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入政•讓我們一起報考文官吧!|黃裕翔

2016.04.07

職場的避風港

根據人力銀行調查,台灣有高達八成的上班族有報考公職的意願。即使錄取率低,福利逐年縮減,但每年報考人數屢創新高,公職補習班的生意更是越做越旺。

台灣經濟衰退讓民眾深感危機,公職待遇相較於民間企業普遍薪優,加上工作穩定,不諱言的,公職成為絕佳的職場避風港,即使窄門擠破頭,仍澆熄不了報考熱度。

 

黨國時代的文官培養

過去國民黨專政時,曾策略性打造自己的文官,有一套自己的培訓策略。設置「中山學術獎學金」,提拔成績優異的學生,資助出國留學,是當時國民黨儲備人才的一個重要管道,許多活躍的政壇人物,都是當年拿獎學金出國的,如馬英九、江丙坤、胡志強、宋楚瑜、周守訓等人。

這個獎學金制度,以今日眼光檢視,著實是黨國不分,以金錢與仕途羈縻學子,說好聽是「為黨國儲才」,實際上就是受國民黨恩蔭。無可否認,卻也形成一套文官養成機制,培養了一批政治菁英,擠身文官體系,甚至踏上政途。

台灣已進入政黨輪替的民主常態,政權移轉的順利,有賴穩定的文官體系。文官考選已步入常軌,黨國的庇蔭制度一去不返,當前所著重的,應是如何提升文官素質。

文官體系的挑戰

面對全球化與資訊化的多變衝擊,台灣文官的素質將面對兩大挑戰:一是與國際資訊與業務接軌的能力,在瞬息萬變的典範更迭中,文官能否與時俱進,隨時調整觀念與做法;二是對內部社會的變化是否瞭解,在民主社會下,遊說團體及公益社團愈來愈多,在做決策時,需要多邊對話,因此文官要具備協調與整合多元意見的能力。

文官體系的運作也面臨兩個問題:其一,由於年金改制、政府組改,再加上公務人員中戰後嬰兒潮佔約三成,使得我國常任文官已醞釀屆退潮,尤其是長期專業養成、歷練豐富的司處長級文官,若不加緊腳步培訓後進,將導致人才斷層,嚴重影響政府決策品質和執行成效。

其二,有鑑企業薪資普遍低落,學生畢業直接考取文官資格的比例大增,能穿越公職窄門,必定具備學科與專業能力,但校門通衙門,社會歷練不足,未來在同質單位下輪調,未能與外界與時俱進,易與社會脫節;或單純追求收入與穩定,久任後難免心態應付了事,行事官僚化。

筆者認為,文官體系理應不該淪為「穩定工作」的避風港,更不該成為特定政黨庇蔭制度下,用來攏絡討好的鐵票部隊。文官體系的建立,除了公平考選制度與優質任後教育,更應鼓勵具備才幹與熱情的人投身其中。簡言之,文官的素質、熱情決定了政府效能,也決定了國家競爭力。

青年入政 文官換血

民間企業強調組織扁平化,業務專業化,每位員工都要有獨立決策、單兵作戰的能力,不僅是照表操課,創新與獨立的思維都是現在官僚體系所缺乏的。

為因應選舉與政策研議需求,政黨與政治團體每年培育許多青年黨公職、民代助理及政治事務人員。筆者認為,政黨與政治團體應鼓勵他們考取文官資格,以嫻熟政務經驗,待有機會搭配擔任政治職務時,以政務經驗磨練出的多元意見整合能力與折衝韌性,晉身為文官體系的中流砥柱,逐步汰換既有,漸進改變現階段官僚體系的做事方式和價值觀。

企業運作需要人才,政府更是如此。從中央到地方,無所不包,如同一間超級公司,有別於企業盈虧自負,政府牽涉的是千百萬人的福祉,不可輕言喊倒,因此更需要大量優秀的文官加入。
太陽花浪潮後,青年入政蔚為風潮,不只政壇要大換血,文官體系也需要大換血,才可能創造一個熱情、有理想又高效能的政府。

 

 

 


(黃裕翔/李登輝民主協會執行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