矗立在沖繩平和祈念公園的台灣之塔 │ 許文堂

2016.09.21

沖繩之戰

1944年7月美國羅斯福總統與太平洋戰區(POA)最高指揮官尼米茲上將、西南太平洋戰區(SWPA)麥克阿瑟上將在夏威夷會面,討論對日作戰方略,尼米茲主張以台灣做為威脅日本本土的跳板,然而麥克阿瑟的堅持重返菲律賓的主張,盟軍採取了攻佔菲律賓群島、略過台灣和直攻沖繩群島的方案。「跳島戰術」使台灣成了最大的「受益者」,終戰時,在台仍有日軍陸軍16萬5千餘人,海軍3萬8千餘人,如果美軍在台登陸,台民亦必死傷慘重。

1944年10月開始,盟軍為免來自台灣的空中攻擊,而先行轟炸台灣及沖繩的主要基地,在台灣沖航空戰殲滅在台之日機群取得制空權,再攻擊菲律賓雷伊泰灣。此後對台灣的轟炸幾乎無日無之,直到終戰,造成不少傷亡。然而迄終戰七十年,在台灣仍無官方所立的台灣人慰靈碑,甚至被盟軍轟炸的歷史也消失在一般人民歷史記憶,成為只知「抗戰勝利」的亡國之民。

盟軍代號為「冰山行動」的沖繩島戰役,美國出動兵力達18萬3千餘名,並以海軍第五艦隊為主力,計1,300艘軍艦、2,108架軍機,其中包括部分英軍。日軍防守部隊主要是日本第32軍有7萬7千人,由牛島滿中將、參謀長長勇少將及八原博通大佐指揮,下轄第24師團、第62師團及第44獨立混成旅團。精銳的金澤第9師團兩萬人在戰役開始前被調往台灣防守,是日軍防衛判斷一大失誤。日方總防衛兵力加上海空軍民兵共計約12萬人,僅有16艘軍艦、27輛坦克、另有8千架軍機,多半是用作神風特攻隊的自殺飛機。

1945年3月23日,沖繩島戰役以空襲與砲擊展開,被稱為「鉄の雨」或「鉄の暴風」的戰亦反映出火力之密集與殘酷。4月1日美軍在中部西岸讀谷村、嘉手納町、北谷町登陸,此後一路激戰。至5月27日,日軍放棄首里城司令部,往糸滿移動。

6月6日,面對美軍猛烈攻擊,日本海軍司令大田實中將發出《062016號電文》對大本營報告:「關於沖繩縣民狀況,本來應該由縣長報告,但因縣府通訊中斷,32軍也失去通訊能力,我無法坐視不理,代縣長發出本電...

沖繩戰役以來,陸海軍除了全力防守之外,根本無暇顧及百姓,然而據我所知,除老人、小孩、女人之外,全島青壯年幾乎全部投入作戰。...雖然砲火不斷,住屋財產全部燒毀,民眾仍團結一致,甘於風吹雨淋的貧困生活...
而且年輕女性也投入戰鬥,不但擔任看護、負責烹煮,甚至加入搬運砲彈或參與戰鬥。...如果被敵軍攻陷,不但老人小孩會被殺,女性更有可能被帶到軍營施暴,父母親都是抱持著生離死別的覺悟讓女兒參戰...

當軍醫上戰場時,她們必須協助無依無靠的傷兵四處移動,這樣的舉動光是靠一時的情感用事是無法堅持下去的……被指派工作的偏遠村民沒有運輸工具情況下,只能自動自發半夜在雨中行走。

總歸說來……縣民始終抱持著勤勞奉獻和節約物資的決心,一心只有奉公之念……被迫面臨戰爭的末路……獻上最後的一草一木。沖繩縣民以這樣的精神來協助作戰,請政府務必特別撫慰善待沖繩縣民的後代子孫。」

6月10日,牛島滿司令拒絕美軍勸降,下達「軍民一體玉碎令」。6月13日,日本海軍司令部包括大田實中將司令官全滅,至今已發掘出2400具遺骸,開放參觀之部分地下戰壕牆上仍有當年軍官引爆手榴彈自殺的彈痕。舊海軍戰壕成為中小學生的修學旅行之地,展館成為愛國教育之地,館外立有海軍戰歿者慰靈之塔。6月18日,美軍巴克納將軍在糸滿被擊殺,此後美軍採舉無差別殺戮。6月23日黎明,牛島滿司令與參謀等在摩文仁之丘最高處自殺,縣知事島田叡與縣廳官員亦犧牲於丘下。至此沖繩島戰役基本上結束。

盟軍方面有12,513人陣亡、72,012人輕重傷,報廢372輛坦克、763架軍機、260艘軍艦沉沒、368艘軍艦受損,此役勝利付出重大代價。日軍幾乎全滅,超過9萬4千名陣亡或失蹤,其中來自本土各縣的軍人軍屬有6萬5千9百多人,琉球本地人則有2萬8千2百多人,另1萬7千名受傷、7千餘被俘,另外琉球平民死亡或失蹤估計在9萬4千人之譜。戰爭慘烈情況如此,或正因沖繩戰役的殘酷,促使杜魯門決定投下原子彈以儘早結束戰爭,以免「一億人總玉碎」,至於手段正確與否備受質疑。

琉球戰後進入軍事管制,《舊金山和約》後由美國託管。1962年3月,美國總統甘迺迪承認日本擁有對沖繩的完全主權。1971年美日簽定《沖繩返還協定》,隔年5月15日,琉球復歸為日本沖繩縣,迄今仍是《日美安保條約》下的重要軍事基地。大田實司令官電文悲壯之情值得日本官方時時牢記,「務必特別撫慰善待沖繩縣民的後代子孫」。光是由中央撥給沖繩縣政府「沖繩振興預算」是不足以彌補沖繩縣民以往的犧牲,和長年來承擔日本安全保障的代價。

摩文仁平和祈念公園 

沖繩島南部糸滿市摩文仁之丘是沖繩戰終結之地,終戰之時死屍枕籍形同鬼域,1972年將此地規劃為和平公園,1978年落成,指定面積陸地3,127公頃、海域1,932公頃珊瑚礁台地,東望慶座絕壁、西臨摩文仁懸崖、南眺太平洋,成為擁有美麗陡峭海岸線的山丘上的公園,早已無戰火痕跡,卻是許多人的傷心之地。

入口大道左側有公園資訊服務,可以查詢逝者在「平和之礎」刻名所在,此處也負責蒐集戰歿者遺骨之情報。「平和之礎」是1995年方才落成的大理石碑陣列,上面銘刻有戰歿者軍民姓名24萬餘柱,包括有台灣兵34名,台灣兵在琉球戰歿者當然不只此數,但刻名在碑上須家族提出申請,恐怕許多台灣人不知此事。經常可見樹蔭下礎碑之間有沖繩人、日本人扶老攜幼前來撫碑祭悼。

右側一片大草地的底端是一座紀念沖繩戰歿者軍民的紀念碑,每年6月23日,日本首相必定前來參加慰靈祭。今年5月發生美軍強姦殺人棄屍事件,引起沖繩縣民反彈要求政府縮遷美軍基地,在此嚴峻形勢下,安倍首相、參眾議長仍然前來參加慰靈式,連美國駐日大使甘迺迪也出席,顯示對慰靈祭的重視。親中派的沖繩縣知事翁長雖借題發揮,但安倍晉三的演講也是掌聲不斷,畢竟沖繩縣民清楚和平並非口號,而需實踐捍衛的決心與能力。

園區南方面是一片面臨太平洋高台,在圓形的廣場中央有一小水池,裡面隱約可以看出東亞地形,而中央是座圓錐體火柱,頂端是1995年以來持續點燃的火焰,火種取自沖繩戰美軍最早登陸的阿嘉島座間味村、原爆地廣島市的「平和の灯」以及長崎市的「誓いの火」,由既是最慘烈又是最值得紀念之處所取得的火種,持續燃燒不滅的和平之法燈,具有佛教意味。每年6月22日在此舉行點亮和平燈火儀式,五大光亮的探照燈投射夜空,分別代表日、美、英、朝鮮、台灣五大戰爭參與者,光柱在寶藍的夜空匯而為一,如果明白其象徵意義,感動自然由衷生出。每年沖繩當局組織大學生,尤其包括外籍學生共同參與表演,傳達和平的意念。

沿著摩文仁之丘矗立著各縣及各團體所立的慰靈塔,達50多座。最高之處就是「黎明之塔」,是當年6月23日牛島滿司令切腹之處,也是整個第32軍司令部壯烈犧牲之地。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空華之塔」,乃為所有航空相關戰歿者的慰靈碑,1961年立木碑籌建,1964年完成目前之石碑,其上有一飛機螺旋槳作為航空之特徵。其左側立有飛行第十九戰隊「特攻之碑」,為第67代內閣總理大臣福田赳夫題字。相信這當中包括來自高雄和台南航空隊,取名為「新高特別攻擊隊」的44位特攻隊員。

第一座台灣之塔

為建立「台灣之塔」而奔走的許光輝博士,在沖繩留學時,因參觀摩文仁平和祈念公園見人數僅5百餘的旅琉韓僑合力集資購地,在平和祈念堂南側建立巨大的韓國人慰靈碑,碑前後石材更是來自全韓各縣所運來的石塊砌成,而興起韓國人能台灣人能不能之嘆,立志建「台灣之塔」。

2012年6月,許向沖繩縣議會提出「設立台灣人戰爭犧牲者慰靈碑」陳情案,10月獲沖繩縣議會不分黨派議員52席無異議通過。此時只需台灣官方出具公文即可取得土地,不料最大的困難竟也來自於此。一位原住民立委說出最大的癥結,在於「台灣兵」是中華民國的敵人!原來終戰七十年了中華民國仍以逝去的台灣人為敵,只有年年紀念「抗日勝利」,卻無法為「台灣人」建一慰靈之塔!許光輝成立「台日和平基金會」,成員包括來自東京、大阪、福岡、名古屋各地,更由前防衛廳長官、眾議員愛知和男擔任名譽理事長。

2015年10月31日,二戰日本航空老兵所組成的「翼友會」在和平紀念公園舉行慰靈祭,多位現役自衛隊飛官也出席,會中沖繩翼友會事務局濱松昭局長宣佈,在該會空華之塔境內空地,無償提供一塊建地,替在二戰中以日本兵身分犧牲的台灣人設立慰靈碑,希望透過設立台灣人慰靈塔來回報其戰時的同袍恩情。12月26日,「台灣之塔」終於動土開工。

今年2016年6月25日,「台灣之塔」碑體完工舉行揭幕式。當天,沖繩最大神宮波上神宮的住持前來進行神事式,先經修祓、揭幕、清祓儀式之後,請神、降神、獻祭、祝禱、玉串奉奠(獻花),然後撤餞、昇神之儀,整個揭碑法事隆重完成。「台灣之塔」主體是由花蓮運來的墨玉所刻成的台灣形象,視覺印象強烈而明顯,正面是一方大理石碑上刻台灣之塔,由總統蔡英文落款簡單明白。碑東側是漢文碑記,西側則是日文碑記。文曰:「為彰顯並悼念在前次大戰中獻身沙場的台灣戰士,我們矗立起「台灣之塔」慰靈碑。在此摩文仁之丘,有感於台灣戰士之崇高志節埋沒七十年仍無以彰顯,日台兩地有志之士募集善款加以援建,以示不忘,並使世世代代,可資憑弔。當時日台之間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來自台灣英勇參戰20多萬人中,3萬人戰歿,1萬5千人失蹤。無論時代如何變遷,超越族群與國家,凡犧牲一己性命守護他人之義舉,不應為後世遺忘。為了回報戰時受到台灣各方深恩厚澤,本處土地由沖繩翼友會提供。期盼成為親善交流橋樑,鞏固日台間的恩義連結。祈禱台灣戰歿犧牲者靈魂安息!希望來訪的朋友們,體認前人深刻情誼,後續予以發揚光大。

一般社團法人 日本台灣平和基金會
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 台日交流協會」

2015年是世界第二次大戰結束70周年,世界各國都舉行了紀念活動,主要基調是和平與和解,日美英和台灣的和平紀念早在沖繩實踐。中華民國政府大力慶祝抗日勝利,從研討會到史料展無不是要證明「抗戰勝利與台灣光復」的關聯。這些官方移植的戰爭歷史與記憶並非台灣人的歷史記憶,事實上台灣作為日本帝國的一部分,戰時被徵兵,遭受盟軍轟炸,戰後被審判,資產被沒收,台灣人的戰爭記憶是與中國人不一樣的。

在中國國民黨長期戒嚴統治下,台灣失去主體性,台灣人的犧牲與苦難更失去記憶。因此,台灣教授協會等在全台舉辦多場的台灣大空襲照片展,對喪失的史實稍作彌補。8月15日終戰紀念日,更在台北市二二八公園舉辦終戰70周年紀念儀式,並發表〈台灣八一五和平宣言〉,主張:

  1. 我們要有尊嚴的台海和平,不是一紙毫無保障及踐踏台灣主權認同的和平協議。
  2. 我們期待永續的東亞和平,不是一個向強權妥協與無視正義原則的休戰狀態。
  3. 我們希望和諧的人類和平,不是一個忽視人權、排斥多元、強化階級與對世代的剝削,憑藉恐懼恫嚇以維持的秩序。並呼籲政府,為所有於二戰期間在台灣的戰爭受難者以及殉難的台灣人立碑,並在每年的八一五終戰日舉行紀念儀式。

2016年5月23日,政權移轉3天後,台灣總統蔡英文「依例」被安排前往圓山忠烈祠祭祀。忠烈祠中有國民黨的革命先烈、北伐軍、抗日軍官士兵等,唯獨沒有台灣兵,遑論在戰爭中犧牲的台灣民眾。

根據日本厚生省統計,二次大戰時徵用台灣軍人80,433名、軍屬126,750人,共207,183人,有92,000多人在台留用,23,000人派往中國,1萬多人派往日本,6萬多人派往南太,確定戰死者30,300人,若是加上生死不明者2萬多人,則戰死者高達5萬3千餘人。至於因轟炸的平民死難者,迄今亦無慰靈碑足供紀念。

日本沖繩平和紀念公園已經矗立「台灣之塔」,菲律賓也有台籍日本兵的安魂碑,台灣本土卻無法建立一座國家級的紀念碑?我們企盼蔡英文總統下一次的春秋二祭是面對台灣先人,因此呼籲政府建立台灣和平公園與台灣慰靈碑。一個失去歷史記憶的民族無法獨立,一個無法面對歷史真實的國家無法和解。新政府主張轉型正義,請從恢復歷史記憶開始,建立台灣人的慰靈碑!

 

展望台日關係

琉球歷經三次「處分」,人民歷經戰爭慘痛,因此致力恢復戰爭記憶,以提醒世人捍衛和平、致力和解。台灣一樣有被宰制的經歷,因此更應追求獨立自主、捍衛民主自由。我們追求歷史事實、反省戰爭,目的是了解真相、促進和平。慰靈的意義並非記取仇恨,而是在於消除痛苦、達成和解和平。台灣人應該認真直視自身的歷史,理解先民的過去,才有可能掌握未來。

每年6月23日沖繩慰靈祭,台灣應派出高層代表,可惜今年卻錯失外交良機。希望來年能更巧妙積極安排,堂而皇之參與慰靈祭,並獻上祭文。

每年8月15日終戰紀念日,日本首相的紀念文必定成為各方矚目焦點。當日本窮於應付中、韓批判甚至進行勒索時,唯獨欠缺對台灣的道歉。戰後處理的不完全,造成台灣主體性的失落。唯有台日雙方都能面對真實的歷史,雙方才有可能建立真誠的友誼,共同走向和諧、共生、進步的世界。

「台灣之塔」矗立在平和紀念公園正代表台灣與日本之間的緊密關係,恢復這段歷史記憶,不僅讓台灣人面對真實的歷史,台灣人曾經為日本犧牲,台灣政府也有責任為在戰爭中犧牲的軍民建立慰靈碑。一個失去歷史記憶的民族無法獨立,一個無法面對歷史真實的國家無法和解。「台灣之塔」也提醒日本牢記戰後未處理的責任,對台灣的安全保障應有其責任。

 

 


(許文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台灣教授協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