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標準答案,「滿天星」時代的新產業政策思維|藍弋丰

2016.04.07

過去的「兩兆雙星」產業策略至今看來一敗塗地,二次政黨輪替後的國民黨政府則只有貿易政策思維,毫無產業政策想法可言,如今再度政黨輪替新政府上台,人民期待新政府能帶領產業再度前進,或至少找到方向。

但方向何在呢?放眼全球,其實許多國家都同時面臨產業瓶頸的考驗,並非只有台灣,要了解未來,不妨先從過去看起,明白人類經濟是如何走到這一步,才能了解下一步可能將會怎麼走。

戰後的需求遠大於供給

二次大戰結束後,全世界百廢待舉,從最基本的牙刷、臉盆、板凳,到房子,樣樣都缺,人們連生活必備的基本需求都無法滿足,當時是需求遠遠大於供應的時代,最先發達的產業,莫過於石化產業,原因很容易理解,因為日常生活用品什麼都要用到塑膠,這樣的年代,造就了台灣的台塑、奇美的崛起,也使台灣成為雨傘、玩具、紡織王國,創造出所謂「台灣錢淹腳目」的「經濟奇蹟」。

然而,市場的特性就是一旦需求滿足,市場就會鼓勵資本與資源轉而投入下一個需求尚未滿足的領域,因此,當戰後萬物皆缺的情況逐漸填補,人類大多有了基本的民生用品,雨傘、玩具、紡織就成了「傳統產業」,下一個新興的領域,則是電子業,因為人類滿足了生活需求,但在工作上還需要有更強大的運算能力協助,為了填補這個運算能力的需求,開啟了全球資訊科技產業三十年的榮景,台灣在這段期間,也因產業政策選擇恰好搭上電子業的列車,而創造出第二波經濟衝刺,無數電子業的早期員工成為「電子新貴」,也奠定如台積電等企業如今的產業地位。

曾經電腦必須一直換新,386電腦不夠快,486一出效能有顯著差異,非得快快換電腦,否則工作效率可會遠遠不如人,在那個運算能力仍然不夠的年代,不斷更新電腦的需求,帶動了台灣電腦硬體零組件相關產業的榮景,但是,也就因為這些資訊科技產業的成功,在追逐摩爾定律的過程中,逐漸滿足全人類運算能力的需求,如今一台五年前的電腦都能輕易滿足大多數工作上文書處理、試算、簡報,甚至是過去需要高階電腦來處理的繪圖需求,電腦換新速率自然放慢,電腦產業也跟著沒落,產業界高喊進入了「後PC時代」。

電子產業鏈一度將希望放在行動裝置上,但是其實行動裝置只是滿足人類運算需求的最後一個環節,也就是行動中的運算需求,由於供應鏈的成熟,很快的又滿足這個需求,如今蘋果iPhone手機出貨成長出現放緩,相關供應鏈骨架臉綠,其實現在智慧型手機的運算能力,已經超過許多當年的桌上型電腦,大多數要在手機上進行的活動都已經可以滿足,人們又如何會每年更換手機呢?銷售飽和也不過只是意料中事。

 

盼望政府救經濟是危險的想法

過去產業政策曾經發揮過相當關鍵的影響,奇美創辦人許文龍,當初是於半官方財團法人中國生產力中心舉辦「不碎玻璃講習會」時見到這項新材料,他立即體認到「不碎玻璃」在各種領域的龐大商機,積極投入開發生產,並取名為「壓克力」,奠定了奇美實業的根基,從奇美的這個發展史,可以見到過去在一切不足的年代,產業政策與產官學合作推動產業的效力。而台積電是工研院主導成立,其過程也很明顯可見到產業政策操作的痕跡。

因為這些過去的經驗,許多台灣人殷殷期盼能有下一個重複如此成功的產業政策,這個想法其實是很危險的,了解過去的成功,也就了解了現在的困境,曾經人類有很明確的匱乏,很明確的需求不足所在,當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只要有就好,堪用就好,因此當戰後缺乏民生用品,不論誰做都可以,任何一家工廠都能生產產品獲利,但是當需求大體滿足,就不是什麼都可以了,於是再也沒有好賺的錢,必須精益求精;當人類缺乏行動運算裝置,一開始百家爭鳴,從Palm開始,到iPhone以後的各家智慧型手機,曾經都能獲利,但當需求滿足,只剩第一名品牌蘋果獨佔超過9成產業獲利,第二名的三星就已經逐漸淪落幾乎無法獲利,再更以下的廠商則陷入赤字。

不僅硬體,連同軟體平台也已經進入如此情況,例如Google獨佔搜尋引擎市場,第二名微軟的必應(Bing)只能瞠乎其後,Facebook獨佔社群網站市場,只除了中國以鎖國方式禁止它們進入,才硬是在本國留了一片市場,而當紅的所謂分享經濟的代表廠商優步(Uber),其實並非最早提倡分享共乘的廠商,最早提出的Sidecar反而已經於2015年底停止服務,優步因為規模最大,成為市場注目焦點,但Sidecar等對手不是默默收攤就是在困境中掙扎。

這是因為目前人類已經罕有過去那種整片大領域數十年的空缺需要填補,新找到的市場機會,往往一家企業幾年內就能補上,自然沒有其他人的空間,當產業變成唯有第一名才能生存時,又如何推動所謂產業政策?鼓勵100家企業投入,最後即使有幸搶到第一,也要損傷99家,最後國家投入的心血必定得不償失。

需求大於供給的綠能

殘存的唯一還有大塊空缺的領域,大概只有綠能,因為全球對抗暖化的需求,各國均規畫數十年的計畫,訂定減碳目標,而創造出極為龐大的全球能源大轉型需求,使得節能、可再生能源、智慧能源領域,就有如過去的石化產業之於戰後,電子業之於電腦時代,有數十年的龐大缺口,因此可以規劃產業政策。更有幸的是在這個領域可應用台灣於電子業時代所發展的供應鏈基礎,但是,台灣的僵固電業結構,使得所有綠能產業在過去都無法發展,如今新政府必須積極化解障礙,推動綠能產業生根茁壯,並逐鹿全球。

至於同為新政府五大產業計畫之一的生技領域,則可能需要多加思量,生技製藥領域並非新產業,過去總體而言全球生技製藥產業總獲利為負值,這是因為人類雖然總有醫療需求,但只有「買得起」的人才能稱之為產業需求,全球多數人負擔不起昂貴的新療法,廉價的學名藥市場則毛利相當低,這個狀況並沒有太大改變,不像減碳需求受到如巴黎峰會等國際潮流影響,全人類有強大決心不計代價推動;另一方面,生技產業的全球對手基礎遠勝過台灣,全球各大藥廠正在積極進行購併,產生的藥業巨獸規模越來越龐大,匯聚驚人資金、先進技術與一流人才,台灣恐難以與之競爭。

未來是滿天星的時代

而在其他方面,或許該是拋棄過去的產業政策思維的時候了,過去曾經產業發展有標準答案,如今,各種需求大體上滿足的年代,已經沒有標準答案,未來的新領袖企業會是分布在許多不同領域的找出創新解答者,但是在各自的領域都只有一個第一名可存活,或可比喻為過去天空中有一個大太陽,未來卻是滿天星的時代。在這樣的新時代,若還想找太陽在哪裡,自然找不到,但是每個人都可能有自己的一顆星。

政府既不可能也不需要去想如何為民間找出各領域所有的創新解答,更無法去挑選誰才是這個第一,而是要解除創新的障礙與限制,讓企業創新、風險創投與新創企業自行去尋找答案,積極引進人才,活化資金,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政府對於產業要解除所有不必要的管制,在勞動政策、金管政策與稅制上做出全面檢討。

只要讓台灣成為容易創新、容易創業的地方,所有勤奮努力的台灣人,自然會在每個領域去衝出一條活路。在這個沒有標準答案的新時代,不能還希望有如奇美初創時代那樣,由政府去研究一切,然後推著民間企業走,就算政府真能找出正確答案,在產業技術瞬息萬變的現在,等到研究完成,早已經被國外企業搶得先機,因此政府必須學習放棄過去老是想主導一切的壞習慣,而是盡可能讓自己不要成為路障,或可稱為「無招勝有招」的產業政策,推動民間創新百花齊放,而非只開在政府種的花田之中。

台灣過去在兩波產業潮流中都能跟對標準答案,可說是十分幸運,但接下來全人類已經進入沒有標準答案的時代,無論想怎麼找尋答案終歸徒勞,這也是台灣遇上困境的原因。但危機也可以是轉機,台灣在不論所謂傳產或是電子業的供應鏈完整,這樣的基礎是任何創新者的良好踏腳石,想到任何硬體新創意,在台灣都很容易能迅速實際製造,這是必須前來亞洲尋求供應鏈的歐美新創企業所沒有的優勢,在未來的滿天星時代,這樣的優勢,將會是台灣的一大助力,相信國人不必妄自菲薄,台灣還是能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

 

 

 


(藍弋丰/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