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憲改藍圖會議」彙整 │ 編輯部

2016.02.01

近年來台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整個社會發出要求改變的聲音,並透過網路媒體,匯集成為強大的改革聲浪,主張要解決台灣所面臨的政治危機,就要進行憲政改革。

這段期間各公民團體相互連結,串連全台社會力量,共同推動憲政改革。由公民憲政推動聯盟、全國憲改聯盟、台灣教授協會、經濟民主連合等團體,邀集政黨代表、國會、專家學者與民間團體,舉辦「台灣憲改藍圖會議」,盼望促進政黨、國會和公民社會進行對話,達到由下而上,以人民為主體的憲政改革,並促使各政黨代表、國會針對憲改立場有所表態。本會就當日各政黨、團體所提出之內容、意向進行彙整,讓讀者初覽各方意向。

編按:中國國民黨下稱國民黨;台灣團結聯盟下稱台聯;民主進步黨下稱民進黨;台灣教授協會下稱台教會;全國憲改聯盟下稱全憲盟;公民憲政推動聯盟下稱憲動盟;社會民主黨下稱社民黨;台灣第一民族黨下稱第一民族黨;中華民國機車黨下稱機車黨。

 

一、兩階段修憲

憲政改革議題眾多,非短期內可凝聚共識,惟面對此次難得的契機,不應重蹈過去倉促修憲的覆轍,乃採行「兩階段修憲」,於2016年、2018年兩次全國性選舉期間辦理修憲公投,分階段完成憲改目標。由於第一階段時間較為緊迫,可先處理社會共識較高之議題,其餘留待第二階段,透過擴大公民討論、由下而上,逐步凝聚第二階段憲改共識。

民進黨 第一階段先降低修憲門檻、降低投票參選年齡門檻、降低政黨票門檻、建立三權分立體制;第二階段再透過公民討論,逐步凝聚憲改共識。
台聯 提倡兩階段、三門檻。第一階段有共識的先修,推動降低修憲門檻、降低政黨票門檻、降低投票權年齡門檻;無共識的第二階段再修。
時代力量 第一階段應先降低修憲門檻,第二階段再來處理實質修憲議題。
綠黨 提倡降低門檻、兩步到位。第一階段應先降低修憲門檻,並呼籲兩大黨提出承諾,於本階段訂立完整的修憲程序計畫。
樹黨 第一階段應先降低修憲門檻、降低投票參選年齡門檻、補實人權保障;第二階段再進行重建國家體制。
社民黨 第一階段應先進行國會選制改革、補實18歲公民權、補實人權保障;第二階段再透過公民討論,凝聚憲改共識。
台教會 贊成。
全憲盟 贊成。
憲動盟 提倡全面憲改。第一階段應先降低修憲門檻、降低投票參選年齡門檻、補實人權保障、進行國會選制改革。

二、修憲門檻降低

依據現行憲法增修條文第12條規定,憲法之修改須經立法委員1/4提議,3/4之出席,及出席委員3/4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交付公民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超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即通過之。然而,公民複決同意票須超過選舉人總數1/2,其門檻之高,為各國所罕見,使得任何修憲提案事實上成了「不可能的任務」,飽受各界非議,有修改之必要。

民進黨 經立法委員1/3之提議,2/3出席,及出席委員2/3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由選舉人總額1/2以上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投票數1/2,使得通過。
台聯 經立法委員1/4之提議,2/3出席,及出席委員2/3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由選舉人總額1/3以上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投票數1/2,使得通過。
時代力量 贊成。
綠黨 賦予公民修憲提案權。
樹黨 贊成。
社民黨 贊成。
機車黨 贊成。
台教會 經立法委員1/4之提議,2/3出席,及出席委員2/3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由公民投票,有效票過半數同意時,使得通過。
全憲盟 經立法委員1/4之提議,2/3出席,及出席委員2/3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由選舉人總額一半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投票數1/2,使得通過。
憲動盟 經立法委員1/5之提議,2/3出席,及出席委員2/3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由選舉人投票,簡單多數決使得通過。

三、調降公民參政年齡

現行憲法規定行使投票權的門檻為18歲,此為六十多年前之制度設計,近年來絕大多數民主國家,紛紛調降行使投票權的門檻,目前以18歲的門檻最為普遍,而我國是極少數仍採用20歲投票門檻之國家,基於權利與義務之一致性,應調降行使投票權年齡。

 

四、不分區政黨門檻

依憲法增修條文之規定,全國不分區依政黨名單投票選舉之,由獲得百分之五以上的政黨選舉票之政黨依得票比率選出席次。第八屆立法委員選舉,超過半數政黨因政黨票得票率未達5%,未獲得任何席次,但事實上這些小黨總票數達到84萬多票,足以代表相當民意,卻未獲得公平對待,現行憲法明顯忽視少數民意,阻塞社會發聲管道,限縮小黨的參政空間。


五、保障人權

隨者民主化發展腳步,我國在人權保障上固有進展,但在憲法人權保障規定上卻相對落後。憲法對於第一代基本人權,亦自由權之保障,固然有所著墨,但對於第二代基本人權,亦即社會權保障,卻早已與時代脫節,更遑論後續新興人權,更是付之闕如,僅能透過司法院片段解釋拼湊而得,為此有補實人權保障清單之必要。


六、三權分立

今日多數民主國家的立憲精神,多依據法國學者孟德斯鳩「權力分立、制衡」理論,將政府權力分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憑藉其相互制衡,維持政府運作順暢,避免權力失衡濫權。我國現行五權體制施行至今,因權力與機關過度分割,導致政府運作疊床架屋、權責不清、效率低落等重大弊病,而失去分立制衡的精神,應朝向「行政、考試合一」,「立法、監察一體」,回歸三權分立的憲政架構。


七、國會選制改革

國會運作問題叢生,應在國會席次的分配與選舉制度上,建立公平的規則,以如實反映人民的政治意見光譜,打破大黨壟斷,創造票票等值、具備多元代表性的國會。


八、調降被選舉權年齡門檻

基於權利與義務之一致性,應調降公民行使參政權的年齡,而被選舉權也是公民權的一部分,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不應該因年齡而割裂行使,降低被選舉權年齡,讓可投票的年輕人也負起政治責任。

 

九、中央政府體制

現行中央體制近似「改良式雙首長制」,多年運作下導致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有責無權,形成執政僵局。掌握執政權之總統,罔顧國會多數及民意,強行推動背離民意之政策與施政作為,更助長政黨惡鬥及國會亂象,嚴重影響國家發展與穩定,有必要透過修憲對政體適度修正,建立權責相符之體制,健全總統、國會及內閣三者權力分享與監督機制,讓多元民意得以進入國家決策體系。

 

十、保障公民投票權

公民投票乃公民以票決的方式,決定人選以外的直接民主程序,範圍相較於憲法或法律的創制與複決廣泛,基於充分保障人民得以直接民主制衡或補充代議政治之權利,應將公民投票權納入憲法規範,

 

十一、總統職權

明確界定總統職權,建立權責相符、相互制衡的國家體制。

十二、原住民族主權與原住民族權利
原住民族先於國家社會之存在,固然應享有自然主權及固有權,透過包含國會在內之多層級政治設計,建立原住民族實質之自治權,以提升原住民族之地位,落實平等。

 

十三、強化地方自治

我國建設發展過度向部分區域傾斜,這與台灣的政治過度中央集權,使得地方治理的制度不夠健全有很大的關係,所以須重建中央與地方的關係,重大政策決議前應優先採取有助地方平衡發展的方案,強化地方自治保障,落實住民參與,讓各地的人才、資源有被公平運用發展的機會。

 

十四、政黨規範

政黨政治為民主政治的基礎,政黨非憲法以外的現象,乃民主政治的核心,因此政黨的任務、運作及財務等,有必要在憲法中規約,以符合內部民主原則,諸如不得危害民主自由憲政程序,或禁止經營任何事業等。

 

十五、國家定位

近年來台灣國家主權弱化,現行憲法受限於當初制訂的時空背景,仍留存過去與中國關係之規定,絕大多數的條文早已不符合需求,嚴重背離主權現狀,使得國家定位曖昧不明。當前憲法上的國家定位,應調整為更符合現狀的規範,以確認及維持台灣的主權獨立。

 

十六、大法官會議

司法院大法官掌有違憲審查權,現行大法官有15人,以2/3決議門檻之下,造成共識門檻過高,難以做成違憲結論,並產生保守官僚化,迴避重大人權爭議,解釋效率不佳等問題。故降低大法官人數,減低決議門檻,或設置憲法法院,以減少共識形成的難度,發揮大法官作為憲法守護者的角色。


十七、其他提案


會議議程就台灣當前憲改程序與實體議題進行討論與審議,下列事項得到出席者九成以上的支持,成為高度共識,而「台灣憲改藍圖會議」展現了人民要求憲改的強烈訴求,以及參與憲改的高度意志,為此呼籲各政黨、政治領袖,慎重面對會議的共識與主張,實踐承諾通過修憲案,交付公民複決,並建立人民參與審議之機制。

一、分兩階段完成全面憲改。

二、第一階段應該處理下列議題:

1.  降低修憲門檻
2.  降低投票與被選舉年齡
3.  降低不分區立委門檻至3%
4.  擴大人權保障、強化人權保障機制

三、第一階段不應處理有關總統制、內閣制、閣揆同意權、立委兼任閣員、副署制等有關中央政府體制之議題。

四、無論第一或第二階段憲改,都應有人民參與審議的機制,作為修憲程序的一環。

五、原住民族先於當代國家的固有權及自然主權,原住民族議題在後續憲改運動中,應受到社會與政治部門更高度重視。