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執政,蔡英文將面對哪些問題?|編輯部

2016.04.26

2016年大選,人民對於現況的不滿,充分表現在手上的選票,順利汰除了不適任的執政者,台灣出現第三次的政黨輪替,人民因此對520後的新政局多所期待;但是,實際上我們面對的是經濟長期走下坡、貧富差距極大、代議政治失靈、原地蹉跎已久的台灣,新政府上任後,自不待言將面對許多困境。

回顧過去,台灣創造過許多傲人的成就,推動民主化,斷開威權鎖鏈;從農業與輕工業出發,轉型至高科技產業,締造亮眼的經濟成績,經濟成長率動輒8-9%,是世界少見在穩定的經濟成長中又達致政治改革的國家;但如今早已今非昔比,近乎負成長的經濟,政局動盪,人民對政府失去信任,還有險峻的國際波濤步步進逼,這些年,台灣人只有一個「悶」字可以形容!

如今,台灣人民再一次的選出新的領導人,台灣再次佇立於改革的分界點上,過去種種,應引為借鏡,台灣才得以重生。未來是提升抑或是沉淪,端看這次我們如何面對與解決眼前的各種問題。

 

【經濟問題】

中國因素的隱憂

中國以經促統,對台灣進行策略性的讓利措施,擴大磁吸效應使得台灣經濟越加依賴中國,大量的資金、技術與人才向西流去,也助長中國「紅色供應鏈」快速崛起,回頭反噬台灣;此外,中國官方在台灣參與國際經濟整合的過程中,持續惡意排擠,壓縮台灣的經濟發展空間。磁吸與排擠兩大效應,構成了台灣經濟發展的中國因素隱憂。
勞動力嚴重外流

勞動部委託研究單位估計,台灣在中國的勞動人數約在50萬至100萬人之間,以高階管理職為主,還不計往其他國家的外移人口,加上年輕人盛行打工旅遊、生育率長期不振,台灣勞動力利基流失嚴重,未來將越加匱乏,難以支撐各項產業發展所需,是為一大隱憂。

產業鏈空洞化

產業為了保留接單實力,減少成本,大量向勞動成本低廉的地區外移,卻未與台灣形成產業鏈互補的優勢,使得台灣經濟成長趨緩、投資意願萎縮,背後衍生的是工作機會流失、普遍低薪等問題,帳面上的經濟數字無法反映實際上貧富差距極大的狀況。

國際自由市場的衝擊

近年來區域經濟整合盛行,各國無不希望透過經貿自由化,提高資源的使用效率,進而提升經濟效能;台灣是高度貿易導向的經濟體,自然無法置身事外;市場開放對台灣產業將帶來優惠,也勢必衝擊部分產業,因此,如何在擴大國際市場與國內弱勢產業的生存保障之間取得平衡,是蔡英文政府必然面對的問題。

賦稅制度不公

租稅制度不公、制度不合時令,是台灣財政與經濟惡化的一大原因;稅基由廣大的受薪階級一肩扛起,政府為企業提出許多優惠減稅措施,卻缺少引導資金流向的配套,有錢人的資本得利大多課不到稅或根本不用課稅,減稅省下的錢,卻又不一定被用來進行投資,反而流到房地產或甚至流向國外,造成嚴重的貧富差距與財富外流問題;稅基受到嚴重侵蝕,政府財政收入不足,更讓政府無法透過公共投資創造產業利多的環境,造成經濟發展上的惡性循環。

替代能源缺乏

台灣是海島型國家,天然資源有限,火力發電仰賴進口燃煤,但造成嚴重空污等環境問題;核電在機組過舊以及核廢料處置未果的雙重憂慮下,存續與否社會爭議始終不斷。尋找替代能源,可說是未來唯一出路,卻也是蔡英文政府的嚴峻挑戰。

 

【政治問題】

失控的憲政怪獸

台灣畸形的憲政制度造成了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淪為有責無權的傀儡。總統可以罔顧國會及民意,強行推動背離民意之作為,而國會也長期為國民黨所把持,造成代議制度失靈;近年來台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群眾怒吼要求改變,一個主要訴求就是希望解決台灣面臨的憲政危機,爭取讓多元民意進入國家決策體系的空間。接下來,修憲是必須的,也是掌握近三分之二國會席次的蔡英文與民進黨無法迴避的課題。

保守窒息的官僚文化

政府文官缺乏實務經驗與市場策略敏感度,自囿於保守的想法與官僚的作風,習於揣摩上意、消極被動。行政手續過於繁瑣、法令過時,導致政府效能低落,直接或間接阻礙了台灣的經濟發展與政策的推動。

區域發展不均

台灣經濟發展與財政資源劃分極度不平衡,各區域人民實質的分配不公,過度向都會地區傾斜,造成非都會區域發展沒落、資源閒置、人口大量外移等惡性循環。

司法不公不義

台灣司法的積弊一向為人詬病,評鑑機制無法汰除不適任的司法人員,以司改為名卻推出了四不像的觀審制度;檢調受到行政部門制約,常常揣摩上意選擇性辦案,缺乏司法應有的獨立性,致使原本是守護社會公義最後底線的司法,竟淪為了民怨的源頭之一。

 

【社會問題】

退撫年金面臨破產

台灣軍公教的所得替代率過高,加上少子化趨勢,租稅制度不公稅基緊縮,退撫基金面臨嚴重的收支失衡,已在破產邊緣徘徊;如此獨厚軍公教的退休制度,不僅造成社會對立,政府財政更難以負荷,嚴重排擠其他必要支出。這些爛攤子若不儘速解決,勢必債留子孫,危害下一代。

人口結構高齡化

近年來出生率屢創新低,台灣成為全球出生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人口結構高齡化已成現在式,勞動力供應勢必持續下滑,社福支出、醫療資源與長照支出勢必提升,成為現在開始到未來財政的一大問題。

20年的居住不正義

二十多年前的無殼蝸牛運動喚起社會大眾正視居住正義,二十多年後的巢運和社會團體依然為了居住正義發聲;居住正義喊了這麼多年,年輕人依然買不起房,社會住宅供給依舊杯水車薪、供不應求,都更計畫更成了建商大玩容積率牟求暴利之道。

糧食自給率低

近年來台灣人飲食習慣變遷,加上農業從業人口減少、耕地休耕面積增加,台灣糧食自給率低於40%,糧食高度仰賴進口,使得台灣的糧食供給極易受到國際因素影響,加上國際生質能源的發展壓縮農產品市場、基改食品充斥貨架,極端氣候變化亦讓耕地零碎、不利機械自動化的台灣農業發展面臨困難。此外,部份農產過剩價賤傷農,產銷制度與供需調配失靈、過度徵收農地變更使用,致使優良農地消失,氣候變遷使得海洋資源逐漸萎縮…等,皆使糧食自給已然成為國家安全層級的問題。

醫療體系面臨崩解

全民健保是社會保險制度,但許多納保人以社會福利的觀念使用,把醫療當成一般消費行為,造成醫療資源浪費;而保費制度不公,高收低繳、規避的情況盛行,反而低收入者繳不起保費被剝奪醫療權利,造就的健保基金面臨破產的困境。

近年來醫療環境惡化,從業人員短缺,護病比過高、過勞超時比比皆是;許多醫師轉業醫美或是外流他國,醫師荒已迫在眉睫,加上偏鄉地區的醫療資源極度缺乏,面對百孔千瘡的台灣醫療體系,近期政府又研議推動國際醫療專區和極具爭議的DRG給付制度,讓已然脆弱的醫療體系面臨崩解危機。

媒體亂象叢生

媒體被稱為第四權,理應扮演促進大眾了解問題、發表公共見解,制衡政府的角色。但台灣的媒體亂象叢生,不僅無法稱職扮演前述角色,更自甘淪為特定政黨、財團的意識操弄工具,讓維基百科都將台灣媒體亂象設立詳細條目,顯見此一問題的嚴重程度,亟待新政府解決。

食安問題頻傳

台灣社會近年來普遍籠罩在食安恐慌之中,從塑化劑危機到假油事件,一波接著一波連環爆,嚴重打擊國人對食安的信心,同時也重創台灣食品的形象。政府單位雖然努力擴大稽察,然而中央或地方的稽查人員、設備與預算不足,加上行政效率不彰、食品源頭管理與追溯系統方案不夠健全,仍有不肖商人存有僥倖心態,持續不斷危害國人健康,讓食安問題亦是新政府上台後必須優先解決的問題。

 

【教育問題】

失敗的教改,怎麼救?

馬政府卸任前強行推動十二年國教上路,政策倉促、缺乏配套,引發各界強烈反彈。教改原是希望學子們能快樂學習、適性發展,如今我們看到的卻是升學壓力依舊、填鴨教育依然、大學畢業生暴增但產學無法銜接,技職體系崩壞導致技術人才不足,流浪教師滿街跑。教改超過二十年,卻改出了一場又一場的教育災難,成為蔡英文任內無法迴避的重要問題。

違調課綱 如何導正?

當權者意圖掌控歷史的話語權,戒嚴時如此,但解嚴後的台灣還是依舊,反映於最近的課綱微調事件上。教科書萬不能成為執政者形塑一言堂的工具,新政府上台,勢必需要導正違法調整推動的課綱,使教科書回到正軌。

 

【人權問題】

恣意擴張的公權力

當政府面對民意衝突時,不可假法治之名,行國家暴力之實,侵害人權,例如323行政院事件,民眾只是在行政院靜坐,表達對黑箱服貿的反對意見,政府竟下令鎮暴警察以棍棒、噴水車等粗暴方式,主動攻擊現場靜坐民眾,導致多人受重傷送醫,明顯違反比例原則。

期待蔡英文政府上台後,除了嚴懲施暴警察,更應在制度面與人員訓練上進行改革,規範約束警方公權力範圍、強化人權意識,避免如323行政院的悲劇,再次發生。

轉型正義未落實

戰後台灣經歷228事件與長期的白色恐怖,讓已經邁入民主化的台灣社會,傷痕仍未真正撫平。歸咎其因,在於轉型正義從未真正落實,相關檔案遲未解密,甚至還被延長了加密期限;官方調查數據與民間研究總是相去甚遠,真相從未大白,更遑論要追究加害者的責任。加害者多未受到譴責,許多仍位居廟堂高位,對之歌功頌德,權威遺緒仍在。

民進黨政府這次全面執政,選民多期待轉型正義能夠真正落實,國民黨迫害台灣人民的真相能夠大白,加害者能負起應負的責任,重新建立人們彼此以及對政府機關的信任。

 

【外交問題】

中國壓縮台灣國際生存空間

中國一貫要求世界各國遵守一個中國政策、堅持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份,並在國際外交場域上處處打壓和限制,意圖孤立台灣,並以九二共識緊箍咒限制台灣主權。

蔡英文政府如何在迴避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下,與中國和平往來並突破中國的國際封鎖,是一大艱難挑戰,但同時也是台灣突破困境,正式走向國際的關鍵契機。

區域整合的浪潮

台灣身處亞太核心區域,是美日同盟TPP與中國RCEP競合的交火區,台灣應積極爭取加入有利自身的陣營,避免再次出現馬政府夜奔敵營,委由國台辦代交亞投行加入意願書的愚蠢行為。新政府面對此一國際局勢,對於爭取加入國際整合所須承擔的義務與將付出的代價,應謹慎評估,以回應內部與外部的各種挑戰。

東海與南海問題

中國近期在南海永興島部屬飛彈與戰機,加上日本航空自衛隊在沖繩成立第9航空團,讓東海與南海的局勢越加詭譎多變,美中對峙的態勢逐漸形成。

新政府如何擺脫對中國的依賴,強化與美日同盟的外交關係,並在東海與南海爭議中扮演恰當的角色,對新政府來說,皆是嚴峻的考驗。

 

【國防問題】

近年來國軍逐年裁減,常備役期一再縮短,馬總統毅然推動募兵制,使得今日的國防戰力呈現有史以來最困窘的狀態;全募兵制在少子化趨勢、欠缺配套與財政缺乏下多重打擊下,不僅招募成效不彰,募兵退輔支出更排擠其他國防預算,造成國防財務出現問題。國軍內部忠誠不佳,高階將領洩密頻傳,退役將領更一批一批地至中國交流唱和。軍紀不佳,軍中保守風氣未能改變,使得重大違紀事件頻傳,軍中人權迫害屢見不顯。

台灣介於東北亞與東南亞之交界,橫跨西太平洋兩條重要水道台灣海峽與巴士海峽,戰略地位極為重要。新政府應在此一認識上,強化台灣國防,積極參與維繫亞太區域和平之國際軍事活動,同時強化反統戰意識,謹慎面對中國近年來在東海與南海週邊頻繁的軍事活動。

 

【環境問題】

天災應變能力不足

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與熱帶氣旋必經之地,加上破碎的地質特性與過度的開發,面對天然災害,台灣其實相當脆弱。根據世界銀行報告,台灣是全球面對極端氣候脆弱度最高的國家之一;都市更新速率緩慢,多數老舊房屋的耐震度早已不足;全球氣候異常逐年加劇,節氣大亂,超冷的冬天、愈來愈強的颱風、愈來愈極端的降雨頻率等,台灣的災害應變能力與農漁業災損應變機制仍顯不足,問題有待新政府解決。

環境污染嚴重

1950年代台灣積極發展工業,經濟成長至上的觀念深植人心,環境保護普遍被視為發展的絆腳石。直到80年代層出不窮的公害事件才逐漸喚醒環保意識,但台灣早已烏煙瘴氣,工業排放污染、土地過度開發、山林水保涵養力不足,再加上核廢料處置等問題,各種汙染難以計數。

近年來氣象局發布空汙「紫爆」再度成為另一污染焦點。台灣的PM2.5年平均值遠遠超過WHO的管制數值,不同於一般認為污染源於中國的刻板印象。2015年環保署調查指出,除了北部空污來自境外,其餘地區空污泰半來自本土的馬路揚塵、火力發電廠、工業廢氣與車輛排放,這些隱形的汙染因子,也成為癌症、呼吸與心血管系統疾病激增的元凶。

新政府勢必接手面對環保與經濟發展的兩難問題,設法找出一條能兼顧兩者的平衡發展之路,確保台灣的永續發展。

 

【族群問題】

拔去母語舌頭的一代

國民黨政府遷台後,為建立統治正當性,以捍衛大中國法統作為施政核心,從未考慮到各族群特殊性,強行推動國語政策,貶低母語地位,使得後生台灣人對於母語的熟悉程度大不如前,漸有凋零的跡象。

社會普遍對東南亞新住民帶有差異眼光,使得新住民二代對於自身母語的學習意願也大為降低。

語言是文化及相關政策的核心,如何保護並由此厚植台灣社會的文化資本,是台灣人民格外寄望民進黨以及蔡英文政府的議題。

原住民權利的爭取

歷任台灣的統治者在推行原住民政策及法令時,從未考慮過原住民的特殊性與文化觀,造成許多法令充滿本位主義,違背原住民文化、信仰或生活習慣,例如漢人節慶與原民傳統祭儀的差異、狩獵合法化、傳統領域與國有林地劃定的角力,以及原住民自治和使用自然資源的權力爭取…等,都是未來新政府需要面對與解決的問題。
新住民與新台灣之子

根據內政部統計,截至2015年8月底,新住民配偶約有51萬人,其中尤以中國籍和越南籍最多。台灣法規對於新住民權利仍有許多待改善的地方,例如入籍審查資格,以及離婚後監護權的爭取等等。新住民配偶語言不通、文化不熟悉等阻礙,造成許多僅能從事高勞力的工作,選擇相當有限。第二代的教育亦成為問題,因新住民配偶不熟悉台語和北京話語言,教育多半力不從心,造成新台灣之子必須面對社會歧視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