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側翼蛻變成真格的第三勢力—時代力量決戰2018|全面真軍

2016.04.07

雖然2016年選舉甫結束不久,但事實上2018年的選舉已一步步逼近,並不如我們想像得遙遠,對藍綠兩大黨以外的小黨而言,選舉才是擴張政治版圖的真正戰場,可能現在就要開始經營兩年後的選舉。特別是這次選舉大有斬獲的時代力量,能否繼續擴張或甘為小黨,端看這兩年的經營與2018年的選舉。而時代力量的擴張,綠社盟可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時力優異的行銷

雖然有論者認為,時代力量本質上還是泛綠體系,並且與民進黨有密切的關係,應該稱為民進黨的側翼,而非第三勢力。但筆者以為,這是在國民黨尚未解體下,反國民黨體系自然會有的結盟與合作,在選前與選後,其實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已有多次矛盾與衝突,未來若國民黨持續弱化,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分道揚鑣,應是可預測的發展。

而時代力量此次大捷,支持群眾的一大特色,大概就是「反國民黨而不支持民進黨」。民進黨在台灣長期居於第二大政黨,除了某些優秀的人物與理念外,民進黨就是「反國民黨」的最大公約數,即便不喜歡蔡英文,在總統大選的時候,更討厭國民黨的選民還是會投給蔡英文。然而這樣的最大公約數,在不分區政黨票或是議員選舉時,可能就會產生鬆動;雖然還是會有棄保效應的發生,但選民在此時會更容易投給真正喜歡的政黨或候選人。2012年的時候,由台聯取得反國民黨的第二把交椅的地位,而時代力量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在2016年取代了台聯的地位。

除了整體的政治光譜分布外,時代力量在選舉時,也有出色的經營。從候選人的推出開始,不見得考量優秀的學經歷,而是具話題性的焦點人物,雖然黃國昌優秀的學經歷無庸置疑,但是洪慈庸、林昶佐等人,學經歷恐怕就不如范雲、陳奕齊等人突出。在選舉的過程中,也不像綠社盟或台聯般政策、理念旗幟鮮明,而是透過簡單的口號與標題,快速而深刻的讓選民建立印象。這樣的操作,有助於欠缺資源的小黨快速打出知名度,這是時代力量的一大優勢。

不只如此,時代力量從組成以來在行銷、視覺感受、話題製造皆令人耳目一新,其中林昶佐委員當居首功。林委員並非完全的政治素人,從2008年起即有不少助選經驗,並歷經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318學運、323行政院事件的洗禮,政治嗅覺自然敏銳。從時代力量的文宣及文字設計、視覺效果來看,我們不難看到「2008年謝蘇『逆轉勝』」、「台灣魂演唱會」、「正義無敵演唱會」、「野台開唱」、「大港開唱」的影子,這些行銷、視覺、傳播上的優勢仍然是時代力量發展的最大利器。甚至時代力量所推出的候選人多半在外型上較為亮眼,將亮眼、有偶像氣質與話題性的人放上檯面,其他人進行組織運作,這樣的做法目前看來是成功的,相信這樣的經營模式將在2018年地方選舉中持續進行,喜歡帥哥美女參政的人有福了,在2018年時代力量肯定不會讓您失望。

時力、綠社盟 選民同質性高

台聯受到周子瑜事件的影響,選票被轉移集中於民進黨;中南部的組織票並沒有開出,則是台聯失敗的另一個原因。在被時代力量取代後,目前看不到具話題性的政治明星出現,選舉的幕僚至少在宣傳度、娛樂性、知名度上看來也不若時代力量、綠社盟等出色,地方上雖然還有一些議員席次與組織票,若無大幅的改革,恐怕只會更加樹倒猢猻散。

綠社盟雖然僅拿下約2.5%的政黨票,但是在北北基桃地區的候選人,大約都有10%的選票,潛力不可小覷。雖然這些選票中,不全然是理念票,還包括了「度爛票」。這些選票即便不能保證讓綠社盟拿下一席議員,但也足夠扮演關鍵角色,影響最後的選舉結果。

從2016年的選舉結果與各項分析來看,支持時代力量與綠社盟的選民,具有一定的同質性。像是都會區的選民、年輕世代、以及高教育程度的選民。只是時代力量的選舉策略較綠社盟成功許多,時代力量與民眾較為接近,且時代力量的候選人也真的比較拚,以至於時代力量取得較大的成功。

綠社盟提名的區域立委重點選區,不脫北北基桃大都會區,不但獲得了不錯的得票率,同時也拉高了政黨票的得票率(相對於農村或偏鄉地區)。時代力量的得票率也具有類似的分布,甚至於在選後,時代力量優先設立地方黨部的縣市,除了是選舉時提名的區域外,也是以都會區為優先。顯示這兩個政黨大概會是台灣都會型政黨的濫觴。

2018選舉 時力大有可為

因此,沒有意外的話,時代力量與綠社盟若是投入2018年的議員選舉,大概皆會以六都為優先考量。而以台北市為例,一席議員大約需要取得7%的支持度,而2016年時代力量約取得6%餘的政黨票,數字相當接近。如果時代力量以穩健的提名策略,一區提名一席候選人,只要候選人條件不要太差,應該都可以順利拿下一席議員。舉例而言,若時代力量在中正萬華區提出吳崢(或其他條件類似的人才),就非常有可能擊敗同選區近期醜聞纏身的民進黨某議員。

但是,如果綠社盟同時在時代力量提名的選區也推出候選人,狀況可能就比較不穩定些。就像前面所敘述的,時代力量與綠社盟的支持群眾,具有相當高的同質性,在得票上可能會有排擠效應。當然,時代力量在2016年的選舉策略較為出色,如果能延續到2018,時代力量仍然較有優勢;加上時代力量有政黨補助款與立院五席,資源與曝光率也較高;眾多因素參酌考量之下,時代力量應該還是較有優勢,但議員選舉的不確定性極高,甚至還有會選民的自主性配票等情況發生,難保綠社盟吸引的選票,不會對時代力量造成威脅。

白話一點來說,時代力量的邱顯智在2016年投入新竹市的立委選舉,選前的預估大概是,邱顯智應該不太有機會當選,但是如果吸走太多泛綠的選票,有可能會造成民進黨的柯建銘落選,讓民進黨不過半當選。這個情況大概會在2018年重現,只是由民進黨代換成2018年的時代力量,而2016年的時代力量則代換成綠社盟。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如果綠社盟重現2016年時代力量對民進黨叫陣禮讓,那時代力量會如何處理呢?也許這就不只是一次選舉的成敗,而是時代力量從草創政黨,要開始蛻變成真格的政黨,無法再以小黨發展空間為由,再向民進黨喊話了吧。

時代力量從立法院上任以來,話題始終不斷,雖然提出的主張的正當性或有不足,但的確是吸引了媒體與大眾的目光,版面不下國會最大黨的民進黨,也持續不斷的招兵買馬,甚至目前就已經有可以推上戰線的明星級幕僚,加上地方黨部開始運作,未來應該大有可為。綠社盟雖然面臨是否繼續結盟的結構性問題,但是選舉時的各大要角,也都有眾伯樂招手,分別進入立法院與北市府等,這些人在2018年應該都各自會有一片舞台。

結論

當然,本文的論點,主要立基於2016年的立委選舉結果,如果在這段期間內,時代力量有暴衝的發展,或許就不只是都會區各提名一人而已,屆時對時代力量最關鍵的政黨,恐怕不只是綠社盟,還包括民進黨了。

第三勢力的招牌,現在看起來幾乎是被時代力量所壟斷,其他政黨甚至已經無法以「泛綠側翼」自居,而只能成為「側翼的側翼」,仰人鼻息或被人遺忘。
然而,民意如流水,民進黨執政後,若成績不如人民預期,或許流失的選票,就是其他小黨的機會,端看這兩年各自如何經營發展。只是筆者期望,除了台灣能夠趕快脫離黨國體制的餘蔭,有正常政黨政治的發展外,選民的選擇,也能夠不再是因為憤怒與厭惡而投下的反對票,而能有真正能說服、打動選民的肯定票。

 

 

 


(全面真軍/發跡於2008年,2014年原班人馬於抗爭中重新集結並加入新血。不求聞達,甘於平淡。從街頭運動熱情而生,熱愛台灣故甘用身體衝撞體制,在警棍、盾牌及強力水柱中找到自我。只願暢所欲言,不計毀譽,務必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