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七大工業國組織(G7)高峰會的內容與影響 | 李明峻

2016.06.21

七大工業國集團於5月26、27日一連兩天在日本伊勢志摩舉行峰會,七國元首在會後隨即發表聯合宣言。高峰會的主要目的是促進該七大世界經濟先進國的領袖與歐洲聯盟官員在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年會前舉行會談。自1998年後,高峰會成為該七國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的年度高峰會議,由七國輪流擔任主辦國(輪值國),與會國會在政治、經濟、軍事等各方面交流意見。

七大工業國組織(Group of Seven,G7)設於1973年,創始國包括美國、日本、西德(現今的德國)、法國、英國等5國,1975年加入義大利,1976年再加入加拿大,俄羅斯於1991年起參與部份會議,至1997年正式成為第八個成員國,但俄羅斯因於2014年2月佔領克里米亞半島而被凍結會籍至今。因此重新恢復為七大工業國組織。此外,歐盟及其前身的歐洲共同體是非正式成員,雖於1980年代開始參與,但不能成為主席國或舉辦峰會的東道國,只有2014年第40屆峰會原訂於俄羅斯的索契(Sochi)舉行,但因俄羅斯被凍結會籍,最後改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歐盟總部)舉行,使得歐盟第一次成為主席國並主辦峰會,算是有史以來唯一的一次特別例外。

今年七國元首在會後發表的聯合宣言中,針對全球經濟增長、難民危機、海洋安保等問題表明態度。在經濟方面,日本主張七國集團各國政府透過協調,採取財政措施,刺激全球經濟增長。而德國總理梅克爾則主張各國應透過深層結構改革來刺激全球經濟持續增長。各國認為,全球經濟增長仍然遲緩,增長疲弱的風險依然存在,追求全球經濟增長是當務之急。七國元首一致同意應盡力避免「貨幣競貶」,反對震蕩的匯率走勢,並還承諾在經濟政策上採取合作方針,運用靈活的支出策略,藉此提升就業率、提高民眾對經濟的信心,以及刺激和支撑疲弱的全球經濟。

 

難民危機處理

在難民危機方面,聯合宣言形容大規模的難民潮是「全球挑戰」。七國同意,一方面致力提高全球援助,以滿足難民及接納難民的地區的即時及長遠需求,同時合作解決導致難民潮的根本原因,包括武裝衝突、國際局勢動蕩及環境發展等問題。七國在未來三年內將提供合共約60億美元,以培訓2萬名人才,投入促進中東穩定、防止難民問題加劇。

 

反恐與全球經濟

再者,聯合宣言還支持英國「留歐」,認為英國一旦脫離歐盟,將對全球貿易、投資以及其所創造的就業機會帶來壞影響,對全球經濟增長構成嚴重風險。聯合宣言就北韓問題以「最強烈的措辭」譴責核武和飛彈開發,表明不承認北韓為「擁核國家」,並敦促北韓放棄核武及飛彈研發,全面履行聯合國安理會的一系列北韓決議案等。聯合宣言還譴責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違反國際法,並重申G7國家對俄實施的制裁會否終止,將取決於俄方會否履行2014年簽訂的《明斯克和平協議(Minsk Protocol)》及尊重烏克蘭的主權。

此外,七國峰會還針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發動的巴黎、布魯塞爾恐怖襲擊,提出一份「加強反恐的行動計畫」,其中包括透過「扶貧和教育援助」,提高開發中國家的生活水平,防止恐怖主義滋生。在貿易主題會議上,七國將強調共同應對全球產能過剩,並敦促中國改善問題。值得注意的是,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同意在最初十五年維持「非市場經濟國家」的地位,而這一規定將在2016年12月到期,因此七國還討論是否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問題,但在聯合宣言中只寫入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為核心,共同消除世界供應過剩問題的方針,而未直接提及關於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討論結果。

安倍在會中提出警告,目前全球經濟類似雷曼風暴前的情況,呼籲G7領袖採取行動,避免另一次全球危機。安倍指出,國際貨幣基金資料顯示,全球的食品、原料等商品價格,在2014年後下跌約55%,與2008年雷曼兄弟危機前後的跌幅相同,呼籲G7領袖協調因應,若因應錯誤,可能會有陷入危機的風險。一般認為,安倍希望利用G7峰會有關全球經濟的聲明,掩護其推動國內財政政策,包括延緩預定明年四月要調高至10%的消費稅。但G7成員國雖承認當前全球經濟情勢嚴峻,但並不同意安倍所稱會陷入危機的看法,且德、英兩國都不贊同推行財政刺激政策。

 

南海爭議之和平解決原則

同時,今年的擴大會議還邀請越南、寮國、印尼、斯里蘭卡、孟加拉、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查德等七個亞非國家元首出席,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組織領導人也受邀與會。各國集團討論氣候變化及能源問題,且就推進亞洲基礎設施投資及創立新的危機應對機制,以預防傳染病疫情擴散等議題交換意見。

值得注意的是,聯合宣言對東海及南海的局勢表示關切,強調和平管理及解決爭端相當重要。七國指出,對海洋主權的聲索應按國際法進行,避免可能加劇局勢緊張的片面行動,恪守不以武力或威懾手段來聲請領土或領海主張。各國再次確認,應基於國際法申訴自己的(領土及領海)主張,應對容易造成局勢緊張的片面行動保持克制,不要使用強權和高壓手段實現自己的主張,同時應透過仲裁等和平手段解決紛爭。

對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表示,G7應秉持客觀公正原則,不應搞雙重標準,不應刺激區域局勢緊張。他強調中方在南海問題上有明確的立場,即依據國際法和南海各方行為宣言規定,與直接當事國透過談判和平解決爭議。中國希望 G7 能聚焦目前國際最關心的經濟金融和發展問題,並敦促 G7 應聚焦全球經濟治理與合作。對於聯合宣言提及南海問題,中國已向主席國日本的駐北京大使橫井裕提出抗議,對日本和G7的做法表示強烈不滿。

這次峰會是美國歐巴馬總統最後一次以一國領袖的身份與會,他於會後親訪廣島,雖然歐巴馬沒有為廣島核彈造成的死傷道歉,但民調顯示9成的日本人歡迎歐巴馬來訪。對左派來說,此舉再次點出戰爭的可怕,以及和平主義憲法的重要性;對許多右派來說,這次等於是承認日本的受害。但沒有道歉讓南韓核爆受難者團體相當不滿,在首都首爾聚集抗議。整體而言,歐巴馬廣島之行超越美日同盟意義,更非後冷戰時期的產物,有助於防範亞太衝突不斷升高的風險。

同時,在峰會正式開始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帶領其他成員國首腦參拜伊勢神宮,讓各國領袖深入了解日本文化。伊勢神宮位於日本中部三重縣,是日本三大神宮之一,有2000多年歷史。伊勢神宮供奉天照大神,相傳是日本天皇的祖先。2013年,安倍參與伊勢神宮的重建儀式,為史上第二位這麼做的首相,也將宗教儀式變成政治聲明。不過,此項安排亦招來非議,指安倍晉三此舉是將宗教與政治混為一談。

這次是日本繼2008年北海道洞爺湖峰會之後,八年來再度擔任東道國,G7高峰會為安倍帶來許多好處。面對如此複雜多變及愈加令人擔憂的新局,安倍希望這次G7峰會能再次確信七大工業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同時,其他會議的舉辦地將這些會議視為向海外宣傳本地區産業和旅遊資源的良機,正積極推動籌備工作。如能源部長會議在5月1、2日於北九州市舉行,該市組織大使館相關人士的視察會,同時還將舉辦有關海上風力發電的研討會等。衛生部長會議則在神戶召開,日本同時舉辦「國際前沿産業展覽會2016」,從日本國內外邀請在健康和醫療等方面擁有尖端技術的廠商等前來參展,還將同時發佈神戶市推進的「醫療産業城市」的舉措等。

此外,在新潟市舉辦的農業部長會議,採用該縣産食材的料理和飲食相關的活動,宣傳新潟飲食和農業的魅力。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則在仙台市舉辦,安排各國財長訪問311大地震的災區,説明受災狀況和地震後的應對措施,並對海外支持災區重建表示感謝,希望藉此消除外界傳言導致的損害。交通部長會議在長野縣輕井澤舉辦,長野縣向受邀媒體介紹整體情況,以給相關人士留下長野作為山嶽渡假區的印象。環境部長會議在富山市舉辦,該市正力爭建立以公共交通工具為核心、有利於環保的「緊湊型城市」。各地經濟、觀光都因此活絡,對安倍政府七月即將面臨的選舉頗為有利。

眾所周知地,G7是由幾個主要工業先進國組成,曾經在全球經濟和發展方面發揮影響力,此次G7會議讓日本提升自身國際政治影響力,日本在全球政治舞臺獲得更高地位,掌握更多話語權。特別是將南海問題置入G7會議內容,無論是聯合宣言或今年4月G7 外長會議發表的《海洋安保聲明》,都強調基於國際法來維持經濟海域無障礙通航的權利和自由,並敦促各國通過國際法庭仲裁等國際承認的司法手段來解決糾紛,並遵守有約束力的判決,這些都讓中國相當難堪而感到「強烈不滿」。

 

 


(李明峻/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發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