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 ─ 求變的台灣、奮起的人民 │ 劉敬文

2017.04.13

「政府全面性的失能」可說是馬政府執政七年來最好的註腳。2014年3月太陽花運動雖然名為反服貿,但其實真正的關鍵是長達六年的苦悶、不滿趁勢一舉爆發。舉凡兩岸、經濟、教育、媒體、國防、土地、環境、司法、民生(油價、電費、物價、食安)…這幾年來幾乎每個議題領域「馬總召」都能有效召喚人民大規模上街頭,讓人不禁感嘆,一直以來扮演反民主角色的國民黨,「民主推手」彷彿弔詭地成為其重返執政後最重要的政績?

誠如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在〈憲改是台灣唯一的路〉一文中所述,台灣從威權過渡到民主的過程當中,因為要維持經濟的發展,避免動亂與流血,所以必須緩步漸進地改革。然而,此一「寧靜革命」並非毫無代價,威權的遺毒無法完全清除、轉型正義無法落實、國民黨黨產問題依舊存在…等「歷史包袱」,因此成為所有社會或政治改革的阻力,令人避無可避。

慶幸的是,台灣社會在太陽花運動後開始慢慢產生質變,民間求變之聲四起。2014年底的九合一選舉成為求變民意的第一波出口,國民黨因為政府全面性的失能而空前潰敗,六都僅剩一都,議員席次亦失了不少。然而,在「政治上層結構」(即憲法以降的種種政治遊戲規則,以及各種既成的既得利益階層)不變的情況下,台灣人民求變的渴望,最後恐怕仍會落空,台灣可能因此陷入穩定持續空轉的困境之中,無法往前邁進。

有鑑於此,許多政黨、公民團體在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主動拋出憲改議題後,趁勢響應,希望能藉此機會透過憲政體制的修正,推動李登輝先生所強調的「第二次民主改革」,針對1)現行體制過於形式化而缺乏實質的民主、2)因缺乏人民行使直接民權管道而失去監督與制衡行政效能的代議體制、3)中央過度集權…等問題提出解決的辦法。

可惜的是,威權正宗代表國民黨似乎並未從太陽花運動以及年底九合一大選的失敗中學到任何教訓,面對所有具體的憲改主張皆以不回應方式作冷處理,毫不掩飾其反民主的一貫價值。即使是共識最高的投票年齡調降至18歲議題,國民黨亦藉著堅持連同不在籍投票案一併處理進行實質杯葛,無視該案歷來爭議極大且非修憲才可解決。其他包括總統有權無責無法制衡、單一選區兩票制導致票票不等值嚴重違背民主平等原則、五權分立回歸三權分立…等必須透過修憲才能解套的重大問題就更不用說了,國民黨對於反民主改革的頑固程度,令有識者感到無奈與憤怒,朱立倫喊憲改果然是喊假的。

不過,雖然台灣內部的憲改運動雖然不若原先預期那般樂觀,外部的國際經貿、政治與軍事卻頻傳令人振奮的好消息。本期《民主視野》很榮幸得向台日文化經濟協會黃天麟會長邀稿撰寫「亞投行驚奇與中國夢」,該文明確列舉美國在英國加入由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後一連串「友台聯日」的反制措施,除了美方正面表示歡迎邀請台灣加入TPP,在軍事國防方面,美國聯邦眾議院亦通過國防預算案,首度納入得邀台灣參加環太平洋軍演的選項,參院軍委會亦通過國防預算案,要求美軍應鼓勵台灣參與美方空對空作戰訓練。也就是說,台灣雖然能有內憂,但任未失外援。此外,代表民進黨角逐2016年總統的蔡英文女士此次訪美亦有突破性斬獲,得到美方高度的善意回應,得以受邀入白宮國務院參訪,寫下台美關係歷史性的一頁。

誠如廖亮和先生所撰「由歷史經驗看國家與社會的解構(上)」一文引述歷史學家沈雲龍語:「可見弱國未嘗無外交,惟當政者充滿自卑,喪失自信,舉棋不定,患得患失,媚外以求自保,視民意如草芥,則豈僅無外交之可言,只有靜候宰割亡國而後已耳!」

2016年是決定台灣人民未來二、三十年命運的關鍵,除了選出適任的當政領導者,台灣人自然不可妄自菲薄、失敗喪志。台灣位居亞洲重要的政經戰略位置,是世界關注之所在。天助自助者,既然已有求變之心,人人便應自發自主,稱職扮演rule maker的角色,而非坐以待斃,淪為rule follower的角色。

台灣的高中生受到太陽花運動的啟發,群起發聲反對教育部強行推動之「中國課綱」,這是台灣民主重要的成果,也是前人為爭取民主與自由拼搏、犧牲的精神與價值傳承。看著那些不滿二十歲、尚未擁有投票權的「準公民」如此充滿理想性與行動力,為了避免自己以及後代的教育被扭曲而努力,我們除了感到欣慰,更該積極奮起,團結守護屬於所有台灣人的民主與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