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安 以擺脫一中、盤點國防為首要|張國城

2016.04.08

內在安全—首重擺脫一中思維

台灣國安的首要內在問題在於始終存有「一中」陰影,也就是有一定數量的人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因此仍要維持確立此一說法的體制、法律規定與教育;這些都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形成極嚴重的挑戰。

首先是敵我難分。因此出賣機密給中方的事情層出不窮,和中方進行各類交流也缺乏安全意識;而中國和台灣語言文字可以互通,更讓這方面的保防工作難以像正常國家一樣進行;

其次是認同模糊,因此還有許多人對中國對台灣的敵意與破壞視而不見,或認為無關緊要。同時更使國際間可能將台灣和中國視為同一陣線,對於台灣的安全更屬不利。

第三是「一中」陰影同時也滋養了台灣的親中勢力,因此以中國為國際,視中國為台灣各項問題唯一出路、解方的思維和做法蔚為主流,因此造成了目前對中經貿極度依賴的局面。目前中國經濟成長已經趨緩,過去龐大的人口紅利也逐漸消失,造成台灣經濟連帶受到嚴重的拖累;但是台灣仍然視中國為希望之所繫,因此對於和中國的各項經貿協議,被投以過度的期望,也缺乏對協議成效的真實評價。事實上中國對台經貿,對實質經濟利益向來錙銖必較,根本不存在所吹噓的大幅讓利事實。即使是某些台灣產品行銷中國,也是必須經過市場競爭,並沒有享受價格上的特殊優惠。同時台灣市場也一樣對中國開放,就人口數量和市場比例來說,反而是中國產品在各項協議簽訂後大量進入台灣市場,但在台灣媒體現況下,反而少有人注意於此。

以目前台灣的狀況,何人執政均不可能在相當時間內擺脫對中經貿的依賴,因此必須格外注意兩岸經貿來往的安全因素。因此,筆者建議當局必須積極降低對中的經貿依賴,擴大其他市場。目前對這方面的欠缺不在於統派媒體所說的,是因為缺乏自由貿易協定以至於無法拓展市場;而是缺乏對中國以外市場的了解及多元語言的人才。因此培養多元語言人才應當視為國安戰略的一部分。但是現況是國內大學院校罕有培養東南亞語言的系所,也沒有吸引學生就讀和從事研究的誘因。

核災是國安一大隱憂

除了中國因素之外,台灣也面臨自身環境的危機。由於錯誤的能源政策,導致台灣必須運作三座老舊的核電廠,無論台電的核安措施如何嚴密,有幾個問題是科技無法克服的,首先是我國核電廠因多鄰近斷層帶,所以必然受走山、地滑及火山爆發等天災威脅。其次是鄰近地區人口太多,為了能讓民眾盡速撤離,核電廠半徑範圍5公里內,居住人口應不超過1萬5千人,10公里內則以6萬1千人為度、30公里內則以55萬2千人為限;但大台北地區在30公里範圍內的人口數就高達百萬以上,若遭逢重大天災,將會使疏散更加困難。

此外,核廢料更是無法解決的問題。核一廠一號機將於2018年12月停機、二號機於2019年7月停機,根據台電的計畫,需要花費25年進行除役後的整治,前8年進行廠區除污作業,12年拆廠房等設備、3年偵測廠區輻射情況,最後2年復原土地,預計耗資182億元,由核能後端基金提撥。拆除後的核一原址將改建成風力發電廠與紀念公園,廠房內原有的7400束高階核廢燃料棒以及6萬多桶的低階核廢料無處可擺,台電預計將一部分地興建為第二期乾式儲存場和廢棄物焚化爐等設施,計畫使用40年,但40年後這些核廢料何去何從,還是沒有答案。而在這40年中間,核廢料儲存場就是不定時炸彈。地震、颱風或恐怖攻擊都有可能立刻讓這個全世界少有的乾式儲存場立刻出現洩漏狀況。台灣再多的防災準備和投入,在可能的核災威脅下,都將顯得力不從心。

外部安全—確實盤點國防,以需求為本位發展

蔡英文主席在競選時期所題的國防政策主張,似乎沒有觸及台灣國防現在最迫切的問題。問題之一就是兵役制度。馬政府宣示逐步採取全募兵制,對財政而言形成一定負擔是必然之事。

事實上徵兵制和募兵制並無絕對好壞。過去一般說法認為募兵制服役期限較長,有利於戰力保持,其實問題在訓練的好壞。冷戰時期西德聯邦防衛軍就是義務役,服役期限為15個月(一度修改為18個月),無礙於其作為北約勁旅的本質。又有說法認為徵兵制較為節省經費。其實只是節省下義務役和志願役士官兵薪水的差額(軍官絕大多數已是志願役),對每一個人、每一單位所投用之訓練資源和經費在單位時間內不會因兵役制度而有很大的差異(除非完全將義務役視為消耗敵人戰力的砲灰)。其實,徵兵制只是將國防預算中的人事經費抽出一部分由當兵的人自行負擔(如義務役士兵薪資約7,000元,若採志願役,要雇用到一名士兵的薪資在和市場競爭後假定為30,000元,中間的差額23,000元在徵兵制下等於是由當兵的人幫國家墊付了),而採用募兵制之後,這筆錢就轉由納稅人負擔。納稅人願意負擔多少國防經費決定可雇用多少人,也就決定了武裝部隊的基本規模。

台灣要採取何種兵役制度,端視納稅人願意付多少國防經費;這筆錢的大小除了政治因素外,還會隨國軍的整體環境而定。軍中環境若不佳,就必須付出更多薪資來找人(其實任何職場都相同),因為人在工作環境的感受、該職業從業人員的形象、發展和自我滿足程度,也是待遇的一部分。因此軍中管理失當、人權惡劣,實際上是在浪費國防資源。
國軍究竟需要多少人員,或必須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規劃:

(一) 就敵情威脅、國軍武器裝備新購及研發進度,分析國軍究竟需要多少兵力。如果沒有新式裝備入役,則不斷裁減人數必然造成戰力下降。因此任何人執政,必須要先就當前的敵情威脅、在這樣的敵情威脅下需要多少兵力與武獲狀況進行盡可能精密的評估。舉例而言,一門舊式的火砲需要許多人力,如果沒有購買砲班需要人數較少的新式火砲,兵力裁減必然造成能擔負戰備實施放列的火砲減少。

(二) 就所需的兵力數量,寬列所需的訓練和操作經費。因為缺乏訓練的部隊毫無戰力可言。國軍目前最為詬病的問題恐怕就是地面部隊缺乏訓練,不僅沒有戰力,且易滋生軍中人權及管理問題。

(三) 就分析出的所需兵力,再行編列所需經費。這中間自然需要和國家整體財政狀況、財政來源、分配重點及稅捐徵收狀況緊密配合。

蔡主席的國防政策重心就媒體報導所見,似乎集中重點於「發展國防產業」。其實台灣的問題並不是如歐美甚至日本、已經有相當的國防研發能力和產能,因此需要積極尋找市場。目前台灣國防產業自製的亮點是飛彈和火箭,其他軍品尚未形成體系,換言之能生產主戰裝備的國防產業多數尚處幼稚階段;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扶植民間產業追求武器國造(特別是能外購得到的武器和軍品)似乎不是最急切的事。而且讓國防預算集中於尚處幼稚階段的國造武器研發,而排擠了操作維持及訓練的經費,對戰力的增長恐怕是本末倒置,也產生不了嚇阻外敵進犯的功能。

以國造甲車、高級教練機和步兵輕武器來說,國軍地面部隊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嚇阻力在於訓練的水準、後勤的完善及戰場經營的確實,至於是否乘坐在國造甲車操作著國產輕兵器,和乘坐在外購甲車外購輕兵器,其實並無太大影響,因為這類武器的性能其實差異不大;但國造武器至少研發經費必須由我國全部自行編列並吸收,難以由其他國家買主協助分攤。至少目前我們也看不到國造甲車帶動了國內哪些相關工業的發展,至少,連國軍自用的軍用輪車(輕型、中型和重型戰術輪車)都必須外求。高級教練機也是一樣。雖然在經費充裕的情況下,我國自行研發敷用的高級教練機應無困難,但是影響飛行員飛行戰技的應是訓練方式是否與時俱進及訓練資源多寡,和教練機來自何國並無太大關係。

 

小結

台灣的國家安全問題其實彰明較著,但反而時有「不識廬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或「見樹不見林」的問題。而許多非國安問題,其實對國安有密切關聯,本文僅就幾項犖犖大者略加論述,希望能拋磚引玉,引發更多的討論和思辨。

 

 

 


(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