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教育成為鞏固既得利益的工具|周美里

2016.04.07

馬英九強推十二年國教帶來的眾多爭議及民怨,在九合一選舉及總統立委選舉,造成鉅大的衝擊,被歸納為國民黨敗選的重大民怨之一,已經是國民黨及社會的共識。十二年國教為什麼會有這麼大威力?東方社會中,教育一向是社會流動的重要機制。因此,對中產階級家庭而言,子女的教育幾乎是家庭的核心議題,而中產階級基本上在社會上是屬於較保守、守成的,比較重視穩定,也同樣是社會穩定的中堅力量。劇烈的、革命式教育制度變革,如果不能取得中產階級的認同,那引發的動盪其深度是難以想像的。這也是國民黨在推動十二年國教時,輕忽了此強大的反彈力道,成為國民黨敗選的最後一根稻草。

 

廣設大學導致了國安問題

十二年國教的思維是源自二十年前啟動的教改運動。台灣的教育制度過去一直被批評為「填鴨」,啟發性不足,尤其是聯考窄門成為社會眾矢之的,始有20年前的教改運動。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政府在推動教改時,僅止於皮毛式或口號式變革,對教育內涵及教學方法的深層改革,付之闕如。於是,我們看到的教改陷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例如:認為大學聯考窄門過於嚴苛就主張「廣設大學」,甚至在獨尊大學之下,貶抑技職教育,二十來將台灣原本由日式教育系統傳承下來的優良技職教育全盤遭到摧毀。目前台灣大學以上畢業者佔同年齡比例已經是世界第一,高達近七成,先進國家的比例最高也不過三成左右。大學生過多、產業給大學生的工作機會卻不可能無限增加,供需失調,導致大學學歷貶值、薪資下跌,產業找不到人,大學生找不到工作。

大學生氾濫,產業缺工,產學失衡的結果,不但惡化產業空洞,重創台灣經濟,也讓很多年輕人被迫追求更高學歷(因為人人都是大學生,只好繼續唸碩士以期在職場上取得優勢),但卻必須接受更低薪水,而且因為更晚進入社會,經濟獨立的年齡再往後延,沒有穩定的經濟基礎以養家活口,少子化的情形就這樣一年年惡化,成為台灣的國安問題。這些都是教改廣設大學、消滅技職教育二十年來所造成的後遺症。

強求多元反成新的另類填鴨

另外一個教改迷思,就是原來想打破過去填鴨式教育,希望學生能不要只專注在學科上,因此強調「多元發展」。多元發展本來立意良善,然而並不是學生能夠「多元發展」,就能打破填鴨式教育,這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卻被扭曲成因果關係。強調多元發展,鼓勵孩子在學業之外,有藝術人文素養的培養、由運動鍛鍊體能培養團隊精神、參與社團活動培養組織及協調能力,發揮每個孩子不同的潛能。這些都是很重要的,讓孩子從不同的領域探索自己的性向及興趣,尋找自己的專才,但是,強求每一位孩子都必須擁有「多元」能力,反而因噎廢食,甚至用分數「衡量」孩子的「多元」能力,反而增加了孩子的壓力及負擔。

打破填鴨式教學沒有錯,但是卻不從教學內容的整體改革、課程編排的系統性檢討、教學方式的革新進步等方面去著手,反形塑一種過度貶抑學科的氛圍,嚴重侵蝕整體教育的學習風氣,將台灣的教育風氣導向「反智」「反學術」「反菁英」,學生不是唾棄就是放棄學習,結果是兩頭落空:啟發性教育並沒有落實,倒是學科表現逐漸下滑。

只剩快樂沒有學習的教改

另外一個迷思也是從過去「聯考窄門」導致學生壓力過大而來的,就是強調「快樂學習」「減少壓力」。要快樂學習必須從教學著手,讓孩子在學習中因為克服困難而得到知識的快樂,不是給孩子一種「輕鬆」就是「快樂」的心態,強調「快樂」不強調「學習」,孩子誤以為「快樂」是應得的,「壓力」是不好的、不應該有的,但現實社會裡,從小到大,入了社會,何時能沒有壓力呢?給孩子錯誤的認知,讓孩子遇到任何挫折困難就退縮或抱怨,之後再去批評他們是「草莓族」,這又是誰造成的呢? 

結果,經過二十年教改後,我們看到,學校的教學方式、課程課綱的規畫,都沒有明顯地進步,但是在上述「多元發展」的方向下,孩子們不但必須應付過去內容龐大的學科學習,還必須在藝術能力上、社團上多所表現。孩子的時間和我們一樣多,在這麼多不同的學習壓力下,難以兼顧,不但壓力倍增痛苦難言,就是自我放棄。第一屆的十二年國教會考成績全國學生國英數C的學生大約都佔三分之一,亦即三分之一的國中畢業生國英數這幾個重要科目,分數都在四十分以下。學生學習能力呈現嚴重的M型甚或L型落差,對整體國力是極大的衝擊。

均優質化=均劣質化

目前在教育部推動的教改思維下,多元學習變成「萬能」學習,學生更無法「適性」發展,學生的表現依賴家庭社經地位的支撐愈來愈明顯。沒有社經地位的支撐,孩子難以有「多元」能力的培養及表現,這是很清楚的。再加上十二年國教強調的「均優質化」,企圖「均化」所謂的明星(學術型)高中,更讓私立高中蓬勃發展。事實上,學生需要的不是「均質化」的教育,需要的是「適性」「異質化」的教育,高中亦是如此。「均優質化」不是可不可能實現的問題,既然是「均」,何來優劣呢? 說均優和均劣,不都一樣? 因此「均優質化」高中根本上就是假議題。高中是要異質化,讓不同性向及能力的孩子都適才適所,而不是以為打垮學術型高中,就能「公平」成就每個孩子。

但是「均質化」高中的思維或方向已經導致私立高中的崛起,因應高中「均質化」,有經濟能力的家長寧可把孩子送到私立高中,以確保孩子能升上頂大。這個趨勢其實在這幾年的台大入學生就已經很明顯了,未來只會更惡化。不僅私校學生入頂大表現愈來愈好,同樣地城鄉差距也愈來愈明顯,中南部學術型高中入台大的學生近幾年來已經愈來愈少。如果十二年國教再依此思維走下去,教育階級化將會愈形僵化,包括社經地位、貧富、城鄉之差距,再也難以翻身彌補。

令人難過的是,不只台灣國力因為學生能力普遍下滑而低落,社會階級僵化也將成為社會不安之源,三級貧戶的孩子當總統的台灣奇蹟將再也不可能出現,真正的少數富人菁英統治集團已經形成,難以翻轉。在台灣經濟、社會都千瘡百孔之際,台灣的教育也走到十字路口,何去何從,影響下一個世代的台灣人,能不慎乎!

 

 

 


(周美里/全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