經濟,特別將競選策略專注於國內議題,並提出了「笨蛋,問題在經濟!」("It's the economy, stupid!")的著名口號。2016年5月20日,台灣第一位女總統,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揭示新政府的新作為時,更把「經濟結構的轉型」列為新政府的當務之急。時隔四分之一世紀,比起柯林頓總統,蔡英文總統的經濟政策,更需要以小事大的政治智慧。

歷史上,有沒有這樣的例子:政治上威脅最強大的敵國,卻也是經濟上最密切的貿易夥伴?

李登輝前總統在2012年參加「台灣國家經濟發展研討會」閉幕致詞時,也特別指出,「最終影響經濟的往往是政治力」。李前總統語重心長地強調,台灣在全球經濟變局中,應該正確因應經濟變局,尋找台灣經濟永續發展的途徑。曾任美國的CIA Director,國防部長,白宮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首席顧問Robert M. Gates也講過相同的話,他說:「經濟是國家安全的首要事務」。燦鍙當然清楚,經濟發展需要長期而完整的政策規劃與配套措施,包括產業升級、貨幣政策、財稅優惠、人才養成、行政效能等政策方案所匯聚而成的一套短、中、長期的經濟政策,才能有效而持續的發展經濟。然而,作為一個市場狹小的島嶼型經濟體,台灣的經濟問題,從來就是國際貿易問題。特別是在全球化浪潮下,作為全球經濟體的一環,台灣該如何提出一套有效的經濟對策,才能因應海峽兩岸與國際環境的變遷?台灣該如何在確保國家安全的原則下,運用台灣優秀的人才與技術,使全球化與中國崛起,為台灣帶來正面的意義,讓人民享受到經濟交流的好處。這是台灣現階段所面臨生存與發展的最大挑戰。

這樣的理念,無人反對。然而,經濟的交流勢必牽涉政治的論述,面對中國大國崛起的事實,該如何以小事大?台灣應該擁抱中國崛起的機遇,或是謹慎地尋求其他國際貿易機會,一直以來,都是台灣藍綠兩黨爭辯的焦點。

分裂的房子無法居住,撕裂的國家無法前進。如果台灣社會繼續淪於政黨內耗、如果台灣社會繼續為反對而反對、如果台灣社會無法形成對中國威脅(或是機會)的共識,坦白說,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台灣這個國家,仍將繼續陷入泥沼之中,無法前進。2007年,燦鍙發表〈態度決定高度,格局決定結局〉一文,呼籲政治人物異中求同、理性溝通,避免政府持續空轉。2013年,燦鍙也出版了《從對立到對話---追求民主優質的台灣社會》一文,提倡以台灣利益為優先的理性對話,建立新的政治文化。同年,燦鍙在李登輝民主協會成立3周年的工作報告上,除了說明李登輝民主協會成立三年來的工作成果外,包括:提供政策建議、扮演監督角色;共策國家發展、提攜青年學者;提升台灣經濟、研商產業對策;加強民間外交、促進國際交流。燦鍙也特別強調,台灣各政黨與團體,應堅定的站在人民立場反應台灣環境的需要,推展民主深化,並呼應李登輝前總統推動第二次的民主改革,來帶領台灣邁向21世紀的國家發展。

諸多的呼籲,無非是希望台灣各政黨能相互尊重包容,以優質的民主素養,來型塑成熟的公民社會;用民主化來化解內部的紛爭,也用民主化的普世價值,來爭取國際認同。

近日,燦鍙重新整理過往的文章,打算集結成冊。在整理文章的過程中,無意中發覺內人張丁蘭,早年與他人共同翻譯的一首詩,〈為你創造喜樂〉。丁蘭一生與燦鍙相知相惜、相持相扶,聚少離多。去年因病在美國過世,也因為燦鍙蒙不白之冤、深陷黑牢之中,致夫妻生死兩隔,無緣再見。至親過世,不能回台奔喪;至愛病危,不能離台親侍。人生至此,不勝唏噓。

燦鍙的一生,起伏波折。從台灣本島到世界各國,從美國大學教授到台灣政府的黑名單,從美國國務院的座上賓到台灣監獄的階下囚,過往的人生經歷,讓燦鍙的生命更加豐富。感謝丁蘭的包容與付出,有她的支持與犧牲,才能讓燦鍙勇於放棄安逸的生活,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一點力、做一點事。如今,重閱丁蘭舊作,暈黃的紙張,褪色的筆墨,似乎早已為丁蘭一生的選擇,以及燦鍙一輩子的堅持,做了最好的註解。

你選擇自己的生命歷程
每個腳步活潑
並且充滿朝氣
痛苦促使你成長
思想引導你快樂
敞開心懷追尋你的理想
發現你生命中的完整美夢

理想就要實踐,美夢就要成真。燦鍙一生追尋台灣夢,衷心期盼,這一個世代的努力,可以為下一個世代的台灣人民,建立更公義、更民主、更自由、更幸福的國度。


本文選自張燦鍙先生所著《從對話到共識─你我共同的台灣/翰蘆出版》自序

 

 


(張燦鍙/社團法人李登輝民主協會理事長、開創台灣文化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