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幸福,不要住六都? | 楊重信

2016.06.21

前言

台灣過去對區域、縣市、城鄉發展失衡議題之關注,偏重所得、財政、教育、醫療、生活品質等層面之差距,而對「空間幸福」差距之關注很少。近年由於一些媒體集團開始從事台灣縣市幸福調查,如:聯合報系之經濟日報〈縣市幸福指數大調查〉、天下雜誌之〈幸福城市大調查〉、以及遠見雜誌之〈縣市居民幸福感調查〉等,揭露縣市或城市之幸福差距,讓政治人物對平衡縣市發展之思維有所改變,惟似乎仍未成為一個重要之政策議題。本文利用聯合報系之經濟日報〈縣市幸福指數大調查〉的資料,分析台灣直轄市與縣(市)(以下簡稱縣市)之幸福差距,以及實證縣市家戶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簡稱中位可支配所得)、政府歲出、補(協)助移轉收入、財政能力(以自籌財源比例表示)、以及社會福利支出等對縣市幸福水準之影響。

經濟日報〈縣市幸福指數大調查〉是由經濟日報與南山人壽主辦,永豐餘、遠東集團、台灣大哥大公司、中華航空公司協辦。該調查自2012年起,每年以電話訪問全國22縣市2萬多位20歲以上民眾,除金門縣與連江縣外,各縣市有效樣本在1,068至1,085人之間,在95%的信心水準下,各縣市抽樣誤差在±3.0個百分點之間。該調查之縣市幸福指數,包括:整體幸福、客觀幸福力、以及民眾主觀幸福感三類。整體幸福是由客觀幸福力與民眾主觀幸福感組成,客觀幸福力包含8個領域、10項指標,民眾主觀幸福感包含11個領域、12項指標。各縣市客觀幸福力指標之原始資料主要來自政府公務統計,主觀幸福感資料則來自民眾滿意度電訪,各縣市幸福指標分數之計算,則採用OECD美好生活指數(Your Better Life Index,OECD)計算方式。整體幸福分數是取客觀幸福力分數與主觀幸福感分數之平均值。本文除採用經濟日報〈縣市幸福指數大調查〉的資料外,並利用公務統計整理出縣市之中位可支配所得、人均歲出、人均補(協)助移轉收入、財政能力、以及人均社會福利支出等變數之資料,作為分析影響縣市幸福水準的因素之用。

 

別傻了,住六都哪有比較幸福?

2015台灣地區20縣市(金門與馬祖除外)之整體幸福水準排名,以偏遠地區之花蓮縣、台東縣、澎湖縣最高;六都中除台北市、桃園市分居第4名與第5名,差強人意外,台南市、高雄市與台中市則分居第12、13、14名,新北市甚至為倒數第3名;此現象顯然與政治人物對縣市發展差距之刻板印象有很大之出入。再者,20個縣市之整體幸福水準,以雲林縣、嘉義縣、新北市、基隆市、以及南投縣最低,這些縣市之政府(尤其是新北市與基隆市)宜正視此一事實。

2015縣市客觀幸福力之排名,以台北市之客觀幸福力水準最高,其次為嘉義市、新竹市、苗栗縣、以及桃園市等;客觀幸福力偏低之縣市,包括:嘉義縣、南投縣、基隆市、雲林縣、花蓮縣、宜蘭縣,排名在倒數5名內。六都中,以高雄市與台南市之客觀幸福力水準相對低,整體排名落到第13、14名。客觀幸福力不僅是整體幸福之一部份,而且可能會影響到主觀幸福感;所以,客觀幸福力水準偏低縣市之政府宜加以關注。

2015縣市主觀幸福感之排名,以花蓮縣、澎湖縣、台東縣以及宜蘭縣最高,其次為台北市、屏東縣、嘉義市、台南市、桃園市、苗栗縣等縣市;民眾主觀幸福感以雲林縣、新北市、基隆市、嘉義縣、彰化縣最低,其次為南投縣、台中市、新竹縣、以及高雄市;此顯示偏遠地區之花蓮縣、澎湖縣、台東縣、以及宜蘭縣是台灣民眾主觀感覺較幸福的地區,六都之台北市總排名第5、台南市總排名第8、桃園市總排名第9,差強人意,但高雄市總排名第11、台中市總排名第14、新北市總排名第19 (倒數第2名)。六都民眾之主觀幸福感不如偏遠地區縣市民眾,且高雄市、台中市、以及新北市排名落後,六都行政首長宜加以省思並深入檢討改善。

2012與2015年間,縣市整體幸福水準升降不一,上升幅度較大之縣市包括:屏東縣、宜蘭縣、高雄市、台東縣等,下降幅度較大之縣市包括:新竹市、新竹縣、澎湖縣、彰化縣、新北市、嘉義縣等。縣市客觀幸福力上升幅度較大之縣市包括:屏東縣、高雄市、台東縣等;下降幅度較大之縣市包括:嘉義縣、花蓮縣、新竹市等。縣市民眾之主觀幸福感則普遍上升,上升幅度較大之縣市包括:宜蘭縣、花蓮縣、台北市、台南市、屏東縣、嘉義縣、高雄市、雲林縣等。惟經過一般線性模型重複量數之比較平均數檢定,發現2012~2015年之4年間縣市整體幸福與客觀幸福力之變化,在統計上其實並不顯著;但縣市民眾主觀幸福感則有顯著之變化,2014較2013年有顯著之提升,但2015年較2014年有顯著之下降。

 

那些事情和幸福有關?

從縣市幸福指標、中位可支配所得、人均歲出、人均補(協)助收入、財政能力、以及人均社會福利支出等之排名,可概略觀察到:(1)家戶可支配所得高之縣市,其幸福水準不一定高,例如:新竹縣、新竹市、新北市、以及台中市,其中位可支配所得分居第2、3、6、7名,但其整體幸福水準卻分居第11、10、18、14名,民眾主觀幸福感分居第12、13、19、14名;而中位可支配所得相對低之縣市,其幸福水準也不一定低;例如:澎湖縣、台東縣、以及花蓮縣,其中位可支配所得分居第17、18、19名,但其整體幸福水準與主觀幸福感名列前3名。(2)整體幸福與民眾主觀幸福感均名列前茅之花蓮縣、台東縣、以及澎湖縣,其特徵為所得偏低、財政能力差,但人均歲出、人均補(協)助收入、以及人均社會福利支出則相對高(名列前5名內),顯示人均歲出、人均補(協)助收入、以及社會福利支出水準可能是影響縣市整體幸福與主觀幸福感之重要因素;(4)整體幸福、客觀幸福力、以及主觀幸福感排名殿後之雲林縣與嘉義縣,其特徵為人均補(協)助收入、財政能力、以及人均社會福利支出之水準不低,但中位可支配所得與人均歲出則偏低,此顯示中位可支配所得與人均歲出可能是導致幸福水準偏低之重要因素。(5)新北市之客觀幸福力排名第9,但其整體幸福與民眾主觀幸福感排名卻殿後(分居第18、19名),而其特徵為中位可支配所得高、財政能力名列前茅、但人均補(協)助金額與人均歲出水準皆偏低(排名第19、15),顯示人均補(協)助金額與人均歲出偏低,可能是導致整體與主觀幸福水準偏低之重要因素。

各變數之相關分析顯示:縣市之整體幸福水準與人均歲出有顯著之正相關,代表人均歲出高之縣市,整體幸福水準亦高。縣市客觀幸福力與中位可支配所得、財政能力有顯著之正相關,代表縣市中位可支配所得與財政能力高者,其客觀幸福力亦高。縣市民眾之主觀幸福感與人均歲出、人均補(協)助收入有顯著之正相關,顯示縣市之人均歲出、人均補(協)助收入高者,其民眾之主觀幸福感亦高。

 

決定你幸福與否的因素

茲設定縣市幸福函數為: 幸福(代表整體幸福、客觀幸福力、主觀幸福感之自然對數值)為直轄市(虛擬變數)、中位可支配所得、人均歲出、人均補(協)助收入、財政能力、以及人均社福支出等自變項之函數,並採用後退淘汰程序從事迴歸分析,估計此半對數形式之縣市幸福函數,估計結果顯示:(1)縣市之整體幸福水準顯著受到縣市之中位可支配所得與人均補(協)助收入之影響,且其影響皆為正;亦即,中位可支配所得愈高之縣市,其民眾之整體幸福水準愈高;人均補(協)助收入愈高之縣市,其民眾之整體幸福水準亦愈高。至於直轄市、人均歲出、財政能力、以及人均社會福利支出等變項對縣市整體幸福水準之影響則皆不顯著。(2)縣市之客觀幸福能力主要受到縣市中位可支配所得之影響,且其影響顯著為正;至於其他變數對客觀幸福能力之影響則不顯著;此顯示中位可支配所得是影響客觀幸福力之主要因素。(3)縣市之人均補(協)助收入、以及客觀幸福力對縣市民眾之主觀幸福感有顯著之正向影響,而其他變數對民眾主觀幸福感之影響則不顯著;顯示人均補(協)助收入以及客觀幸福力是影響民眾主觀幸福感之主要因素;各縣市人均補(協)助收入、以及客觀幸福力愈高者,其民眾之主觀幸福感愈高。

縣市幸福模式之係數估計值,可用來計算幸福水準對有顯著自變數之平均彈性,計算結果顯示:中位可支配所得每增加1%,縣市整體幸福水準可增加0.9097%、客觀幸福力可增加0.5458%。人均補(協)助收入每增加1%,縣市整體幸福可增加0.3117%、主觀幸福感可增加0.0411%。客觀幸福力每增加1%,縣市民眾之主觀體幸福感可增加0.1056%。

 

結語

根據經濟日報〈縣市幸福指數大調查〉的資料,整體幸福水準與民眾主觀幸福感,以偏遠之花蓮縣、台東縣、澎湖縣最高,而六都中,除台北市、桃園市、以及台南市之表現差強人意外,高雄市、台中市與新北市之表現皆不佳,其中新北市之整體幸福水準與民眾主觀幸福感甚至幾乎殿後;此現象顯然與各界人士過去對縣市發展差距之刻板印象有很大之出入,值得政府關注與有所作為。另實證發現:縣市的「中位可支配所得」與「人均補(協)助收入」是影響縣市整體幸福水準之主要因素,因此,整體幸福水準偏低之縣市,可朝向振興地方經濟以提高家戶收入、並(或)爭取中央補(協)助款之方向努力;再者,影響縣市主觀幸福感之主要因素為縣市之人均補(協)助收入、以及客觀幸福力,而客觀幸福力水準又受到中位可支配所得之影響,此建議民眾主觀幸福感偏低之縣市如:雲林縣、新北市、嘉義縣、基隆市等,可朝向爭取中央提高補(協)助移轉支付、以及改善客觀幸福力之方向努力。

 

 


(楊重信/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退休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