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市長您怎麼了? | 全面真軍

2016.06.22

2014年頂著素人參政、白色力量,凝聚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一舉翻轉整個台北市長選舉藍綠版塊的柯文哲,在任期屆滿一年半就陸續發生許多爭議事件導致民調大幅度下滑,同時台北市政府各部會首長一一離職下台,和市議會的關係不睦也使得在施政上困難重重。究竟是哪些問題導致柯文哲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從高人氣的素人政治明星成為人人在抱怨的苛市府呢?

 

孤獨的質詢台,63席的反對黨

柯文哲在歷經短暫的蜜月期後,2016年的柯文哲不再是當初那位急診室出身的政治素人,有了權力後角色自然不同,現在的柯市府是必須受到公民、媒體、議會監督的對象,面對執政的利弊得失,柯市長自然得責無旁貸,全力承擔。

面對國民黨議員強大的砲火,柯市長固然希望能夠獲得盟友的奧援,但2014年的盟友到了今日,也未必仍然是朋友。民進黨於2014年的合作,是為了擊敗長期執政的國民黨,削弱其政治實力,期望能進一步在2016奪得中央執政權。但現實的是,台北市執政的人既然是無黨籍柯市長,那就個人造業各人擔,民進黨於選舉時的幫助,絕不代表於柯市府執政後所推動的所有政策,民進黨都要買單。例如柯文哲在選前大開支票的公宅政策在缺乏妥善規劃與溝通下,地方召開的多場公聽會都遭到民意強烈的反彈。要是議員認為會影響到各自選區的選票,或是覺得政策躁進不可行,柯市長又不是周朝先,民進黨議員當然可以大聲提出反對或質疑的態度,畢竟日頭赤焰焰,隨人顧性命。

民進黨議員尚且如此,就更遑論原本即於政治立場上極不對盤的國民黨議員,想當然爾必然砲火猛烈,但柯市長卻於執政後,仍無法改變自己情緒外顯的個性,議員隨便一句「特殊性關係」,柯市長即按耐不住直接公然拍桌怒斥。之後,柯市長進議會乾脆來個相應不理,台上質詢台下讀佛經好不快活,可惜這次又被議員抓包,再次被議長警告。在府會有摩擦的狀況下,短期之內柯市府想要說服議員順利推動政策,自然是難上加難,面對63席反對黨議員的柯市長其困境不言可喻。

 

輕視人權觀念,漠視法律程序

柯市府在處理市政上的發言也飽受爭議,常常拋出一個未經妥善思考的話題,被砲轟後再轉彎已經來不及。從過去柯文哲的發言中顯示,不論在辦案監聽應先斬後奏改採登記制、違停用監視器開罰、私地道路鋪設問題、反對的人就逮捕;抑或是在關於228與談論轉型正義的問題,其對於一般人權與法律的觀念有待加強,思想甚至還停留在威權式官僚主義的舊時代。

在大巨蛋案上進退失據的處置作為,也透露出市府團隊對於法律與程序上的認知與一般實務界見解有段落差。首先,司法訴訟絕對沒有什麼必贏必輸,大巨蛋案很多問題是當初在締約時,北市府與遠雄談判所造成的結果,現在柯文哲希望能夠突破困境,所考驗的是政治智慧與法律攻防,而不是三不五時的放話,而可以思考的是,最後由全民納稅人賠付解約的作法,又是否合乎市民的期待呢?這又不禁讓人想到,剛上任時雷聲大雨點小辦的五大案,最後調查結果又是如何?

柯市府為了追求效率而漠視程序的作為,也常惹起爭議。在北門三井倉庫保留案中,文資委員會強推市府想要的方案;在社子島開發案上,對於居民不同意見的壓制;在新北投火車站遷址爭議中,亦一再顯示出市府極需要在與民間團體溝通上調整作為與方向。

另外,今年初為了設置三橫三綜的自行車道,引起塞車問題等民怨。於柯市府的政策初衷固然是要減少城市汽機車的使用,推行環保不產生廢氣的自行車。然而,其一方面鼓勵市民多使用大眾運輸,同時卻又放出將調漲公眾運輸之討論,這在政策推行上是自相矛盾的,政策推行得提供誘因來改變人的行為模式,若是斷然採取懲罰性措施,反而將造成相對剝奪感而惹起民怨。

 

選戰思維的施政風格,不受控制的自走砲

對於熟知網路與媒體的人士,不難看出柯市府從2014年選戰以來的慣用手法,就是以網路與媒體操作帶風向來影響輿論的走向。這在選戰的結果來看是成功的,但是在施政上這套操作方式是否合適也引起很大爭議。如今每每遇到具爭議性的政策與討論時,不論是針對國民兩黨的市議員的網路輿論攻擊、抑或是市府內開發派對其他局處首長的攻訐操作,都很難不把矛頭指向柯市府團隊的相關人士。近日就有疑似市府員工在PTT上影射市議員崇拜黑金進入司法程序的案例。

 

過勞的市府員工,說不出來的哀怨反映在民調上

柯市長曾說:「不是大的可以打敗小的、強的可以打敗弱的、是快的打敗慢的」,在他上台後也以要求效率著名,並以此為準則要求員工做事就是要快快快-拆台北車站前的公車專用道要快、拆台北橋北門引道也要快,但究竟怎麼樣才能快?其實很簡單:就是「不休息與日夜施工」。所以包商及其員工為了效率,只好犧牲休息時間來配合市府需求。而除了拆除工程外,柯市長上台後同時推動各項重大政策,並在其對效率的要求下,使得員工必須經常性地加班,但市府施政不是只要快就好,還要講求慎重和正確,快容易導致判斷失準,市府施政每一次錯誤決定所花費的時間和成本都非常的巨大,更正方向也是需要時間和金錢,更有可能是繞了一大圈做了一堆白工還是只能回到原點,員工也只能徒呼負負。

短短一年半內,市政府各局處官員與員工的離職潮,也是造成政策推行不順原因之一,而這也造成市府員工需要重新適應新長官的行事作風,其中迫在眉睫的世大運即一適例。世大運的主要執行者一再更換,至今仍然還沒有一個確定的方案,不僅場地租借還沒有談妥,轉播標案也流標二次,甚至還有多個場館維修標案沒有著落,這個由郝市府留下的爛攤子,早已把台北市政府弄得焦頭爛額。

除此之外,某些府級長官不尊重事務官,習慣以怒罵取代溝通,又隨時以有資安疑慮的通訊軟體交辦業務,員工也必須隨時回覆,形成市府員工重大壓力。員工們超時工作已疲憊不堪,還要於精神上面對長官的辱罵與批評,最糟的是辛苦推出的成果,議員們卻不買單,等於毫無成績表現,這使得市府員工們在內外交迫下,既無成就感也無光榮感,有的只是無止盡的無力感和來自父母妻兒的抱怨與不解。

今年4月份,柯市長出席勞動節表揚大會致詞時表示,勞動局長的勞工檢查每次都讓他冷汗直流,於檢查醫院時,罰最多的竟然是台大醫院,連自己的老巢都清掉了。乍看下十分幽默,但其實這樣的幽默真的才讓市民捏了一把冷汗。惡劣的勞動環境是個嚴肅的議題,台灣的年輕人目前遇到的困境不就是工時長、薪資少、物價高,所以相對較有生活品質的公務員才變成大家奮鬥的目標,什麼時候連台北市政府都帶頭讓員工超時工作,民間企業會不會起而效尤?這樣的市府又有甚麼立場勞動檢查別人?如果不是公務人員不適用勞基法,說不定就連勞動局對自己勞動檢查都不會過!面對8萬人市府員工的無奈、家眷的反彈、社會對慣老闆的負面評價以及市政成績沒有長足表現,也難怪柯市府最近評價直直下滑,背負罵名。

 

結語

任期已經剩下兩年半的柯市長,未來恐怕無法再用經驗不足或是素人來掩飾自己的失言與錯誤。我們當然知道目前市政府遇到的很多問題是前兩任市長所留下的,要在短時間內看到成效很難,但我們仍期許台北市能在柯市長的領導下能治理得更好,看看同樣是在議會朝小野大環境下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在桃園地方的經營亦有聲有色、府會相對和諧,其實是可以學習的對象,畢竟真正施政後,就不能再使用選戰的操作模式與思考來做,再怎麼「幽默」的脫稿演出,於一再出包後會逐漸變成反感,馬英九不正是最好的例子?

希望柯市長能夠檢視自己的不足、修正自己的缺點,好好的完成剩下的任期。畢竟,除了國民黨外,誰都不會希望好不容易有改變契機的台北市,又在素人明星的大起大落下,在下一屆的選舉拱手奉還;更不希望,這些年來吸收公民運動成果的「進步力量」,真的被「看破手腳」而功虧一簣。要實現理想,靠的不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行動力,更重要的是規劃與手段,在此期許柯市府能真正體認到這點,別讓原本可以為台灣政治樹立典範的美談變成空談與笑談。

 

 


(全面真軍/發跡於2008年,2014年原班人馬於抗爭中重新集結並加入新血。不求聞達,甘於平淡。從街頭運動熱情而生,熱愛台灣故甘用身體衝撞體制,在警棍、盾牌及強力水柱中找到自我。只願暢所欲言,不計毀譽,務必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