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狀如何維持?美國因素是關鍵|劉坤鱧

2016.04.07

前言

2016年1月16日台灣總統選舉結果揭曉後,北京政府不斷地透過各種管道傳話,要求蔡英文必須在五二零的就職演說承認「九二共識」,否則兩岸關係的發展必將倒退。

2月25日,蔡英文走訪台中市智慧機械產業,向業者承諾:「一定會與大陸維持良好關係」,還說:「我說維持現狀,就是維持現狀」。

美東時間2月25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講時表示,期待「台灣新的執政者」,在五二零後,「以自己的方式」表明,願意依照「他們自己的憲法」所規定的「大陸、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繼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3月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出席兩會會議,就當前兩岸形勢發表談話,強調「九二共識」對兩岸政治互信、對話協商的重要性,核心就是認同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但「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如果兩岸共同的政治基礎遭到破壞,兩岸關係就會重新回到動盪不安的老路上去。

針對習近平的發言,台灣泛藍陣營的領導人紛紛表示,將以「九二共識」為前提,繼續推動兩岸交流;民進黨則提出「三個堅持、三個有利」來回應,蔡英文則表示,兩岸關係發展應以「實質層次」為重,不應被「名詞標籤」所限制。

在此同時,中國旅美社會學家暨北京人民大學重陽研究員李毅,觀察2016年台灣大選結果,在新浪博客發表了十篇文章,在總結部分提出「和平統一已無可能」的主張,呼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發動戰爭,用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因為要蔡英文承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李毅的文章不僅引起中國網民們熱議,短短幾天的時間,轉貼次數已經超過十萬則。

3月11日,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李義虎接受香港南華早報專訪時指出,「她(蔡英文)是一個學者官員,有能力、有技巧地克服許多政治危機。大陸認為,她是一名難以對付的『真對手』」。此外,李義虎在專訪內容表示,大陸應該向全體在陸台商設立「獎懲制度」,孤立有「親獨」傾向的人,「在大陸做生意,但支持民進黨的台商是『兩面人』,應該受到懲罰」。李義虎表示,北京應該建立數據庫,紀錄台商在台灣的活動。但李義虎「沒有詳細說明大陸方面應該如何懲罰那些支持台灣獨立活動的台商」。針對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即將上任,李義虎指出,「大陸方面相信,蔡英文不會像她的前任陳水扁那樣,做出意料之外的關鍵動作,但大陸當局不排除她可能通過公投或者法庭尋求獨立。」

從2000年到2008年,北京政府一再指責陳水扁的「破壞現狀」;從2008到2016年,北京政府從未肯定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現在蔡英文還沒有宣誓就職,但北京政府已經認定她會「破壞現狀」,就算她在選後公開表示維持現狀,北京政府不僅當做沒聽到,而且卯足全力逼她就範。

綜合上述,北京政府無法接受蔡英文「維持現狀」的說法,不斷地透過各種管道努力,希望促成蔡英文在五二零的就職演說承認「九二共識」。或許傳說中的「陳水扁在2000年的就職演說講的『四不一沒有』事先經過華盛頓和北京審查同意」的情形不會重演,但兩岸關係要如何界定?到底誰說了才算數?

有別於台灣泛藍陣營動員勘亂和反攻大陸的觀點,以及北京政府主張的中國內戰未竟和一中三段論的說法,也非台灣獨派陣營提出的美國默許蔣介石流亡政權軍事占領台灣的看法,本文擬從「歷史制度主義觀點」(the perspective of historical institutionalism)出發,掌握「兩岸分治」和「兩岸關係」的真實歷史演變過程,因為兩者跟二次戰後的「國際格局變遷」(international configuration change)息息相關。而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認為,「國際格局變遷」受到「世界政治動態理論」(the world politics dynamic theory)的「支配邏輯」(the logic of domination)和「制衡邏輯」(the logic of balancing)這兩種力量互相拉鋸,分別在國際和國內兩個層面互相影響,進而影響國際關係的變化,也導致台灣的國家與社會關係的變化,其中最關鍵的就是「美國因素」的影響。

「美中競合」的趨勢:全球化架構下的「國際格局變遷」

美中兩國的關係是否會像網路作家YST(海天)預言的一樣,《2020中國與美國終須一戰》?筆者對這種推論抱持著保留的態度,原因在於「全球化」和「區域整合」是一個無法阻擋的趨勢,在經濟上取得領先,而且繼續保持成長,是累積國力進而強盛的不二法門。以戰爭方式解決爭端,實際上是拿累積的國力來比賽消耗,國力不足,就是積累不足、口袋不深,禁不起消耗,扛不住戰爭,所以有戰略思維的國家領導人不會輕啟戰端,因為沒有一個國家領導人會傻到讓年輕的生命往敵人的槍眼上送死。由此可證,中國學者李毅在新浪博客發文指出,「和平統一已無可能」,呼籲習近平在2017年發動戰爭,用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說法太膚淺,二戰初期的希特勒要對法國進攻,都知道要繞過「馬其諾防線」以避免傷亡;在中國準備登陸月球的此刻,中國學者李毅竟然還撰文呼籲習近平用武力解決台灣問題,豈不是自曝其短嗎?

事實上,美中兩國有那麼多智庫,有那麼多學者專家,難道拿不出辦法來處理美中兩強的「競合問題」嗎?筆者認為,美國總統歐巴馬鼓吹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TPP),就是美國主導,對抗中國的戰略架構設計,這是由「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成員國所發起,從2002年開始醞釀的一組多邊關係的「自由貿易協定」,目的在促進「亞太地區的貿易自由化」,這個組織沒有邀請中國參加。

但中國也是有備而來,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形式上就是衝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而來,這種對抗形式像不像「冷戰」時期,美國跟西歐國家結盟,蘇聯跟中東歐國家結盟,形成兩大集團互相對抗的局面?感覺上有點像,但實際上並不像。因為在「全球化」和「區域整合」的趨勢下,美中兩國是「既競爭又合作」的「競合關係」,不是美蘇兩國「冷戰」時期的「壁壘分明」和「堅壁清野」,美中兩國各自主導各自的布局,各自攏絡自己的支持者,美中兩國無法禁止支持者跨陣營參加協議,更無法以跨陣營為由,排除特定的支持者。

上述趨勢符合從「歐盟」(EU) 到「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區域整合」特徵,也符合「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到「東南亞國協」(ASEAN)的運作方式,這種「區域整合」趨勢,正好給「全球化」奠定基礎,「美中競合」關係的正常化發展,將為「全球化」架構下的「國際格局變遷」開啟新頁。

萬一「美中競合」關係發展的不好,會不會進一步激化成「美中對立」呢?筆者認為,這種情況只會出現在「有利可圖」卻「分贓不均」的時候,因為「無利可圖」就沒有「分贓不均」的問題,「共犯結構」無法維持就會「自動瓦解」。因此預期「有利可圖」,為了防止「分贓不均」,自然會把「遊戲規則」先訂好,所有成員都同意,再來簽字畫押,以免「三人五目」,「論人長短」,這個特徵可由上述「區域整合」組織的表決方式得到證明,不論是「歐盟」、「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或「東南亞國協」,凡是涉及到各成員國基本權利義務的條文變更時,一定要「全數通過」,相對而言,就是「保障少數」,讓它們「享有否決權」;如果不涉及到各成員國基本權利義務的事務性條文變更時,以「相對多數決」或「絕對多數決(二分之一)」的決策方式就會變成常態,「四分之三多數決」變成特例,但「全數通過」的決策方式不會出現,以免影響決策和執行的效率。以上說明是各種「區域整合」組織的主要表決方式,以公開、透明、公平的方式,把利益分配問題處理好,才是上述各種「區域整合」組織得以持續運作的真正關鍵。

「維持現狀」的條件:在「世界政治動態理論」的邏輯下

綜合上述,筆者認為,把「兩岸」的「一切」「鑲嵌」(embed)在東亞的「國際格局變遷」來討論,透過「世界政治動態理論」的描述來理解「美國」因素的影響,就能掌握「維持現狀」的條件。

從「世界政治動態理論」來看,只有一個超級強權時,沒有它國能與之對抗,「支配邏輯」勝過「制衡邏輯」,「國際格局」趨於穩定;如果有兩個強權,互相抗衡,「制衡邏輯」勝過「支配邏輯」時,「國際格局」也趨於穩定;如果有三個以上的強權存在,互相結盟抗衡,「制衡邏輯」勝過「支配邏輯」時,「國際格局」也趨於穩定。

從二次戰後的「國際格局」來看,只剩下美國一個超級強權時,沒有它國能與之對抗,「支配邏輯」勝過「制衡邏輯」,「國際格局」趨於穩定。這就是1950年韓戰爆發後,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派遣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主張「台灣海峽中立化」和「台灣地位未定論」,因為史達林、毛澤東和蔣介石的實力,都不足以跟美國叫板,就是美國說了算,「兩岸分治」由此確定。

隨著蘇聯國力的提升以及核武力量的發展,冷戰時期的「國際格局」是美蘇兩強對峙,互相抗衡,「制衡邏輯」勝過「支配邏輯」時,「國際格局」也趨於穩定。這就是從「第一次柏林危機」、「古巴飛彈危機」到「第二次柏林危機」,美蘇兩強針鋒相對,堅持鬥爭,卻鬥而不破的主要原因,在這個架構下,「兩岸對峙」都在打「代理人戰爭」。

後冷戰時期的「國際格局」,在蘇聯解體後,重回美國獨強的局面,沒有它國能與之抗衡,「支配邏輯」勝過「制衡邏輯」,「國際格局」趨於穩定,但此刻出現了意外,伊斯蘭基本教義組織對美國發動了「911恐怖攻擊事件」,由於中國不僅沒有像蘇聯一樣解體,在經濟高速成長多年後出現了「中國崛起」的事實,美國不得不拉攏中國,為了「反恐戰爭」的需要,美國甚至向中國傾斜,進而配合中國要求,降低台灣民主化對中國的衝擊,進而造成美中的不穩定情況,這是「兩岸關係」發展過程中,出現「美中共管台灣」主張的原因。

蔡英文總統即將宣誓就職,筆者認為,進入21世紀後的「國際格局」,在美中聯合「反恐」的架構沒有改變的情形下,未來的「兩岸關係」發展,「美中共管台灣」的框架將繼續維持,「制衡邏輯」勝過「支配邏輯」,因此蔡英文總統要「維持現狀」,必須跟美中維持良好、順暢的溝通管道,北京政府要求蔡英文總統要在五二零的就職演說表態支持「九二共識」,如果蔡英文總統沒有這樣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相對而言,在「美中共管台灣」的框架下,勢必要徵詢華盛頓對於北京強烈要求的看法,如果華盛頓不同意,蔡英文總統的五二零就職演說就沒有表態的必要,這是最基本的平衡邏輯。

至於「美中共管台灣」框架有沒有改變的可能?筆者認為有三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美國國力衰退,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強權,沒有它國能與之對抗,「支配邏輯」勝過「制衡邏輯」,「國際格局」趨於穩定。筆者認為,如果出現這種情形,不必等到五二零,蔡英文總統現在就要派人去北京承歡膝下,否則「就算地基再牢,仍然地動山搖」!

第二種可能是:中國國力衰退,「美中共管台灣」的局面結束,美國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強權,沒有它國能與之對抗,「支配邏輯」勝過「制衡邏輯」,「國際格局」趨於穩定。筆者認為,如果出現這種情形,就是二次戰後和後冷戰時期「國際格局」的重演,只要蔡英文總統亦步亦趨,緊跟美國政府的步伐,應該不會犯錯。

第三種可能是:台灣的經濟倒退,整體國力衰退,台灣民主化的不穩定因素消失,沒有「美中共管台灣」的價值,台灣「波多黎各化」,變成沒人要的賠錢貨,對美國而言,有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這時候「支配邏輯」勝過「制衡邏輯」,「國際格局」趨於穩定。筆者認為,如果出現這種情形,台灣將萬劫不復,不論是誰來執政,都無法起死回生,這是最壞的情形,但筆者不知道對策在哪裡?

 

 

 


(劉坤鱧/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北京大學政治學博士、資深政治評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